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章 忘记
    血,鲜红的血,铺天盖地。。s. ~

    叶禾意识又有些涣散,她看着周围都是血,她快要被淹没,忽然看到了叶齐天,她伸出手,可是叶齐天看都不看她一眼和一个妖娆的女人离开了。

    她看到冷昶,可冷昶离得很远很远。

    她够不到。

    忽然她身子一轻,感觉到了有人把她从血河中捞起来,她想看那个人是谁却怎么都看不清楚。

    是你吗

    “小禾儿”

    “小禾儿你醒醒啊我是阿昶,你看看我啊”

    冷昶想了千万种和叶禾再见面的场景却从没想过是她血崩的时候,他用尽了毕生所学,想将她的命保住,可是他真的精疲力尽了,叶禾身上各处保命的穴位都扎了数根针,冷昶真的足够累了,可他不能睡,他无法安睡,叶禾不醒来,他无法睡。

    扎针是医学中最难学,也是最费力。

    直到现在,他真的难以相信叶禾那么富有活力朝气的女保镖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模样。

    叶齐天从门口走进来,拍拍他肩膀:“阿昶,你都守了五天了,去休息吧。”

    “不”冷昶摇头看着叶禾:“才不到一年,她就变成这样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她在你这里”

    冷昶曾找过黄睿,黄睿说她跑了他到处寻找却都找不到。

    却不想竟然在叶齐天这里。

    他还记得罗祥找到自己的时候那副模样焦急的车子都撞坏了还是赶紧把他带来。

    看着叶禾躺在血波中,他难过得快要死了。

    “叶少,冷少,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声极为阴冷的话语。

    黄睿浑身上下散发着煞气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浑身都是银针的叶禾身上。目光里闪过一丝悲痛,转瞬即逝,他看向了叶齐天,他也万万没想到叶禾竟然被叶齐天给藏起来了。好在叶齐天身边有他的眼线,半年前,叶禾被夜寒天放走的时候,他没过几天就知道了,严刑拷打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叶禾的下落,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

    他对着身后苏马瑞使了一个眼色,苏马瑞立刻走上前,看了看叶禾的状况,虽然面色凝重,但还是点点头,黄睿这才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面前两个男人,一个面容枯槁是冷昶,一个则面色冷峻,是叶齐天。

    黄睿狠狠地给叶齐天一拳在肚子上出其不意,让杀神叶齐天也吃了一拳,叶齐天没想到他会直接动手,黄睿已经伸出手抄起拔掉了针的叶禾,往外走:“如果叶少和冷少还想救活这个女人,就别管我。”

    如果这世上冷昶都救不活,那么,这个人也就是死定了。

    叶齐天看着黄睿的背影,没有阻拦,死马当活马医。

    冷昶却不可置信,他只知道叶禾怀孕了,但不知道是谁的,细想起来,难道是

    “黄睿”

    冷昶猛地站起来,因为五天没吃饭加上心力交瘁,身形有些晃,他看着黄睿的背影,大喝一声。

    黄睿没有站住脚继续往外走。

    冷昶瞬间全都明白了。

    “黄睿从今天起你我再不是朋友”

    黄睿依旧没有回头,薄唇却抿了起来,上飞机的时候听到冷昶追出来大声道:“如果小禾儿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叶齐天看着冷昶恶狠狠的摸样,淡漠的别过连,目光触及那空中升起的直升机,眉头又瞬间皱起来,拳头死死的握着。

    黄睿,如果你救不活她,那么就用你的命来还。即便是不用争开眼,叶禾都感觉到黄睿的怒气。

    她离开了他就算了,还混得这么差。

    叶禾苦笑,自己飞蛾扑火一般的终于到了叶齐天的身边,没想到竟然会这样收场。耳边传来他冷漠话语:“叶小禾,如果你就这么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周围的人。你哥叶齐天,还有那个没用的冷昶。”

    猛然听到这句话,叶禾笑了。

    但身子却还是沉重无比的,黄睿抱着她看着越来越远的别墅,最后变成一个小黑点。

    飞机上,苏马瑞立刻展开了一系列的抢救,挂血袋,针灸,开药单忙得不可开交。

    黄睿知道苏马瑞这次是死都不会背叛自己的,所以安然在旁边坐着冷眼看着昏迷不醒的叶禾。

    这就是离开他的下场,他会让她醒来后,悔不当初。

    苏马瑞有把握救活她他也不想多留,多一分都觉得痛,看着她就恨不得把她掐成肉泥,揉到自己体内才罢休。

    到了地儿,他就离开了。

    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场病来势汹汹,将叶禾之前被下的药并发症还有银针封穴的后遗症以及她的血崩全部缠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要不是黄家钱多,一袋又一袋血跟水似得给她输血让她放肆的流,加上苏马瑞这个神医,还真是从阎王爷手里抢来的人呢

    起初的一段日子,她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神志不清,一直处于昏迷。

    而昏迷中,叶禾梦里都是过去,和叶齐天在一起的欢乐,没有叶家叶生,没有保安公司,两个小小的人在一起,倍感幸福的在一起,因为一碗饺子谁多吃了一个,就幸福无比,当然都是她多吃,因为叶齐天是那么疼爱她,怎么会让她少吃。

    后来叶齐天到了保安公司,然后忽然一日把她也叫过去,对她进行严格的训练接着,忽然一片空白。

    似乎是什么东西,她不愿意触碰,一点都不愿意。

    可是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唤着她,夹杂着一丝的逼迫,和命令般的冷漠。

    “叶小禾,我说话算话,你再不醒过来,我真的会杀了他们。”

    叶禾也想啊,可她脑袋很沉,还有杀了谁

    他们是谁

    叶禾一想到那些就头疼,然后继续昏睡。

    再后来,那厮不再说杀不杀了,而是轻声的说着什么话,细细的,柔柔的,一声一声的喊着禾儿,禾儿

    可她怎么都听不到那细语说的是什么,拼命的想听,却什么都听不到。但她却能感觉到那个人滚烫的胸膛,那个人似乎把自己抱在怀里。

    那个人给自己擦身体。

    他的手,滚烫。

    是谁

    为什么不愿意记起

    他到底是谁

    叶禾很想知道,但是她很没用始终想不起来

    直到那么一天,她终于听的清楚他的话:“明天,我不会来了。”

    “叶小禾,你给我好好活着。”

    明天为什么不来叶禾想问,她已经习惯了这些日子有他陪伴,有他滚烫的身体,滚烫的手指陪伴,他却要离开。

    不不要走

    第二日,叶禾觉得脑袋狠狠的一疼,接着猛地睁开了眼,竟然是醒来了。

    入目是苏马瑞那张审视的脸,她扒了扒她的眼睛鼻子嘴巴,甚至让她吐出舌头

    她一一照做,脑袋却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马瑞,我”

    她怎么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苏马瑞却收起了听诊器站起来把她头上的银针给拔下来,叶禾看着那根针,咽了咽口水。

    这针不会在她头上吧

    苏马瑞看了看针尖,透白,什么都没有。

    她终于舒了一口气,“叶禾,你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叶禾一瞬间觉得自己身体很疲乏,她点点头:“很累。”

    “嗯,那就对了。”苏马瑞拿出笔在笔记上写写画画,叶禾迷茫的看着她,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楚梦境现实了。

    如果说都是梦,为什么如此的清楚明白,而不是梦,为什么醒来了脑袋一片空白

    “你昏迷了很久,好在你醒过来了。脑袋不疼吧”

    她失血过多,当时候还以为会伤及脑部,看起来是没有,叶禾捶了捶脑袋,呲牙:“疼”

    苏马瑞笑了,走过去坐下,拉住她手:“不敲呢”

    叶禾摇摇头,“现在什么时候啊”

    她真的好怕,梦境是真的,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黄睿身边做保镖,然后就被那些破碎的梦境,都是真的吗

    她记得不大清楚。

    苏马瑞拧眉看着她,果然,她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她咬了咬笔杆,似乎犹豫不决,终究是说:“你先别问,你好好睡觉好好休息,等到了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顾嫂”

    苏马瑞没等叶禾再发问就转头对着顾嫂道:“煮一碗肉糜粥来,要非常糜,她昏迷多日,需要营养,这七日只能吃糜粥。”

    “是。”

    顾嫂应了一声下去,叶禾看着顾嫂,眼里闪过一抹害怕:“苏马瑞,我的真实身份是女人黄少知道了是不是”

    不然黄睿为什么不在

    苏马瑞一愣,看着小声说话的叶禾,拧起眉:“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啊”

    叶禾看着苏马瑞目光里满是被发现后的恐惧,苏马瑞则迅速起身道:“你先休息,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哎,等嘶。好累。”

    她想起来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倒在了床上。算了听天由命吧她仰面倒在床上,困意再次袭来,她闭眼任由着自己的身体放松,睡了过去。

    苏马瑞跟了黄睿这么些年,中间出了一次差错到了冷衡那儿狠狠的被利用一番,这次回来更是死心塌地,无坚不摧了。

    她一心只想努力在医学史上留下名字,所以很努力的学习中西医,黄睿看到她慌慌张张跑进来,还是拧了眉。放下手中的文件等着她的汇报。

    虽然他的手已经在桌子下攥成了拳头,他也很紧张。

    苏马瑞来不及喘一口气,就道:“叶禾醒了可是失忆了”

    黄睿猛地站起来,他曾经想过一千种折磨叶禾的方法,但没想到她竟然失忆了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抬眸恶狠狠的看着苏马瑞像是要把她吃了:“可还记得什么”

    “她她只是忘记了昏迷前两年的事情。嗯记忆停在了二零零六年,替黄少被f市青龙帮的人挡枪的时候”

    黄睿一愣,继而想起那时候,可不是被发现女儿身的时候,可苏马瑞没有提说被发现女儿身显然是帮着叶禾的。

    他拍在桌上的手,又握起来,只留着一根手指头在桌子上扣着,“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苏马瑞一愣,呆呆的问道:“那叶禾那儿”

    “先养好身体。”黄睿嘴角扯了一抹冷笑看着窗外的夕阳,敢玩弄他黄睿的女人,岂能轻易放过,别以为忘记了记忆就算了。他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看看她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苏马瑞觉得这倒没有必要,转身离去的脚步停下又走回来:“黄少,医学上来说,失血过多的时候大脑供氧不足,各个管理机构都会或多或少的有损伤,所以说,失去两年的记忆并不算什么我想叶禾应该不是假失忆。”

    黄睿拧起眉,这事儿。

    那好办。

    “还能恢复记忆吗”

    凭什么都让他一个人难受了。

    苏马瑞摇摇头,又点了点头,“可能能,也可能不能,看以后恢复吧,也许这两年,叶禾并不快乐,所以趁此机会大脑直接屏蔽删除了也说不定。”

    她倒是轻松,一觉醒来什么都不用理会了

    黄睿气不能耐,到嘴边的抱怨化为一声叹息:“告诉她好好养病。”

    苏马瑞眼前一亮,勾起嘴角笑着点头:“是”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