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章 太子夺权
    坐在车里,黄睿使劲儿砸着方向盘。也许……自己根本不该对叶禾产生感情,这样强迫她留在他身边,她那么执拗的一个人又岂能愿意。

    何况,她那么讨厌他,打他。

    也许,她喜欢的是别人……

    正胡思乱想着,黄睿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听到商祺焦急道:“黄少,黄董行了,要回来吗?他说想要见你!”

    黄睿正心烦意乱,他烦躁道:“那就让他想着吧!”然后把电话扔在了一旁,过了一会儿又拾起来,烦躁的拿了外套下车又往楼上走……

    病房已经换了高级病房,黄睿倒宁愿他还在之前的病房,那么起码他……

    咦……

    黄睿正想着一抬眸看到了……两个跟着冷昶的保镖。就在黄鑫病房的对面,黄睿走过来的时候,两个保镖友好的冲他点了点头。黄睿打量了这两位一下,然后拧开对面的门走了进去……

    “黄三金,你又找我做什么。”

    在公司,他喊他黄董事长,在这里,可不会。

    他往沙发上一坐,然后掏出烟来故意点了放在一旁敲着二郎腿玩着手机。

    黄鑫这一趟鬼门关走了一圈也算是明白了一些事儿。

    他道:“从前……是我不对……”他开始说的很缓慢,承认错误对他黄鑫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他还是说出来了。黄睿一愣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玩手机。

    “可你应当明白,琛儿是我一手带大,我不可能没有感情。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试着接受你……”

    听到这句话,黄睿好笑的收起手机,站起来走到他床边:“三金老头,你觉得我需要你的接受吗?”

    他说着走开好几步,让黄鑫看清楚自己,“你看,我现在已经这么大了。”

    “你觉得,我还需要你的接受吗?”

    “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想要的我都能靠我自己得到,黄三金,你看清楚。我不是黄琛,就是黄琛,他也知道,你!”

    黄睿指着黄鑫一字一顿道:“最看重的只有金钱和地位。”

    “你怕自己死了黄家财产落入外人手里,所以你把所有生下女儿的姨娘都派人杀死。这件事,你以为你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妈妈每天晚上做恶梦!”

    “你以为妈妈为什么带着我逃离!”

    “当一个女人知道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候!没有惊喜!有的只是恐惧!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不是未婚先孕,也不是丢人!而是骇人听闻!”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恨你!”

    “你自己做的,你自己清楚!我的姐姐是怎么死的,我妈妈又为什么会在再次怀孕的时候选择自杀!你比我更清楚!”

    黄睿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眼泪流下来都不知道。

    他坐下来拿起刚才点的烟猛吸了一口,然后狠狠的看着张着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满目都是不可思议的黄鑫。他把已经燃到尽头的烟丢在地上狠狠地用脚黏灭,走上前拔下了黄三金的氧气罩。

    “黄三金,你害死我姐姐,我妈,还有我妈肚子里的孩子,这笔帐,我一定会和你算个清清楚楚!”

    “我要你死在自己的儿子手上!”

    “我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哼,很难受吧,你放心,你不会死,我现在不会给你叫医生,等你难受得昏过去,我再叫医生来把你救活……”

    “我要让你也尝一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黄睿一边说着,脸上的笑也越发的阴冷,他眸子里浮上一层杀戮之光,他看着黄鑫张口结舌使劲儿呼吸却只能吸进少量氧气的模样,不知不觉中泪水已经晕在眼眶。

    妈妈。你看到了吗?

    这个恶人,儿子正在为你报仇啊……

    轰隆隆隆--

    外面,雷声轰鸣,黄鑫脸色越发的青紫,推门而入的商祺慌忙冲上来把氧气罩给黄鑫带上拦在了黄睿的面前,他大声道:“黄少!黄少你清醒点!你不能这么做!他是你爸爸啊!”

    黄睿猛然打了个机灵,然后看向商祺,再看向不断吸着扬起的黄鑫,黄鑫的眼中没有一丝往日的愤怒和凌厉,有的只是害怕。

    黄睿扬起拳头,对着商祺道:“你给我让开!”

    “我不会让,夫人如果在的话,她一定不会希望看到她最骄傲的儿子是个杀人凶手!”

    黄睿身子一僵缓缓的放下了拳头,转身走了出去。

    是啊,他险些就犯了大错。

    他怎么能够让他就这么痛快的昏过去,他得再想想办法,好好折磨他才是……

    “下面播报午间最新新闻,a市首富之子冲冠一怒为红颜,不惜顶撞董事长黄鑫,也要将玉观音拍卖!拍卖将于今天晚上十九点三十分在a市明悦大酒店举行……”

    f市几个青龙帮的兄弟迷糊了,玉观音不是在他们手里吗?

    难道玉观音,是一对?而且今晚啊……青龙很快得知了消息,他正看着风月报纸,也许……并不假。假的恐怕是,他们手里的是仿造的!

    玉观音,倾城的宝物,怎么能随便放在屋子里呢?

    而且那么轻易地就拿到了。

    “即刻动身!去a市!抢玉观音!”

    与青龙想的一样的还有无数的劫匪,黄家这次嚎头做的那么大,自然是引来了不少的江湖“豪客”。

    他们却都不知道,黄家早就联手冷家埋伏了无数的警察和特种兵,部署好了一切,等着上演一出“请君入瓮”呢!

    当晚,黄家共抓捕了十七名悬赏令上价值百万的江洋大盗,三十名价值百万以内的梁上飞贼,还有百余名小头目混混,当然了,其中还有青龙帮。

    黄睿和冷家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黄睿这还有调虎离山呢,青龙帮全体出动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人,商祺带着众多兄弟把玉观音抢了回来连夜给在佛山修行的奶奶送去了。

    玉观音一案闹得满城风雨,所有的人都说黄睿智勇双全,黄睿却没去那劳什子的官家摆的庆功宴酒席,一个人在家里喝着闷酒。 /> />

    他有什么脸面去喝酒?根本不是他的计谋。也不知道她还好吗?黄睿仰头喝下杯中的红酒,再要去抓酒瓶倒酒,却发现酒瓶里也没酒了。

    他不愿意再喝解救的酒,他只想醉的睡了。

    一月后--

    叶禾身子总算是恢复可以下床自由活动了,但是,卧床一月,身体终究还是很虚弱的。

    听闻她能够下床也不再怕会受刺激,冷衡,来了。

    来的时候故意挑了中午,带了一些可口的小粥小菜。

    叶禾现在还不能够吃正常的饭菜,只能吃些流食,她正在窗户前坐着晒太阳,医生说她要出院的话还需要一周。

    因为她受伤的部位极容易出现后遗症烙下咳疾。叶禾很爱惜自己的生命,很是听医生的话。

    门忽然开了,叶禾回头看到了冷衡,眉头一皱。

    然后转过身继续的做伸展运动,她的身体一直没懂都快要生锈了。

    “小禾,医生告诉我你身体好了……”

    “托了冷先生的福。”

    “是啊,小禾,我每天都祈祷着你赶紧好起来呢!”冷衡说着把饭菜拎到桌上,一个个打开。

    叶禾冷冷看着冷衡的一举一动,最后目光落在他带来的饭菜上,眼中划过一抹冷光,讥笑之:“冷先生不会以为我还会吃你的东西吧?”

    冷衡正在解开袋子的手一顿,接着又继续手上的动作。

    脸上却带着一抹苦笑:“我知道就算我说那杯酒里的东西与我无关,你也不会信。”

    “你知道就好。”

    叶禾冷冷一笑,若非她亲口喝下,亲眼看到他端来她也许真被他表情给骗了。

    “我也只是随便端来的……我并不知道酒里掺了东西的。”冷衡把碗筷都放好,站直了身子转脸看着叶禾:“我知道你不信,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表示的……”

    叶禾没搭理他,自顾自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冷衡知道叶禾现在不想理她,抿了抿唇终究是没说什么,走了出去,到门口他停住:“那些饭菜都是我自己学着做的……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

    叶禾背对着他微微拧眉没搭理。冷衡道:“如果你觉得不好吃,你就另叫外卖,这里的费用都由我来结算的。”

    叶禾一怔,接着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刚要转脸说离开,冷衡似乎知道她想什么似得关上了门,并冷声吩咐门口两个门神:“看好她,不要让她乱跑!她要是出去,只能在医院里转,听到了吗……”

    他冬瓜的爷爷,他这是什么意思?软禁吗?

    屋里的叶禾面色一恼,冲到门口,拉开门:“冷衡!你凭什么软禁我!”

    冷衡冷脸刷的一变,改为柔和的表情。目光里也满是怜惜温声告诉她:“因为你是病人,小禾,我发誓,只要你好了,我就立刻放你走……”

    “我现在就要走!”

    叶禾自觉走几步路还是没问题的,可冷衡哪里能允许她离开?

    他一把抓住了叶禾的手把她拽到胸口,拦腰一抱,把她抱在怀里往屋子里走--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叶禾使劲儿的打着冷衡,可力气竟然小到不行这是怎么回事!

    “别费力气了,你的药里我掺杂了很多自制的药,这药不会限制你的行走,但是你想打架,真不能。”

    “冷衡!你个王八蛋!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最好放了我!不然,我哥和阿昶都不会放过你的!”叶禾使劲儿的捶打着他的胸膛,但是冷衡却觉得像是挠痒痒,他冷冷一笑:“你哥?你哪个哥?”

    “黄睿,还是叶生?”

    “冷昶因为你被罚去了东北,黄睿现在和他父亲斗得你死我活,至于你哥,他现在是叶家大少爷,你出事到现在,他就不曾来看过你一眼,你觉得他还在乎你?”

    冷衡每一句话都让叶禾的心凉半截,到最后已经凉的透透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不!你撒谎!我哥来看过我的!他来过!”

    “叶禾,你别自己骗自己了。”冷衡还从未试过将能够顶替杀神的女人抱在怀中,感觉……真是太爽了。

    “你放开我!”

    叶禾死命的挣扎着,却敌不过冷衡的一只手力气来得大。

    “我劝你还是放弃挣扎,没有人会救你了,没有人在乎你了……只有我,冷衡,才是真心对你。”

    “我呸!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你这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叶禾看着近在咫尺的冷衡,奈何自己却不能动他分毫,一怒之下,硬是用额头一头撞在他鼻子上!</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