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交换自由
    叶禾又睡了四五个小时,粥也熬好了,她醒来不是自然醒,也不是被叫醒,而是被屋内散发着肉粥的香气给勾起来的。

    她咽咽口水,使劲儿吸吸鼻子,咂咂嘴。

    苏马瑞噗嗤一声笑出来,对着顾嫂挥挥手,然后把肉汤放到她面前不远处,用手当作扇子轻轻的扇着,那味道越来越浓郁了,“口水要流出来了”

    叶禾闻言猛地睁开了眼,然后看到苏马瑞笑的春暖花开的。

    脸一红,抬手习惯性的挠挠头,结果却摸到了自己长及背部的发,猛然惊呆了。

    “这”

    苏马瑞咳了咳:“你呀,昏迷了三年了,头发这么长也是理所当然啊”

    三年吗

    “今年是”

    美食当前,她拼命的遏制自己的冲动询问着苏马瑞想多知道一些,苏马瑞伸出手搅动着肉粥,“唉,大火熬了一个小时,中火煮了一个半小时,小火煨了两个多小时,有些人却放着这么一碗入口即化的肉粥不喝,在那儿问,等着凉掉可惜啊不如我给解决了吧”说着做出一副真的要喝的样子,叶禾的肚子咕噜噜噜一声长叫,她忙去夺,可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拧起眉,三年的昏迷吗

    “好了,我来喂你,吃饱了喝足了,我全都告诉你,这三年发生的事。”

    说道三年,她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叶禾饿得心慌也没注意,在苏马瑞的喂食下,一口一口的喝着,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很久以前也有人这么给自己喂过吃的,是哥哥

    她猛地瞪大眼看着苏马瑞,然想到她说吃饱了告诉她,所以就继续吃起来。

    一碗粥很快见底,还有半碗,一直温着,叶禾喝了一碗半,小肚子鼓鼓的,填饱的感觉真好。

    “吃饱了”

    苏马瑞伸出手又扒了一下她的下眼睑,顾嫂进来拿走了碗碟,屋内只剩下黄色暖暖的灯,还有两个美丽的女人。

    “我哥哥呢。”她吃完了,看着苏马瑞一脸的凝重。

    苏马瑞就知道她会问,老早就写好了一份关于她失踪时候外面的发生的事,给黄睿看了,批准了,才一一告诉叶禾。

    她将她哥哥变成了叶生的事也告诉她,并且告诉她,他哥哥活得很好,马上迎娶别的女人了。并只口不提冷家的事,因为黄睿并不知道她和冷昶好,何况冷昶三月前对黄睿说不再是朋友了。

    叶禾先是有些惊讶接着又有些难过,不过,哥哥娶老婆了,这有什么难过呢

    只是哥,你可曾想过你的小禾儿

    “娶得是哪家千金”

    “哦,不是哪家千金,就是叶家的千金。”

    “啊那不是乱乱”

    看到叶禾慌乱脸红的样子,苏马瑞偷笑:“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你哥和那叶隐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假兄妹。”

    “我知道啊,可别人”

    “放心,叶家早就公开了叶生是当初大太太收养的义子,当时候的报纸也都登报了,所以现在没有人说他们的。倒是你,你要去看吗”

    看看什么。

    叶禾摇摇头,她不去。

    “好了,都说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睡觉吧。”

    她扶着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明早我再来伺候你”

    叶禾勾起嘴角,看着她,她也就和她关系最好了,苏马瑞关了灯要走被叶禾拽住了衣角:“黄少他来看过我吗”

    她记得黄少拉着她一起离开的,她也记得昏迷中那些细语,还记得他之前的威胁。黑暗中苏马瑞面色一紧,旋即想起黄睿的吩咐,所幸长痛不如短痛,“没有。”

    “哦,好。”

    那是梦吧。

    一场少女的梦,叶禾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来,闭上眼睡觉,可总觉得没有了那个滚烫的怀抱,有些不适应。

    但她的身体却很累,所以虽然不适应还是睡着了。

    只不过是在梦境中,不断的闪现一幅画面,她穿着舞衣带着银色的狐狸面具和一个带着银色半角面具的男人不停地旋转,拥抱,旋转,再拥抱

    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狐狸面具的女人是自己吗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嘶”叶禾倒抽了一口气醒来,外面才只是刚刚露了鱼肚白,忽然她看到窗口下有一个人站着一声尖叫,外面的人刷的跑开了,她的尖叫引来了门口的保安,保安叶禾也认得,叫江山,副团。

    江山进门迅速开了灯,她指着窗口:“外面有人”

    江山迅速跑出去,半响脸色有些黑的回来:“叶小姐大半夜的别逗了,外面是树的影子罢了。”

    “哦,好吧”

    叶禾抿了抿唇,又倒下,可她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她明明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人形状,再看过去,哪还有

    深吸一口气,也许她刚才眼花了也说不定,江山她还是信得过,闭上眼她道:“麻烦江山你把灯关了吧。”

    这一次,直睡到了早上九点,太阳照在被子上,一屋子的阳光好不美丽。

    她睁开眼,左边是俩陌生女人,分别端着洗漱用品,右边是不断搅拌着汤的顾嫂,她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昨晚都能直接自己坐起来了,她自觉不是千金大小姐没那么娇气的说。

    起身她摆摆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她接过那些人的牙刷毛巾手有些抖,但还是自己完成了简单的洗漱,接着就是吃饭,粥吃完了,顾嫂收了碗筷,叶禾有些疑惑的问道:“咦,马瑞呢”顾嫂和蔼一笑:“她今天随黄少出去了。”

    “哦好。”

    叶禾报以淡笑,觉得身子还是有些疲乏,顾嫂见状转身走了出去,“叶小姐身子还虚弱,再休息休息,有什么事门口有江山。”

    “嗯好。”

    半年后,叶禾恢复如初,她曾经想过离开,但是她哥现在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她并不想去打扰,索性就像苏马瑞说的,在这里吧。

    环境好,也没人打扰。

    她每日在院中打打拳或是踢踢沙袋,她知道,黄睿从来不做赔本买卖,她骗了他,他势必有一日要来找她算账的。而她,在此之前,要好好的,加倍努力的,把自己变得更好。

    黄睿在不远处的阁楼上拿着望远镜看着她踢打沙袋的模样,眼中划过一抹赞许的光芒,这么两三年的耽搁又流了产,他以为她的身手会下降,其实不然,她似乎更发奋了。

    侧目,他看着夜寒天,夜寒天也看着叶禾,只是他没有望远镜,远远望去只是一个小点而已。

    黄睿把望远镜递给夜寒天,夜寒天一愣,黄睿却转了身往楼梯口走去。夜寒天抿了抿唇,还是拿起那望远镜看了过去

    叶禾的头发更长了,又是一年秋落时,红枫黄叶落了满地,她头发扎成一个高高马尾辫,随着起伏的动作而上下左右纷飞,煞是好看。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皮肤更显得通透。

    此刻运动而染上两层淡粉色红晕,流产的她并没有让人觉得她身材走样,反而因为她怀过孕,胸变得更挺拔越发显得腰纤细,身形更加气质出众了

    “看够了没。”

    黄睿在楼梯口冷冷说道,夜寒天慌忙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转脸局促的站着,黄睿看着远方道:“陌人玉那边需要人帮忙,你去。”

    夜寒天点点头:“好。”

    黄睿拧起眉,“你换个模样去。”

    “啊”

    黄睿对着早就恭候一旁的苏马瑞点点头,苏马瑞道:“夜团长,请”

    看着夜寒天离去的背影,黄睿将那望远镜从高高的阁楼上扔下去,转身走下楼梯

    又过了三月,时至年关了。

    叶禾吃着可口的饭菜,累了一天她狼吞虎咽的吃着,黄睿走进来的时候她浑然不知。

    叶禾吃饱了起身收拾着碗筷放在笼屉里,一转身看到小拱门处立着的黄睿,手里的饭盒嘭的落在地上,里头传来瓷片碎裂的声音。

    时隔一年,她想过黄睿会把她叫过去却不想黄睿亲自来了。

    “黄”

    “到我书房。”

    黄睿说完,就拔脚往小拱门后头走。

    叶禾慌忙跟上去,黄睿走过了两个庭院沿着碎石子小路七拐八拐才到了一间竹子砌成的房子面前。

    这里气候并不是湿润,四季分明,可庭院众多,并不是江南水乡,只能够是黄睿自己盖起来的房子了。

    她走进去,黄睿坐到了书桌前面的竹椅上,开始看文件。

    叶禾就那么站着,窗户开着,秋风吹来,丝丝凉意,叶禾穿的不多,月亮爬上了山腰,然后又到了高高的夜空,叶禾纹丝不动的站着,黄睿旁边的文件已经磊成了小山。

    “端杯茶过来。”

    忽然黄睿开口说话了,叶禾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到黄睿的目光瞬间明白过来了,转身去桌边倒水,可站的时间长了脚麻了,一转脸才看到大钟时间已经两点了。从六点站到了凌晨两点,足足八个小时,好在她这身体好了,仍是一步步走过去倒了水煮,泡了一壶茶。

    黄睿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还有泡茶的模样,淡淡的眨眨桃花眸。过了一会儿茶煮好了,叶禾忍着麻痛又走回来,把茶给黄睿,黄睿只抿了一口就搁在桌上道:“太苦了。”

    叶禾看着碧色的茶汤,怎么会苦没办法,转身重泡。

    第二泡茶泡好,又被黄睿一句太淡给否定。

    第三第四第五泡。

    黄睿发现她还真是失忆了,要是后来的她一定炸毛了。他不再继续刁难,喝着爽口香浓的茶汤,边喝边打量着叶禾的脸色,平淡如初。

    放下手中的茶盏,他继续拿起文件,随后叶禾拿走茶碗,又续了一杯。

    二人就这么一个倒茶一个时不时的喝茶,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

    “从今天起恢复你的身份,你依旧就是我黄睿的的私人二十四小时保镖,没有我的允许哪里都不许去。”

    清晨,最后一份文件看完,黄睿看着叶禾,从抽屉里抽出来一个蓝皮夹子递给叶禾,叶禾看都没看就签了字。

    黄睿惊讶之余看着她签的叶禾两个字,凌乱飞快,显然她的内心并不如她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

    “叶禾。”

    他想起她曾经的那份文件签署的也是叶禾两个字。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虽然还是有些气恼她的忘记,但是看她现在如此配合的样子,他又觉得失忆也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

    “去吃饭吧,明天我要去一趟新加坡参加国会,你随行。”

    “是。”叶禾点头转身离去,黄睿看着她的背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消半会儿,一名看起来极为阴柔的男人,走了进来,“黄少,我回来了。”

    黄睿满意的看着他的模样,勾起嘴角:“当初你走的匆忙我竟也没来得及看,现在看来挺好。想办法,去叶生的身边,查清楚,当年的事。”

    “是黄少。”

    男人走了出去,黄睿站起来看着窗外的阳光,十分明媚。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