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列表 > 119.带着衣柜去流浪
    幸好酒吧本来就不是什么清静圣洁的地方,凡是到酒吧来的帅哥靓女也并没有花钱看别人谈情说爱的闲情逸致。某个角落,某个瞬间,某个恰当的位置,大家搂胸贴背交头接耳各忙各的,没有人注意吴良的咆哮,也没有人注意到红衣主教的窘迫和难堪。

    “渐红,我,我想给你求个事。”吴良眼睛定了,郑重其事地说,“当然啦,你可以装作没听见!”

    “别吞吞吐吐的好不,姐最不喜欢的就是蹲着窝尿的爷们!”

    不愧是红衣主教,说话也特别地彪悍!

    “我想用听涛山庄的地产抵押偿还华峰大楼欠下来的银行贷款!”

    “不就是个抵押嘛,我还以为是关于合作反恐的大事呢!这事明天你叫黄经理去银行办一下就行了!”白渐红轻抿了口红酒,两眼看向吴良,眼神有些迷离,更有一份说不清楚的怅怨。

    “你就不想知道我结婚的情况么?不想问问么?”

    吴良两腿之间顿时一股抽搐,典型的蛋疼。抬头看了看天花板,酒吧里面一片昏暗——气氛真特妈暧昧……白渐红有点痴痴的看着吴良,后者浑身不自在。 这种成熟的女人犯花痴不容易,可一旦犯了那就是烈火焚情不可收拾。

    “你喝得不少了。”吴良笑道。

    “算了,不知道也好,不去问也好,不知都不烦不罪,还是……酒好,借酒可以装疯,酒后可以滥性。哪怕疯狂一夜,第二天也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白渐红扭头对不远处的服务生勾了勾手指,“再来一杯黑啤。”

    吴良无语。而白渐红则把漂亮的脸蛋儿凑过来,和他的脸相距不足一尺,摆出了一个相当妩媚、也相当主动的姿势:“晚上送我回去?”

    “行啊,不过送你回家后,还得到店里去一趟,生意上有点事呢。”吴良假装看了看表,左右两个腕子都看了一遍,笑眯眯的装糊涂。

    “混蛋家伙!”白渐红笑骂。如此不解风情的雄性牲口,恐怕全凤阳没几个。更何况,红衣主教可是一个人间极品。难得她主动一次,竟然碰了个软钉子。

    就在这时候,酒吧里的灯光刹那间熄灭——竟然停电了!原本就昏暗的环境,一下子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一些女客忍不住惊讶一声,当然也伴有被男人揩油之后的愤恨斥骂。

    彪悍的白渐红则反了过来,主动去揩吴良的油!一只玉手抓住了吴良的右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贴得紧紧的,毫不造作。脸蛋儿轻轻转了转,那双诱人的红唇则紧紧亲吻在大手的掌心。吴良只觉得,掌心传来了一股温热湿润的触感,微麻,并且瞬间传遍全身。

    ……

    意大利婚礼的事情,白渐红不想提及,吴良也不想多问,两个有一搭没一搭地又谈了些山庄上的规划,还谈了些没有营养的人生理想,确实觉得没味,一同离开了酒吧,白渐红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今晚六点她要去参加南海明珠大酒店举行的一场慈善拍卖舞会,让吴良客串临时男伴。

    拍卖会,不外乎就是古董古玩之类的,如果有缘,说不定能够拍下个什么玉坠扳指之类的,送给敬彤同志也不错啊,离开应该有月多了吧,这妞也不打个电话,心真狠,吴良只顾着嘟嚷,一不留神不假思索就把一道参加拍卖会的事情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快到门口,白渐红眨了眨眼睛道:“可以,只要你好好扮演高富帅,待会姐一高兴带你去吃炒疙瘩和姜丝叉排。”

    吴良连忙摆手苦笑道:“只要不是假扮男友就中,那差事苦!”

    说完砸了砸嘴巴,还别说客串客串,有时还袭逆转了正呢!这货脑海里又浮现王敬彤艳如桃李的绝世容貌来了。

    白渐红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女士手表,低声道:“等我五分钟,姐去换件衣服。”

    妈的,有钱人就是拽,衣柜也可以带着随身跑!

    吴良吐了吐舌头一笑道:“行,我去那边角落里抽根烟。”一根烟抽完刚好五分钟,当他再次来到亚韩流行风专店前双眼一阵发亮。

    瞧那白姐姐身穿一袭高贵典雅的单肩带黑色晚礼服,修长白皙的脖子上还刻意戴上了一副三角形碎钻项链,薄如蝉翼的真丝披肩半遮着她圆润的胸肩,两胸前露出那条不知延展多远的深壕让人禁不住会多看上几眼。

    本来就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这样打扮一下顿时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她脑后的长发挽了个髻子,更添了几许成熟的韵味,吴良注意到她中指上还戴着一枚高冰种紫罗兰戒指,这玩意瞧着又有些眼熟。

    白渐红见这厮盯着她手指上的戒指猛瞅,心里不禁浮起一抹淡淡的失望,这小子怪能埋汰人的,这么大个美女站在眼前难道就比不上一枚戒指吗?想到这里她故意把戴着戒指的手掌往伸手一藏,终于成功把这厮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不过视线集中的位置变成了脖子下那条深壕,因为她胸襟口上有一枚玻璃种艳阳绿嵌珠的胸针。

    “还傻愣着做什么,没见过美女么?里面多的是。”白渐红俏生生的闪了这货一眼,主动上前挽住了他的胳膊,吴良就像个提线木偶似的被拽进了车里。

    “系好安全带!”白渐红皱眉低声提醒了一句,她现在有些怀疑带上这小子做男伴是不是个好选择。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南海明珠大酒店停车场,两人手挽手进了酒店,这次的拍卖会主要是以珠宝玉器为主,公开拍卖通过各种途径募捐来的数十件各种珠宝玉石制品,所得的款项全部用于援助贫困山区儿童,算是一桩宝协自发的善举。

    特别的出身,铸就了白渐红嫉恶如仇古道热肠的性格,对于贫困总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对于贫困山区的儿童总有一股说不清楚的爱,对于做善事她总是不遗余力的。

    吴良今天就是衬红花的绿叶,打酱油的模范,他寻思着瞧个热闹蹭个饭啥的做好本份拉倒。

    两人乘电梯上了十八楼,出电梯门就有两个穿唐装的年轻人笑脸相迎,胸前还挂着块装着相片的牌子,他们显然是认识白渐红的,其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哥儿笑着打起了招呼:“白姐,欢迎光临。”

    这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吴良经常在地方电视台见过,只觉得这人有些身份,一时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不过吴良现在心里有点毛毛的了,这样的人也只能站在门口对人点头哈腰的,里面的客人那身份那地位就可想而知的了,而我一个小保安?嘿嘿!

    “愣什么,打招呼啊,凤阳日报晚报版的大主编――周立清,”比她小了两岁,她浅浅一笑道:“小周,我不会是来早了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