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灵异直播最新章节 > 灵异直播最新章节列表 > 第94章 天机
    原来文萱和纪馨的师傅十几年前,曾经代表道教协会去日本参加学术交流活动,在那个时候和许多日本当地的宗教界人士都有接触,石井的师傅当时作为本国代表,带着石井也参加了这次的交流活动。    当然这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的宗教活动形式,他们的实际真实身份是“九兵”组织秘密成员,文萱和石井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认识的。    在那一次交流活动中,文萱和石井互相产生了好感很快成为了恋人,文萱回国后也一直保持着和石井的联系。  后来因为文萱的师傅成功得道“飞升”,他们这一派就完全交到了文萱的手里,因为接掌门派的关系,所以两人的婚事也就一拖再拖。    其实纪馨他们这一派虽然是道士,但却是可以结婚的,据说师祖是源出于天师道的神秘分支,天师道和上清、灵宝在道教历史上是统一并入“正一教”名下的,号称“三山符箓”!当然符箓派的道士里又分为出家道士(不可婚娶)和火居道士(无婚娶饮食限制)这些是题外话了。    直到十年前,石井的师傅也得道“飞升”了!由于九兵在日本的发展并不顺利,石井在日本也没有了亲人和牵挂,于是索性就一个人来到了中国,还独自在文萱他们的道观长期居住,主要是希望能天天见到文萱,另一方面他每次都配合文萱执行“九兵”的神秘任务。    文萱本打算把门派事物交托给自己的师弟赵文辉,这样她和石井两人的婚事就能水到渠成,可是后来赵文辉突然先结婚了。作为大师姐,文萱不得不把自己的事一拖再拖,一晃几年很快过去了,赵文辉的儿子赵小虎都已经四岁,而文萱和石井的事情却一直没有着落。    赵文辉在051的一次外出行动时,妻子正好出差去了国外,于是他把小虎交托给文萱照顾,适逢二零一二年年底“九兵”组织密令分散各地的高功法师汇集在一起,进行一场规模空前浩大的法事,这一次的谯蘸仪轨不同寻常,需要所有高功灵力的法师使用集体意识同场进行,正因为文萱和石井都去参加法事,疏忽了赵小虎的看护,他独自一个人外出玩耍时不小心摔下了台阶。    听到这里,我心生疑问!于是问李博:“赵小虎的鬼魂我曾经见过,这小孩儿确实性格活泼好动,可是发生这种意外谁也不愿意,文萱怎么那么怨恨石井先生呢?”  李博叹了口气,接着说:“小虎摔下去之后并没有死,理论上当时还存在可以挽救的可能。”    我问:“当时什么情况呢?”李博回忆着说:“当时小虎已经陷入了全完的昏迷,送到医院抢救以后手术很成功,内脏和颅内的出血也止住了,可人却是一直是奄奄一息不能够恢复意识,师姐说当时只有一种办法能够救治小虎。”    我急问:“这种情况不就是植物人吗?还有什么样的办法能够救回来呢。”李博皱眉摇了摇头说:“比植物人的情况还要更差,当时他们判断从摔伤的时候算起,他的生命只有不到七天的时间,救治的方法只有一种!就是已经失传数百年的“回魂术”!”    “回魂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秘术?”我惊疑的说。李博点头接着说:“这是一种已经在中原道门里失传百年的密法,但是在日本阴阳师的密法传承里却代代相传了下来!”    我急忙又说:“我知道了!救治小虎的希望落在了石井先生身上,可是先生的为人并不是会见死不救的...”我还没说完李博就抬手打断我说:“你说的没有错,当时他们也都尽力了!但是事情却出现了意外。”    我问:“这话怎么讲?”李博一脸无奈的叹气说:“万物都有个缘法!一个人的命理也是如此,是生是死是福是祸都有他既定的规律和因果,如果你精通占卜能算清身边至亲的人在某一天会死去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我回答说:“那当然是想办法转变这要发生的事啊!”    李博说:“不错!但要是避无可避呢?有的事情就算你明知到会发生,也想尽办法避免了但是他还是要发生。”  我听着沉默了一阵,自己对命理劫数这些说法并不认同,于是说:“我觉得所有事都在乎人为,你不尽力去做的话永远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李博没有直接反驳我的观点,而是继续说:“回魂术的施法者需要在被救者身边布阵,并且连续念咒三天三夜不能离开!至于当时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们都不太清楚,但是石井先生最终还是没能够救回小虎。”    我听着心里感到一阵凄凉和感伤,回想起自己之前在日本受伤的情形,后来如果不是雷娅和蜥蜴人洛克的及时出现,恐怕我也绝对不可能还活着,相比起小虎童年夭折的悲惨命运,我真不知道是要幸运多少倍。    李博这时候又说:“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在师姐的心里永远留下了一个心结!所以他们两人的关系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等到他说完,我们都是一阵沉默,气氛变得有些悲伤。    李博看着我表情笑了笑说:“你看吧!我刚才就说了让你别打听,这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  他一说完,就伸手从我手里抢过了一支红色令旗,满脸开心的说:“你说话要算话!令旗给我。”纪馨这个小师弟李博,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的心性,遇到有趣的事情就显得非常开心。    他拿着令旗在手里,看了看上面画的符咒,然后开口问:“身密和语密呢?快告诉我。”我按照石井传授的方法,把手印和咒语给他简单说了之后,他很快就学会了。    毕竟他从小学道多年,我说的东西他一听就会!他把令旗扔出去之后,手结兵印嘴里轻念:“敕令!阴兵!现!”一个持剑的白衣武士立即显现在空地上,单从召唤出来的式神级别看,就知道他现在远比我的灵力要强出许多。    他一脸开心的立即准备要和式神武士切磋几招!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李博!你这个不省心的家伙儿!你是不是私自偷学石井先生的阴阳术了?”  说话的人正是纪馨,跟在他身后一同前来的还有梁建,以及昨天来过的那个男人,他们已经换好了行动时的全身装备。    我和纪馨有一段日子没见了,看着眼前的纪馨我心里一阵欣喜,还没来得及开口和她打招呼,她就笑着对我说:“看什么呢?几天没见不认识我了?”我笑着说:“我哪敢不认识纪大小姐你啊?”    站在她身边的梁建这时也笑着和我打招呼说:“小哥,有一段时间没见你了!恢复的怎么样啊?”我对着梁建笑着点头回答:“还行!已经开始有所恢复了。”    我们正在说话的时候,石井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站在了木屋门口!纪馨看到他之后,立即上前很恭敬的行礼,她对着石井笑盈盈的说:“先生!好几年不见了,您可是风采依旧啊!”    石井这时候的神情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好像全然忘记了自己和文萱那段不开心的往事,嘴角带着微笑说:“你这Y头,从小这张嘴就讨人喜欢!”纪馨开心的一笑,对石井说:“我这个手下(意指:我)到了您这里没有给您添麻烦吧?”    石井看了我一眼,笑着淡淡的回答说:“哦?他只是你的手下那么简单吗?”纪馨听着石井的话脸上突然一红,急忙说:“他的确是我手下嘛!”  等我回过神,听出石井的话中话时,猛然感觉到自己脸上一阵尴尬,石井何许人也?以他的能力恐怕早就已经看穿了我和纪馨之间那种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    在场的其他人,听到石井这样的提问以及纪馨表现出来的神态,似乎也都各自猜到了什么,我立即发声为自己证明:“先生!我和纪队长真的就是上下级关系。”    石井嘴角泛起一丝神秘的笑,淡淡的对纪馨说:“这小子天生就灵性极高!短短的时间就已经开始恢复了,这一次我决定带着他一起去缅甸!”    所有人听到石井的话都是一愣,纪馨想了想说:“可这次1号是安排他留下的!”石井淡淡的说:“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话?”纪馨低头称是,接着说:“先生能直说原因吗?”    石井一阵长笑不语,右手打开手里的折扇靠在胸前,我忽然注意到石井手中打开的扇面今天和以往有所不同!  这把折扇我是经常看到的,往常他打开折扇的时候,我记得上面是一副山水画,上下左右分别写着什么“青龙”“白虎”“朱雀”“贪狼”什么的...!    但是这时我看到折扇上写着两个大大的毛笔字“天机”!这是不是表达了让我一起前往缅甸是天机!而且不可泄露的意识呢?纪馨显然也细心的观察到了折扇,皱着眉问石井:“先生既然这样决定,想必肯定是有道理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