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列表 > 125.小冤家
    更可气的是,罗苹压根儿不在意吴良的感受,自在地躺在床上跟琴姐熬电话煲。中间只打断了一次,就是让吴良数一数抽屉里面的毓婷还剩下多少了,别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再有一次就是出去买点吃的。你不知道人家汗出多了,吃点海鲜补补钙么?

    女人就是女人,一开聊起来就不是一两个钟头就能够解决了的事情,先是说到好运来的事情,琴姐听得非常开心,接连表扬罗苹做得对做得好,聊着聊着话题便又来到了吴良身上,琴姐高兴的在电话里祝福罗苹,说吴良是个好男人,劝罗苹盯紧了,守住了!弄得人家小女人光着脚跪在沙发上,站无站相,坐无坐样,眉飞色舞,手舞足蹈。

    买来了烧烤海鲜,吴良就对罗苹说,“看样子,琴姐也不是什么好姐姐,你两个又躲在一边说咱的坏话啦。”

    罗苹放下了电话,拈了一根烤基围虾放进樱桃小口里,光跪坐在沙发上,嘴巴一扬,很是鄙夷道 “听你这口气,似乎要离间我们姐儿俩了?”

    说来也怪,这妞自从认识琴姐以后,二人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反倒与吴良显得生份起来,不过见到这两个女人关系这样融洽,吴良高兴还来不及,哪会想到离间呢,离而奸还差不多!

    “妹纸,拜托你普通话标准一点好不好!离间不是离奸!”

    我不管,反正人家现在睡不着,得陪人家打牌!

    好!好!好! 不过要有点小惩罚啊!两人说好了,打牌谁要是输一场,就要脱一件衣服。

    为此,罗苹特别得意的施展了小聪明,外衣、马甲套了好几层,简直就差把羽绒服披上了。反正开着空调,也不是太热。她甚至恶意地想:要是某人把内裤都输掉了,看这犊子会不会很难堪啊。

    而罗苹之所以敢这么玩儿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本人也是打牌的高手。在公安局里同事打牌的时候,赢多输少。再加上身上衣服的层层防护,她自认为绝对能在吴良身无寸|缕的时候,自己能保证衣冠楚楚。

    吴良的赌术她也曾经见过,依照她的理解,那纯粹是一种千术,不像玩扑克,两目睽睽下,他绝对没有出千的机会!

    “三个A!”吴良砸出一副大牌,而后说,“苹妹纸,哥想到省城去办点事,明天就走,你可得学会照顾自己,没事到琴姐那里聊聊天,解解闷!”

    暖风熏得游人醉,误把杭州作汴州!虽然天天在温柔乡里度过,但吴良不是无情无义之人,越是到了幸福的时刻,他越想与自己心爱的人一道分享,这时离开王敬彤外出进修已经整整一个月了,对她没有一点思念之情,那纯粹是一种自欺欺人!

    罗苹愣了愣,这货去省城干什么,从来没听到他有什么业务在省城,也没有听说省城有他什么亲戚朋友!“有事?嗯,一对Q。”

    “看个要好的老朋友,多年不见了,听说听说他到了省城……一对2……四个K。妹子,你输了,脱!”吴良底气不足怯懦的看着罗苹支支吾吾。善意的谎言,但吴良说起来却显得很笨拙。

    好在罗苹没有精力去分析吴良的不对劲,不过这一把牌,这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妞儿彻底傻眼了。吴良的牌技,显然比她高出了一些。而且随着她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心态也就越着急。越是着急,越是容易出错牌。

    又输了!现在的她,就剩下文胸、内裤和一条裤袜了!

    “脱!说好的还有两局呢!嘿嘿”吴良笑眯眯地。“谁要是中途反悔,对方可以施展任何惩罚,!”

    “不玩了行不……我……有点困了……”罗苹怯怯地说。

    虽然那事都做过了,身体之间再也没有什么隐密可言,可是要人家没有一点准备,全身一丝不挂地面对一个男人,你让人家情何以堪!

    “不行!说话得算数。”

    一咬牙!罗苹恨恨地脱掉了裤袜,一双洁白而富有弹性的长腿露了出来,晃得吴良两眼发花。而两腿之上,那条小内裤则显得更加得诱人。当然,上半身那34E的大凶器包裹在文胸里,同样颤颤悠悠让人心潮起伏。吴良恨自己,恨得要死。

    “怎么了你?样子古怪,坏坏的!”罗苹白了他一眼,继续摸牌。

    “我真不该建议你买全杯的,当然,要是再建议你买丁字裤就更理想了。”

    “我打死你这个臭流氓!”罗苹手中的牌全都砸了出去。

    “呃,你耍赖!我的牌摸得好棒啊,你这是故意搅局!”吴良手里拿着两张“王”,恶狠狠地在罗苹眼前晃动。

    罗苹则得意地摇着脑袋,以至于胸前波涛如大海般荡漾。“谁叫你言语刺激本小姐了,过错在你,哼!重新来,最后一局,本小姐非得扒下你那条小内裤,你等着!”

    现在的吴良,身上也只有一条内裤了。虽然他赢得多,但毕竟没有李清芳那么无赖。罗苹穿得里三层、外三层,而他开始打牌的时候只穿了一条大裤衩、一件T恤,以及一条内裤。

    重新摸牌,最后一局!

    随着手里的牌逐渐增多,吴良有种流鼻血的冲动。一张“大王”、三个“2”、四张“A”,三个“K”……老天爷,你这是在故意成全哥吗?!

    而对面的罗苹,脸色渐渐变得煞白,继而是铁青。一把电话号码,而且个个连不起来,简直是一把烂得不能再烂的破牌!

    最后一张,吴良看了看这一张“小王”,彻底喷薄了!

    “妹子,你觉得这一局还有必要打下去吗?”吴良把手中的牌摊开,从大到小能吓死人,“跟你打明牌都没问题……”

    罗苹眨了眨眼睛,简直要哭。“哥,主动认输能不脱不……?”

    “你说呢?”吴良的眼睛几乎在喷火,显然不可能同意。

    罗苹已经近乎崩溃了。自己简直是找虐啊,当初干嘛脑袋冲动,接受这么一个可怕的挑战啊!

    一只文胸,一个内裤,选择脱一件,这是她现在仅有的选择。

    “不来啦!”罗苹忽然把牌扔了一地,跳下沙发就往自己卧室里跑。天呐,这是必须耍赖了,要不然就完蛋了。

    “想耍赖皮啊!”吴良的速度,显然比她快得多。一个虎跃过去,就抓住了罗苹的胳膊。然后罗苹“啊”的一声,就趴到在了沙发上。而吴良则顺势按住了她,得意地笑道:“输了就想赖账,想得美!哥也不按约定处罚你了,只要你按要求脱一件就行,嘿!”

    罗苹想挣扎,不过被这货按住了一对玉肩,怎么也挣扎不起来。于是,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里几乎急出了泪花。“别按着我,死犊子,你都快坐在我身上啦!”

    “那你脱不脱?”

    “我……我脱!哼!”罗苹怒冲冲地把双手伸到后背,解开了文胸的扣子。

    啪,带子绽开了。

    “你这只是解开了,不叫脱!”吴良让她坐起来,等着她将文胸扔到一边,“要不要哥动手啊!”

    小冤家! 逗你玩看把你急的,人都是你的啦,人家身上哪一件又不是你的呢!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