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韩振的疯狂
    在韩忆用力之下,直接生生的把韩振的长刀给掰成了两半儿,刀断的刹那,韩振一个踉跄,身体下意识的向前倾去。

    不过,也就是刹那,韩振便及时调整过来,来不及去心痛手中的断刀,另一只手连忙握指成拳,冲着韩忆面门轰击而去。

    韩忆这里比韩振要占得先机,在韩振身子不稳之时,他就已经抢先把手中的半截短刀扔在了地上。

    在韩振调整过来挥拳的刹那,他直接一掌握住了对方的拳头,使其身影再难动分毫,然后另一只手五指成拳,冲着对方胸膛轰击而去。

    “咚!咚!咚!”韩忆一连三拳,拳拳轰击在韩振的胸膛之上,根本就没有丝毫留手。

    就是这三拳之力,直接就让韩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好像直接被大锤轰击在身一样,刹那气血翻腾起来。

    韩振此时面色难看至极,另一只手连忙把手中断刀扔掉,同样挥拳迎上了韩忆轰击而来的第四拳。

    两人拳头相撞的一刹那,韩振浑身如遭雷击,整条手臂一瞬间麻木起来,再也提不起丝毫气力。

    “啊!”韩振奋力嘶吼一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两人拳头对轰完后,再次挥舞着麻木的手臂,又迎上了韩忆的铁拳。

    “轰轰轰!”

    两人又接连对轰了五拳,韩振此时仿佛发狂一般,完全不顾自身拳头和手臂的疼痛,拼了命的挥拳向韩忆轰击而去。

    这种疯狂的样子,连身为对手的韩忆看着都很心惊,同样连挥五拳,韩忆此时的拳头都有些发麻了,那就更不用说韩振了,相信此时的他,一定仿佛整条手臂都要断裂了一样。

    可就是这样,韩振却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并且看样子,仿佛有种越演越烈的势头。

    韩忆不知道为何韩振突然变了个样子,整个人一下子不要命起来。

    韩忆心中很是费解,但殊不知,韩振此时已经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打算最终哪怕自己落败,也一定要让韩忆付出点代价。

    韩振此时已经近乎失去理智,内心很是抓狂愤恨,不明白为什么韩忆总是处处稳压自己一头,明明自己吃得苦是最多的,独自苦修的时间也是最多的,可是在修为上还是比不过韩忆。

    在他感觉他就像那垫脚石一样,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就是为了抬高衬托韩忆,让他踩在自己的头上,接受众人的赞美与爱戴。

    韩振想不通韩忆为何修为如此之高,自己每次面对他时,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仿佛自己永远超越不了对方一样。

    同时,韩振的内心也生起了强烈的不甘,他不甘一直被对方踩在脚下,他要证明自己,他要当着众人的面证明,证明他韩振比韩忆强,证明韩忆除了有一个族长老爹之外,再也一无是处,根本就无法和自己相比较。

    这种想法从刚开始一出现,就根深蒂固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整个人一下子如同打了鸡血一样,近乎发狂。

    你韩忆不是要比谁拳头硬吗?那我就和你对轰下去,哪怕最终自己遍体鳞伤,也要让你知道我韩振不是好惹的!!!

    思绪只在一念间,韩振此时更加疯狂起来,只见他突然怒喝一声,再次挥起了手中的拳头,冲着韩忆轰击而去,给韩忆一种不死不休的势头。

    “唉......韩振这孩子,争强好胜,执念太重,日后若引导的好,能成大器,是个人才,如果引导不好,那就只能是个蠢材,没有头脑的废物,就跟周家的那个小崽子周方一样,终身只能是个武夫,难成大器!”

    一声轻叹在看台上响起,韩烈长老看着武台上的韩振,暗自摇了摇头,轻声说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话,仿佛已经能看见未来的韩振一样,不禁开始为他担忧起来......

    “咔嚓”一声脆响,响彻在武台之上,响彻在台下众人的耳中,只见韩振在连续挥出第十七拳后,整条手臂突然咔嚓一声,应声而断,那种声音,光是听到,就令人遍体生寒,忍不住浑身机灵。

    而当事人韩振,此时面目表情已经麻木,虽说左臂此时剧痛来袭,犹如钻心刺骨一般,但仍然抵不过他那颗骄傲的近乎发狂的心。

    看其样子,就算他此时都如此模样了,仍然还是想要继续挥拳,挥动那条根本就不听使唤的断臂,想要和韩忆继续一较高下。

    “够了!”韩忆怒喝着冲韩振说道,连作为对手的他都不忍在看到韩振这个样子了,于是便主动放开了约束着对方的手,身子一个闪烁间,便急速向后退去,生生退出了十丈距离,才停了下来。

    “韩振,你犯得着这样对自己吗?这只是一场比试,难道输赢就真的这么重要?”从小就一向心善的韩忆突然对韩振说道,连他都不忍再看到韩振这个样子,明知道自己不敌却非要硬抗,哪怕是伤害了自己的身体,也仍然在所不惜,这......又是何必呢?

    此时,就连原本二人身后急速冲来的韩东杰都停下了身影,看着韩振垂下来没有丝毫知觉的手臂,暗叫不好,内心不禁泛起了苦涩。

    韩忆之强,这回他是真的了解了,凭借韩振和自己兄弟三人共同联手,都仍然不能与其抗衡,被他逐一击败,这种无力感,同时也弥漫在他的心头。

    “韩忆,你懂什么?你从来都是娇生惯养,高高在上,只要你想要的,都会轻而易举的得到,你不就是有个族长老爹吗?你不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比较高贵吗?

    我不服,我韩振不服,我凭什么不如你,凭什么你处处压我一头?我的努力你知道吗?每日废寝忘食的苦修,身上有多少新伤旧疾你明白吗?

    可是这样,我仍然不如你,为什么?难道你平日的修炼比我还要刻苦?哈哈哈,真是可笑,你只要随便向你的老爹开开口,就有大把的丹药供你挥霍,哪还用得着没日没夜的修炼!

    可是我呢?我行吗?我不服气!不服气!!!”韩振此时声嘶力竭的向韩振吼道,发泄着心中的怒火与不满还有他那强烈的不甘。

    “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的实力全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而得到的,没有吃过一枚丹药,没有通过任何的外物来提高自己的修为,你会相信吗?”韩振目光平静的看着韩振,无视他的癫狂,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不信,不可能!!!”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不管你信与不信,但我韩忆至今所走的道路,都是和你和他一模一样的,你觉得你平日修炼的刻苦艰难,但是你怎么就不知道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呢?

    如果要是说有不同,那也就是我现在身上穿的这件软甲,的确算是外来之物,不过,既然你不服我,那么,我现在就脱下来,按你的方式,和你堂堂正正的一决高下!”韩忆一边说着,一边当着韩振的面脱下了他的外衫,露出了里面的银色软甲,软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仿若透明一般,一看就不是凡品。

    “哗啦”一声,韩忆直接把软甲脱了下来,露出了他健硕的上半身,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强健壮硕,身体也比几个月前更加的修长,好像长高了不少。

    韩忆单手一抛,直接把软甲扔在了地上,软甲落地的刹那,只听咔嚓一声,坚硬的石台居然瞬间密布了一圈裂痕,犹如蜘蛛网般,从软甲下面碎裂开来。

    一下子,坚硬的石台就被软甲砸出了道道裂缝。

    “什么?我没看错吧,为什么石台瞬间碎裂了?韩忆的那件软甲是有多重?!”

    “居然轻轻一下子就把武台上的石板给砸裂,那么如此说来,韩忆身上的这件软甲最起码也得有个二三百斤的重量,这......他刚才居然一直在这样比斗?”

    “韩忆这小子到底是有多强,居然穿着如此重量的软甲速度还能如此之快,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出全力,如今他脱了软甲,速度岂不是更快,韩振这回是彻底的惨了!”

    武台上韩忆扔掉软甲的这一幕被所有人看到,阵阵倒吸气声接连响起,紧接着,台下众人便同时剧烈的争议起来,众说纷纭,声浪一时无比热闹。

    韩振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收缩,面色渐渐震惊起来,充满着不可置信。他实在是没想到,韩忆这里居然还保留实力,交战这么长的时间,一直穿着这件软甲。

    虽说这件软甲在韩振看去顶多只有二三百斤的重量,但韩忆始终穿着此甲战斗,从没脱下。

    这无形中就告诉了韩振一个事实,他,韩忆,从始至终一直没有出过全力,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速度和你们比斗,一直都在让着你们!

    这让韩振内心再次难以接受起来,仿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样,纯粹自取其辱。

    就连武台上另外的两人韩东杰和韩东也同样如此,看怪物一般的看向韩忆,只不过相比于前者的难以置信,韩东这里更多的则是惊喜交加,他也没有想到,韩忆这小子居然还留有一手,深藏不露。

    “噼里啪啦”的响声接连从韩忆身上传出,此时的他正在不停的挥拳踢腿活动身体,仿佛是常年被大山压挤,如今重获自由,身体忍不住沸腾欢呼一样,全身骨骼响个不停。

    过了一会,韩忆才仿佛适应了自己的身体一般,停下了活动身体的动作,转而看向韩振。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