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 > 无良小保安最新章节列表 > 55.驴毛与稻草的混合物
    那张脸蛋吴良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忘记,这妇人正是赖子发的结发妻子,不久前为了她吴良狠狠地抽了赖子发一阵耳光!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莫非赖子发兄弟已遭楚星云毒手?那一连串的疑问回荡在吴良的脑海里。

    不对,那个女人的年纪好像更小一些,眼前的女人身材明显要高大了一些,但这张脸,还有脑后的麻花辫,简直太像了……吴良脑海中有两个身影在不断重合,心却纠结难安。

    军子见吴良站在原地发愣,以为他也看上了这个妇女,低声道:“这女人很有点意思,我也不瞒你了,这是沙漠狼赖子发的妻子。好用得狠呢!”

    吴良徒然回过头来,诧异道:“赖子发?你说的是楚星云的手下赖子发,不会吧?”

    军子颇有些得意的说道:“是啊,谁又曾想得到,曾经大名鼎鼎的赖子发会落个妻离子散的下场,据说他背叛了楚爷,楚爷把他送了戒毒所,他的妻子当然送这儿来抵他欠下的毒资了。”

    吴良眉头一挑道:“**楚星云老太宗的比!”

    军子眼睛瞪大了,这人胆子太肥了,骂溜口了连楚爷也照骂不误啊!受了他几张毛票的恩典,摇头提醒道:“这个骂不得,骂不得,你可以问她,最好买回去躺在床上慢慢问。”

    吴良脸颊肉抽动了两下道:“买下她多少钱?”军子笑了,望了一眼还在对女孩评头品足的两位,压低了声音说道:“现在还真不好说,她当初把自个卖给人贩子开了十万,等把她卖了我们会送十万去她家里,我们赚点中介费怎么都要二十万吧!”

    说实话吴良还真有点佩服军子的直爽,对于买老婆过日子的老实汉子来说出二十万买个暖炕生娃的婆娘宁愿打一辈子光棍,因为钱实在太难赚了,有的人一辈子扣扣索索的也难攒下二十万。

    但对于像赖少那样的纨绔大少来说二十万就只相当于赌桌上丢了几个筹码,小菜一碟。常说人比人气死,货比货该扔,那些每天嚼着鲍参翅肚嫌塞牙的货色永远不会明白窝头是怎样炼成的,说不定给他们啃一顿窝头还会成了无上美味。

    这时赖少和毛胖子就像两条见了小红帽的大灰狼,那眼神儿一个比一个绿,不为别的,小姑娘脸蛋儿的确长得太诱人了,虽说眼睛看不见东西,但丝毫不影响她萝莉的潜质,最重要的是乖巧听话。

    “军子,这个萝……嗨,沈丽,多少钱?”毛胖子说话有些乱了,刚才小姑娘对他们有问必答,名字年龄全部问了个清楚。

    军子眼珠子一转道:“二十五万,这个情况有点特殊,出手了不会折价退货的。”

    这厮脑子转得飞快,张口就加了五万,还顺便堵上了对方的退路。明白这一道行情的都知道,在边远山区买个媳妇万儿八千的就能搞定,贵点的不过三五万,二十五万这可是漫天要价了。

    毛胖子脸颊上的肥肉抖了两抖,沉声道:“二十五万老子就不还价了,有没有凭据啥的?”

    军子心头窃喜,胖哥的爽快有些出人意料,舌头打个滚就赚了小十几万,真不明白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脑子里塞的什么玩意,驴毛与稻草的混合物么?

    “凭据肯定有,不过那玩意只是买个拇指印,要不要无所谓。”军子这点倒老实,往深了讲这和老实又没啥关系,这都什么年代了,那种类似卖身契的玩意拿去给谁看都不能维权的。

    毛胖子也是个明白人,这里面的弯弯绕不用多说,他下巴一点道:“钱我可以马上付,人明天下午才会带走,没问题吧?”

    军子笑得嘴角咧到了耳朵根子上,连声道:“没问题,没问题,我现在就跟你去上面拿协议书,顺便把钱付了。”

    吴良本来还想出个高价跟毛胖子争一回,就算是撕破脸也不能让这位可怜的小姑娘以身饲猪了,刚才听到胖子说付钱后还要把人放在这里一天心就彻底定了下来,一天,捣毁这个人贩子窝时间足够了。

    赖少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今天活该是他的倒霉日,原本赌钱赢了不少,被一个半道跑来的家伙只用了两把就连本带利全部清空,又碰上毛胖子截胡,偏偏还得故作大方的赞人家几句,够悲催。

    毛胖子谈妥了自己的事儿,心情为之一爽,冲军子一摆手道:“我这份搞定了别亏了他们两个,还有价廉物美的好货色帮他们每人张罗一个去!”

    军子笑道:“有的,前两天来了几个越南的黑里俏,那身材绝对是一流的,最难得还会一点华语,买回去玩腻了还可以退回来个半价,不知道两位大少有没有兴趣?”

    吴良摇了摇头道:“我这人支持国货,还是带这哥们去挑吧!”

    赖少听到黑里俏三个字顿时来了兴趣,双眼一亮道:“我这人不挑嘴,不过货要是不对板就当心老子削你。”

    军子笑道:“放心,包您满意。”

    毛胖子摆了摆手道:“你们俩去挑,我先上去喘口气,这地方那股味儿冲得人发晕。”

    吴良望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姑娘,沉声道:“一起上去,我还是去赌几把舒坦。”

    军子把铁门锁上,笑着说道:“两位先上去喝杯茶,我们很快就上来。”

    就在两人准备转身离开时军子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突然变了,徒然把手探入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吴良后背,厉声道:“喂,你们俩转过身来。”

    两人霍然转身,只见一脸狰狞的军子手中平端着一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吴良胸口。

    毛胖子神色一阵慌张,急道:“军子,你这是干什么?”他和徐青站在一排,总觉得那枪口就是对着自己脑门,吓得他小心肝乱扑腾。

    军子手指紧扣着扳机,往后微微缩动了一下,冷笑着说道:“小子,我劝你最好别乱动,否则咱的子弹可不是吃素的。”

    毛胖子不傻,脚下飞快的往旁退了两边,那敏捷的动作和他臃肿的身形完全不相称,和那香港叫啥金宝的打星有得一拼,他已经感觉到军子针对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身边这位在赌社中认识不久的阔少。

    吴良拎着塑料袋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望着对面的枪口,两人相距不到三米,他完全有把握在对方开枪前避开,但是现在他还不准备这样做。

    “这是个什么意思?不做买卖就准备明抢吗?”吴良很镇定,对方手上的枪对他根本没有威胁,不过动手之前他想尽可能的多了解些信息。

    军子将枪口抬高了两寸,虚指对方眉心,狞笑道:“别装了,跟你一起来的女人是凤阳刑警副队长王敬彤对吧,条子哥们!”

    王敬彤在市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体制里混的都知道市局刑警队长是朵警花儿,陆贾山庄内出入的达官显贵不在少数,凭她蹩脚的化妆被人认出来并不奇怪,如果弄个如花造型兴许就没人认得了。

    吴良淡然一笑道:“没错,那大胸脯女人就是王敬彤,我却不是什么条子哥哥,怪了,谁规定刑警队长不能被泡的?”

    毛胖子已经退到了军子身后和赖少站成了一排,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对面的吴良,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他是公安。

    “麻痹的,赌桌上那会老子就觉得他有些面熟,弄半天还是个条子。”赖少恨恨的骂了一句,似乎也想借着这话和对面的小子撇清关系,别瞧军子这货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发起狠来可是个十足的杀胚。

    军子毫不理睬身后的两位纨绔大少,瞥了一眼吴良手中的塑料袋,沉声道:“少废话,把手里的袋子放地上踢过来。”

    吴良抖了抖手中的袋子,微笑道:“这钱可是我光明正大从赌社中赢来的,还寻思着买个钻戒跟王队长求婚的,要是给了你我后半辈子的幸福咋办呢?”

    这小子脑袋被驴踢了么?被人用枪指着还舍不得手上的钱?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军子被对方的话气乐了,嘿嘿冷笑道:“小子,我摆明了告诉你,进了陆贾山庄你就别指望出去了,你的王敬彤现在正晕乎乎的等着咱几十个兄弟**米呢!轮完了送你们到地下兴许还能见着面,嘿嘿……”

    “什么?”吴良双眉一拧,脚下一滑身如脱缰奔马般冲向军子,几乎是在他有所动作的同一瞬间那根扣在扳机上的手指一紧。

    噗噗——

    上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的声音并不大,听上去有点像鸡蛋放在炭火上烘烤炸开时发出的声响,按常理在两面是墙的走廊中央开枪就算是闭着眼都能命中目标,然而有悖常理的一幕却出现了。

    吴良脚下一蹬直接踏在了走廊左边的墙壁上,借着惯性在墙壁上连续往前冲了三步,整个人都打横了,两颗子弹全射到了空处,军子迅速调转枪口瞄准,瞳孔中出现了一只黑漆漆的鞋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