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44章 专属
    四十四

    好不容易把希尔德打发走,白征关上浴室的门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就怕外面那货又想起来整什么幺蛾子。洗完澡出来,希尔德正靠在床上看报告,衣冠整整好像刚才那个把自己摁在墙上的禽兽不是他。

    “洗好了?”看到白征出来,希尔德放下电子板,细心的替他掀开另一边的被子:“早点睡。”

    白征站在床边膈应的不行,这货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硬着头皮躺上去,希尔德又替他掖好被子,长手一伸将白征带进怀里:“晚安。”一个温柔却无关欲|望的吻落在白征的脸侧,白征下意识的躲了躲,却没有躲开。

    躺着的两人一时无话,或许是因为训练或者是那啥的释放,白征很困,平时还带有的一丝警觉似乎也随着希尔德手里的东西一起被冲掉了。眼皮打了一会架,白征便迷迷糊糊的睡下。

    均匀的呼吸声传过来,十分钟之后,希尔德抬起上半身用手支着头,无声息的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人。安静,沉煜,如果这是希尔德看见他的第一眼,他毫无疑问不会那么排斥这门婚事。不过,希尔德转念一想,他们第一次的相遇,也挺不错。想到这里,希尔德轻笑一声,手指漫不经心的划过白征的眉眼。

    “你说,我是不是该对你好一点?”

    “里昂,杜锦,包括你自己,好像都觉得我在欺负你,是吗?”

    躺着的人已经睡熟,自然不可能回答他,自言自语了一阵,希尔德再次伏下去,亲了亲白征颤动的睫毛,声音尽量放低带着无限的宠溺:“晚安。”

    深夜,卧室里寂静一片,床上的人呼吸均浅,显然是已经睡熟。突兀的,桌子上,希尔德的通讯器小幅度的震动了两秒,之后显示灯忽闪,似乎是有东西传了过来。本来似乎熟睡的人呼吸一滞,黑暗里,一双金色的瞳眸睁开,清晰明亮。

    看了一眼怀里的人,依然在熟睡之中。希尔德放轻动作下了床,拿起位于卧室桌子上的通讯器。通讯器的亮光照在高大男子的脸上,希尔德没什么表情,看了一眼便拿起来接听,开口说话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尽量压低了声音。

    “机甲主人的姓名定为白征,对,就是他……指纹和虹膜样本不用去公民事务处拿,我会传给你……内部零件全部用最新的……嗯,我知道,就听我的。”

    模模糊糊说了一段时间,希尔德挂断通讯。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卧室的窗帘已经拉上,基本看不清什么,昏暗的光线下,还是能看见高大男子肌理分明的好身材。沉默片刻,希尔德转身进了洗手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希尔德一离开,卧室里寂静一片,本该熟睡的白征睁着眼,看不出丝毫的睡意。黑暗里,白征勾出一个得逞的笑。洗手间门打开,走路的轻微响动传过来,白征再次闭上眼睛,假装成睡熟的样子。

    第二天早晨,希尔德悠闲的坐在餐桌旁喝咖啡看报告,白征洗漱完毕之后,默默地坐在希尔德对面,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希尔德,见希尔德完全没有理睬自己的意思,还故意咳嗽了两声。

    修长的手指划过电子板的屏幕来到下一页,希尔德微微抬头看了白征一眼,视线复又转移到报告上。

    见希尔德还是不理自己,白征咬了咬嘴唇,状似无意的开口:“最近,你是不是有东西要给我?”

    希尔德眼睛向上看了白征一眼,淡淡的开口:“你想要什么?”

    “啊?我啊?”白征无辜的眨眨眼:“不是啊,我就问问,什么都,不缺!”最后的几个字,被白征以一种奇怪的断句说出来。

    希尔德以一种看神经病的怜悯眼神看了他,伸手拿过杯子抿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的时候,希尔德看见自己盘子里多了一片面包,再一抬头,白征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多吃一点,白天工作辛苦。”

    希尔德疑狐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然后放下电子板,拿起餐具吃完白征递过来的面包,尽管他在此之前已经吃完了今天的早餐。

    看希尔德悉数吃完了,白征放心的一笑:“机身我要红色的。”

    “什么机身?”希尔德放下餐叉,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白征。

    “机甲啊,哦对了。”白征站起来上身向前倾凑近希尔德。

    “你干嘛?”希尔德皱着眉头向后退了一点。

    “虹膜啊!你不是要采集吗?”

    “……”金发男子脸色一僵,想了一阵,稍稍回复之后薄唇轻启:“你听见了?”

    “嗯!”白征点点头,兴奋的问道:“是不是s级的?”

    希尔德冷着脸并没有立刻回答,反而问了:“你听了多少?”

    “没多少啊!就你说虹膜指纹什么的。”白征站起身子,特别诚实的回答希尔德的提问。

    听到他说只听到这一点点,希尔德凝重的脸色微微放松。幸好睡觉之前的话没有被听见。

    “那,机甲?”白征试探的问,眼神里的期待怎么也收不住。

    “怎么什么都偷听?”希尔德皱皱眉,即使心里放松了下来,面子上还是要弄好。

    “我睡到那时候自然醒了好吗?”白征无辜的摊摊手:“又不是故意的。”

    “……”希尔德冷着脸不说话,这家伙说的好像也没有错。

    “所以……我什么时候能去看看?”白征一脸兴奋,能拥有一架自己的机甲,即使是普通的d级白征也觉得很幸福。

    “你想去?”

    “想!”

    “……”

    “带我去呗!嗯?”白征歪着头眨眨眼,试图以此来争取希尔德的许可。

    “也不是不可以,”希尔德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不过你要答应我,这件事情保密。”

    “必须的!”

    “那好,”希尔德整了整衣服,站起身,“走吧!”

    “去哪?”

    “看机甲,还能去哪?”

    白征得令,颠颠的跟在希尔德身后,看机甲比普通上课实在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更何况是自己的。

    下了宿舍楼,希尔德去取车。两人一路开车出了校门,出门不久,希尔德掏出通讯器,点了几下拨通了号码。不一会,里昂的大嗓门就从通讯器的那头传过来。

    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了什么,希尔德不耐烦直接打断了他:“闭嘴,现在赶紧回去,你本家,我去取东西。”

    “殿下说那台机甲啊?不是说一个月之后再取的吗?”

    “他已经知道了。”希尔德面无表情的操控悬浮车在路口转弯。对面的人似乎很惊讶。

    “怎么会知道!不是说不告诉他的吗?殿下你暴露了?”里昂在通讯器那头大惊小怪。白征在这边听到清清楚楚,一脸奸笑的看着希尔德。

    希尔德微微叹了一口气:“没错,是我暴露了,不小心让他给知道了。”对面的人明显梗了一下,平常一向秉承“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硬掰也要说成你的错”的二皇子希尔德,竟然破天荒承认自己错了!

    里昂油然而生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慨:“殿下,您终于长大了。”

    “很好,”希尔德平静的驾驶悬浮车:“你终于成功的激怒我了,罚一个月的奖金。”

    “!!!我错了!”

    “晚了,”二皇子丝毫没有给部下忏悔的机会,“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来,要是我到你家的时候没看见你人,扣三个月。”

    希尔德还没说完,那头已经先把通讯器给切断了。

    黑色悬浮车驶进一座黑色的铁门时,里昂正气喘吁吁的从距门二十米意外的高大别墅里跑出来。

    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管家体贴的上前替希尔德打开车门,并问候了皇子皇妃安好。希尔德白征两人从车上下来,里昂从楼梯上匆匆走下来。

    “殿下,我……我没有迟吧?”

    “迟了。”里昂的脸整个垮了下来,三个月的奖金,想一想真的有点肉疼。

    看到里昂一脸不如死一死的表情,希尔德表示,自己爽到了,于是大发慈悲的对自家的倒霉部下露出一个来自领导的亲切笑容:“跟你开个玩笑,不要介意。嗯?”

    “……”里昂很想说,殿下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想一想还是没说了,自家主子那脾气,估计说了自己会死的更惨。

    “你不笑笑吗?”希尔德善意的提醒里昂。

    “呵,呵呵呵~”里昂干笑了两声,脸上是硬挤出来的笑容。

    “算了,你还不不要笑了吧,”希尔德皱皱眉,把脸别向一边:“比哭还难看,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丑?”

    “……”还能不能好好做上下级的关系了?

    里昂恢复一副面无表情的苦逼样,希尔德挥挥手,示意他带着去看东西。里昂会意,领着两个人往里走。

    里昂的家族看上去门脸不大,但往里走就可以发现它的特别之处。古老的巨大别墅之后,是一整片视野开阔的建筑群,每一栋大楼,都金晃晃的印着沃格特家族的徽章。

    “您的东西往这里。”里昂带了一个方向,是一个地下室的入口:“殿下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所以放在这里掩人耳目。”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