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章 事故
    三十三

    一连数天,白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旁听白征同志的课,时不时还要贴心的问一问白征课程中提到的问题,美名其曰,检查功课。

    现在白征一看见白就像学生见了老师,躲都来不及。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回宿舍,希尔德正在书房里处理文件。

    白征没有打扰他,尽量放慢脚步不发出声音,走到希尔德桌子旁边一边替他做文件的分类,一边张着嘴欲言又止。

    希尔德看都不看他:“有事就说。”

    “……那什么,你们学生会最近很闲吗?”

    希尔德掀开眼皮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挥手展面前的巨大投影屏,多如牛毛的各种事务以表格的形式展开,几乎比白征的人还高。希尔德淡淡开口:“你觉得呢?”

    “……辛苦了。”

    希尔德轻哼了一声,继续埋头工作。

    “最近你们学生会工作,你秘书都不参与吗?”白征试探的问。

    “他说他最近身体不舒服,很多事都推了。”

    “你这么纵容他里昂会吃醋的。”白征记得以前有一次里昂在学生会去年支出总额的小数点后面多加了一个2,就被希尔德罚了一个月的薪水。

    “他做事比里昂好太多。”希尔德点击通过一份文件,轻吁一口气开始极快的扫看先一份:“白难得请一回假,我没有理由不答应。”

    但是他用这个假来整天烦我!白征翻了个白眼,而且老|子是真的没看出来他哪儿不舒服。

    “你怎么有空担心这个?”希尔德停下手里的工作,抬起头看着白征。

    “没有啊,就随便问问。”白征抬头,专心的替希尔德做起文件的分类。

    希尔德静静看了一会白征的侧脸,突然笑了:“你晚餐是不是吃了南渡梅?”

    白征莫名其妙:“我晚饭还没吃好吗?”

    “那怎么这么酸?”希尔德托腮歪头看着白征,金色的眼睛里有一丝狡黠。

    “……你误会了。”酸的明明是做你秘书的那位好么?

    希尔德睫毛轻颤,轻笑一声:“最好是这样,虽然我不记得你以前喜欢关心别人的这些事。”

    “……”

    白征只觉得这是个天大的误会,但是希尔德那副孔雀开屏的样真让他懒得解释。

    “既然你说你还没吃。”希尔德站起来松松领带:“跟我去吃饭。”

    “……”

    “还出在那里干嘛?不饿?”

    “我食堂饭吃腻了。”意思就是我要蹭你的r。

    “你以为我要你和我去学校餐厅吃?”希尔德一脸“你也是蠢够了”的表情:“厨师每天都会准备两人份的食物,只是某蠢货从来都是去餐厅吃完之后才回来。”

    “你不早说!”白征无比惋惜自己错过了无数顿的精致料理,早知道还去个pi的食堂!虽然每次都是“花别人钱不心疼”的点最贵的食物,但是终归,白菜再好也是比不过肉的。

    这一餐,白征卯足了劲要把从前没吃的不回来,不仅连盘子边上装饰用的蔬菜全部啃光,还偷摸拿了希尔德的一粒莓果,只是希尔德看见没说而已。

    晚餐吃完,希尔德擦了擦嘴,休息片刻准备继续未完成的工作,就看见桌子对面白征一脸期待的看着希尔德,注意到希尔德起身的动作,便热情的笑道:“要去工作啊,那快点去吧,别让下属为难。”

    “你还有这个觉悟?”希尔德一双勾人心魄的眉眼上下审视着白征:“你今晚有活动?”

    “也没什么事。”白征挠挠头:“和几个新手小弟约好了晚上刷副本带他们练级。”

    “我似乎说过晚上不准你玩游戏。”

    “可是我已经答应人家了……”

    “但是在这之前你已经答应我了。”希尔德抱着手臂看和白征,不做丝毫让步。

    白征弱弱的伸出一根手指头,讨好的笑:“就这一次。“

    “……”

    “一次也不行?”白征咬咬牙向着要不要卖一次萌,虽然希尔德平时正经,但是每次白征一卖萌就意外的好说话。

    “不行。”希尔德眼神冷冷:“你明天还要上课。”

    “可是现在才八点。”白征指指房间里的电子时钟:“这么早你让我做什么?”

    “别说复习功课。”希尔德刚准备开口就被白征截住话头,白征摊手:“我根本就不是那种会安安静静看书的人,这点你知道。”

    希尔德的确清楚老家伙的个性,想了半天,希尔德无奈叹了一口气,解开衬衫扣子;“睡觉。”

    “你不是还有工作没处理吗?”

    “不弄了,推给里昂去做。”希尔德脱下衬衫露出健壮的上身,明明穿上衣服时显得匀称微瘦的身体,脱了衣服意外的很有料。起初白征每次见到他裸|身总要郁闷一把,凭什么这货都不怎么锻炼,身上腱子肉还比自己多?不过后来看久了,白兵痞早就学会了自我安慰,其实也就那样吧!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是现在就睡也……”

    “别再跟我讨价还价,”希尔德居高临下看着白征:“再说就让你一夜别睡去背书,你以为你上课睡觉的是我真的不知道吗?”

    “……哦。”

    希尔德拿了睡衣去洗澡,白征偷偷溜去房间打开光脑和几个刚收的小弟打招呼说不能带他们了,被骂的心塞。然后任命的等希尔德出来让后进去洗澡睡觉。

    白征拿着毛巾擦头发上的水渍,从浴室里出来走进卧室的时候。希尔德已经熄了灯睡下,白征放下毛巾,尽量放掉动静爬上床,刚躺好就被一双有力的双手箍住了腰。

    希尔德胸口贴着白征的背,将白征往自己的方向又拉近了几分,带着沐浴露香气的微凉水气钻进希尔德的鼻息,黑暗中希尔德眉峰轻皱:“怎么头发没擦干就上床?”

    “以前在部队里习惯了,每天训练力气早就用完了谁有心思吹头发?”

    “明天早上起来要是头疼就是你自找的。”

    白征轻笑出声,声音在夜幕的渲染中显得温和沉谧:“哪有那么娇气?在军队里呆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皮糙肉厚了。”

    “所以才闲不住天天给我惹事?”

    “我哪有惹事?明明是以为你我才遇到那么多麻烦!”白征不服气的辩驳。

    希尔德没有说话,静静的抚摸白征柔韧却不纤弱的腰肢,半响之后才说:“睡吧。”

    今晚天气很好,卫星征途t800,在恒星光源的反射下,散发出柔柔的光。白征侧身看了一会,安静的闭上眼睛。

    十分钟后,白征觉得脸有点痒伸手抓抓脸。

    又十分钟时候,他伸手抓了抓腰。

    第三十分钟,白征嫌热动了动身体。

    “你到底有完没完?”希尔德闭着眼睛,冲怀里的人低吼。

    “你又不能怪我。”白征理直气壮的回答:“现在太早了我睡不着。”

    希尔德睁开眼睛,金色的眸子在黑夜里,像一只神秘有尊贵的大型猫科动物在窥探自己的猎物。白征转过脸和希尔德面对面,单眼瞪小眼足足有一分钟。

    末了,希尔德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睡不着,的确太早了。”

    “我说的吧。”白征满脸黑线从希尔德的怀里挣脱开,趴成大字型看窗外的点点繁星。

    皎白的光线透过玻璃映照在白征的脸上,从希尔德的角度,能看见他不怎么长却在微微颤抖的睫毛,和流畅生动的脸部曲线。有时候希尔德不得不承认,自家的这个老男人还是很耐看的。

    刚刚挣脱开的强健臂膀又一次搂上白征的腰,而且比第一次更加不安分。透过薄薄的丝质睡衣,白征能清晰的感觉到一双带着茧子的大手,在自己的腰上来回摩挲,而且力道大有增加之势。

    “干嘛?”白征好不容易能安静的赏会夜空,被希尔德打搅了顿时很烦:“你丫不嫌热啊?”

    希尔德没有理会白征口气里的粗鲁,微微抬起上身附上白征,嘴唇靠近白征的耳际吹了一口热气:“老家伙,我们做吧!”

    白征没听清希尔德说的什么,习惯性的想要回一句“做你妹啊!”,然后就慢半拍的体会到,希尔德口中的“做”,是指的哪个“做”,瞬间脑袋炸了豆腐花。

    希尔德伏在白征耳边低低的笑,趁着白征愣神的空档,修长的手指顺着白征的腰线开始挑开睡衣的扣子。白征感受到腰部违和的丝丝凉气,才感觉到不好,刚要推开希尔德,就听见一阵通讯器的响声。

    希尔德轻啧一声,不得不翻身下床去接通讯器,这个提示音,分明是学生会打来的紧急通讯。

    “怎么回事?”希尔德语气不善,心想要是不是紧急的事就让打来的这家伙永远消失在学生会。

    通讯器那头很吵,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杂音。希尔德本来一脸不满,听着听着便逐渐严肃了起来。

    “你先尽量处理,我马上就来。”

    放下通讯器,希尔德套上制服,联通悬浮车控制中枢准备提车。

    白征从床上坐起来,耳朵依然发红,见希尔德表情不好,就问了一句:“怎么了?”

    “学校出了点事,有学生受伤了。”

    “受伤?”

    希尔德边扣纽扣边点头:“五年级的巴里。”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