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出手解恨
    韩忆稍微愣了一下,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也能看到韩月,韩忆心里大叫晦气,这可真是冤家路窄,越不想碰到谁偏碰到谁,你说这荒郊野岭的,万一出个什么事怎么办,她要是没忍住把自己打一顿怎么办?你说你没事瞎散步溜达个什么劲儿?

    韩忆心里百转千思,无数个想法同时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而韩月此时,亦是同样如此!

    此时的韩月脸色微红,虽说她年纪比韩忆大上几岁,但终究是女儿家,如今刹那间看到一具赤身**的男子身体,要说心跳没有加快那是假的,况且这也是她这二十年来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多少有些羞涩。

    但是转瞬间,韩月就收起了这一心思,面色再次寒了下来,不为别的,只因对方居然是那个让人想起来就牙龈直痒痒的韩忆!

    韩月韩忆两人之间关系本就不好,韩月更是几年前被这登徒子看去了身子,这对于一想心高气傲的韩月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是必须杀了这可恶的小子,方才能解她心头只恨!

    虽然韩月心里恨不得把韩忆千刀万剐,可是无奈对方的身份实在是不简单,单他的父亲就是家族族长,爷爷更是自己从小最怕的那个该死老头。

    自己这里还真不能把他怎么着,骂他一顿吧,惩罚太轻了,根本就无济于事,自己都不能出气。

    打他一顿吧,对方也不是那种伸着脸白让你打的主儿,看他就是那种蔫头巴脑一肚子坏水的人,指不定揍完他之后,第二天就会把这件事捅出去,最终受害受辱的还只能是自己。

    最好的方法其实就是宰了这小子,可是无奈对方有个好爹和好爷爷,自己这里还真不敢动他......

    所以,韩月只能忍气吞声,在斟酌了半天之后,决定退而求其次,以威胁为主,让其不敢声张,两人你知我知,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

    但这么做的后果,就只能是韩月受委屈,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压在心里无法发泄。

    这一直是韩月心中的一块心病,久治不愈,所以她这近几年来,脾气也变的越来越差,动不动的就容易发火,尤其是碰到韩忆的时候!

    韩月一直在克制,也尽量远离有韩忆在的地方,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不想让小时候的那件事变成自己的心结,影响以后的修行。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韩月越想躲避对方,就越是遇到对方,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从当日双月湖开始到现在,只是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韩月就已经接连遇到韩忆三次之多,比去年整整一年遇到的次数还多。

    韩月没有见到韩忆的时候,心境就如同水面一般,波澜不惊,没有丝毫起伏,十分平静。

    可是当遇到韩忆之后,她的内心世界便如湖面突然荡起了无数波纹一般,根本停不下来,想要平复,是根本不可能的。

    就如同卡在喉咙里的鱼刺,不上不下,不吐不快!

    韩月此时十分后悔从家出来早了,并且无意之间散步到了这里,看到了自己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人。

    韩月冷哼一声,直接转身欲走,可是没走两步,却又突然停下,再次把身子转了回来。

    韩月转身而回的一刹那,只见她忽然单手成指,轻轻绵绵的隔空点了湖面一下。

    就是这轻轻的一下,顿时湖面犹如被平白无故切开一般,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刃,割开湖水的同时,溅射了无数水花,犹如一条不断前行的白线一般,朝着韩忆的位置急速冲去,速度之快,眨眼便至。

    “你......”韩忆惊呼一声,此时已经来不及在多说什么,整个人一头扎进了水里,犹如一条灵活的鱼一般,立马向一旁游了过去,想要赶紧避开对方的这一击。

    开玩笑,韩月可是炼体九层大圆满的实力,虽然是轻轻松松的挥手一指,但韩忆要是挨上的话,那估计今日的妖林试炼就不用参加了,他就完全可以在家好好的养伤了。

    两人的实力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之间的,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的可能,韩忆现在能做的,就只能是迅速的逃之夭夭,免得受到波及,平添无妄之灾......

    在韩忆向一侧游出三四米远的同时,那条劈砍而来的白线迅速的穿过了刚才韩忆身在的位置,然后没有丝毫停顿的再次向前激射而去,直接劈砍在瀑布底下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之上。

    刹那间,岩石没有丝毫抵抗的直接被劈成了两半,切口十分光滑,就如同刀切豆腐一样简单!

    过了大概两三个呼吸的时间,韩忆才慢慢的从水面中露出了脑袋,只见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岸边上的韩月,又回身看了看身后,觉得没有危险之后,才敢将半个身子露了出来。

    韩忆身子露出水面之后,先是大口的喘息了几口气,然后便回身四顾望了望,当看到那块被切成两半的岩石后,脸上立马变了颜色,额头上起了好几条黑线。

    韩月看着韩忆如此狼狈的模样,心情瞬间大好,没想到临时想出的主意还真是对的,自己随意的出手就让对方根本招架不住,看着韩忆在自己手上吃亏,韩月别提多高兴了。

    “韩月,你有病啊,是不是疯了,你难道想要杀了我吗?”韩忆此时要多生气有多生气,冲着韩月就喊了起来。

    “不就是小时候看过你洗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那根本就是我先到然后在树上休息,之后你才来的,根本就不是我要主动偷看的!

    再说了,谁让你要光天化日在这洗澡,被看也是活该,你有什么可看的,要什么没什么,我根本就不稀罕......

    今日正巧,你也偷看了我一回洗澡,咱俩就算扯平了,我也不扭捏,被你看了就被你看了,我认栽,但是下回你不能这样了,说都不说就出手,你是不是当我韩忆好欺负,咱俩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不能......”

    “韩忆,你再敢说一句,信不信老娘现在当场宰了你!!!”韩月此时脸色铁青,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冲着韩忆就吼了起来,声音一下就盖过了韩忆,把他震在了那里,大有你敢再说一句就立马将你碎尸万段的绝对气势!

    “额......”韩忆一愣,明显被韩月吓了一跳,虽然他心有不服,但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免得自己招来横祸,惹得韩月痛下杀手,那样自己可真算英年早逝,死的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韩忆虽然迫于对方的武力及时住了嘴,但心里还是极度不服气,面色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盯着远处的韩月,恨不得用目光杀死对方。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仿佛对碰摩擦出了无数火花一样。

    韩月原本想要出言讽刺一下对方,可是想了半天,还是决定闭口不言,不想再和这个混账小子继续这样废话下去,所以,韩月直接重重的冷哼一声,转身向远处渐渐走去,犹如那骄傲的白天鹅,不愿与落魄的野鸡在一起久待一样,神色充满了不屑。

    直到韩月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树林当中,韩忆才把他那杀人的目光收了回来,整个人完全被愤怒充斥着全身,要多生气有多生气!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韩月!你等着,这个梁子咱俩算结下了,你不就仗着人比我老,修为比我高出那么一点嘛,你看着,过不了几年,我一定会超过你的,那时候你的死期就到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哼!”

    韩忆此时双拳连续猛击水面,激起了无数大量的水花,他仿佛把这湖水当着了韩月,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来发泄心中的怒火,好来得到心理上的一丝平衡。

    “我等着!”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突然在韩忆的脑海中凭空炸响,声音的来源韩忆听不出来,但声音一听就是韩月。

    “额......”韩忆浑身打了个激灵,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四周,生怕韩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周围,杀个回马枪。

    可是转了好几圈,连丝毫鬼影都没看到,冷汗一下子就从额头上流了下来,韩忆不禁对自己的将来有些惆怅,内心一时郁闷起来。

    没想到韩月这老姑娘修为居然这么厉害,都已经看不见身影了居然还能听到自己说话,照这样下去,自己以后想要击败对方,难度确实不小。

    毕竟对方不可能止步不前停在原地等着自己,自己修为会提升,对方也一定会啊,到时候自己提升到了她现在的实力,保不齐她已经成功晋升炼气境,这样下去,等于是自己永远在走她走过的路,一直在追着对方的身影前进。

    韩忆内心不甘,他现在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他一定要超过韩月,让她在自己屁股后边追赶自己!

    韩忆在内心郁闷了半天,第一次觉得韩月比自己大上几岁还是有着一定的优势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