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章 真相
    三十四

    希尔德穿戴好赶到的时候,巴里已经被送进校医院接受治疗。只留下c级机甲上,从驾驶座位一直延伸到地面的血|迹。

    希尔德一下车就被学生会的干部团团围住,白征从另一边的车门下来,听到出事的是巴里,他说什么也要跟过来。

    “怎么回事?”希尔德的冷静沉着和周围混乱的氛围形成强烈的对比。

    上次送过报告,目睹白征希尔德两人吵架的那个小干部,搜集了事故发生的一线资料递给希尔德:“五年级的学生巴里,一个星期前以期末c级机甲联赛为理由,申请了c级机甲练习室,每天八点到十点半。今天因为不明原因,他所持有的那台c级机甲失去控制,横冲直撞绕开了外面的护栏,在没有开启驾驶舱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从三楼直冲下来。”

    希尔德食指轻点屏幕,翻了翻小干部收集的现场资料,抬眼看了一下不远处,已经严重损坏而关闭的c级机甲。

    “学校的机甲师怎么说?”

    “中枢系统损坏的太严重,现在还没有办法提取出出事前的影像资料。只知道驾驶舱里的安全气囊被撤去,安全检测系统没有打开,机甲师说,可能是设备老化的缘故。”

    “c级机甲保管处的人呢?”

    “正在接受调查,听说气囊是巴里自己撤下来的,为了操作的灵活性……”

    源源不断的新资料传送过来,希尔德边看边问,安排人员调查事故,安抚在场学生,完全没有时间理睬一旁的白征。

    场面还是很混乱,每个人各忙各的没有空暇关心身边的人。白征慢慢走进那架白色的c级训练机,强烈的冲撞让外面的金属板材严重扭曲变形。走进一点,能够看见碎裂的驾驶屏幕上溅上的血|渍,白征蹲下来轻轻捻起一点尚未干涸的深红色液体,似乎还能感受到一丝温度。

    一种久违的怪异感觉涌上白征的心头。白征不怕血,作为一名军人,每一次出去执行任务,或多或少都要流上一流,有时候是自己的,有时候是部下的。过了好几个月的安乐日子,再一次见到,竟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只是白征没想到,前几天还生龙活虎在自己面前张扬的孩子,现在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直觉告诉白征这不会是一起简单的意外,纵使是现在乱哄哄的场面下,白征也总是感觉有一双锐利的眼眸,在某个角落窥伺这里,或者说,窥伺自己。

    “白征。”不远处希尔德忙碌中偶尔抬头,就看见白征蹲在不远处的机甲残骸旁。

    希尔德的声音并不大,却偏偏被白征捕捉到了,他回头盯着希尔德缓缓的站起来,没有说一句话。

    打发了小干部去医院看看巴里的情况,希尔德挤开众人走到白征身边:“你先回去睡觉。”希尔德把胸前的纽扣摘下来放在白征手里:“这是我的权限卡,让悬浮车自动驾驶带你回去。”

    “你不回去。”

    “事情还没处理完。”希尔德神色淡淡,丝毫看不出着急紧迫的样子:“我弄好了就回去。”

    “好。”白征点点头,刚才自听到巴里受伤起,脑子里就一直很乱,冥冥之中好像知道些什么,又不太敢相信。

    “白征。”

    白征听见希尔德叫他,刚一抬头,希尔德的唇就印在他的额头上,柔软微凉,带着浓浓的安抚味道:“等我回来。”

    白征有一秒钟的愣神,清醒之后,希尔德已经转身向人群中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希尔德没有回来,一整夜。

    白征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意识却无比的清醒,身边的床垫没有一点陷下去的痕迹,大门也没有打开来的轻微响动。第二天一大早,白征就孤身来到学生会的大楼。

    白征刚从电梯上下来,就看见一群人从希尔德办公室里走出来,来到电梯门口。这一群人里,有希尔德,有里昂,还有白。

    “哟,皇妃今天这么早呐!”前一秒还在打哈欠的里昂看见白征,就热情的上来打招呼。白也看见他,礼貌的点点头。

    白征没有说话,一双眼紧盯着希尔德看。还是昨天晚上出门匆匆穿上的校服军装,时隔一夜依然是干净工整的样子,连领带都有条不紊的好好系着。希尔德低头看着手里的电子板,没有表情。抬起头,视线在白征身上停留了两秒就匆匆离开。

    “啪!”希尔德把电子板拍在里昂胸口:“会议你不用去了。”

    “为什么啊?”里昂莫名其妙:“我好歹也是个副会长好吗殿下?”

    “电梯只够十三个人同时乘坐,正好多你一个人。”希尔德一脸认真的说。

    “……这是什么破烂理由?”

    希尔德没理他,眼神扫过白征却没说一句话,径自跨进打开的电梯里:“总之你留下,该吃饭吃饭,该上课上课,别在这里添乱。”

    ……

    电梯走了,留白征和里昂两人傻子似的站在门口。

    “死傲娇。”里昂小声嘟囔。指着电梯的方向和白征说:“他明明就是想叫我留下来陪你。”

    “我知道。”白征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我就是比较惊讶你今天竟然带智商出门了。”

    “昨天晚上还没放家里就被殿下叫出来了。”里昂龇牙:“结果就不小心带出门了,不好意思啊!。”

    白征耸耸肩,没继续和里昂瞎扯:“所以,现在事情怎么样了?”

    “还在调查中。”里昂把电子板揣进衣服里:“学生方面已经安抚过了,手上的学生现在也脱离危险,就是那台机甲,还在调查中。”

    “看得出来,你们对这次的事件很重视。”白征瞥了一眼里昂塞进怀里的电子板。

    “那是当然的,”两人边走边说,“耀帝的安全设施一直做的很好,这三十多年以来都没有发生过必要课程之外的恶性受伤事故,不论是从学生安全还是学校名誉的角度考虑,都不可能不重视。你没看见刚刚一大早就跑去看紧急会议了吗?”

    白征点点头,犹豫了半响才问:“对于这次这件事,你和希尔德,有什么想法?”

    里昂听完,盯着白征笑的意味不明:“你想问什么?”

    白征坦然的回视:“你知道的。”

    里昂收起玩笑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和殿下的确有这方面的怀疑。受伤的那家伙似乎平时就十分张扬,有一两个讨厌他的人,也很正常。”

    “可是我想不通的是,谁会厌恶他到想把他弄死,就算是想报复,也不至于下手这么狠。”

    “……”白征只觉得隐隐约约知道一个人。

    “饿死了,去吃早餐。”里昂揉揉肚子:“从昨天晚上一直忙到现在,累死我了。”

    白征没说话,闷不做声到往前走。

    里昂伸手一把勾住白征的脖子,神秘兮兮的开口:“听说殿下的三餐点心都是皇家厨师专门制作的?”

    白征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带我飞”表情的里昂,残忍的道出实情:“别想了,那玩意我才只吃过一回。”

    里昂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手也不情不愿的收回去:“你这大腿抱的不够粗壮啊!一口饭都混不到。”

    白征打破了牙齿和血吞,实在没好意思告诉他“其实是自己不知道”这个充满血泪的事实。

    一顿早餐在极其混乱的抢夺中结束,里昂揉了揉被咬出一个血|淋|淋印子的手,简直委屈又无语:“你丫还能是属狗的?”

    “你以为你自己好到哪里去?”白征愤怒的扒开头发,露出一块红红的抓痕:“这里全让你扣脱皮了看到没?”

    “那也是你先动手的。”

    “谁丫让你抢我的肉排了?”

    你来我去的吵了一阵,希尔德一个信息里昂就乖乖滚了回去。白征翘着二郎腿目送里昂见见滚远,然后掏出通讯器,停顿半响播出一个号码。

    “我今天没什么课,你过来找我。”

    接到白征通讯的人很开心,连连答应之下挂断通讯器。

    白征又坐了一会,末了,回复平时的吊儿郎当的样子,手插|进口袋里,吹着口哨去上课。

    这次的事件导致学生会工作大增,难得白没有来骚扰白征上课。舒舒服服的补了一上午觉,下课时白征刚走到门口,就看见笑盈盈等在外面的文森特。

    “饿了吧,我们去吃饭。”文森特的声音低沉温柔,仿佛面对的是纯真可爱的恋人。

    “好。”白征努力展开一个友好自然的笑容。

    “对了,昨天晚上的事,你没事吧?我听说出事的是个五年级的,所以很担心你。”

    “我没事。”白征安抚的拍拍文森特的肩膀:“走吧,去吃饭。”

    一顿饭里,文森特无数次的给白征夹菜切肉,白征无一例外的全部吃了。文森特很高兴,好心情全部写在脸上。吃下最后一口文森特送过来的肉,白征擦擦嘴,站起来准备去教室。

    文森特见状跟着站起来:“我送你吧!”

    白征摇摇头,左手附在文森特肩膀上用力将他按下去:“我不希望出现第二个巴里。”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