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列表 > 56.可怜的王大警花
    一指点中刀手玉枕穴,吴良手掌一伸摁住了这货背脊,把他脸面朝着树干靠住,说来也怪,枪手明明已经昏迷,人却还能站住不倒,不知道的见到了还以为这货在对着树干放水。

    吴良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不能让这个刀手就这样离开,否则自己前脚进去这家伙后脚就给里面的人报信,那就麻烦大了。

    红砖楼只有两层,不过占地至少在五百平米左右,里面房间肯定不少,硬闯进去救人就怕对方拿王敬彤要挟,到时候投鼠忌器反而束手束脚。

    吴良站在大榕树后观察着小红楼的情况,在大门口有两个穿保安服的家伙,手里拿着橡胶棍左右走动,腰间鼓囊囊的各别着致命家伙。

    凤阳治安表面上风平浪静,连年都是先进,谁不知道暗底里却是这样藏污纳垢,践踏法律,轻践生命的行迹比比皆是,不知道比大局长赵尚军官阶还大的大官们知道了会是怎么一副模样?吴良观察了足足两分钟,决定先搞定那两条看门狗再说。

    吴良目光左右一扫,发现不远处拐角的花坛旁有一辆手推两轮车,车斗内还斜放着两把竹扫帚,想来是清洁工留下来的东西,脑海中灵机一动,走过去推了小车向小红楼门口走去。

    小红楼所在地是一个靠前死角,平素应该是不会有人随便跑来溜达的,两名保安中间相隔了好几米远,想同时搞定两个难度颇大,为了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一击奏效,吴良选择扮一回清洁工试试。

    还别说这招挺管用的,小红楼跟前好像有段时间没人打扫了,垃圾落叶散了一地,吴良低头推着车子走过去两个穿保安服的家伙根本没引起注意,有一个还指手画脚的吩咐他扫干净点。

    吴良把车子放在一旁,拿起扫帚装模作样的扫了两下,就在他靠近一个保安的时候,突然一指点在了这货后背上,然后用扫帚棍子飞快的顶在了他胸口上,外表上看起来就像这货是在低头想事儿一样。

    另一个保安正巧眼神儿瞟向了别处,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根本没看到,其实就算他面对着这边,不用心留意同样看不出来,因为吴良的动作实在太快,点穴撑人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被制的保安当时还是背对小红楼大门的。

    一击得手,吴良又成了清洁工,好在车里的扫帚有两把,用掉一把不至于穿帮,他拿着另一把扫帚走到另一个保安跟前,没想到这厮张口就骂:“你他妈是清洁工么?背着扫帚跟舞龙似的,那边的树叶子,垃……”

    剩下的那个字愣是给吞回了肚里,因为他见到自个侧腰上顶了一个**的铁家伙,这种带消音器的手枪并不奇怪,他腰上就有把一模一样的。

    “不想死就说出王敬彤在几楼,否则老子先给你腰眼上穿个窟窿。”吴良威胁人的方式简单实用,那保安吓得打了个哆嗦,忙道:“你说的是刑警队的那女人吧?”

    吴良沉声道:“少墨迹,快说。”他一伸手从保安腰间卸下了那支手枪,这玩意还是收了,待会说不定能用上。

    这保安充其量就是个为虎作伥的主儿,见过血但手上却没有人命,被吴良这一唬吓得差点尿了裤裆,颤声道:“在二楼八号房,现在有好些人在门口守着。”

    吴良挥掌直接把这家伙拍昏,也用扫帚撑住不倒,然后直接跑进了小红楼。楼内第一层是分隔开来的独立包厢,二楼是客房,基本上上下数字顺序都是对应的,八号房间对应的就是八号包厢,找起来倒也不难。

    小红楼一层空无一人,这也方便了吴良行动,他边走边抬头往着天花板,这上面的人可真不少,光走廊上就站着十几个,除了手枪之外有两个还端着乌滋微冲,这玩意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不过也应了一句俗话,有钱连**都能加长一截,几支冲锋枪就不算什么了。

    吴良要是从楼梯上去肯定会惊动走廊上的家伙,走廊就那么一米来宽,到时候长枪短炮的一通乱扫,别说救人了,弄不好躺着都会中枪。

    一条窄走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面对十几把枪一不留神就能把小命玩掉。救了人也不能把自己给陪了进去哟。

    八号包厢大门居然锁上了,不过这难不倒吴良,伸手拉住门把手一扭,直接就把门锁卸掉走了进去。

    站在包厢中间抬头望天花板,吴良看到了一个装潢考究大套间,客厅里的橡木沙发上坐着两个抽闷烟的男人,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最明显的特征是脸上有条很长的暗红色刀疤,从左眉角一直延伸到了嘴角,就好像是把半边脸剖开了似的,缝针的技术不佳,乍一眼看上去宛如脸上长了一条丑陋的百足大蜈蚣。

    另一个男人年纪不大,约二十来岁的模样,外形长得倒是俊朗,不过眉宇间有股子阴狠的味道,那双眼睛锐利得好像丛林中的鬣狗,言谈间时不时会闪烁出两点冷芒。

    两个男人一边抽烟一边在闲聊着什么,不过谈话的内容吴良是半点都听不到的,总之这两个家伙绝不是什么善男。

    抬头望着天花板,步子朝房间方向移动,反正包厢只有那么一大间走起来很方便,视线穿过天花板进入房间,见到了一张特大号的床,王敬彤就被五马分尸状固定在了那张大床上,那模样让吴良不忍之余又松了口气。

    王敬彤手脚被四条结实的尼龙绳绑住,手被分开了锁在床头横杠上,脚踝上那两条绳子则连在了床腿上,就像一个大字,嘴被一块封箱胶贴住,只能一个劲翻眼,但她身上的衣物完整,由此可见并没有受到侵犯。

    可怜的王大警花面色酡红,好像喝了半斤烧酒似的,她不安的奋力扭动着身体,可惜始终没办法挣脱束缚,让吴良愕然的是她双腿扭动时不经意露出了小一片白色的小裤裤……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