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长相思
    韩松大喝一声,以闪电之势瞬间冲向韩玉,十几丈的距离眨眼便至,其手中长枪闪烁着寒光,嗡嗡作响,枪声轰鸣间,更是出现道道残影。

    韩松这回是彻底慌乱起来,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提抢而上,瞬间冲向韩玉。

    韩玉这里其实是不打算和他硬抗的,但看对方冲向自己的势头,知道韩松这回是彻底使出了全力,打算一招见分晓。

    但此时韩玉剑法已经彻底施展出来,韩松这里显得却为时已晚。

    两人接触的刹那,枪剑轰鸣声四起,韩玉银剑旋转间,直接生生卸下了韩松长枪的三分力道,并且韩玉身形急速后退间,连带着韩松也一起向前急速冲去。

    其实韩松一击未得手,便打算撤退的,可是没想到,自己手中长枪在对方银剑的旋转卸力下居然不听自己使唤,无论如何用力,就是拔不出来,仿佛深深陷了进去,黏在了对方的银剑之上。

    如此一来,韩松是彻底的慌乱起来,身体随着韩玉的急退生生被带出了七八丈远。

    说时迟那时快,韩玉突然娇喝一声,使足了力气忽然手腕一抖,浑身上下全部力气瞬间通过银剑反震到了韩松长枪之上,通过两人兵器触碰的那个点,瞬间反震给了韩松。

    韩松只觉忽然双手一麻,虎口一阵剧痛之下,双手被震的下意识的一松,手中长枪便突然夺射而出,被韩玉手中银剑一带一抛,直接顺势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韩玉强行止住了后退的身形,反而直接冲着韩松欺身而上,手中长剑挥舞间,冲着失了武器的韩松急速斩去。

    两人身形一时之间战作一团,只不过相对于韩玉的乘胜追击来说,韩松确实是名副其实的节节败退,他一心只想要赶紧远离韩玉和她手中的银剑。

    手握长枪的他才只能和韩玉战的旗鼓相当,那更不用说现在手无寸铁了。

    只是十几息的时间,韩松便彻底败下阵来,纵使他再如何逃窜,最终也没逃过韩玉手中的银剑,在她的武力逼迫间,韩松只能无奈选择了认输......

    至此,除了仍然打的难解难分的韩东韩宁这哥俩,其余三场比试全部结束,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向了他们。

    “停停停,哎,我,我说,你累不累啊?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以你的实力,炼体五层后期,随随便便不就能赢韩杰和韩玉那小娘们,你为什么非要啃硬......不是,非要找我挑战啊?你这不是白白的浪费了自己的挑战机会吗?”

    韩东此时累得气喘吁吁,伸手向同样如此的韩宁打了个手势,暂时休战,先休息一下再说。

    韩宁也正有此意,两人不谋而合,同时隔着二三十丈远的距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人一看着我,我看着你,完全不顾台下众人诧异的眼神,和接连而来的议论声。

    “哼,谁说我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机会?你怎么就知道我打不赢你,笑话,我这还有杀招没使出来呢,欺负比自己弱的没意思,我还就像你刚才说的,非挑硬骨头啃,怎么了?”

    “你......你脑子确实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韩东两眼一翻,彻底无奈了,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韩宁这人脑子缺根弦呢,要是这样的话,小时候做坏事的时候就应该带上他,以自己的脑子,完全可以把他当枪使,保不齐没准到时候他还得给自己数钱呢。

    “喂,你们两个怎么不打了,赶紧的啊,别坐着休息啊。”

    “就是,就是,你们这样耽误时间,就没办法再继续下一轮了,我们还等着看呢!”

    “你们这两个晚辈还真是有点意思,我就没见过两人比斗一半还各自暂停休息的呢,哈哈,还真是太有意思了。”

    “韩东,你给老子起来,别在这丢老子的脸,赶紧的给我把那小子干下去,不然的话回家老子要你好看!”

    此时人群中各种议论声四起,大多都是在谈论韩东和韩宁两人。

    而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两人却完全不顾,仍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什么。

    原本韩东还没有什么,对于台下众人的议论也都习以为常,根本不去理会,可是吧,由于耳朵比较尖的原因,他忽然从人群中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声音,并且把那句话原原本本的听在了耳中。

    韩东突然一个激灵,身体瞬间僵硬起来,循声望去,果然在人群之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韩山,脸色瞬间就难看下来。

    原本他刚才还和韩宁商量,看能不能用猜拳的方式结束这场旷日持久消耗战,眼看马上都要说服对方了,却突然听到了自己老爹的声音,这让他浑身激灵之下,立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的亲娘啊,您不是说他今日有事不能前来看我比试吗?怎么不是这么一回事啊,您这不是坑我呢嘛,还好韩宁这小子半天没同意,要不然这一幕让他老人家看见,我今天非死定不可......”韩东心里如是想着,心有余悸后怕不已,连忙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伸手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赶忙捡起了地上的刀。

    “不行不行,韩宁,刚才的那个提议作废了,你我还是真刀真枪的干上一架吧,快起来,对,赶紧把你的盾牌拿上,别歇着了,我可要冲过去了!”韩东此时连忙冲韩宁说道,等着对方慢吞吞的站起了身子,做好了准备之后,他才冲着韩宁急速冲去,两人又战在了一起。

    相比于刚才二人之间的交战,韩东这回可算是真的拼了老命了,毕竟他的老爹韩山可是站在台下密切的注视着自己。

    倘若他不在,自己输了也就是输了,到时还可以胡乱的编些借口搪塞过去,可是如今他人就站在台下,自己都拼到了如此地步,如果最后还输了的话,那恐怕回家迎接自己的将是自家老爹的狂风暴雨......

    在韩东与韩宁两人再次战到一起难分难解之时,台下又有族人按耐不住,向韩烈长老请求挑战,此人乃是韩洓,正是第一轮被韩东击败的那人,拥有炼体五层中期的实力,欲挑战之人不巧,还是韩玉。

    韩玉说起来也算是倒霉,身为七人中唯一的一名女子,看起来多少都比其他人要好欺负的多,所以台下许多人打的都是她的主意,虽然有些不合理,但她站在守擂者者的角度,也只能欣然接受攻擂者的挑战。

    好在每次比试过后都会有炼气境长辈为她疗伤恢复,身体方面也算不上大碍,顶多精神上疲惫一些,但长久的与人切磋比试之下,收益的也还是她自己,算是有利也有弊吧。

    经韩烈长老应允后,韩玉韩洓两人又被带到了一处武台之上,没有什么可多说的,两人直接战在了一起。

    韩玉用剑,韩洓同样也用剑,而且如若仔细去看,两把剑的样式却又是一模一样,这说是巧合,实则非也......

    在这里有一个小故事,是韩忆韩东这帮同龄年轻人全部知道的秘密,可却全都闭口不言,心照不宣,彼此大家你知我知也就够了,不必再多少什么。

    而关于这个小故事的两位主人公,那便是此时武台之上彼此交战的韩玉与韩洓。

    韩洓从小为人便比较老实,是同龄孩子中出了名的受气包,在儿时就总被同样大的孩子所欺负。

    有一次,不知是因为什么小事,在韩洓又一次被几个同龄人围住之后,韩洓因为胆怯,被堵在墙角险些哭了出来,而此时恰巧韩玉和她的表姐韩月路过。

    眼见这么多人欺负一个,韩玉当时就不干了,也说不上是为了别的,纯粹是因为他们以多欺少,欺负一个明显比他们瘦弱不少的男孩,看到这里就让她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便仗着自己姐姐在旁边,出声骂了对方一顿。

    被骂的那几个小子一看对方身边跟着一个大姐姐,而且那个大姐姐还是当年那个脾气异常火爆,性子大大咧咧的韩月,当时几个小孩就怂了,话也没说撒腿就跑,一溜烟就全不见了身影。

    韩玉当时还是小孩子心性,一看自己一说话就把四五个男的都给吓跑了,顿时觉得自己特别威风,特别厉害,于是心情大好之下,便走到了韩洓的身边,伸手把他拉了起来,并且犹如邻家大姐姐一样对他进行了一番安慰告诫,然后才在自己姐姐的催促声中,消失在韩洓眼中。

    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当时的韩玉无心之举,却给那时的韩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望着目中渐渐消失的一蹦一跳的身形,韩洓当时内心居然跳动的十分厉害,脸颊更是顷刻间红了起来。

    那时的韩洓,还不明白什么叫喜欢,只不过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一个种子,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倩影。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道倩影反而在韩洓心中越来越清晰,儿时内心留下的那枚种子仿佛开枝散叶了一般,在他内心霸占了一块很大的地方。

    而韩玉呢,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长大,从一个小不点渐渐成长为一位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

    每次见到韩玉,韩洓整个人就会变得非常紧张,浑身冷汗直流,脸也会莫名其妙的红起来,连原本流利的说话也变的结巴起来。

    长此以往下来,韩洓最终才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动情了,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韩玉......

    原本这件事只是他深埋心低最**的事情,根本就不敢告诉任何一个外人,可是无奈,眼神是最真挚的!是最诚实的!是丝毫不会骗人的!

    尤其是他们三年前一同参与的炼体训练,所有人在一起朝夕相处了三年之久,渐渐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韩洓对韩玉的不同,估计也就他们两个当事人浑然不知罢了。

    韩玉这里,是彻底不知道韩洓对她的一往情深,儿时帮助对方的那件事也早就随着时间的消逝淡忘的一干二净,一点记忆都不剩。

    可偏就韩洓这人老实腼腆,根本就不敢直言向韩玉表白,如此这般,只能将心中的相思深埋于心中,独自一人伤痛......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