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章 霸道的背后
    “唐齐!今天我可不当电灯泡了!”

    眼里只有安叶的唐齐听到这话一愣,因为最近黄睿都没有什么桃色新闻了,以前一天一换朝秦暮楚都不见了。他不由的坐下来,好奇的看向黄睿然后一伙的目光又转向了叶禾。

    黄睿爽快的哈哈一笑,这笑声让叶禾,他竟然也有这样的大笑时候,侧目看过去,黄睿的嘴角扬起,露出八颗整齐的牙来,下巴更尖了,太阳下山了,他的笑却比太阳还耀眼。

    虽是夕阳落山了,可余晖还在,窗口照耀进来的夕阳余晖金红色的光,把满桌子的美味佳肴都笼罩着一层奇异的颜色。

    黄睿在唐齐目瞪口呆中,一把搂住叶禾肩膀,“我说你呀,你今天休想再秀恩爱给我看,我也有女友的。”

    叶禾本能的想反抗才记起自己被冷衡下了药。虽然黄睿救了他,可三大世家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她即说了要报恩,就不能再给黄睿添麻烦。

    可黄睿还是有麻烦,就根本不是叶禾的事儿。

    这不,唐齐只看了一眼叶禾就认出叶禾是谁了……他微微凝视了一眼自己的娇妻安叶,然后看向了黄睿:“黄睿,她就是现在闹得满城风雨的那只狐狸吧。”

    最后一个“吧”是肯定句,叶禾狐疑的蹙起眉,闹得满城风雨?

    这一月她一直在医院里并没有出外界所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所以她还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成了狐狸,又是什么时候,闹得满城风雨。

    黄睿勾起嘴角邪魅一笑,看向叶禾消瘦的侧脸,目光渐渐柔和,语气却一如往常的霸道:“是。她就是我的那只狐狸。”

    他的狐狸?

    叶禾浑身微微一颤,看向黄睿,但并没有反抗什么,这让黄睿心中很开心,面上却道:“唐齐,你家安叶怀孕了,还不赶紧趁热吃,想凉了吃冻死我家干儿子啊?”

    马上就过年了,天气很寒冷,但屋子里却始终恒温的。黄睿只是怕叶禾多问,他抛给叶禾一个我等会给你解释的眼神,叶禾也只得暂时放下疑问。唐齐却慌忙拿起筷子给安叶夹着菜:“对不起老婆大人,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黄少还没吃呢……”安叶说着看向了黄睿,眸子里一闪而过什么东西,叶禾没来得及捕捉就划过了。

    黄睿呵呵一笑,也给叶禾夹了一块菜,神色自若,然后才有给自己夹了菜肴。

    这一次,叶禾没有放过安叶眼中的嫉妒。

    而安叶全然没发现叶禾在观察着她……

    唐齐还在给安叶满桌子的挑吃的,显然他们经常在这里做客,和黄睿关系也不错,可是……安叶为什么那样看黄睿呢?

    她脑中不断回放着刚才安叶眼中她不曾捕捉到的风影……

    那眼神,很熟悉,却又一时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发什么怔,吃啊。”黄睿似乎和唐齐比着谁夹菜更多似得,不一会儿,叶禾和安叶的碗里已经堆起来了小山。

    安叶柔柔的低垂眼眸,长长的睫毛挡住了她的目光,可她的声音却是无比柔媚甜美的,“够了……你也吃啊。”

    唐齐目光里满是宠溺,他把安叶的头发撩到耳后,这一动作要多轻柔多轻柔,叶禾咬着筷子看着他们,忽然耳朵上一热,竟然是黄睿把她头发也撩到了耳后,瞬间耳朵不受控制的红起来,黄睿则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吃起饭来。

    那边的唐齐只顾着夹菜,并没有看到黄睿给叶禾夹菜,直到黄睿把叶禾头发撩起来的那一瞬间,安叶死死的瞅着他们,唐齐这才看过来,看到黄睿对叶禾如此,瞪大了眼。

    满脸的不可思议。

    在所有人的眼里,黄睿永远都是被伺候的大爷,什么时候轮到他给一个女人夹菜,撩头发了?

    唐齐不禁为自己之前那句冒昧的话而感到自责,可他还是很不相信,竟直接问黄睿道:“黄睿,你这次是认真的?”

    黄睿抬眸淡然的看着唐齐的眸子,挑眉反问他:“你说呢?”

    唐齐哈哈笑起来,丝毫没有对安叶的那种柔情蜜意,小心万分,他这个人长的本来就不是类如冷昶冷衡那类型的,看起来温文尔雅型的。反而,是那种豪放派的,肌肉有些发达的家伙,此刻这么一笑,反而才更像他。

    晚间,唐齐夫妇离去之后,叶禾回到房里洗完澡坐在床上发怔。

    脑海中不断闪过饭间唐齐温柔的眼和小心翼翼的模样与安叶那令人深思的眼神不断的比对。

    唐齐并非是那种没心眼的人,反而,叶禾觉得他心思很深沉。能够压着自己的爽朗对一个……并不忠于他的女人如此柔情蜜意。

    不是爱得太深甘愿无视安叶的异心,就是……另有目的。

    黄睿洗了澡也过来,头发洗过根根笔直的竖着,进门觉得浑身一凉。继而看到屋内落地窗帘被吹的哗哗作响,赶忙走过去关上,然后回头看着她责备道:“头发也没干,吹着风,想再感冒咳嗽吗!”

    叶禾眨眨眼看向黄睿,等他吃饭时候所说的解释。

    黄睿却跟个没事人似得走到床头柜拿出吹风机,坐在她旁边,拿起她一缕头发吹起来。

    叶禾拧了拧眉没做声,黄睿便得寸进尺,手指插入她发间,指尖滚烫。

    嗡嗡的吹风机声音在两个人耳边环绕,黄睿的手,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凉的时候,即便吹风机热热的,叶禾还是感觉的到他手指更热。

    她若是回头还能看到黄睿的脸也很红呢。他还是第一次……给女人吹头发,生怕弄疼了她,每到纠结之处就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才好,好在叶禾的头发很好,吹吹就散开了,黄睿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张脸,因为紧张憋得通红。

    快要吹干得发,又直又顺,手感光滑,一根一根在黄睿手指缝中划过,黄睿觉得就像是在水流中一样舒服。

    叶禾并非第一次让人吹头发,以前都是叶齐天给她吹头发。她最喜欢晚上睡觉之前洗完了澡把窗户开开,然后等叶齐天来之前迅速把包在头上的毛巾拿掉塞进被窝,叶齐天就会把她喊起来,给她擦头发。

    后来他们过上好日子,叶齐天还是会给她一点点擦干。

    他说,她的头发……是世界上,最好的绸缎都比不上的。叶禾有些想哭,她本来是开了窗户缅怀一下哥哥,却不想黄睿进来把她头发吹干了……

    都吹干了,黄睿收了吹风机发现叶禾竟然在哭,而他竟然没发现。

    黄睿没询问为什么,他把她搂在怀中,房间里一阵沉默。

    叶禾就那么哭着,黄睿就那么搂着,月亮都偷偷躲进了乌云里,不忍打扰他们……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对黄睿来说时间很短,但对叶禾却很长。

    苏马瑞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手里的医药盘子一下落在地上,砰的一声惊醒了相拥的二人。

    黄睿狠狠的看向门口哪个不识趣的,看到苏马瑞端着的医药盘,腾然想起自己让她来给叶禾打针来着。

    黄睿起身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叶禾怎么会不知道苏马瑞的心思,她抬手擦了擦泪,苏马瑞捡起地上的瓶瓶罐罐,好在都不是玻璃的,无一摔碎的。

    苏马瑞从头到尾没和叶禾说一句话,打完了针,就转身走了。

    走到门口,床上传来了叶禾一句淡淡的:“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黄睿本就喜欢你,你骗了他,他也喜欢你。这跟你没关系……苏马瑞想着,看着床上别开脸看着窗外的叶禾,终究是抿了抿唇,低头出去了。

    窗外,一树银花竞相开放。

    过几日就是过年了,以往过年的时候,叶禾都会和叶齐天离开保安公司,去一些温暖如春的地方游玩然后在过年的当天又一起回到家中,叶齐天包饺子,她看春晚。

    然后一起守岁。

    后来,叶齐天出事,她也就忘了过年这种事。

    尤其黄睿这人,越是过年的时候,就越是夜不归宿,也不回家,若不是外头鞭炮声连天,叶禾还真不知道过年了。

    “咚咚咚。”

    叶禾房间的门被敲响,黄睿走进来,双眸里闪着叶禾看不懂的光芒,她看着黄睿,忽然道:“黄少,我怎么发觉,我从来都不了解你。”

    黄睿先是一怔,继而笑了。

    那笑,竟然是温柔的。

    叶禾看着他一步步走近,最后在床角的高背沙发上坐下,等着他的回话。可他开始说玉面狐狸。

    从她那天晚上的舞会,一直说到他和父亲如何冲冠一怒为红颜而闹僵。叶禾面不改色的听着,心底却不断的惊讶,一个比一个更大的惊讶。

    一切竟然是因为她那个布局?

    她不信,她更信黄睿是利用了自己,这样才是黄睿的为人吧。似乎看穿了她,黄睿说完起身往外走:“你睡吧,明天晚上我再来看你。”

    说完还替她好心的关了灯……

    黑暗中只有漫天的繁星,月亮不见了,它们的光芒越发的亮了……那一个个星星全部变成一个个问号。

    全部都是关于黄睿的问号。

    两年半,她以为的二世祖,只会花钱玩女人的黄睿,花心的面具下究竟隐藏了什么?

    安叶是他派在唐齐身边的吗?不然为何频频看他?

    他为何要救自己?

    带着无限的疑问,她脑袋越发疼起来,算了不想了……脑袋一阵阵掴紧的疼,她闭上眼,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渐渐涣散。

    这一觉,睡的极不安稳,叶禾恍惚间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心却越来越冷。

    梦里一会儿是叶生的冷脸,一会儿又是冷衡可怕的脸,一会儿又是冷昶在她眉心一吻,最后黄睿忽然出来,硬生生的把她之前一切幻想出来的影像给打破……

    黄睿大声喝着她:“叶小禾!你给我醒过来!”

    醒过来?

    叶禾拧了拧眉,缓缓地睁开了眼……

    入眼竟真是黄睿!外面夕阳的余晖洒在床上,映在黄睿的脸上。

    黄睿竟满脸胡茬,双目赤红。

    叶禾一愣,莫非自己穿越时空了?不然黄睿怎么会这般老头子似得模样?

    下一秒整个人被拖入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里。耳边传来黄睿嘶哑疲惫却透着欣慰的话:“太好了,你醒了……”</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