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章 吃饭
    四十

    这是最新的夜光帖子,此帖一出,无数的单身狗被炸出来跟帖,表示受到了成亿吨的暴击伤害。泥煤还让不让单身汪好好撸了?

    然而,事情的主角之一,在目睹了白老家伙笑眯眯的穿越人群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希尔德心里还是有一丝小小的得意。

    周围干部识趣的退到一边,其中和希尔德关系挺不错的高级干事,还由衷的感叹一句,感情真好。希尔德听了微微仰头勾起唇角,含蓄的表示,还可以。

    但是此刻,希尔德坐在学生会长办公室里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依然散发着诡异热气的餐盒,有点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是什么?”希尔德皱着眉头看着一团团由绿色菜叶包裹起来的玩意,以及切的坑坑洼洼,零零散散排列在一起的面包片,蔬菜培根什么的。

    “什锦蔬菜,清煮肉丁,还有三明治。”白征摸摸头:“照着菜谱做的。”

    拿起餐具,希尔勉强用叉子掀开上面已经烫软的菜叶,露出底下黑乎乎的一团。

    ……

    希尔德掀开眼皮复杂的看了一眼白征,确定这货不是在故意整自己。扒拉了半天,希尔德也没找到一块形状合理的蔬菜,面对白征bulingbuling的期待眼神,希尔德无可奈何的叉起一块黑色物体,微皱着眉头送进嘴里。

    “怎么样?还不错吧!”

    “……”希尔德顿了一秒,强忍着嘴里铺天盖地的奇怪调味,单手捂着嘴缓缓的嚼了几下把东西咽下去。皇子殿下发誓,这是有生以来对他味蕾的最大一次挑战。

    “这东西,出锅的时候你尝过了没有?”好不容易把东西咽下去,希尔德好风度的抿了一口水,问白征。

    “没有啊!”白征摇摇头:“本来想叫杜锦尝的,他说吃饱了不想在吃东西了。”

    人家明明就是不想吃,这么蹩脚的理由你没有听出来?希尔德一脸同情的看着白征,突然觉得这货莫名很可怜。

    “你过来尝尝。”希尔德把叉子递给他。

    “哦。”白征走过来,结果希尔德的叉子吃了一口,放在嘴里嚼吧。

    “怎么样?”希尔德双手交叉放在嘴边,有趣的看着白征:“有没有很好吃。”

    刚嚼吧没两下,白征一顿,脸瞬间就变成了酱绿色。本来白征想吐出来的,但是碍着希尔德正在看着,便认命的咽了下去。

    “好吃吗?”

    白征吞吞唾沫,张嘴就想问这东西你是怎么咽下去的,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白兵痞的老脸难得红了一回,居然认为这玩意一定会好吃,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希尔德瞥了一眼白征红带耳根的脸,无奈又好笑的轻笑一声:“知道丢人了?”说话间,从白征手里拿会叉子,不紧不慢的叉了一口蔬菜放进嘴里慢慢嚼。

    “你怎么……?”白征真的是被希尔德的举动吓到了,连自己都不忍下咽的东西,他怎么……?

    “你做的,我能不吃完吗?”希尔德掀起眼皮看了一眼白征,神色淡淡说不上是嗔怪还是宠溺。一口接一口,动作无比优雅,还是平时吃饭的那副样子:“外面人都看着,我自然不可能让你拿回去。”

    “其实,”白征不死心的开口:“鸡肉和三明治还是可以的。”至少能看的出是食物的样子,是吧?

    “闭嘴。”希尔德神情平淡却是磨着后槽牙发出的声音:“吃下去已经很考验我的味觉,你少在旁边添乱!”

    “哦!”白征讪讪地闭了嘴,静静站在一边等希尔德吃完。

    最后一块三明治捏在手里,希尔德深吸一口气,盯着白色的面包片老长时间,还是没有下口。

    “实在不行,就别吃了把!”看着希尔德明显挣扎的样子,白征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都说了让你闭嘴!”希尔德剜了白征一眼,老家伙敢怀疑我的能力?这么想着,还是把三明治塞进嘴了,慢吞吞的咽了下去。

    餐盒里的东西终于清理干净了,白征审时度势,麻溜的跑去到了一杯咖啡过来,毕恭毕敬的送到希尔德手上。

    希尔德脸色铁青,缓了一会从白征手里接过杯子:“就只有你能做出这种味道来。”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的锅。

    虽然这件事是希尔德开的头,但是人家都吃了那一盒子的黑暗料理,白征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我还有事要忙,”希尔德粗喘了一口气,冲白征摆了摆手:“你先走吧!”

    “你真没事?”白征看他脸色实在是不太好“要不要我回去给你拿点胃药?”

    “不用,没有你在我好的很。”希尔德不耐烦的摆摆手,示意白征快滚,白征明白他的意思,不放心的看了几眼,就无奈带着盒子离开了。

    白征走了,希尔德整个人松懈下来,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精致的剑眉微微拧在一起,静止的样子如同一座完美的大理石雕像。

    安静了片刻,希尔德拧眉的动作更深,左手附在胃部的位置。沉默半响,希尔德还是坐起来接通了桌面上的,学生会内部的联络系统。

    “殿下有事?”通讯器传来里昂熟悉的大嗓门,不过比起平时,稍稍带一点沮丧的味道。

    “去学校卫生部弄两片胃药来。”

    “怎么了这是?殿下你吃坏东西了?”

    “不用管,快去弄来。”

    “哦了。”里昂正要切断通讯器,忽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殿下,今天下午我要跟你请个假。”

    “又怎么了?”希尔德为正难受的厉害,十分的不耐烦。这已经是这货这个礼拜第三次要求请假了。

    “家里的那些事,你懂的。”家族之间的相亲会,现在沃格尔一大家在都在盯着里昂,但是他的声音似乎听起来不那么期待。

    “批准,你快去。”

    “那啥,”里昂悄悄放低了声音:“听说白征送午饭过来了,殿下你这是吃撑了的节奏?”

    “啪!”希尔德愤怒的挂断通讯器,这货哪壶不开哪壶。

    另一边,白征正端着食盒无比纠结的走在学生会办公楼的楼道里,突然听见一声熟悉的喊声,明明是他的名字。

    白征扭头,是好久不见的文森特。

    文森特穿着高年级的蓝色军装,显得高大笔挺。似乎前一秒正在讨论的事情很重要,脸上依然是认真严肃的表情。看见白征,文森特有一瞬间的愕然,然后想到中午各部门传出皇妃来了的传言,也了然的笑了笑,只是笑容里不免有苦涩。

    白征静静的看着他,此时的文森特,在他的眼里,再也不是那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完全以一个成熟的大人模样,映在白征的眼睛里。

    “来送饭?”文森特离开同时来到白征面前,熟络的开口。

    “嗯。”白征点点头,连笑容都没有,完完全全的疏离。

    “……”

    “……”

    “看来你似乎很介意我对你的感情。”文森特坦然的点出问题的中心,没有丝毫的尴尬和害羞:“不过,就像我说的,我不会放弃你。”

    “嗯。”百丈无所谓的点点头:“知道了。”

    文森特不免失笑:“你真的是一点没变,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文森特低头看着明显轻飘飘,已经空了的食盒,仿佛在看一个笑话:“多希望有一天你眼睛能只看着一个人,只在乎这一个人。”

    白征没接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文森特。

    收回视线,文森特的视线又回到白征澄澈干净的深褐色眸子上:“白征,你信不信?那个人,终有一天会是我。”

    说完,没等白征回答,文森特已经离开。白征耸耸肩,没做丝毫停留,继续走他的路。文森特说的没错,他的确能不在乎很多事,但是真正让白征失望的,并不是文森特对自己的那份执着,而是这个孩子在面对威胁时,毫无掩饰的浓浓杀意。

    今天是特别训练的第一天,下午的课结束,白征如约来到练习室的底下训练场。希尔德早已经等在那里,和身边矮一个头的清秀少年一起。

    白征下楼梯的动作一停,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家伙也在?

    听到下楼得脚步声,白转过头,对着低下头朝这面张望的白征点点头。输人不输阵,白征昂首挺胸快步走到希尔德面前,双手一摊:“我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希尔德微微嫌弃的看了白征一眼:“我好像没有说过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但是我以为是。”

    “所以只是你,以,为,”希尔德笑笑:“我可什么都没说。”

    ……你这个骗子!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