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章 挑衅
    三十二

    希尔德说,我会担心。

    哈哈哈,希尔德说,我会担心?

    此时白征脑海里开始无限循环这句话,为了掩盖最开始那一秒突如其来的重重心悸。虽然表面上,白征还是保持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死人脸。

    希尔德的渐渐清晰放大,嘴边挂起恶劣的笑:“我是说,我担心你毁了我们家的名声。”

    果然。

    白征果断的抽回胳膊,这货半句话不损人都会觉得浑身难受。

    药差不多揉好了,希尔德索性把盒子放回抽屉里,找了纸巾擦擦手:“你今天,见到白了?”

    白征心里不由的一紧,怎么好端端的提起他?

    “他是我助手,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办事周到我最放心,你要是能和他相处好,也挺不错的。”

    白征扮了个鬼脸,把脸扭到一边不接希尔德的话。

    希尔德回头正好看见他这幅样子,心下了然。金色的眸子染上丝丝笑意:“最重要的是,他是个omega。”

    “……”还是一个喜欢你的omega,怎样?了不起啊!白征毫无由来的觉得一阵泛酸,估计是晚餐淀粉吃太多。

    “这一点上他真比你优越的多,你应该好好学学,如何学做一个优秀的omega。”希尔德一张俊脸上写满戏谑,正笑盈盈的盯着白征看。

    这句话乍一听就觉得耳熟,仔细一想不正是“别人家”系列的翻版。不幸成为自己遭嫌弃的比较对象,白征决定,讨厌他。

    “omega了不起啊!从入学到现在不还是个秘书!”白征酸溜溜的还嘴。

    “怎么?”希尔德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和窃喜,虽然稍纵即逝,他轻笑一声:“你还知道他这些事情?”

    “……杜锦告诉我的。”

    希尔德想了想,不经失笑:“知己知彼,百战不胜?”

    “……”白征觉得老脸有点红。

    希尔德摸着下巴凝神看了一会两颊微红的白征,忍不住伸出手覆上白征的头顶,语气里是显然易见的宠溺:“不早了,去睡吧!”

    “你丫在哄小孩?”白征掀起一对死鱼眼盯着希尔德。全帝国最不会看气氛,看场合的,白征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希尔德手上力道加重,恨不得从白征头上褥下一把毛来:“滚去睡!”

    “……哦。”白征本想开骂,看见希尔德变黑的脸,想想还是算了。

    豪华宿舍里使用的依然是皇宫里那种超大尺寸的床,明明即使足够两个人摆成大字型睡也绰绰有余,希尔德非要黏在白征身边,抱着他睡觉。

    白征抱怨过很多次,每次都以被勒得更紧不得不闭嘴而告终。二皇子美名其曰,留下alpha的气味顺便增进感情。真到了深夜,白征睡得糊里糊涂也懒得跟他争辩了。

    第二天早晨的课刚结束,文森特就风风火火的赶到一年级教学区的门口,拉着白征左右看了一遍。

    “你到底在干嘛?”白征被文森特转来转去弄得有点烦。

    “你昨天是不是和人打架了?”文森特明显感觉自己捏到白征胳膊时,他身上一瞬间的僵硬和倒吸气声。文森特一手抓住白征一条胳膊,一手捋起白征的衣袖。淤青经昨天的软膏一揉明显好了很多,虽然仍有青紫但比起第一天的触目惊心已经好很多。

    文森特不敢乱动了,一双手僵在那里动也不动,琥珀色的眸子里全是疼惜,他小心翼翼的开口:“疼吗?”

    “哪有那么严重?”白征好笑的拍了一下文森特的头:“只是外伤又不是要死了,你至于这样大惊小怪吗?”

    文森特没说话,低着头轻轻的检查白征手上残留的青痕。半响又开口,声音严肃认真:“谁弄的?”

    “没事的,我都……”

    “我在问你谁弄的?”文森特低吼一声,威严的气势完全出来,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五年级的巴里。”白征尴尬的摸摸头,竟然被个小崽子压住了气势。

    “嗯,”文森特刚吼完就以极快的速度冷静了下来,至少表面上是,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白征有些看不明白了,以前明明什么事都写在脸上的天真小鬼,现在却有几分喜怒不形于色的稳重味道。白征只能把它无奈归结为:孩子终于长大了。

    文森特轻轻放下白征的胳膊,替他把衣袖拉下来放好,然后勾勒出那个白征所熟悉的阳光笑容:“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明明白征伤的是手,文森特还是尽职尽责的一路搀扶着白征走进食堂。明明今天提供的例汤是玉米浓汤,非要半央求半威胁的替白征要了维利兽骨汤,以及各种兽类的大骨棒和鸟爪。

    “这些是最补的,你多吃点。”

    “……我又不是骨折。”

    文森特假装没听到,细心的切下一块大小适中的肉,贴心的送到白征嘴边:“张嘴。”

    “……我手没断好吗?”

    “我知道。”文森特说的很认真:“你手受伤一定不好用筷子,我喂你。”

    ……暗爽都写在脸上了混蛋!装出认真给谁看啊喂?

    “我自己来。”白征伸手要拿文森特手里的叉子,文森特一缩,绕过白征的手再一次把肉送到白征嘴边。

    “啊——!”

    白征一脸黑线,勉为其难的吃了文森特送过来的肉。

    文森特笑容更大:“乖。”然后又切了一块,不厌其烦的喂给白征。一顿饭下来,白征膈应的一口一口的几乎吃撑,文森特一口没吃还笑得像朵花似的。

    “你不吃吗?”全程在笑你也不嫌累。

    “我不饿。”文森特回答的极温柔,伸出手轻轻抹去白征嘴角的肉汁,用舌尖舔去:“饱了。”

    ……

    “……你这样真的很无耻你知道吗?”

    “有吗?我不觉得。”文森特眨眨琥珀色的眼,笑的无比天真无辜。

    吃完饭,文森特擦擦手准备扶白征去五年级校区,被白征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你真的能自己走?”文森特语气很担心,虽然更多的是遗憾。

    白征暗暗磨牙,死小子,一边重重的点头:“可以。”

    “哦对了,”白征刚准备走,忽然想起来什么又回头:“我下午又多了机甲基础课,下课会晚,你以后就别来找我了。”

    “嗯,我知道。”文森特点点头:“我随意,你不用考虑我。”

    本来就没想考虑你,白征心想。一个人悠悠哉哉走去上课。

    五年级的机甲理论课,会介绍驾驶机甲的基础性知识包括理论的和实践的部分。除了实践课白征还有兴趣听一听理论课完全就是睡过去的。

    杜锦这节课没来,据说他鼓捣出了新的检测拦截设备,只针对里昂一个人,只要是关于他的一切,无论通讯器还是宿舍室内系统终端,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拦截,并在里昂那一边伪装成此人不在的假象,杜锦就能安心的在家鼓捣光脑。

    没有杜锦在身边,白征照样睡得安心安逸,并且凭着神一般的强大生物钟,在课程结束的前十分钟幽幽转醒。白征迷迷糊糊感觉大概快要下课了,正闭着眼睛做最后的挣扎,突然感觉身边的椅子有轻微的衣料摩擦声,四周也随之安静了下来。

    什么情况?白征刚睡醒还在犯迷糊,一睁眼就看见白那张清容俊秀的脸。白支着脑袋外头看着白征,神色淡淡的开口:“你就是这么上课的?”

    白征一瞬间清醒了,周围的人看见白也开始小声议论,看得出他在学校里也算得上是个名人。

    “你怎么在这里?”白征揉揉眼,碍于现在在上课可以放低了声音。

    “来旁听,今天学生会没什么事。”白征挥挥手和正在上课的讲师打了个招呼,示意他继续。然后顺手捞过白征的电子板课本,点击前后两页翻了翻。

    “你都不做笔记的?”

    “做那玩意干嘛?又不能吃,再说这些东西这么简单,至于吗?”白征不屑。

    白不急着嘲笑或者讽刺他,接着翻五年级的课本:“实战型机甲,目前使用的动力源是哪种元素?”

    “啊?”

    “我在问你话,”白微微皱眉,黛色的眉峰轻轻纠缠在一起,“这是你前两天学过的东西。”

    “……会,会开不就行了,要知道这个干嘛?”

    白不辩驳,不说话只点了点头:“那开启机甲的喷气滑翔翼,是哪两个操作键的组合效果?”

    “……”白征第一次知道,开启单侧喷气滑翔翼是要用两个键的。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白把电子板还给白征,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但白征硬是从里面读出了一丝失望的味道。

    这小子是来找茬的?白征惊讶之余刚要掀袖子还嘴,白已经站起来:“我就是过来看看,权当视察,快下课了,我先走了。”

    死小子看着沉静脚步却极快,三两下就出了门找不到人影,只留白征一个人憋着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

    白征深吸一口气,愤怒的掏出通讯器打给里昂:“里昂,我想你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