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8章 番外二
    番外(二)

    贵族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这一点,巴里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家族人引以为傲的家族姓氏,说出去几乎一半的帝都人都不知道。

    每次看见父亲在别的贵族面前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的时候,巴里都会觉得很刺眼。愤怒,但是无可奈何。

    因为巴里,是个私生子。

    私生子意味着什么?不过是在本身就不是很纯正的家族血统中有加入了一滴更加低贱的下等人的血统,至少巴里是这么想的。

    虽然是私生子,却意外因为父亲正室的提前离世,父亲只有他一个继承人之后被扶上了正位,家里下人虽然嘲笑他走了狗屎运,但是碍于巴里现在的地位,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还是很少能传进他的耳朵里。

    这样就够了,巴里从来就没有想过依靠自己的父亲甚至是家族,唯独可惜的是自己的母亲去世的早,没能享受到贵族正妻的优渥生活。

    第一次见到白,是在巴里转学之后不久,自家老头子费尽心思把他转进最好的贵族学校,但是巴里显然不太领这份情。

    惊为天人。

    其实也不至于,但是巴里实在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面前的人,冷冷清清的眉眼,松树一样挺直的身体,巴里甚至注意到他葱白一样细长水嫩的手指。

    可惜美人的语气不太好,一双波光流转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巴里:“破坏学校公物,按照校规会给你的家人寄去账单。另外,写一份检讨书交去你们年纪学生会负责人那里,我会提醒他监督你,三万字。”

    三万字?

    巴里翻了翻白眼,美人不痛不痒的一句话就要他写三万字?巴里皱着眉上下打量了一眼白:“你谁啊?”

    “学生会会长助理,白。”白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完全的例行公事。

    “草!你叫我写我就写?”

    “你当然可以不写。”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修长的手指衬着白皙的脸,巴里暗暗的感叹这人竟然可以这么白。

    “但是你的资料上显示你是从别的学校转学过来的,并不是正式学籍,如果这件事上报给校领导,你将接受退学的处分,你觉得呢?”

    结尾是问句,语气听上去平静的像真的在询问对方的意见,却气的巴里两眼冒烟。这个学校是老头子拼了命把他塞进去的,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被弄回来,老头子不知道要怎么折腾自己。

    当晚,巴里熬了夜把检讨书写完,每写一句就带着一句对这位学生会长助理的亲切问候。

    这件事之后,两人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有时候,巴里纯粹就是故意找茬看着白忙的不可开交,从其他地方知道的白的身世,比自己还不如的出生,虽然两人的处境相同但是巴里还是觉得他讨厌的很。

    后来,巴里还意外听说了一个八卦。

    “你喜欢那个学生会长?”

    白整理文件的手一顿,淡淡的把头偏向一边:“不关你的事。”

    “草还真是。”巴里嘟囔了一声,随后冲着白大声的说:“放手吧,人家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国家未来的掌权者,从哪个角度考虑都不可能会和他发生什么联系。

    “我说了,不关你的事。”白直直的看着巴里,惨败的脸色和僵直的动作巴里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在强撑。

    有意思吗?

    每次看见白跟在希尔德后面嘘寒问暖,脸上带着那点怀春的小心思,巴里都会这么想,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一点对白有意思的样子,完全就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样的戏码看久了不免无聊,有很久一段时间巴里都没有再见过白,连恶作剧性质的捣乱都兴致缺缺。

    没过几个月之后,希尔德结婚的消息几乎传遍了整个帝国,巴里歪着头听完身边人的议论,本来没有多感兴趣却又想起来希尔德身边的那个白,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巴里完全就是凭着看热闹的心情去看他的,结果还是老样子,干着自己作为秘书的活。

    “人家都结婚了你还不放手?”

    “不关你的事。”

    “你就这么喜欢他?”

    “不关你的事。”

    “心眼那么死或者有什么意思?”巴里暧昧的挑起了下巴,肆无忌惮的看着那张清秀的脸:“就凭这张脸,想找个什么样的找不到?”

    这是第一次白对巴里动手,整整一个星期巴里嘴角的伤口都够他龇牙咧嘴,身边的朋友看着他憋笑不止:“哟,这是让谁打的?”

    “你们管不着!”巴里嘶嘶的疼的直抽气,其实并不是打不过,只是根本就没还手。

    巴里看着镜子里嘴角还没有散去的淤青,回想起白拳头挥下来那一瞬眼角的微红,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算了,以后还是对他好一点。”

    希尔德的新婚妻子很闹腾,从结婚到婚后,名字叫白征,却和白沾不上一点关系。第一次见面纯属巧合。

    其貌不扬的脸,巴里还想着希尔德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家伙,但是转眼一想到白那双带着红丝的眼,巴里嘴角扬起恶意的笑容:“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是大名鼎鼎的二皇妃吗?”

    结局意料之中,普通贵族的私生子还是没能赢过皇族的皇妃,巴里还在因为白征那家伙作为皇妃体术竟然那么好而奇怪,就莫名其妙被人从背后阴了一把送进了医院。

    “所以说让你平时不要那么嚣张。”白轻轻扶了扶新买的金丝边眼睛,这一很小的举动让病床上几乎裹成粽子的某人觉得十分养眼。

    “看他不爽。”巴里依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再说了,你不是也很讨厌他吗?我和他对着干你不开心?”

    “我没那么低级趣味。”

    “嘁,装什么正经?”

    巴里在医院里养了很久,其实伤早就好了,只不过不想回去,不想理会那些闲人的指指点点,还有白那种带着惨淡笑容,可笑着对自己说,也许吧,的样子。

    在听说白向白征提出挑战最后失败之后,巴里盘算着要不要替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夺回来点什么。

    把战胜白征时获得的徽章扔给白的时候,巴里想的也只是仇我替你报了,以后我们互不相欠,没事别找我麻烦。

    但是生活总是很微妙,微妙到谁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所以几天以后无意间撞见白在喝闷酒,晃晃悠悠的栽进他的怀里,一双冷清的眸子泛着雾气,那时候,巴里怎么也放不开抱着他的手。

    那晚白喝的很醉,醉的可爱到撩人,巴里把他抱回家之后就有些后悔,毕竟,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的确太过撩人。

    有些事情发生的顺理成章,身体高度的契合让巴里意识到白omega身份的时候他其实并不吃惊,或者从一开始,他已经能感受到一些。

    初遇的惊艳,到后来的各种纠葛,巴里抱着怀里的人,感觉有些东西开始渐渐清明,原来从一开始,自己就对这家伙情有独钟。

    但是对方并不这么想。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人对酒后事情意外的很冷静,默默的穿戴好之后冷冷的丢下一句:“我喝多了,昨晚的事就当没有发生。”

    “你真的无所谓?”巴里只觉得难受,看着白后颈上浅浅的牙印:“反正那家伙也看不上你,不如跟我试试?”

    “我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一提到他,白整个人都僵硬了,唯独脸上因愤怒或者羞耻显示出了红色。

    不欢而散,本来可以是两人的美好开端却被白生生切断,巴里磨牙生气之余还明白了一个道理,对这个人,要徐徐图之。

    之后的各种死缠烂打,在婚后多少年白想起来还是失笑,转头看着已经成熟稳重穿着军部制服的男人:“当时你怎么能够那么拼命纠缠我?”

    正在享受日光的男人缓缓睁开眼,转头对着白露出温柔的笑:“因为我想告诉你,我比你爱希尔德更加爱你。”

    良好的家教并不允许白粗暴的对待身边的任何人,但是过度的纠缠连白这种温和的个性都开始受不了,所以那段时间巴里脸上常带着伤,而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反而更加卖力的黏在白的身边。

    温柔秘书长叹了一口气,高举双手表示投降。巴里高兴的把人抱起来高举在空中,白的笑带着一丝无奈,大概是心寂寞久了,竟然真的让这家伙趁虚而入。

    那时候白征已经开始逐渐成长,巴里为了心爱的家伙也甘心臣服于希尔德的脚下,很久之后白才知道。

    随白征出征的那一次,巴里在列,他提前对希尔德提出请求:“如果自己还能回来,把白的下半生交给我。”

    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些的时候白泪如雨下,揪着已经是军部少将的巴里的领口,生生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高大的男人没说话,笑着揽住爱人的肩膀轻轻安抚,一切尽在不言中。

    新婚夜的晚上,巴里牵着白的手给希尔德敬酒,觥筹交错,白看着这个爱了将近十年的男人,笑着接受他的祝福。

    放弃他的过程很艰难,但是爱已经找到了归宿,白握紧身边人的手,大概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