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 > 豪门千金手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章 冷衡归来
    叶禾其实有些心虚。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虚从何来。

    但是一看到黄睿她就心虚,尤其黄睿的靠近更让她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不可置否的,黄睿当真是俊美的男子,尤其是首富之子,这个头衔可不小,任凭哪个女人,只要多家相处,差不多都会爱上他,就算心有所属,也终究会被他感动。

    但是叶禾不敢这么想,第一,她骗了他。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第二,她想不出别的理由来诠释黄睿对她好的原因。细思起来,恐怕就是因为冷昶的缘故。如果没有冷昶的身份,他肯定早就容不下她了吧?

    越是这么想,越是心里虚的慌,而虚的背后是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一丝丝难过。

    握紧了方向盘,她想起刚才和他共舞的一幕幕……

    每一幕,每一次的旋转,贴近,都是那么的真切……还仿佛感觉得到他在女人堆里长大,身上沾染流下日积月累的独特香气。

    她是见过他的身体的,见过他在每一个大明星身上的一掷千金,见过他在每一具漂亮妖娆的身体上大汗淋漓……

    闭眼,以前她从不放在心上脑中的xx画面此刻竟然全部浮现在脑中。让她双颊通红——

    “叩叩叩。”

    忽然车窗被敲响,叶禾猛地睁开眼,看到车窗外已经穿好了外套的黄睿,虽然穿上了外套,可天气很寒冷,那单薄的外套并不能够抵挡寒风的洗礼。

    可是……

    她不想和他过多牵扯。

    摇下车窗,她道:“黄少不必为了阿昶照顾我……”

    其实,森达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是她不想让黄睿为了冷昶才来照顾她,这样的可怜她不需要。

    “我不是为了他。”

    黄睿拉开车门直接坐上副驾,车里的暖气让他冰凉的身体微微抖了一抖,他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回过头和叶禾刚巧四目相对,两个人的脸颊贴得很近,黄睿看着她的皮肤,虽说不上零毛孔和他周围的女人都差的太多,可她的皮肤也是即为通透的,而且透着健康的红润,并非是胭脂水粉可以拟画出来的美丽。

    那双饱满的朱唇更是泛着水润的光泽,在冷家的这段日子,她吃好喝好,皮肤倒是比在他身边好得多。黄睿第一次发现她的睫毛原来也很长,让那一双杏核眸看起来不仅秀气,更加有些妩媚。

    黄睿缓缓地靠近她的面颊,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叶禾也怔怔的看着黄睿。

    车内只有二人沉沉的呼吸声,叶禾瞪大了眼看着他,黄睿嘴角邪魅的一勾,随后闭上了眼。叶禾看着越来越近的俊俏面孔,摒住了呼吸……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

    忽的,车厢内一阵不适时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叶禾猛地转过身归回原位,黄睿侧着身子看着她慌乱的样子,嘴角依旧向上扬着,他知道了,叶禾……对他没有拒绝。

    叶禾拿出电话,却是冷家保姆打来的。上次出了保姆的事之后,冷昶从自己家中调了个保姆来,叶禾拿起电话因为刚才未完成的吻稍微有些磕磕巴巴:“张嫂,怎么了……”

    “叶小姐,我联系不上少爷,但是……家中来了个人,自称是大少爷!”

    大少爷?

    叶禾先是一愣,继而猛的跳起来,却忘记了还在车里一头撞在车上,疼得龇牙咧嘴,但嘴角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张嫂,那人……可是叫做冷衡?”

    “既然叶小姐认识,那张嫂便放心了……”

    张嫂对有人刺杀冷昶的事颇有耳闻,只是冷昶没告诉她人家刺杀的不是他而是叶禾而已。所以张嫂以为冷衡是骗子来着呢,怎么会这么巧啊,少爷刚走就来了大少。

    大少都失踪了两年多……按道理,户籍都可以报表死亡了。

    张嫂还没说完呢,电话被冷衡拿了过去:“叶小姐……好久不见。”

    冷衡和冷昶是同父异母,当年冷衡母亲单清秋和冷昶的爸爸在一起后,遭到两家人的极力反对,因为他爸爸是官家弟子,官商联姻麻烦太多,冷家的老人极力反对,所以,二人就没成。

    冷昶的爸爸也在家里的安排下不得不娶了门当户对的官家千金。

    随后又有了冷昶。

    但冷衡终究是冷家的血脉,冷家还是照顾着的,单清秋得了癌症去世之后,多亏了有冷家在背后支持,冷衡才得以一个人接手了那么大的药厂,兄弟二人的感情也一直不错……

    谁想前几年,就是叶齐天去叶家的当天,冷家的大少也不见了。

    叶禾从未曾将两个事联系到一起,直到金珍珠的事情后叶齐天变成了叶生,还有种种的关联,她才想起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所以,叶禾自是十分开心的,因为……当年冷衡也是到了叶家的。据说是在叶家出门后失踪的,虽然叶家撇清了关系,但是作为叶齐天的妹妹,叶禾觉得,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而且金珍珠还被杀害了……

    金珍珠生前和冷衡关系密切。

    也许……这其中,隐藏着惊天的秘密也说不定。

    一边拉回手刹,叶禾一边笑着道:“冷衡哥,一会儿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冷衡却低头,冷冷一笑,再抬眸,他已经恢复了温文尔雅的笑容,他将电话还给张嫂,继而环顾四周:“冷宅以前的佣人都哪儿去了?”

    张嫂确认了冷衡的身份,当然是如实禀告:“回大少的话,以前的佣人全部换下了,为了安全起见,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佣人,大少叫我张嫂就好,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好,卧室在哪儿。”

    冷衡环顾了一眼四周,周围的布局都变了。

    可不是,黄睿前阵子在这儿小住一下,把这里都改造的连冷昶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了……

    “哦,卧室现在是叶小姐的住处,如果大少想居住……我再给叶小姐打个电……”

    什么意思,他冷衡自己的房间,自己的房子,住哪间房还要给叶禾做汇报、这不是开玩笑吗!冷衡眼底划过一抹冷光,面上却无动于衷,他微微一笑:“不用了,我住客房就可以。”

    “另外,把你手中的包扔了吧。”冷衡看了一眼那简单的背包,这样的背包太有**份。

    冷衡说着到二楼,这里倒是没有变化,他随便推开一间门……正是黄睿那间。他一进屋子又退了出来,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换了另一间,但是却窝了一肚子的火。

    这,是冷宅。

    不是叶宅!

    叶禾兴奋的开车把旁边的黄睿都给忘记了!她到了目的地直接跳下车,要不是黄睿反应快,就被锁车里了!他跟着下车到了屋子里……张嫂开门,看到叶禾暖暖一笑:“叶小姐回来了,大少在楼上的第二间客房。”

    “好的,谢谢张嫂,哦对,张嫂,今天晚上多做些好吃的……”

    “是,叶小姐。”

    “黄少。”

    叶禾刚跑出去,张嫂正要关门,就看到了黄睿,她忙把门打开,黄睿冲她点点头,就冲了上去。刚才张嫂的话他也听到了,楼上,叶禾激动的站在冷衡的门口。

    殊不知冷衡心态早已改变,早已不是当初的冷衡。

    冷宅的改变更让他痛恨极了冷昶,这个从小就将他所有的风头一抢而光的小弟,如果没有他,他该是多么骄傲的存在。如今,他不在两年,冷昶竟然堂而皇之的霸占了属于他的一切。

    攥紧了拳头,冷衡目光里闪过悲痛,他已经夺走了他爸爸,还想来夺走他母亲留给他的药厂吗?

    不可以!绝不可以!

    “咚咚咚。”

    叶禾怀着激动的心情,忐忑不安的敲了敲门。因为太过激动她一向沉稳淡定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门开了,叶禾看着冷衡,直接抓住他的胳膊:“冷大哥,当年,齐天哥在叶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衡开门被抓着胳膊,胳膊上还未好的完全的伤口让他疼得脸色一白。

    叶禾却没有留意到,只是死死地抓着他,这是……她唯一能够知道当年叶家发生事情的人了……他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她还以为冷衡会和蒋世飞一样,死去。

    那她就毫无线索了……

    眼下冷衡的归来,无疑是她的救命草,只是,很可惜冷衡抽出手——

    他不动声色的把手背到身后,拧眉看着叶禾道:“小禾,我离开的时候,叶齐天还没去。所以……你的问题,我无可奉告。”

    叶禾的天空瞬间一片黑暗,如同五月的天闪了电一般,轰然的黑了,只剩下那句话,无可奉告。

    她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再看向冷衡,看到冷衡抿唇同情的看着她,忽然一愣,接着双眸恢复了清明:“那么冷衡,这两年,你去了哪。”

    按道理来说,虽然她问的是叶齐天在叶家发生了什么,可冷衡的回答却是他离开的时候叶齐天还没去,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冷衡听她忽然这么说自己,就知道她有所怀疑,拧眉道:“小禾,虽然我不知道叶齐天在叶家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离开的时候也没看到叶齐天啊……”

    叶禾猛地闭上眼,是啊,她怎么昏了头,去质疑起冷衡来了。

    继而冷衡道:“小禾,我奔波了一天有些累了,如果你没什么事,我想休息了……”

    说完,冷衡眼中划过一抹怒色,他的家,却要哀求别人给他一席之地……

    呵呵呵……真是莫大的笑话。

    “对不起。”

    叶禾也觉得自己太过唐突,道了声对不起,就往楼下跑,正和拐角上来的黄睿撞个满怀,好在黄睿定力平衡力都不错,二人才没有滚下楼梯去,黄睿抱着叶禾,看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心疼不已嘴上却不饶人:“叶小禾,你真是我见过最没出息的保镖。”

    黄睿其实一直在拐角听着呢,没过来打扰而已。

    这个冷衡面上看起来很好很温和的样子,实际上背地里却是个不择手段的家伙。

    黄睿有几次险些栽在他手上。

    黄睿并不想现在和他碰面,起码,现在不是时候。

    叶禾一愣,抬眸看着黄睿,继而发现二人的姿势一把推开黄睿,黄睿可就在楼梯口呢,叶禾这么没头没脑的一推,黄睿登时就滚下去了……

    “黄睿!”

    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叶禾伸手去拉他,可黄睿却没抓她的手,自己滚下去了……

    “咕咚咕咚……”

    “嘭!”

    黄睿虽然没那么娇弱,可一溜的楼梯滚下去,也着实疼的。他龇牙咧嘴的捂着腰站起来,抬头看着楼梯口还目瞪口呆的叶禾,终究是一声叹息,然后转身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去……

    “你……你去哪。”

    叶禾终于反应过来了,跑上去。黄睿本来哀愁的面容嘴角竟然扬起来,但一转身他就又本起脸来了:“对你来说我已经没用了。”

    他语气很平淡,说的叶禾一愣,“什么意思……”

    “明天就是面具舞会,我摔成这样……还怎么去。”

    黄睿说完叹了一口气,叶禾心里愧疚,毕竟是她推他来着,于是道了句你跟我来,就往卧室走去。

    黄睿拧眉看着她,犹豫的步伐最终跟上了叶禾的脚步。

    屋里,叶禾拧了红花油在手心搓着看到黄睿进来一指床铺道:“躺上去,衣服脱了,我给你揉!”</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