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 > 煮酒焚天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儿时记忆
    韩忆看着自己的姑姑对着自己满怀鼓励与期待的微笑,内心竟然心酸不已,一下子触及到了他内心很多不愿与任何人分享的深刻回忆。

    同时,一副深埋他心中多底的画面再次映在了他脑海中,那是他还是几岁的孩童时期,一次晚饭过后,韩英正陪在韩忆身边看他练字,没过多久,一位健壮英俊的男子便找上了门来,韩英不想让韩忆听到她和那个男子的对话,于是两个人便去了门外,留下韩忆一人。

    韩忆处于好奇,偷偷的起身前去偷听,这一听,让他终身难忘。

    具体的细节韩忆早就忘了,但事情的大致意思是那名男子从小就喜欢自己的姑姑,两人之间也稍微有些感情。

    原本两人郎有情妾有意的就被所有人都看好,可是几年前突然韩忆出生,韩忆的母亲直接难产而死,这对于韩忆的父亲韩俊来说有些不能接受,无异于晴天霹雳,好长时间都没有缓过劲来,一直闭关苦修,不问任何事情。

    在此期间,小韩忆一直由下人照料,虽说照顾的无微不至,但韩英还是看不过去,于是直接把小韩忆抱到了自己家中,自己亲自照顾。

    这一照顾,就是一年有余,小韩忆逐渐长大,对她的依赖也越来越强,韩英对他的感情同样越来越深,久而久之,韩英就负担起了母亲的职责,这期间,韩俊丝毫没有把小韩忆抱走的意思,韩英也明白他的意思,最起码自己是小韩忆的亲姑姑,那是半个“娘”的存在,孩子放在她这里,韩俊也放心。

    由于小韩忆的存在,韩英的整个心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再也无暇顾及别的,期间那名男子多次来找,商量二人的终身大事,可全都被韩英委婉拒绝,直到那日傍晚,男子再次来找,韩英便彻底和他断绝了关系,至今韩英对那名男子说的的那句话韩忆还记在心中,久久不忘。

    “韩天,忘了我吧,你我不会再有可能了,我现在已经有了韩忆,已经很知足了,我现在的全部心思全都在他的身上,他就是我的儿子,我会替逝去的嫂子好好照顾他的,你走吧,以你的条件,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对不起!”

    字字句句,永远铭刻韩忆内心,虽然那时的韩忆年少,对这句话的理解还不全面,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却更加清晰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永远不会消散。

    自己的姑姑为了照顾自己,抛弃了她的一切,连终身幸福都可以不要,一心只是想着自己,默默地付出,只是希望自己能快些长大,茁壮成长,韩忆曾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感觉,仿佛韩英不是自己的姑姑,而是娘亲一般的存在。

    她的全部心血就是自己,只要能看到自己笑,她就会很满足,看到自己在她身边,就会很幸福!她总是在对自己默默付出,而不图一丝回报,想及此处,就让韩忆非常心酸,异常难受。

    所以从小,韩忆就比任何同龄孩子要懂事听话,做事之前都会考虑再三,谋定而后动,怕的就是做错事情,看着自己的姑姑为了自己伤心难过,他不论什么事情都想要做到最好,做到第一,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姑姑开心,让她感到骄傲,韩忆现在能做的,恐怕也只有这些了。

    韩英对于韩忆来说,是最亲的亲人,远胜他的父亲韩俊和爷爷韩啸天,是他唯一想要保护的人,是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的,这已经能算是韩忆心中的逆鳞,触之即怒。

    “好了,开始吧。”韩烈威严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韩忆的胡思乱想,此时的他已经走上了武台,正面对着略显紧张的韩松,而韩英则站在距离两人略远的地方,满怀期待的看着韩忆。

    “喝!”“呀!”此时另外三个武台上的族人全部都大叫着彼此冲向对方,直接战在了一起,战况一时异常激烈,吸引了很多台下族人的目光。

    而韩忆所在的第三武场,韩忆仍然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犹如一柄利剑一般,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息,但却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而韩松也同样站在原地,只不过相对于韩忆的波澜不惊,韩松这里却显得有些如剑在喉,紧张异常,冷汗直接顺着额头不断流下。

    两人彼此间的对视互不出手,与其他武台上战在一起的族人们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反而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台下众人有不少开始大声喊叫起来,督促着两人赶紧开始比试。

    韩松许是受不了台下众人的大声呼喊,强压下心中的紧张不安,伸手一抹头上冷汗,心一横,抢先出手。

    只见韩松单脚一踢手中银枪,长枪直接在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枪尖闪烁着寒芒,被韩松双手抓着冲向韩忆。

    韩松以闪电之势瞬间冲向韩忆,七八丈的距离眨眼便至,手中长枪直接在空中被挽出了几个枪花,嗡嗡作响,犹如银蛇一般,吐着信子阴冷的朝着韩忆刺去,枪声轰鸣间,更是出现道道残影,令人眼花缭乱,分不清真假。

    韩松现在已有炼体五层中期的实力,在同龄人中也可算是个中翘楚,尤其是他家祖传的这套枪法,声势威猛,凌厉无比,已能算是中阶功法中比较霸道厉害的了。

    这要是换做别的一般族人,还真未必能抵挡的住韩松这全力一击,就算可以抵挡,恐怕也是将十分艰难。可是无奈,他的第一轮对手是韩忆,虽然他这套枪法霸道凌厉无比,可是依然无法弥补两人间实力的巨大差距。

    枪尖泛着寒光,眨眼间便离韩忆不足一尺,这么短的距离内,韩忆甚至能感受到银枪上那刺骨的寒意与扑面而来的杀机。

    台下众人此时有很多均都屏住呼吸,密切的关注着韩忆这里的战局,韩颖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紧张担心的不得了。

    虽然她知道韩忆肯定实力比韩松要强,最终也肯定会击败对方,但是眼前的这一幕真真切切的发生在面前,对方的银枪离韩忆喉咙已不足一尺距离,这般关键时刻,如何能让她不揪心,韩颖此时再也无暇顾及其他,神经全部紧绷,突然大声冲台上的韩忆喊道:“小心!”

    在韩颖出声的刹那,韩忆终于动了起来,只见他双眼寒光一闪,身子向左侧挪移一步,紧接着身影瞬间犹如鬼魅般消失在了原地。

    速度之快,除了实力比他高出太多的韩烈韩天奎等家族炼气境长辈与韩月韩晗等人,在场众人大多数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只看到他忽然一下子身影突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然欺身来到了韩松的身后。

    在韩忆身影消失的同时,急速冲来的韩松直接一愣,紧接着身后突然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他原本就没对自己这招抱有太大的希望,知道韩忆肯定会最终躲过去或者选择直接硬抗,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眨眼间消失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电光火石间,韩松再也想不到别的,只是出于本能的想要赶紧回身躲避,并且手中长枪赶紧改变势头,强忍着反噬之力,生生改刺为拍,运转着全部的修为之力,抡圆了向身后韩忆甩去。

    可是无奈韩松刚刚止住了前扑的势头,想要回身之际,一只手就贴上了自己的后背,随后一道喝声从他身后响起,韩松突然感觉后背一股大力来袭,直接从那只手的方向扩及自己全身,冲击着自己的身体。

    韩松感觉浑身如遭雷击,刹那间五脏六腑翻滚起来,再也忍受不住,直接连喷三口鲜血,仿佛后背直接被一柄大锤击中一般,身形不受控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韩松眨眼间就直接从武台之上飞了出去,身形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头直接摔下了武台,从他刚才的位置到台下,最起码也有五六十丈的距离,韩忆这一击的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从两人比试开始到结束,说来缓慢但也就只是几个呼吸间而已,就是韩松提抢瞬间冲向韩忆,在长枪马上要刺中韩忆的时候,韩忆在一瞬间发动了修炼多日的瞬影,身影忽然消失,刹那间便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在韩松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抬手给了他一掌。

    虽然这一掌看似简单,但实则韩忆悄悄加上了修炼多日的暗劲,力道之强,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掌,就让韩松浑身上下如遭雷击,直接被轰下了武台。

    韩松此时趴在台下,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传来剧痛,仿佛是刚才韩忆那一掌的威力,直接打到了自己的身体里,然后掌力再从自己的身体内部向外扩散,导致现在自己浑身上下仿佛有蚀骨之痛一般,根本就丝毫不敢乱动。

    韩松此时才明白,自己与韩忆直接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原本他以为就算自己不敌韩忆,但是仍然也可以苦撑一会,可是没想到,韩忆只出一掌,就让自己如同废人,浑身骨头好像全部断掉一样,这种实力,到底是有多强,能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完全碾压自己。

    “看来我是彻底的败了!”韩松虽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满脸苦涩。

    随着短暂的沉默后,场下忽然爆发了热烈的掌声与赞美,众人全部把目光看向了此时身在武台之上的韩忆,就连剩下的四个武场上比试的族人也纷纷停止了争斗,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向韩忆,不知发生了什么。

    凭借一招就把炼体五层中期实力的韩松击败,这带给众人的冲击不可谓不大,远远超过了之前的所有比斗,就连韩振也同样不及,众人心中纷纷猜测,究竟韩忆的实力到了何种地步,居然如此厉害。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