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五十五章

    “毛?”白征扭过头看着希尔德,怎么抽根香烟又碍你事了?以后出去抽也不行了?

    “闭嘴?”希尔德烦躁的瞪了一眼看过来的白征,突然意识到这货还是有点姿色的二皇子表示很不安。

    “赶紧弄完睡觉。”拨了一把额前的金发,希尔德解开浴巾翻身上床:“要是敢把烟灰弄到床上,你等着瞧。”狠狠地威胁完,希尔德盖上被子睡了。

    白征抓着香烟莫名其妙的看着身边的一团,又怎么招他惹他了?

    急急的抽完手里的烟,白征拍拍手赶紧睡觉,防止这货又想什么点子治他。

    夜深。

    昏暗的地下室里,作为唯一的光源而闪烁,正在播放着今天白征两场赛事的屏幕,微微蓝色的光倒影在面前棱角锋利的男人的脸上。借助于屏幕微亮的光线,可以看见,正处于坐姿的男子穿着一声英挺的军装。面色凝重不知在想什么。

    “你中意的人,就是他?”黑暗中,一个苍老的身影问道,同时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荒唐。”

    “你不用纠结。”椅子上的男子放下撑着下巴的手:“他很强,我亲身经历过。”

    “那就把他带来,你应该知道,没有时间了。”

    男子双手交叠放在交叉的膝盖上,沉默了半响终于抬眼,眸子里满是冰冷与阴鸷:“你放心,就快了。”

    第二天天气很好,学校难得大发慈悲的在c级机甲联赛之后给学生们放了一天的假。白征本本想趁这一天赖在宿舍里哪里都不去,但是无奈一大早就被希尔德从床上拖下来。

    “快点起来,输了比赛你也好意思一直赖在床上。”希尔德毫不留情的拍了一下床上人的臀瓣:“起来!”

    “……”你妹啊!那你怎么不提你昨晚上干的混账事情。白征不情愿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对于这么不体贴的小攻,白征实在是欲哭无泪。

    “快点,吃完饭代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啊到底!”白征烦躁的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直起腰的时候还有一瞬间的停顿,显然昨晚的那一下还没有恢复。

    “去了你就知道。”丢下一句不知所云的话,希尔德率先一步出门,到外面的浴室洗漱,把房间里面自带的浴室留给白征。

    白军痞正在腰酸腿疼再加上比赛留下的脚伤,才没工夫更希尔德猜心思,扶着腰慢吞吞的往浴室的方向挪,下次特么说什么也不在下面了。

    吃完早餐,希尔德下去取车。七扭八扭的来到一间破旧的老屋子面前,希尔德停下车,示意白征下来。

    莫名其妙来这种地方干嘛?白征实在是不知道希尔德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也跟着下了车。

    进到房子的里面,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屋子里面还算宽敞且东西拜访的都很整齐。只是——

    为什么都是细碎的机甲零件或者是扳手镊子之类的工具。白征正在疑惑,希尔德脱下手上一贯戴着的白手套,很恭敬的朝屋子里面喊。

    “瓦托前辈,我来取回上次放在您那里的机甲。”

    !听到希尔德所说的那个名字,白征瞬间睁大了眼睛。我去,你是不是在逗我?瓦托哎,全帝国最顶尖的机甲师,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一听到来的这地方有瓦托,白征也不太敢放肆,只拉着希尔德的衣角小声的问他:“你怎么不说来见的人是他?”

    希尔德薄唇轻启刚想说什么,就被一声清亮的女声打断。

    “哥!”

    从房子深处的角落里走出来一个人,白征定睛一看,是个大概十几来岁年轻少女,拥有和希尔德如出一辙的金色眼眸和柔顺的金发,只是长发高高束在脑后,显得英姿飒爽,丝毫没有养在深闺的娇弱样子。面容轮廓也比希尔德阴柔的多。

    “你怎么在这?”希尔德微微皱眉,嗔怪的语气开口:“回来也不说一声。”

    “没有必要。”对面的女子淡淡一点头,优雅且不是气度:“我在这里待不长,就修理一下机甲就走。”

    什么情况。白征站在希尔德身后记不得位置微微偏头看着说话的两人,希尔德似乎和这个女孩很熟的样子。

    希尔德话说了一半才想起身后的白征,大手向后搂住白征的腰,把他轻轻往前送到少女面前:“这是白征,你现在的皇嫂。”

    ……皇嫂什么鬼?

    金色的眼眸微微下斜看着白征:“这是安杰丽娜维布伦,我妹妹,也是你妹妹。”

    “嫂子。”安杰丽娜听话的叫了一声,和希尔德同出一辙的脸叫他嫂子,白征表示,有点吃不消。

    干笑的嗯了一声表示回应,白征就杵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要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说些什么。安杰丽娜嘴边噙着礼貌的淡笑,但到几乎看不见嘴角的上扬,她眼睛上下移动审视的看着白征,末了,颇有深意的冲希尔德说:“你的口味真的变了。”

    “的确是。”希尔德点头表示同意。

    安杰丽娜听了哥哥的回答,歪头露出一笑:“不知道蕾拉知道你现在喜欢上这么样一个人,不知道作何感想。”原本看似毫无生气的精致脸庞,偶然露出一笑竟也显现出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活泼。

    “蕾拉?”希尔德峰眉一挑:“你和她还有联系?”

    “前些日子在回程的列车上看见的,就闲聊了几句。”

    “恩。”希尔德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你还在介意那件事?”安杰丽娜看着自家兄长,波澜不惊的脸上有淡淡的不解:“都过去这么久了。”

    “当然不。”希尔德余光扫了一眼身边的白征:“只是比较好奇她现在怎么样了。”

    “挺不错的。”安杰丽娜认真的点点头:“自从和你解除婚姻之后就和家里坦白自己找到爱人的事情了,家里现在也勉强同意,总之还不错。”

    本来白征听着两人的对话一直云里雾里的,知道安杰丽娜那一句“解除婚约”,才让白征瞬间睁大了眼睛。

    解除婚约?好像是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当时也就只是听着玩玩,没想到是真的。当当国家二皇子,眼高于顶的希尔德殿下,也有被人戴绿帽子的一天!

    白征这辈子都没有比现在更平衡的感觉,简直爽翻。

    “纠正一下,”希尔德轻咳一声,用脚丫子想都知道两只眼睛直瞪着他看的这货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有被蕾拉戴绿帽子,在此之前,我们就已经开始协商解除婚约的事情,只不过被她抢先一步。”

    白征一脸审视的看着希尔德,一副“你明明就是在狡辩,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的表情。

    希尔德咬着后槽牙冷笑,刚要开口整治白征,就被安杰丽娜一阵银铃般的清丽笑声打断,希尔德和白征同事转头看着安杰丽娜。白征与她相熟不多,所以不清楚,只有希尔德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妹,有多喜怒不形于色。而今天,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是第二次看尽自己的这个妹妹笑出来了。

    “嫂子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笑完,安杰丽娜说着这样一句话,眉眼弯弯的盯着白征看,愣是把这位有夫之夫看的有点脸红。

    白征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安杰丽娜很识趣,见是只有希尔德与白征两个人,也没有过多寒暄,只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和两人道了别。

    目送着自己妹妹坐进车里走远,耳朵又恢复了平时一贯的大老爷姿态,拍了拍肩膀上其实并不存在的灰,不可一世的说:“蕾拉那丫头,幼年时期也是很崇拜我的。”

    “……所以?”

    “所以是本皇子看不上她,而并非他找到了下一任之后甩了我。”金发的高大男人此时高傲的扬了扬头,一副“你竟让会有这种想法”的难以置信的样子。

    鼻孔都要看见了喂!白征有些哭笑不得,这位二皇子有时候真是有一种孩子般的固执劲儿,傲慢,又有那么一点,好吧,可爱。

    白征暗暗一笑,面子上却敷衍的点点头,权当同意。

    “走吧,既然安娜刚才来过,瓦托就应该还在里面。”

    “安娜?”

    希尔德明显的顿了一下:“我妹妹的小名,她小的时候家里都这么叫她。”

    “……”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白征。”希尔德受不了的瞥了一眼身侧矮半个头的身影:“我还没有冷硬到连妹妹都不会疼爱的地步。”

    好吧,至少我现在确定你还是个正常人类了。

    白征点点头,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跟着希尔德一直往里走。越往这间房子的深处走,房间的空间越大,走到最后,白征几乎觉得比那天在里昂家看见的地下室还要大。

    随着往房间的深处走,一阵阵叮叮咚咚的敲击声也越发清晰。等到走到方将的尽头,白征才找到声音的源地,一个矮小瘦削的老人,正在一堆金属中敲敲打打。

    “瓦托前辈。”希尔德走到一个合适的距离,恭敬的叫了一声,音量明显放大想让对方听见。对方似乎并不怎么领情,继续敲敲打打,然后拿起一小块贴片放在眼前细细的端详,半响才放下来。

    希尔德耐心很好,确认老头听见他的声音,就默默地站在一边,等候老人的回应。不一会,老头终于肯放下手里的铁片,转头看着希尔德:“来拿机甲?”

    他这一转头,白征才看清楚那人正脸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