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九十九章

    空荡荡的焚化室外间已经只剩下白征和希伯来两个人,莱恩窝在白征的怀里,尽量把整个小身子缩成一团。

    希伯来绿色的眼睛盯着白征怀里的小家伙,眼神复杂。

    “这是你的小孩?”希伯来开口,一脸疑狐。

    “是。”白征的大手附在莱恩的头上,尽量挡住希伯来的视线。

    “孩子的母亲是谁?”

    “我刚才已经说了,无名小卒,你肯定不认识。”白征笃定,并不准备正面回答希伯来的问题。

    “无名小卒?”希伯来眯了眯眼:“诓我也应该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普通的平民,能生的出这样的孩子?”

    白征的手紧了紧,冷冷的看着希伯来:“与你无关。”

    “孩子的母亲必定是个贵族,”希伯来冷静的分析:“以你的性格,真正的贵族小姐大概也入不了你的眼,或许……”

    希伯来直视白征,嘴角挂起一丝狡黠的笑:“你才是孩子的母亲。”

    “那你还真是猜错了,我很爱我的妻子。”白征忍着疼痛扯出一个不羁的笑容,尽量不让自己被对方看穿。

    希伯来没有接他的话:“对方一定是个很强壮的雄性,强壮到即使硬碰硬你也没有一点胜算。我猜除非这样的人,要不然绝不能把你压在身|下。”

    “你们每次的亲|热都很激烈,而且完全由他主导,这个人技术一定和好,足够让你软成一滩水然后慢慢享用。”

    “……”

    希伯来拖着下巴,一脸严肃的探讨白征那素未谋面的另一半的身份,认真的吐出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白征惊叹这家伙分析问题的严肃性,换句话说,就是不要脸。尼玛大白天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真的好吗?会留下心理阴影的喂!

    白征恨恨的拿手堵住莱恩的耳朵,保护自己家臭小子少受一点十八禁思想的荼毒,简直太可怕。

    或许是被白征压着耳朵不舒服,莱恩在白征的怀里扭得厉害,白征险险保不住。看到小家伙歪向一边像是要掉下去,希伯来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星河一样的眼睛。”这是希伯来对莱恩的评价,他直视白征眼睛里的惊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身后的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到白征脚边,大脑袋顶住白征受伤的小腿,尽量避开伤口,给白征支撑力。

    希伯来注意到了它,兽一样的眼睛从它金色的眼睛和皮毛上扫过:“刚刚看见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这家伙也跑来这里了。”

    这家伙?

    白征有点糊涂,照这么说希伯来显然是和这只兽以前认识,但是从它的所作所为来看,它显然是站在白征这边的,或者说,站在莱恩这边。

    从白征低头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它额头上那颗绿色的宝石,新鲜的翠绿色像是能滴出来水,和自家儿子的眼睛如出一辙。

    “星辰之子。”希伯来轻轻吐出这几个字,声音淡到白征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都知道了?

    白征惊悚的看着希伯来,希伯来一脸淡然,有重复了一遍:“星辰之子。”

    “你,你说谁?”白征吞了一口唾沫,现在的状况,实在不应该让敌人发现莱恩作为星辰之子的身份。

    “你不知道我在说谁?”希伯来歪着头,脸上却不复笑容。

    “少开玩笑了,”白征显然有些底气不足:“那种骗小孩子的童话故事你也信?”

    “我当然信,”希伯来肯定道:“毕竟我就是打着星辰之子的旗号来推翻维布伦家族,没有谁比我更了解星辰之子的事情。”

    希伯来一步一步走到白征面前,在只有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带着一种白征读不懂的表情,意味不明的看着白征怀里的孩子。

    “太神奇了,”希伯来感叹:“他睁眼的那一刻,我竟然会有一种应该匍匐在他脚下的感觉,就好像……他才是天生的王者。”

    其实白征没好意思告诉他,第一次看见莱恩的时候,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没给自家儿子下跪。老子给儿子下跪?真尼玛想想都丢人。

    “这就是星辰之子的力量,注定要掌握这篇疆土。”希伯来不知道在看哪里,白征觉得他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不也是星辰之子?”白征试探的问。

    “我?”希伯来愣了几秒之后笑了,眼睛里有话不开的苦涩:“我当然也是星辰之子,不过半路出家罢了。”

    希伯来伸手摸了摸一直延伸到眼下的那道狰狞的疤痕:“既然不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得到的时候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白征觉得自己能明白希伯来的意思,但是总是有一些地方很模糊。这个人手上有粗厚的老茧,密密麻麻的布满在手指的关节处,不像是仅仅练习武器得到的。

    像是希尔德,虽然手上也有一些茧,但也只是因为常年持枪只长在一些固定的地方,然而自家还没长大的臭小子,一屋子人娇生惯养的长大,估计一辈子都不会长茧。

    还有,希伯来虽然总是摆出一副优雅绅士的样子,但是举手投足,还是没有像希尔德那样的尊贵气质,就像希伯来自己说的,半路出家。

    白征不知道希伯来一路走到现在遭遇过什么,但是他也曾进在帝国的最底层艰难的活过,一时间竟然对这家伙有一丝同情。

    “投降吧。”白征说的很认真。

    “什么?”希伯来没太听清,或者说白征的话他根本就没办法听清。

    “投降吧!”白征一字一顿的说给希伯来听:“放弃你的计划,跟我走,你想要的那种生活,我能给你找到。”

    白征知道这样的话听起来很可笑,但是他还是想说,就像在十几年前的那个下午,那个手上带着温热体温的男人对他说的一样。

    “我能明白你想要什么,你带你去找。”记忆中那个已经有些模糊的影子慢慢浮现出来,白征终于能体会到那个男人当时的心情。

    感觉还不错。

    “跟你走?”希伯来笑了,满脸的嘲讽,但是会快就收起来:“出于礼貌,我想我应该应付的答应你,但是我实在是不知道你所谓的生活,会不会比当帝国的王来得更好。”

    “会的。”

    “会吗?那好啊!”希伯来一个箭步走到白征面前揪住他的领子,抬腿一击即中白征的腹部。

    柔软的腹部受到重击,白征闷哼一声,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希伯来捏住了下巴:“我倒是很好奇以你现在这幅样子怎么带我去找‘我想要的生活’?”

    “啊啊,我都忘了。”希伯来目光下移滑到白征手上的小腿上,光箭插|入的地方周围布料已经渗出血迹,有些地方已经干涸,看上去格外吓人。

    “你已经伤成这样了。”希伯来近乎温柔的看着白征手上的小腿,揪住白征衣领的手猛地放开,饶有趣味的盯着白征手上的小腿。

    “很疼是吧?是我疏忽了,现在大概要紧急处理一下,方便医生包砸。”希伯来轻轻抬脚,坚硬的军装鞋底几乎踩着白征伤口的边缘,逼迫白征半弯起受伤的腿。

    痛。

    痛到两眼发黑。

    意识模糊的时候白征还苦笑自己原来真的是到了该退伍的年纪,要是换成以前在部队那会,就是整条腿都断了,白征也能坚持着站的笔直。

    光箭带着血肉被抽|离处身体,剧烈的痛感刺激了白征的神经,将他拉回现实。满嘴的血腥气,白征几乎要忍不住叫喊出生。

    箭尖抽离处白征的身体的那一刻,白征以为,自己大概是快要死了。

    “吼——!”身后的庞然大物猛地冲出来扑倒希伯来,才给白征有时间喘口气。

    在此期间,白征双手一直紧紧的拖住怀里的小家伙,即使受伤,也能保证莱恩毫发无伤。粗喘了几口气,带着血气的混沌劲过去之后,疼痛就显得更加尖锐但是刺激精神。

    白征艰难的站起来,希伯来依旧是那个不可一世的起义者,即使被冷不丁一扑倒在地上,但是很快就拿回了主动权,一拳将那只兽打出好远。

    整只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被扔出老远,撞到墙上时候,砰地一声落在地上。希伯来从地上爬起来,领口已经被那只兽撕破,头发凌乱再也挡不住身上的戾气。

    “你的小猫咪和你一样,到处抓人。”希伯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了一眼已经站起来的白征:“没想到你还能站起来。”

    “站不起来,就死了。”

    希伯来笑笑,一脸狂傲不羁,当绅士温柔的外衣被撕下来,这才是他最真实的样子:“没错,站不起来,就死定了。”

    修长的手指握住位于腰胯上的配枪,希伯来缓缓的拔出枪指向白征:“但是你又怎么知道站起来就一定不会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