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章 和好
    二十八

    查清楚了被围观的原因,白征倒开始不介意了。他是事件的主角,其中的真伪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所以没想过要解释什么。

    白征最开始是这么想的,然而随着这次的事件逐渐升温发酵,围观白征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不惜逃课跑过来对白征指指点点。

    白征想要不在意,可是随着周围的人逐渐聚集增多,本来的窃窃私语也变成了大声的指责,白征视线所到之处,全是一片冷眼。

    他也不免气短,因为前一段时间和希尔德吵架的事人尽皆知,没有了来自皇族的庇护,那些看不惯白征的人更是肆无忌惮。

    白征忍了三天莫名其妙的白眼和指责,满心的烦躁变质成了怒火,眼神变得锋利且有隐隐的杀意。这时候,还偏偏有不怕死的冲到白征跟前,一脸嫌恶的责问白征要不要脸。当时,白征不知打自己到底花了多大的劲,才忍住早已紧攥住的拳头不往那个人脸上招呼。

    从第四天开始,414宿舍有迎来了一位新的宅男。

    杜锦瞥了一眼趴在自己床上装死的某人:“你不去上课?”

    “不去,再去学校估计就要发生命案了。”

    “你死还是别人死?”

    白征掀开眼皮,幽幽的开口:“同归于尽。”

    ……

    “你真不去找找希尔德,好歹他也是这件事的主角之一。”

    “不去。”白征转过头面向墙壁:“大爷我还没有原谅他。”

    “其实上次的事你也不能全怪他。”杜锦难得舍得放下键盘,转过来对着床上正窝着的一大团:“维布伦虽然是皇室,但是现状并不太好。现任国王虽然治国有方,但是仁政之下早就已经是暗潮涌动,不知道多少人想在下一任国王登基之前扳倒他们。”

    “你既不是贵族也不是权贵,成为二皇妃,无疑是给皇室增加了一个人人都看的见得弱点。”杜锦从糖罐子里拿起一枚糖球:“稍不留神,你都可能成为别人上位的垫脚石,就像这样。”

    杜锦把糖球扔进嘴里嚼了嚼:“被人拆骨入腹,却毫无招架之力。”

    床上的人依旧闭着眼睛装死。

    “他这是在保护你。”

    等了几秒,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反应,杜锦耸耸肩,转回去继续鼓捣他的光脑,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只能靠两个人自己来了。

    对着墙壁的那一面,白征眼睛睁得老大完全没有要睡觉的迹象,深褐色的眼睛不知在看哪里,却因为刚才杜锦的一句话,有些轻微的动摇。

    接下来的几天,白征全程赖在宿舍里,一步都不愿意跨出去。比起杜锦安安静静的敲键盘,白征更像是被别人关起来的,东摸摸西瞅瞅一刻都不得安生。

    “你去打盘游戏行吗?”杜锦实在是受不了了:“你真的很吵。”

    “游戏账号被扒出来了。”白征摊手,表示我也是很无奈。

    “我真想代你去和希尔德道歉。”杜锦真诚的说:“然后让他还我一个安静的宿舍。”

    “你要是去的话,我就彻底拆了你的光脑,用这个。”白征挥了挥拳头。

    杜锦叹了一口气:“我在门上安装了反监控装置和隔音装置,要不然你就算躲在宿舍里也会被弄疯,连带着我一起。”

    “所以我们是一体的。”白征拍拍杜锦的肩膀:“加油吧兄弟!”

    里昂这两天也没有出现,事情闹到现在,希尔德那一边就像消失了一样一言不发。杜锦偶尔提起这件事,白征也只是哼了一声就没有了言语。

    虽然白征整天不出门,杜锦还是能透过网络了解这件事的发展情况。先前只是在校内传播,这两天,已经有校外的娱乐性报纸闻风而动,透露了有关这些的经过。

    “要不要我替你发个帖子声明一下?”杜锦问:“这两天以讹传讹已经闹得不成样子了。”

    要是放在前两天,白征绝对会硬气的拒绝。但是经过这长时间的轰炸,白征也开始厌烦而松动,考虑着要不要声明否认一下。

    再等一天。

    白征咬咬牙,如果明天结束这件事继续升温,我就发帖回应。

    第二天上午十点,白征还赖在床上装睡。杜锦用病毒破解了白征房间的密码,进来拽白征起床。

    “快起来。”杜锦拍拍床上的一团,“给你看一样东西。”

    “如果是新发的骂我的帖子,还是免了吧。”白征死抓着被子不愿意松手。

    “不是帖子,是希尔德,他开发布会做声明了。”

    白征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怎么可能?

    光脑屏幕清晰的投影出那个白征熟悉的身影,金色的头发和眼睛,身形高大,举手投足间却也不失优雅。希尔德神色慵懒,是一贯的,白征所熟识的傲慢态度。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音响里穿出来,即使没有提前准备稿子,他依然能做到吐字清晰,流畅而没有停顿。

    “关于我和我的妻子,白征。我必须承认的是,我们的认识是一个意外,甚至在一开始,我都不敢相信是我首先因为对方而坠入爱河……”

    好听的男音不断穿进白征的耳朵里,内容是白征和希尔德,却好像在诉说另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白征想噗之以鼻,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听得认真。

    “我爱他,所以希望把他带进我的世界,即使我知道这必将对他产生困扰,但是我仍然自私的选择这么做。我想给他最好的,才会和他结婚,送他来军校,给他我能给的最好的一切,以此来留住他。”

    “所以,关于这次的事,”希尔德顿了顿,微微低下头,睫毛轻轻颤动,“我尊重他交朋友的权利,因为,我希望他能爱我更多一些。”

    最后的一句话,像一记重锤直击白征的心底。他几乎要怀疑屏幕上的这个希尔德是不是假扮的。虽然相处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这已经足够让白征了解这个人的骄傲和荣耀。向来高人一等的人,只知道命令,而非迁就别人。

    怎么可能?

    白征怔怔的看着屏幕,即使这个故事有大量虚构的成分,但他还是不免有些动容。即使为那句爱他而产生的微微心悸,也是为希尔德坚持了二十三年却为他放下的骄傲。

    “听说,好多希尔德的脑残粉都听哭了。”杜锦在一旁幽幽开口。

    白征回神,尴尬的转头假装看窗外。

    “不如现在去找他?”杜锦给出建议。

    白征呼出一口气,握了握拳头往门口走。刚准备打开门,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刚才还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个金发男子,带着往日的慵懒神情,笔直的站在门口。

    “……”

    “没什么想说的?”希尔德扫见房间里正在播放的发布会录像,低下头看着白征。

    “……”

    “关于上次的事,”希尔德懊恼的揉揉眉心:“我的确有些情绪失控,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忤逆我的人。”

    希尔德艰难的想解释什么,关于自己的出生和成长环境,关于这二十三年的所见所闻,都不可能有这样人,敢直截了当的拒绝他,所以他才会生气。

    白征明白,看着紧皱眉头的希尔德有莫名的心疼。一句话就这样不经大脑的来到嘴边:“我不怪……”

    “抱歉。”希尔德有时候自己也弄不明白,对于面前的这个人,他给了太多太多的耐心和纵容。当初完全是图省事而定下的荒唐婚事,他明明随时可以反悔,却一直没有这样做。

    白征极度怀疑自己幻听了,这是希尔德啊喂!你拿错剧本了吧?

    “你……刚才说什么”

    希尔德的脸色瞬间黑了:“别蹬鼻子上脸,这种话你能听一次就已经是你祖上积德了。”

    “所以你刚才说的真的是抱歉?sorry?”白征一脸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震惊表情。

    希尔德用更加黑的脸色给了白征肯定的回答。“其实还好啦,”白征摸摸头:“也没有多生气,我原谅你了。”

    “……我又没求你原谅。”

    “啊?”

    “我是说……你要搬回来住吗?”

    “啊,你说这个?”白征指指杜锦,一脸为难的表情:“我怕他会舍不得我。”

    “我巴不得你早点走。”杜锦不客气的插嘴。

    “……”能不能有一点兄弟爱了?

    希尔德嗤笑一声,脸色转好:“现在,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

    ……

    “不过你要是真走了,我还是会不习惯的。”杜锦眼睛不离开光脑屏幕。

    白征眼睛里再次开始放光。

    “以后就没人给我倒垃圾了。”杜锦啧了一声表示很困扰。

    “……”白征现在很想骂脏话。

    “大爷我回去住了!”白征风风火火的要冲会房间收拾东西。

    “记得把餐饮机给我留下,我要用。”

    “我还没有餐饮机重要?”

    “我想想,”杜锦真的停下抬头想了想:“好像没有。”

    白征朝杜锦比了比中指,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拉着希尔德出门:“我要回家!”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