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章 舍友
    二十一

    白征站在宿舍的门口面无表情的和小眼镜大眼瞪小眼。

    “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小眼镜小心翼翼的问。

    白征看了看门板:“算了,我觉得外面挺好的。”

    “……”

    正当两个人梗着脖子谁也不愿意先进去的时候,一声沉闷的声响,安静的电子门忽然间打开,在没有任何人碰他的情况下。白征确信,自己和小眼镜中没有任何人去碰了这扇门,所以现在,他快要吓尿了。

    门缓缓开启,房间里的景象也慢慢呈现出来。门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一股带着淡淡腐朽气息的冰冷空气缓缓渗出来,冷的白征一激灵。

    “你不是说这里住人了吗?怎么跟鬼屋似的?”

    “我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小眼镜看得双腿直发抖,脚底抹油跑了,白征还没拉住。果然现在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人内心都住着一只澎湃的野兽。

    白征小心的朝里面探了探头,没看见任何人影,窗户被厚重的窗帘所遮盖,阳光根本照不进来,昏暗的视线下,白征找不到任何类似桌子,衣柜之类室内设施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充斥在房间各个位置,不知道是什么的大团深黑色的阴影。

    白征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跨了进去,四处探探头,始终没有看见人影,只听到一声声微弱的模拟键盘敲击的声音,腐朽的味道更加浓厚。进门大概是学生宿舍的小客厅,虽然已经被一团团黑色的东西占据大片的地方,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客厅。

    白征踩着依稀看得清的大理石地板慢慢往里走,最左侧有一扇开着的门,从里面能看见意思微弱的光线。等到走进了,敲击键盘的声音越来越大,白征碗里面看了一眼,正在紧张运转着的光脑前,可以看出是坐了一个人的样子。

    这个,应该就是白征传说中的室友……

    白征扒着门缝犹豫要不要上去打招呼,那个人飞快动作的双手一顿:“我看到你了。”

    声音就像是陈放在角落里多年,急了一层厚厚的灰,完全没有所谓学生应该拥有的那种鲜活开朗的嗓音。

    突兀的声音吓了白征一激灵,干笑着打招呼:“我,我是你的新室友白征,今天刚入学……”

    “你等等。”那人头都没有回,在光脑里飞快的输入了白征的名字,然后噼里啪啦敲了一阵,光脑的投影屏上瞬间显示出白征所有的入学信息。

    “白征,白征……”好像破碎风箱般的声音不断地念着白征的名字,听得白征头皮发麻。

    “你是omega?”那人停止了自言自语,这句话明显是问白征的。

    “是,是吧。”

    “嗯,那还好。”光脑前的声影轻声嘟囔了几句,然后请客几声:“我是说,咳咳,学校是怎么安排的?非,非要把omega和被beta放在一起吗?”

    “……”前半句话我都听到了喂!

    “提前说好啊,我是个beta,跟你不同性别,没事别来烦我。”

    “……哦。”谁要来烦你啊喂!全校都知道你是个omega好嘛?

    虽然内心有几百只草泥马在狂奔不止,白征还是无语的应了。那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嗓子,嘶嘶的直吐气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好不容易艰难的发声,开口就是一句:“给我倒杯水,快要渴死我了。”

    ……

    “水在哪?”白征四处看了看,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

    “出,出门左手,厨,厨房有饮水机,应该还剩点儿。”

    白征摸索着出门去找饮水机,好不容易摸到了位置,却找不到一次性的水杯,索性从地上一堆用过的水杯里,挑了一只味道不是那么重的,冲了冲给他接了一杯水。

    回去的路上,在白征第五次因为绊倒东西而洒掉水之后,他烦了。这屋子到底这么回事?地面还能是原始丛林的草皮铺的?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灯光,也不知道室内终端系统开了没有?白征随意的把杯子放在地上,靠着墙摸索电灯的手动开关,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开关打开,一瞬间的白光让白征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有些睁不开,几秒钟之后,白征尝试着睁开眼看了看,然后感觉,还不如不看。

    白征终于知道那些成堆的黑影是什么了,是一堆堆极其壮观,连宅男都要俯首称臣的速食食品的包装盒;刚才绊倒白征的,是散布在地面各个角落,即使颜色透明,但是因为数量庞大,在视觉效果上也极其突出的——一次性水杯;然后那所谓腐朽的气息,没错,乃们猜对了!就是各种长了霉斑,甚至生了蘑菇的零食、碎屑所混杂在一起的,奇妙气息。

    连白征,这个以前宿舍被称作是垃圾堆的前任士兵,都觉得惊呆了。此刻,白征真想把以前的班长叫过来看看,那他就会很惊讶的发现,原来白征是个讲卫生、爱干净的好青年。

    所以说,比较产生美。

    白征站在厨房桐乡房间的过道中间出神,突然间,一只惨白的手突然伸出来,“啪”的一声扒住门缝,从白征的角度,刚好能看见这只手奇长的且参差不齐的指甲。

    破风箱一般的声音又想起来:“呃呃呃呃呃呃——水——”

    一个人影从门里面颤颤巍巍的走出来,长且结成一团一团的头发遮住脸,完全看不清长相。在灯光的照射下,虽然不显得那么恐怖,但是多少有些渗人。

    或许是看见了地上的那杯水,来人“扑通”一声趴下来,挪过去,抓过水杯“咕咚咕咚”几口就灌完了。

    粗喘了几口气,那人状似痛苦的拿手盖住眼睛:“好亮。”

    白征被他的一系列动作吓了一跳,这到底是什么鬼?学校的入学恶作剧?宿舍惊魂?

    趴在地上的人双手抱头直哼哼,白征木头似的杵在一边动都不敢动。

    “你的房间在那边。”一直惨白的手伸出来指了指对面的房间,白征回头,的确还有一个门。就走过去打开,听希尔德说已经事先打扫好了,这种事他应该不会坑我。

    白征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门,现在他受伤的心灵急需要安慰。

    吸——呼——!3、2、1!睁眼!

    ……

    希尔德这次的确没骗自己,干净的新床单,桌椅,连衣柜都是一眼能看出来的,来自希尔德的骚包品味。

    如果……没有和外面画风一直的成堆的垃圾的话……

    “砰!”

    白征关上房门气势汹汹的回到那人面前:“我的房间是怎么回事?”

    “啊——”或许是应为喝了水,那人的声音好了很多,却还是带着一股刚睡醒般的迷糊劲:“我看你还没来,正好我东西有点多,就先借你那里放了一下。”

    他撩起厚厚的头发帘子取出一副眼镜,那身上的衣服擦了擦镜片:“不要那么小气嘛!”

    白征倒吸了一口气,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快。快去把你的东西清走。”

    “哎!”那人叹了一口气,慢悠悠的站起来往白征的房间走,路过白征的时候,一股压缩了十倍的腐朽气味差点没让白征的鼻子报废。

    “站住!”

    “又怎么了?”那人不耐烦的转身。

    白征抖着手指着他那件可疑的土黄色t恤:“你这件衣服穿了多久?”

    “你问这个啊。”他拽了一把衣服的下摆:“不记得了,送来了我就穿了,啊,你看这一堆,是我穿了之后开始堆起来的,到那边那头,是昨天吃剩下来的,中途没换过,你自己算算天数。”

    “……你这件t恤,什么颜色的?”

    “白的,这个我记得。”白征竟然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骄傲,这一定是错觉。

    “你……就没有其他衣服了?”白征艰难的开口。

    “有。”白征舒了一口气。

    “在这下面。”那人指着其中一堆垃圾山:“我恐怕拿不出来。”

    白征现在很想打人,早知道就和里昂一起来了。

    这是,走在w1区的学生宿舍走廊里的里昂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他吸了吸鼻子,莫名其妙感觉有点冷。

    白征的宿舍门是开着的,里昂本来想踹上一踹,结果条件没有允许。

    “当当!”里昂长腿跨进宿舍门:“皇妃我来给你送东西辣!”

    然后同样被房间内的壮观景象镇住了,还没等里昂的吐槽说出口,他就看到了更让他震惊的画面。

    刚结婚不久的二皇妃白征,压着一名明显体型比他小的男孩子,二皇妃左手把小男孩的双手抓住固定在头顶上方,右手掀起男孩衣服的一角正在向上拽,大片雪一样的皮肤露出来。某疑似爬墙的皇妃一脸狰狞还念念有词:“不脱衣服你还想进我的房间?”

    “哎哟,哎呦呦呦~(*/w╲*),”里昂大手羞涩的捂住脸,不嫌事大的从手指的缝隙里偷看:“我要去告诉殿下。”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