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再啟人生之重生七四最新章节 > 再啟人生之重生七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金光閃閃的住院去?
    台南陸軍八零四醫院,建立於1916年,前身是日本人的台南陸軍衛戍醫院。這間醫院相當的漂亮,紅磚建築,為了通風,很多地方都有挑高設計。何育華這間病房,外面就是草地,草坪上有一些石桌石椅。劇情好像跳太快了,為什麼我們的主角會在醫院裡面呢?

    三天前,何育華興奮的放學回家後,有點迫不期待的想要試試看,到底可不可以調整屬性。一回家,吸嚕呼裡的吃完了午餐,因為何爸爸是北方人,當初是跟隨國民政府來台灣的士兵,所以中午都是習慣性的吃麵。吃完午餐後,何育華迫不期待的鑽進房間,想要試試看調整屬性,是否可行。

    這間房間是何家三個小孩共用的房間,何育華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剛好都差兩歲。妹妹上幼稚園大班,今年九月要上小學了,而弟弟則是跟姊姊上同一所幼稚園,唸小班。結果他們兩個到現在還沒回來,因為幼稚園是五點下課,好配合家長的。

    打開行事曆,到了屬性那欄,何育華東弄西找得,想要找出是否有可以調整屬性的方法,還真給他找到了一個,屬性調整的選項,目前調整屬性的選項是灰色的,他可以透過點選的方式開啟,這樣一來,他就可以調整屬性了。

    何育華那個激動阿,光明人生就在眼前了,何育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開啟,然後首先將自己的IQ調高,目前何育華的IQ不算太低,也不算高,只有101。一般人的智商在90-120之間,101真是不上也不下的數值,似乎也跟他在學校的考試成績差不多,何育華記得,自己的學習成績,似乎一直保持個中游,不上也不下。

    首先從IQ(智商)開始調整,先將他調到了121提高了20,然後調整eQ、體力、耐力、敏捷等等屬性,何育華雖然很開心,很激動,可是天生得謹慎,沒讓他將所有屬性都調到很高,就是上浮個20左右。

    最後點選了確定,何育華,很緊張,很期待,很興奮,很惶恐,心很熱,頭也在燒,何育華最後……病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作弊的緣故,何育華當天晚上就有點不太舒服,喉嚨痛、咳嗽、打噴嚏、流鼻水,一副重感冒的樣子。結果第二天被何爸爸,何國才緊急送到了陸軍804醫院掛急診,這是離何育華所住的慈光新村最近的醫院,何爸爸在這裡也有熟人。

    何育華吊了一天的點滴,打了退燒針,難過了一整天,直到今天才感覺比較好。『真是夠了』何育華拿枕頭蒙著頭,為自己的輕率後悔不已,很明顯的,天下哪有白痴的午餐,哪有不付出代價就可以成功的事情。就算有也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雖然重生了,又帶上了一套不知名的系統,但是不代表自己可以不勞而獲,一步登天。

    何育華矇著整頭在床上,一邊打滾一邊自責。悶了一會,何育華決定起來,事情已經發生了,在懊悔也沒有用,反正沒死的就好,不就是生個病嗎?何況是不是因為擅自調整屬性造成的還是兩說。因為他記得,在小學的時候他就曾經因病住院過。時間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時候,詳細時間他自己都記不清了。

    打開了行事曆,行事曆上的行程,已經全部變成了住院。其中,因生病造成了自己的體力值只有上限的一半,在屬性那邊,已經全部恢復成了沒調整前的狀態。沒有倒縮就好,何育華只好這樣拍拍胸口,自我安慰。住院真無聊,媽媽剛剛才來看過自己,然後又回去了,沒有給自己帶課本過來,大概是想讓自己好好修養吧,不過就算是帶來了,自己也不會看,小學的課本有什麼好看得。如果是幾十年後的,或許有一看得價值,因為那時後教改的關係,課本內容已經跟現在有很大的不同啦,不像現在,哥哥的課本可以給留給弟弟用,弟弟又給可以留給更小的妹妹。

    何育華決定要出去走走,外面風景好,草坪上陽光明媚,曬曬太陽也好快點。出了病房後,何育華改變了主意,像左邊病房走去,這個病房住了為老爺爺,姓丁,何育華很禮貌的跟丁爺爺問好,向他借了報紙看看。

    何育華就著陽光讀了起來。今年是民國74年,日期是4月27號。

    何育華又開始流覽大標題,決心好好關心一下時事,記得以前,自己最初看報紙只看武俠小說和漫畫…….大汗,一直到高中以後才開始認真的看報紙。『弟弟幾歲了,好聰明喔,這麼小就會看報紙了。』厄………弟弟……我這樣子真是弟弟了『爺爺,人家今年八歲,已經上二年級了。』老人家特別喜歡小孩子,看到何育華小小年紀居然有模有樣的讀起報紙,忍不住就問起來。

    報紙翻了一番,看到一則新聞,何育華眼睛一亮,這不是王幹駿嗎?自己第一個偶像阿。王贛駿,華裔科學家,他是第一位華裔太空人,過兩天他就要搭乘挑戰者號太空船,進入太空,進行太空液滴實驗。記得小時候,國小老師問自己的志願,當時自己的回答就是想當太空人,當王贛駿第二。想到這裡何育華不禁笑了出來。

    離開老先生的病房後,何育華回到自己病房,正要要不要進去,或是草坪上曬太陽。卻聽到一陣歌聲,很像小孩子唱的,雖然是歡快的語調,可是卻掩飾不住背後的寂寞,何育華聽了以後好奇心大起,雖然記得有住院這回事,但是想不起來重生前住院左右都住了些甚麼人,只記得小時候,住院很無聊,護士小姐給他幾本諸葛四郎與真平的漫畫看以外,就是自己站在床上和爸爸說話,結果造成血液膩流到點滴,血液凝固在針頭內,害他又挨了一針。

    好可愛的小女孩阿,大大的眼睛,還有那稚嫩的嗓音,心理年齡已經三十大幾,到了可以稱呼為叔叔的年紀,但是何玉華還是喜歡比較成熟的女性,還沒有到被列入怪叔叔的階段。可是還是被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吸引了。

    『你叫什麼名字阿?我是何玉華,就住在隔壁『我叫張燕。哥哥你好。』小女孩也奶聲奶氣得回答。何育華今年八歲,快九歲了。這個小女孩大概五、六歲吧,何育華有點摸不准。

    兩個人很快就聊了起來,有個可以聊天,可以一起玩的玩伴張燕很開心。何育華,陪小蘿莉張燕玩遊戲,念故事書給她聽。故事書都是張媽媽帶來的,從病房內的物品來看,張燕小妹妹住院住了一段時間了,似乎還有繼續住下去的可能。

    看這個全套的迪士尼童話故事,全套幾十本,都給搬進來了。看的何玉華眼熱不已,記得國小有個要好的朋友,家裡就有這套書,當時讓他好生羨慕。雖然現在他早就過了看童話書的年齡,但是也不妨礙他重溫兒時舊夢。

    在住院的這幾天內,何玉華每天就是陪小燕玩,還把丁爺爺也一起拉過來,這位丁爺爺,讓小燕的日子不在那麼無聊。小女孩沒甚麼心眼,有問必答,她住院也有一個月了,住院原因好像也是感冒,發燒,很容易疲倦,沒有食慾,『骨頭也會痛痛』張燕嘟著嘴說『好想要早點回家,我上幼稚園多讀書,將來才能保護媽媽』。

    張燕的爸爸,張大偉,被小女孩一聲一聲的罵壞人,經常打她媽媽。張燕每次都想保護她媽媽,媽媽總是說她還小,要她好好上幼稚園,將來才能保護媽媽。對於家庭暴力,何玉華也沒甚麼好辦法,最主要還是要看個人,看張媽媽何時會省悟過來,為了孩子也是為了自己,鼓起勇氣。這種事情即使報警了,恐怕警察也不會管,除非出了人命。台灣大概要十多年後才會有家庭暴力防治法,才有保護令,即便是如此,很多人也還是視那張保護令為一紙空文。

    至於那為王爺爺,平常不願意多談自己的事情,小燕也有問過他生甚麼病,丁爺爺只說自己是心病,小女孩也似懂非懂。今天,何玉華就要出院了,住了也快要一星期了,病情其實並沒有那麼嚴重,住個兩三天就可以了,只是因為前天他陪張燕玩得時候手掌不小心讓鐵床狠狠劃了一下,疼的他都要飆淚了,手心縫了好幾針。何爸爸,何國才是中校,眷屬住院負擔不算太大,於是讓他多住了兩天,在觀察。

    明天早上陳秀琴就會來接何玉華回家,何玉華先跟張燕道別。小燕依依不捨的拉著何玉華的手,『小哥哥,你要來看小燕喔,千萬別把小燕忘記了』『放心好了,只要學校有放假小哥哥就來看你,你現在也不孤單阿,還有王爺爺可以陪你』。一大一小努力的安慰張燕,何玉華講故事,丁爺爺努力唱歌、又扮鬼臉。

    第二天一早,陳秀琴就來接何玉華出院,在主治醫生巡過房,確認病人已經康復可以出院後,母子兩人開始收拾東西。『護士姐姐,醫生叔叔再見』『小華再見』護士小姐摸摸何玉華的頭,『出院以後記得要多吃營養的東西,不可以偏食,多運動,不然到時候生病姐姐會再給你打針喔。』何玉華小時候最怕打針了,有一次牙痛,醫生要拔牙,寧可不打麻醉針給醫生拔,長大以後當然是不怕了,只是現在重生回小孩子,給護士這樣提起難免有些臉紅。

    要收拾的東西其實也不多,正在收拾的時候,門外走過一個人,何玉華抬頭一看,只看見一個大腹便便的少婦正艱難的向隔壁病房走去,少婦容貌秀麗,年紀看來不大,但是眉宇間有掩飾不住的憂色,這位不是小燕的媽媽吧,何玉華側頭想了一想,可能是喔,好像聽她說很快就有個小弟弟陪她玩了,等一下收拾好再去打聲招呼好了。

    『東西都收拾好沒有,仔細想想有沒有忘記甚麼?你老是丟三落四的。』東西都收拾好以後,陳秀琴又提醒何玉華千萬別漏了東西,環顧了一下四周,歪了頭仔細想想。『沒有了,走吧』拉著媽媽的手出了病房,往旁邊啾啾,『媽,我們去隔壁跟小燕和張媽媽打聲招呼吧』,陳玉琴心想,打聲招呼也好,於是拉著何玉華的手往隔壁走去。剛走到小燕病房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張燕的聲音,『媽,你的臉怎麼了,是不是那個壞人又打你了,媽,我們出院回家,小燕會保護你幫你打壞人的。』哇!看不出來,這個小蘿莉還挺暴力的,聽到這話何玉華不由得心裡咋舌,陳秀琴拉了兒子一把,母子兩人在門口止步,現在大概不合適進去。又聽了片刻,陳秀琴拉了拉兒子,打算今天先回去了,看這樣子現在不適合進去,何玉華也打算回去了,反正昨天已經跟小燕說過了。

    正當兩人要回去的時候,情況卻突然出現變化。只聽到一個響亮的耳光,隨後傳來張燕的哭聲。『你這孩子怎麼那麼不聽話呢,他是你爸爸,你不能這樣說他,媽媽跟你說了多少次,你還在生病,先在醫院把病養好了。』李雪映在衝動之下打了張燕ㄧ耳光,打完就後悔了,看著張燕眼淚鼻涕齊下的哭得唏哩嘩啦,自己也抱著孩子痛哭起來,反倒是張燕兩手抹乾眼淚反到安慰起她媽媽。

    張燕的母親,李雪映,此時已經快要崩潰了。本來孕婦在懷孕期,就很需要悉心照料,不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可是李雪映此時卻孤立無助,除了要照顧自己,照顧肚裡的新生命,還要照顧染上重病的女兒。她丈夫,小燕的爸爸,張大偉,本來是她大學時期的學長,兩人在張大偉畢業前夕,鬧出了個未婚懷孕,李雪映不顧父母反對,休學一年,與張大偉公證結婚,把張燕生了下來。

    張大偉畢業後,在學生時其表現極為活耀的他,工作處處碰壁,最後李雪映將母親私下給她的一些私房錢給了張大偉讓他創業。情節就是哪種很老套的情節,俗話說男人有錢就會變壞,張大偉開始創業初期,李雪映努力完成未竟的學業。初期都還沒有異常,李雪映也很心滿意足的當個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後來張大偉開始晚歸,身上帶著酒味,還有女人的口紅印,開始還辯解逢場作戲,說是應酬,後來連解釋都不給了,開始對李雪映拳腳相向。

    讓她無法狠下決心離開他的原因,除了張大偉酒醒之後又會對自己加倍的好,痛罵自己不昰人,也一再的保證以後會改,讓李雪映總懷有讓張大偉浪子回頭的期盼。

    懷了第二胎以後,李雪映對本來還抱有期望,希望張大偉會看在孩子的份上,會改過自新。在懷孕前三個月,張大偉也好像換了個人,每天準時回家,不再喝酒,也不會對李雪映動粗,體貼入微,好像回到當初兩人熱戀的時期,這讓李雪映充滿了希望,可惜好景不長,慢慢的張大偉就開始故態復萌,喝酒、打老婆樣樣來,只是不敢像以前那樣打在身上,其後就開始夜不歸宿,還不時有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把電話打到家裡來。

    偏偏此時屋漏偏逢連夜雨,寶貝女兒張燕,在她懷孕八個月的時候,突然生了急症,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感冒,沒想到吃了藥很久都不見好轉,住院檢查後,竟然是急性白血病,這下真的把李雪映急壞了。張燕住院半個月來,她挺著大肚子東奔西走,希望能找到治療的辦法,可是毫無希望,昨天晚上,張大偉又醉醺醺的回到家,夫妻倆為此大吵一架,張大偉又打了她。

    為了女兒的病,她不得不給母親打了電話,她不願意想讓父親看到她的樣子,當初她信誓旦旦的保證說婚後她會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又說大偉如何如何的愛她,不惜與家人鬧翻,父親氣的始終不肯見她,結果現在卻變成這個樣子。當她憂心忡忡的到醫院,結果被小燕發現了臉上的傷,聽她一口一聲的打壞人,就好像針扎在心上,好像在諷刺她當初識人不明,不顧母親反對嫁給了張大偉。當初如果不昰為了不讓孩子成為私生子,她也不會那麼輕易答應嫁給他。結果她在身心俱疲下,終於失控,打了平常聽話又乖巧,她連罵都捨不得罵一聲的女兒。

    陳玉琴本來本來就是個熱心的人,平常到醫院也跟小燕接觸過,很昰喜歡這個小女孩,當下轉過身進去,避免張母太衝動,打壞了母女關係。有時候哭泣一下有助於壓力的消解,李雪映這幾個月來身心俱疲,所受的壓力之大都快要把她擊碎了,現在既然哭了出來,這口子一下就收不住了,張燕小妹妹見到安慰母親無效,也跟著哭了出來,陳秀琴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這一大一小哭成這樣,看來不讓她們哭個夠,很難勸住了,只是小女孩還好,了不起就是眼睛紅腫、嗓子啞了,母親可是個孕婦阿,萬一動了胎氣就不好了。

    何玉華也是在旁邊急的直跳腳,怎麼辦呢?靈機一動,唱歌吧。『聽媽媽的話,別讓她受傷,想快快長大,才能保護她..幸福的白髮,幸福中發芽,天使的魔法,溫暖中慈祥。』何育華把周董的歌,聽媽媽的話,這首歌的副歌反覆唱了幾遍,連陳秀琴覺得好聽都開始跟著唱,小燕跟媽媽一起哭了一會,目光也被吸引過來,在何玉華的鼓勵之下,也跟著唱給媽媽聽。歌詞簡單易懂,曲調也不複雜,小燕覺得這首歌好好聽,努力的唱給媽媽聽。

    唱著唱著,李雪映也不哭了,也被這歌聲吸引,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女兒,又想起了自己的母親,覺得心中又有了勇氣,雖然自己沒有父親,但是母親的慈愛河曾少了半分。此時門口傳來一陣掌聲,四人一看,哇!!門口好多人阿,好幾位醫生,後面還有很多護士,一位小護士情不自禁的鼓了掌,其他的人也跟著鼓了掌,『好聽,這首歌真好聽,雖然只有短短幾句,但是非常感人。』領頭的是一位年過花甲的老者,看樣子弟為最高,其他人都在他背後不敢踰越。李雪映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抹乾了眼淚,『林伯伯,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好了,沒關係,沒關係,你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只是你現在有身孕,千萬別動了胎氣。』『女兒阿。』『媽!!,你...』,養兒方知父母恩,之前為了女兒的病情給母親打了電話,這下子驟然看到母親,看到母親花白的頭髮,李雪映千言萬語湧上心頭,只化成一句『對不起.......我』『傻孩子,不管你多大,你永遠是媽的女兒,哪怕是你嫁人生子,不管有多大的事情,媽永遠都會支持妳的』李雪映忍不住撲到媽媽的懷中,李媽媽輕輕拍著她的背。

    『對了,林醫生,小燕的病.....』病房內的溫馨氣氛被這句話給打破了,『這個....,』林醫生猶豫了一下,『實在是沒辦法,目前只能用藥物和化學治療控制了。雖然說親人間的骨髓配對會比較容易,但是相容性也不是很大』『那我母親.....』『我很遺憾.......』,希望一下落空,李雪映心中一下空空落落的。

    『阿姨,小燕妹妹是生甚麼病阿?』李雪映低頭一看,只見一個小男孩牽著自己女兒的手,正看著自己,正想開口詢問,小燕已經開始幫她介紹,『媽,他是小華哥哥,我跟你說,每天幫我念故事書的小哥哥』『你好阿,小弟弟,我是小燕的媽媽,謝謝你平常陪小燕玩,還幫她念故事書』『阿姨你好,我是何玉華』拉過站在一旁的陳秀琴,『這是我媽媽。』陳秀琴和李映雪點頭打過招呼。『張媽媽,小燕是生了甚麼病?我剛剛聽你們說到骨髓配對甚麼的』如果是成年人,李映雪或許還有心思跟她解釋一二,但是她現在實在沒心情跟小朋友解是甚麼是骨髓配對,甚麼事白血病。『弟弟,你先跟媽媽回去,現在伯伯要給小燕看病,等小燕病比較好一點,小燕才能跟你一起玩阿?』軍醫院的醫生都是帶有軍隊的軍銜,這位醫官很和氣得和何育華說話,因為他跟何國才也是認識的,不然換了一般孩童,他早把他轟走了,。

    何玉華不理會他們的反應,自顧自的說,『骨髓配對,難不成小燕患的是白血病媽?』說完就看著李映雪的反應,李映雪一滯,勉強笑道『對,弟弟你這麼小就知道白血病了阿?』何玉華低頭沉思了一會,白血病這病症雖然他沒得過,但是在後世台灣也推廣過健力骨髓移植配對機制,記得當年慈濟功德會也在他住的社區推廣過。但是比起骨髓移植,後世有更先進,相容性更高得一項技術。

    『白血病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骨髓移植,張媽媽你是不昰找不到合適的移植對象?』『對,這個,小弟弟,阿姨要和醫生討論一下小燕的病,你先和媽媽回去好嗎?』雖然有點驚異於這個小孩怎麼會懂的白血病,但是她現在一方面沒心情追根究柢,急於跟醫生討論小燕的治療,一方面也不想在小燕面前多談,所以只想先讓小朋友跟她媽媽回家。

    陳秀琴在旁邊也怕兒子多嘴說出甚麼不該說的話,想說平常這孩子很機靈,也很會看人眼色,怎麼在這裡犯渾了,也急於拉孩子走。可是接下來一句話卻將在場的醫生護士,和李映雪、李老太太都震住了,『我知道你們還有個人沒有測試,那個人身上幾乎有五倍的機率可以治好小燕。』[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