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章 希望你将来不会怪我
    叶生轻轻的把花篮放在她的床头白色柜上,黄睿没有转身,他盯着叶隐,叶隐眸子里要蹿出来火了,可有黄睿在,她不敢造次。。s. #

    叶禾看着叶生的脖子,那里曾经有一个子弹孔的擦伤痕迹,她知道他就是叶生,可是他不和她相认,就算她将他身上所有的伤痕都说出来,他也不会承认不是

    “叶小姐,好好养病。”

    他淡淡的说着,叶禾却眼中溢出来泪水,她死死地攥着拳头不让自己去抓住他的手,见他起身离去。

    和叶隐,肩并肩再次离开。

    终于,泣不成声。

    黄睿把门锁死,走回来,抱住她,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知道,他是把她从叶齐天手里抢来的,可是他也是真的爱她。这辈子他从不曾对别的女人这样做过,当然也从不曾感受过别的女人给的她能给的感觉。

    “禾儿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

    叶禾听到这一句,猛地收了泪。

    “黄睿对不起。”

    她推开黄睿,“这个孩子,我不能要。”

    她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叶齐天,好好开始新生活,可是叶齐天一出现,她就发现自己根本从来没有忘记过关于叶齐天的一切。

    所以,她不能要这个孩子。

    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孩子走到一起,那么没了孩子,他们便是陌路人。

    黄睿因为她而被父亲逼迫,她多少也知道一点。

    叶禾的话让黄睿一愣,接着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铁青,他以为她多少在她心中有些分量的,不想只见了叶齐天两面,她就要无情的打掉他的孩子

    “叶小禾,你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他咬牙说着,尽量让自己的脸看起来不是那么紧绷。但他身子却是在颤抖的,他黄太子,什么时候需要被人这样的侮辱。

    “我说,我要打掉这个孩子。你是黄太子,是黄少。只要你想,全世界各地都会有你的孩子,可我是叶禾。我是叶齐天的叶禾。不是你的叶小禾,也许黄少现在对我有感觉,舍不得放手,一是因为孩子,二是因为黄少觉得稀奇黄少现在的一切都是黄鑫给的,若没有了黄鑫,黄少你一无所有,黄少还记得婚约吗”

    叶禾这段日子看起来开心,内心却一直惴惴不安,黄睿的身份太过特殊,和黄睿在一起,她清楚的知道,黄睿斗不过黄鑫,那么黄鑫总会让黄睿娶了门当户对的女人。不是这个也会是那个,反正不会是她叶禾。

    黄睿心里一惊,难道她已经知道了

    他刚要解释说自己要回去不是为了结婚而是为了搞黄婚姻来着,可叶禾话锋一转

    “就算不是顾家小姐,还会有别的小姐。天下之大,豪门众多,望族也不少,就是三金老爷挑花了眼,也不会挑到我叶禾的头上。所以,长痛不如短痛,黄睿,我们分开吧。”

    叶禾平静的说完,内心却隐隐有些不舍,黄睿对她确是极好的,可叶禾更愿意以后想起来的时候,是好不是坏。

    就算他黄睿以后会和她在一起,爱着她,但给不了名分孩子怎么办难道让孩子去喊别的女人叫做妈妈

    黄睿看着叶禾目光淡淡的瞅着床尾并没看他,眼中划过一抹痛色后,转身走了出去。

    叶禾始料未及,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在思索黄睿的反映了甚至黄睿会和她吵架她都算到了怎么回答,但掉头就走的这一个反映她还没算在里头。

    “你去哪”

    黄睿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一句话没有。叶禾拧起眉,他这是默认了

    第五十二章夜寒天我求求你帮帮我

    果然,叶禾还是太天真了。

    黄睿把她软禁起来了。

    而看守她的人,是夜寒天。放眼周边,也只有夜寒天是她的对手,只高不低。

    夜寒天看着完好不动被端出来的餐盘,上面几碟菜一样未动,她是认真的。

    夜寒天看着窗户前坐着的叶禾,抿了抿唇,对着那送饭的人道:“再去炖一碗粥来。”

    那人点头去了,夜寒天推开门走进去,叶禾头也不回道:“你告诉黄睿,他这样只会让我更厌恶他。”

    夜寒天眸子里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转身又走了出去。

    叶禾有些诧异,这三日半以来,黄睿不知所踪,只留下了夜寒天看着她,她以绝食来表示自己的决心,夜寒天都是好言相劝,今日这是怎么了她好奇的回头,门还在晃动,夜寒天出去了。

    拧眉,叶禾咽咽口水,攥紧了拳头,心道叶禾啊叶禾你又不是没有饿过肚子,最饿的时候七天都没有吃上饭,这怕什么

    可她一个人两个人的胃口,饿起来体内还有一个小生命在吸食她的养分,她真是受不了。

    可她不能认输。

    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够留下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不会幸福的,看黄睿的现在就知道以后这孩子是什么样。

    她已经尝过了富人家的勾心斗角的滋味,不管是冷昶冷衡的事还是黄睿的事儿,都让她清楚的明白富人圈里人吃人都不吐骨头。

    她又怎么能生下这个孩子

    “吱呀”

    门开了,夜寒天端着一碗糜肉粥走了进来。肉煮的很糜,她几日没吃饭,闻着那味道,口中就不断的分泌唾液了。

    她死死地攥着拳头,别过脸硬生道:“夜寒天,我说了我”

    “连我喂得也不吃”

    她一愣,抬头看到那个人,惊呆。

    竟然是叶生,亦或是叶齐天。

    “哥”

    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她就喊出了那个字。叶齐天面色一柔,坐到她面前的椅子上,舀了一勺子的肉糜汤,放到嘴边试了试温度,然后递到她唇边。

    叶禾只是怔怔看着叶齐天,以为这是一场梦。

    她嘴唇因为几日没吃东西,而干的起皮,脸色也像是蒙了一层黄尘一般灰土,可她眸子却变得闪亮,闪着泪光。

    “啊,张嘴。”叶齐天目光很柔,叶禾轻轻张开嘴吃了一口,无比香甜,她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肉炖的很糜,所以她也不需要嚼直接咽下去。

    然后是第二口,第三口直到吃完。

    叶禾慌忙抓着他的手:“黄睿说你曾经在我消失的时候去雪山阿昶那里找过我,是吗”

    叶生冷冷的抽出手,“我只是去谈生意而已。”

    说完,他放下了手中的碗,对着门口的人点了点头站起来转身走出去,叶禾伸出手去抓,可却抓了个空,她只觉得脑袋无比昏沉,那粥里有药

    她最后的意识便是如此,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寒天看着叶生,虽然他也知道叶生就是叶齐天,但是他求的是叶生,不是叶齐天,他弯腰单手放在胸前,对着叶生深深的鞠了一躬:“多谢叶少相助”

    叶生淡淡一笑,转了身往车边走去,边走边道:“无妨,我只是替小隐还债罢了。”

    夜寒天抿了抿唇,站起身看着他,拧眉思索了一秒,追上去道:“等一下叶少”

    叶生拉开车门的手松开,看着夜寒天,等着他下文。

    “叶少如果可以能否每天都来陪陪叶小姐”

    没人注意,叶生的拳头疼得钻起来,他笑的滴水不漏:“好啊。愿意效劳。”

    “多谢叶少”

    夜寒天目光里闪过一抹欣慰,叶生这才上了车,离去。

    夜寒天转身回到病房看着床上酣睡的叶禾,她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觉了,那天,黄睿气愤离去,下了命令不许她出去直到生下孩子,夜寒天就留下看守了,可叶禾一直这么不吃不喝也不是办法啊。

    夜寒天多少也猜到了和叶家的大公子有关系,但没想到,叶禾居然喜欢叶大少。

    虽然他们以兄妹相称,但是叶禾并不是叶齐天的亲生妹妹,他只不过是叶禾无意中捡回家的叶大少而已。

    从小到大在一起根本不是黄少能够比拟的吧。夜寒天拧起眉,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但他知道自己不想让叶禾难过。

    反正看守叶禾的是他,他愿意的话,完全可以让叶禾去她想去的任何地方。只是,叶生,叶禾真的能在一起吗

    可是他又实在想不出别的好办法来。

    没错,关于叶齐天和叶生的事,就是他查出来的。如果没有叶禾的拼死相救也就没有现在的夜寒天,夜寒天眸子渐渐柔和,他抬起手想抚摸叶禾的脸蛋,终究是落在了枕边,轻轻的划过她柔软的黑发

    “叶小姐,希望将来,你不会怪我这个决定。”

    第二天,叶生又来了。

    叶禾明知道那是掺了药的粥却还是笑着喝下,这么多年,她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他,她多么希望能够再让他疼自己一次。

    终于得到了她又怎么会轻易放开手

    就是骗局她也愿意被骗。如果能骗一辈子更好,到她死,她再也不想失去叶齐天。

    叶生喂完了粥看她睡过去,眸子里是说不出的情愫,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消瘦的脸庞,从眼睛到鼻子,嘴巴,然后是尖尖的下巴。

    “再等等,等一阵子,我就会”

    叶禾很努力的保持清醒,可是她只听到这么一句话就敌不过药力昏了过去。

    第三日,第四日。叶禾不再多问,细细的感受他的存在,每一秒,都十分开心。

    直到,第七日。

    叶禾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叶齐天端着粥来的时候,她拒绝喝下。

    “你到底是叶生,还是叶齐天”

    叶生没想到她这几日都闭口不谈此事,会突然这么问,勾起唇笑反问她:“你希望我是叶齐天,还是叶生。”

    叶生曾让叶禾歇斯底里,可叶齐天却给叶禾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叶禾当然说:“叶齐天。”

    叶生莞尔一笑:“那我就是叶齐天。”

    这算是哪门子的回答叶禾知道他就是叶齐天,可他不承认她又不能逼着他承认逼迫出来,又有什么好处

    叶齐天舀了一勺子的粥,叶禾别过脸:“我不想一直睡。”

    于是叶齐天放下,对着门口的夜寒天指着粥,摇了摇头,夜寒天会意下去准备饭菜。

    叶禾趁此机会细细打量着叶齐天,亦或是叶生。

    他已经三十二了,眼角有了些细纹了。叶禾也已经是二十好几的大姑娘了,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她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理由能够让叶齐天对自己都不认。

    “为什么”

    她还是想问这句话,可叶齐天只是静默坐在那儿不回答,叶禾起身,抓住他搁在床边的手,大声的问道:“回答我,哥”

    叶齐天还是不语,他还不知道叶禾怀孕了,他淡淡的看了叶禾一眼:“如果你继续这样,我不介意马上回到叶生的位子。”

    一瞬间,叶禾浑身都冰凉。

    若非叶齐天真坐在这里,握在手中的手还是熟悉的温度,她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这个人是叶生,和她毫不相干的叶生。

    叶齐天抽出手,那手法也是他曾经交给叶禾的,叶禾反手再抓住,再挣脱一次又一次,直到门被推开,两个人的手,手腕都已经通红。

    夜寒天快步走上来,“叶少,叶小姐怀有身孕,还请叶少手下留情”

    叶生的手一瞬间停住被叶禾抓的死死的,他忘了挣脱只是看着叶禾,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

    她她怀孕了。

    是黄睿的吗

    叶禾看到叶齐天眼中那一抹震惊还有许多的疑问一瞬间松开了手,一下仰着倒在床上,哈哈笑起来。

    屋内的气氛诡异极了。

    只有叶禾的笑声,叶禾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终是叶齐天的他眼里的那些情愫只有叶齐天才会有。

    叶生不会有。

    可是,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小禾儿了

    “夜寒天,我想和小禾儿单独待一会儿。”忽然,叶齐天如是说道,话音一出,叶禾的笑声停止了,夜寒天也呆住了。

    接着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出门带上门,屋内只有叶禾和叶齐天两个人。叶禾浑身都在颤抖,叶齐天刚才喊她什么

    他喊她小禾儿。

    她转过身,浑身发颤中,看到叶齐天出现在面前,把她的身子从床上拖起来,抱在怀里。

    叶齐天的味道还是充满着阳光的味道的。

    叶禾却一把推开了他,冷笑着看着他:“怎么了,哥,你现在这是做什么”

    “拥抱黄家的子嗣吗”

    叶禾的话让叶齐天浑身止不住的发颤,他万万没想到叶禾会和黄睿发展到那一步。

    “小禾儿,不我我并不想”

    看着叶齐天慌乱的样子,叶禾反而打从心底发笑,多么可笑啊。

    “当我在医院看不到你,得知你死了,在保安公司门口哭着的时候,你都没有出现。”“当我接近你,每一次都让我遍体鳞伤。”

    “当我好不容易和你相认,你肯喊我,我却已经是别人的女人。”

    “现在你满意了,叶生,还是我的齐天哥哥”

    叶禾说的泪雨俱下,叶齐天一瞬间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作何表现,他只知道自己失去了叶禾了。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小禾儿,你听哥的解释哥只是想让你好”

    “让我好”

    “让我好,所以任由着我在冷家寄人篱下,我一次次的渴望你来救我。”

    “而你却只是推开我。”

    “一次又一次。”

    “我被坏人压在身下的时候心心念念的都是你,我被下药不能动的时候想的也都是你,可你从没出现过。”叶禾说着,眼泪成串的掉,她冷笑吟吟的看着叶齐天:“叶生,最可笑的是,我竟然还在得知你去雪山找阿昶的时候还有一丝感动。”

    “而你却又告诉我,你只是去谈生意。”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