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医宠成婚最新章节 > 医宠成婚最新章节列表 > Chapter22 误打误撞
    一阵嘹亮的孩子哭闹声。

    使得整个急诊输液室里,更是混乱到令人烦躁。

    “你会不会打针啊!起开,换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把将一个实习护士给推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新来的……”小护士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脸上挂着泪,不住的鞠躬致歉。

    “新来的,新来的打什么针?敢情不是打在你自己身上是吧?我扎死你!”男人一把揪过小护士,顺手扯过刚才打鼓的那枚针头,正欲狠狠的扎在小护士的身上。

    “住手!”容小榕想都没想,一个翻身跃过靠椅,一把扯下男人手中的针管。

    男子愣住了。

    此刻,急诊室里带班的护士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护士问。

    “你们仁德谋财害命是不?要不是冲着你们仁德的名气,我们也不会带孩子来瞧病!弄这么个实习的笨蛋来糊弄我们,你看给我们孩子扎的!”男人气急败坏。

    此刻,容小榕的视线随之移动到男人身边的那个孩子身上。

    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看起来和钱宝差不多大。

    圆圆的小脸上满是泪水,胖嘟嘟的小手,一只盖在另一只上,看样子是打鼓了。

    “老师,已经回血了,这孩子一动……”实习护士委屈的解释。

    能来仁德实习的,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皆是学校里的精英。

    类似打鼓这样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发生的,除非遇上小概率事件。

    “你怎么说话呢?那是大活人一个,不动,不动的是死人!”男人高举右手说话就要打人。

    “住手!”这次,扯住男人的是张毛赛。

    瘦瘦的胳膊,死死的拉住男人的手臂。

    “你说话就说话,干嘛打人!”张毛赛气鼓鼓的问道。

    “哪来的两个丫头!八成都是你们实习的同学吧!怎么着,她打我儿子,我就打她!”男子开始挣脱。

    “你干什么?是想给你儿子看病,还是打人!”容小榕的声音有种魔力,声音虽不大,可丝毫不亚于昨天光脚教训徐善的气势!

    此时,那小男孩许是被吓到了,只可怜巴巴的捂着小手,小声的抽泣着。

    让容小榕的心头腾起一丝柔软。

    “换人,换人打,把你们这最好的护士给我叫出来!也不看看我是谁?你们仁德对面的那一溜店铺,都是我们家的!”男子随手一指。

    “敢情是个土地主!难怪气焰那么嚣张。”有围观的医生护士小声议论。

    “我来吧。”护士长闻声从配药室走了出来。

    重新更换了针头,排放空气,消毒皮肤,准备再次扎针。

    许是刚才的那一针,让小男孩心中有了阴影。

    更或者是小孩子天生对打针就有恐惧。

    眼看着针头渐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的哭闹,就是不让护士长靠近。

    明白了,敢情刚才那一针能扎进去,简直就是人家同学技术精湛……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明白了。

    “哎,你会不会打针啊!”

    看到护士长手举着针头,左右迟疑,就是不能下手,男子又急了。

    “乖孩子,你最勇敢了,不哭哈。”护士长不理会男子,只柔声哄着孩子。

    谁知,那孩子不哄则已,一哄哭得更凶。

    “起开!让你们院长来打!”男子一把拎起半蹲在地的护士长,正欲狠狠的扔开。

    “快看,飞碟!”此刻,容小榕突然指着急诊室外的窗户。

    小男孩瞬间停止了哭泣,视线随着容小榕的手势追寻了过去。

    就在这时,容小榕见缝插针,拿过针头,稳准的将扎进了男孩的血管中。

    一针见血。

    麻利的绑了个手板,防止小孩移动身子造成针管位移。

    一切步骤,熟练有序。

    只是小孩抬头看“飞碟”的一瞬间。

    便赢得了阵阵掌声。

    作为一个医生,打针,抽血她也是受过训练的。

    “姐姐,飞碟在哪?”小男孩问,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上的异样。

    “飞碟啊,回家了!你乖乖的不哭,下次姐姐再看到飞碟的时候还叫你。”容小榕柔柔的话语,让小男孩瞬间不哭了。

    钱宝小的时候也生过病,打针吃药也是常有的事。

    以前,她也这么哄过钱宝,甚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钱宝都认为自己的爹地真的是超人,在拯救月球。

    “好了,你看着点,快打完的时候按铃就可以了。”护士长交代男子。

    “那个……刚才……不好意思啊,我是有些急了……”男子不好意思。

    “再急也不能打人,更不能侮辱我们仁德的技术!刚才给你家孩子打进去针的,也是我们的实习同学。”

    “是是是。”男子鸡叨米似的点头。

    “谢谢你们啊。”刚才那个实习护士感激的拉住容小榕和张毛赛的手。

    “不谢,小事一桩!”张毛赛豪迈的扬了扬手,脸上微微有些异样。

    别说,这胳膊还真有点疼,刚才抓男人手腕时,抻到了。

    “你们也是实习生吧,真好,能成为仁德的实习医生,可以在病房里走动。”实习护士羡慕的看着面前两位的衣衫和胸牌。

    “好什么?我们正在被罚擦板凳。”张毛赛瘪瘪嘴,无奈的抖了抖手上的抹布。

    “嗨,这些事交给我就行了,待会休息时,我带几个好朋友,大家分一下就干完了。”小护士拍了拍胸脯。

    “真的?那敢情好!”张毛赛一脸兴奋。

    “毛赛,这样……不好吧……”容小榕迟疑。

    “有什么不好,谢了谢了!”张毛赛一面点头致谢,一面拉上容小榕飞也似的逃离了沉闷的输液室。

    “你也不想想,你读了这么多年书,就是为了在这打杂的吗?”

    “可是……”

    “跟我来,想不想见识一下仁德的医术?”张毛赛鬼灵精似的眨眨眼镜。

    “医术?”

    “过来,跟着我!这个点,正是各位主任查床的时间,反正仁德的医生多,咱们啊就混进去,跟在大部队后面,怎么也能偷听个一星半点的,总好过自己瞎琢磨半天!”

    容小榕还未反应过来。

    腿脚早已不听使唤的被张毛赛拉了去。

    再一抬头,已是到了住院部消化内科的走廊里。

    前面一堆的人……

    (我是忠心的存稿箱君,替容容求推荐和收藏,求一切支持~)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