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不忘情
    韩洓此次向韩烈长老请示挑战韩玉,也是他内心纠结半天才做出的最后决定。

    因为在此之前,韩洓一直有种感觉,仿佛韩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一般,完全拿自己当透明的,或者是普通人看待,充其量也就是知道自己叫什么罢了,心里对自己一点印象没有。

    这种感觉让韩洓心里十分不舒服,他迫切想要让对方记住自己的身影,可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两人连面对面的说话次数都很少,就算说的上话,也会因为自己的结巴给搞砸了。

    韩洓不想再像现在这样了,原本他一开始想要挑战的对象是韩杰,可是却被韩江捷足先登。

    后来韩玉与韩松两人交战,他的目光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韩玉的身影,一直在为她担心,看到她虽然艰难,但是还是击败了对手,内心的喜悦感,根本就是别人所不能理解的。

    他为她高兴,发自内心,优胜他人......

    在韩烈长老同意了自己的挑战后,韩玉站在武台之上,第一次正经,正式的把目光投向了人群之中的韩洓身上。

    两人隔着无数人影彼此目光交错在一起,只不过一个充满了浓浓战意,一个则明显有些受宠若惊,惊慌失措,刹那间,后者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韩洓强忍住剧烈跳动的心,强装镇定的一步一步走向了武台,朝着自己每日每夜魂绕梦牵的可人儿走去。

    其实在最开始韩洓鼓足勇气决定挑战韩玉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

    他是不可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对手,抢占她好不容易才获得的名额的,只不过由于他内心的不甘,韩洓只是想近距离的和她交手一次,让她记住自己罢了,那怕是坏的,是负面的,他仍然愿意......

    在韩洓一步步走向武台的过程中,人群中不少知道韩洓与韩玉关系的那些同龄族人眼神都显得很是诧异,不明所以。

    不知道为什么韩洓要向韩玉提出挑战,那不是他一直喜欢的女孩吗?可却还要用自己只有一次的挑战机会挑战对方,如果赢了对方怎么办,那岂不是要在她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后更没机会了。

    众人心中此时很是不解,但此事已成定局,他们也只好抱着观望的态度,同时还有些好奇的看向两人,内心都很是期待,两人之间的这场对决,更是有那胆大者,居然向两人吹起了口哨......

    韩洓一步一步终于踏上了武台,站到了韩玉的对面,两人彼此间隔只有三丈,如此近的距离,以韩洓的目力,都能看到韩玉脸上那不明显,但仍然存在的那细细的绒毛,以及她眼中埋藏深处的那一丝不喜。

    韩洓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那紧张兴奋的情绪,对着韩玉双手抱拳一拜,略有羞涩的说道:“在,在下韩洓,不,不,不才,欲挑,挑战姑娘,若有失,失,失礼,还,还望见谅!”

    话一出口,韩洓就有种想扇自己嘴巴的冲动,结巴口吃的毛病又犯了,真该死,韩洓你就不能争点气,为什么一看到她居然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丢不丢人!

    韩洓心里如是想到,脸比平常更红了,额头上更是渗出了不少汗水,显得多少有些窘迫。

    “话不必多说,直接开始吧。”韩玉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轻声开口说道。

    看着对方说话文绉绉的,更是还有一点娘娘腔,韩玉浑身就起了不少鸡皮疙瘩,内心深处多少有些厌恶,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这么爱脸红,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反而比自己更像女人一些。

    想及此处,韩玉一心只想尽快结束比斗,好赶紧让对方消失在自己面前,这样自己多少就会好受一点,相比于韩洓这样的,韩玉还是更喜欢韩振那样霸道独断,充满男子气概的男人。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和韩洓一起,她就会有种浑身难受,毛孔耸立的感觉。

    虽然很匪夷所思,但确是如此,所以,韩玉平常都会选择能避就避,不愿和对方呆在一起。

    不过今日之事已是避无可避,韩玉也只能选择硬着头皮和对方比斗,一心只想尽快决出胜负,好让对方赶紧离开自己的视线。

    如果此时韩洓能知道韩玉内心的真实想法,恐怕他立马就要吐血身亡,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印象居然会是如此不堪,他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在对方心中没有什么印象,可却不知,其实在她的心中,对自己的印象,却格外的深刻......

    比斗正式开始,韩玉这里娇喝一声,剑指韩洓直接向他冲去,没有丝毫留手。

    剑光呼啸间,韩玉招招不留余力,逼迫的韩洓只能一路急速向后躲闪逃避。

    韩玉虽剑法犀利,但连续几场比试下来,剑法路数早已被韩洓熟记于心,外加上同样是用剑之人,韩洓多少有些准备,所以相对来说也不算特别狼狈,身形一路下来只是以防守躲闪为主,致使他背后长剑始终没有拔出。

    接连数十回合,一直如此,两人身形在整个武台上所以角落不停闪烁,韩玉追,韩洓躲,看似韩玉一直占据优势,对韩洓穷追猛打不给任何喘息机会,可实际上只有韩玉自己知道,自己根本就拿对方没有丝毫办法。

    如此长时间的追击,韩玉却连对方的一丝衣角也没碰到,唯一的一次触碰还是韩玉利用韩洓躲避刹那的失误勉强近了对方的身,来不及挥剑只能仓促出掌。

    两人于半空中一人出掌,一人出拳,彼此拳掌相接的一瞬间,韩洓借着反震之力再次急速后退,和韩玉之间的距离再次拉远,就是这一瞬间,再次给了韩洓逃跑的机会。

    韩玉此时心里憋屈不已,恐怕和当时的韩振面对韩忆时的心理一模一样,但无奈,对方及其擅长速度,自己根本就拿对方没辙。

    韩洓的确如此,当初曾去书阁特意挑选过速度之类的功法,名为踏无痕,真要比较起来,此功法和韩忆修炼的瞬影恐怕都不相伯仲,同样都是主修速度的功法。

    韩玉和韩洓此时交战最少也有三炷香的时间,韩洓能光凭速度就让韩玉痛感棘手,强追不上,侧面也反应了他的战力远非一般的炼体五层中期可比。

    如若不是第一场比试就碰上了稳压他一头的韩东,最终被其击败,恐怕他也能大展一下身手,多熬过几个回合,最起码,他的实力要比韩笑和韩松要强上一筹。

    “喂,我说,难道你就只知道一味逃跑吗?你身后背着的剑难道只是摆设,你敢不敢和我堂堂正正的比试?难道你就是一个只会逃跑的懦夫?”韩玉这回是真的动怒生气了,一击未中,索性停下了身形,不再追击对方,而是任由韩洓身形急速倒退,拉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两人隔着十几仗的距离再次面对面对视,韩玉此时一脸怒气,修眉皱起,脸若寒霜,看着韩洓有些躲闪的眼睛,故意开口出声激将道,她虽说知道此激将法根本起不到作用,但还是想要开口说出来,不为别的,只为了宣泄一下自己的愤怒,同时贬低对方几句。

    “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故,故意的,我不跑了,还,还,还不行吗,我拔,拔剑和你一较高,高下,你,你,你别生气了好,好,好吗?对,对不起!”

    韩洓一看韩玉发怒生气,是真的彻底慌乱起来,手忙脚乱的开始向她解释起来,可是可气的是自己一时之间又结巴起来,让他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什么?你确定不跑了?可是你.....跟我道歉干嘛?”韩玉这回是真的诧异起来,内心非常不解,想不到自己刚才的话真的起到了作用,对方俨然一副做错事情的样子,就像低着头等着挨骂的孩子一样,这多少有些颠覆韩玉的想象,一时之间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对,对,对不起,这回我,我,我是真的不,不,不跑了,我拔剑,拔剑和你堂堂正正的比,比,比试!”韩洓说着,便拔出了背后的长剑,长剑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光,整体看着简单大方,毫无花哨的装饰,和韩玉手中之剑有八成相似。

    韩洓看着手中长剑,另一只手成指轻轻摩擦剑身,仿佛在抚摸自己的爱人一般,眼神是如此的温柔细腻。

    韩洓手中长剑在他的摩擦之下,也发出了轻微的剑鸣声,清脆欢快,韩洓单手一挥,将手中长剑掷与身侧一边,剑身划过空气,翁翁直响。

    此时持剑的韩洓,整体气质完全改变,好像变了一个人,多出了一股出尘脱俗额气质,整个人也变得温文儒雅起来,仿佛那文人剑客一般,大有一股我自挥剑长笑,笔染宣墨悲歌的气势。

    这一幕,看的远处韩玉都是双眸一亮,内心第一次对韩洓这里重视警惕起来,因为韩玉居然从这一刻的韩洓身上感到了危险的气息。

    “我,我不逃了,韩,韩,韩玉姑娘,接下来该我出,出手了,我,我修习的是云灵剑法,你要小,小,小心了。”韩洓小声向韩玉提醒道,生怕对方不当回事,因为疏忽而被自己所伤。“休得啰嗦,你只管放马过来!”韩玉冷哼一声,冲着韩洓大声喊道,虽然看着一幅完全不把韩洓放在眼里的样子,但还是使劲握了握手中银剑,身体不自觉的紧绷起来。

    “好!”韩洓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整个人便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急速朝着韩玉飞奔而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