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章 么么哒
    十四

    希尔德到底是没有把白征是beta的事说出来,对于这件事,白征翻了个白眼,还不如说了。经过前几天的和谐会谈,两个人差不多达成一致,虽然,基本上,是白征向希尔德妥协了。

    后知后觉的兵痞顿悟,作为一个成年之后一直呆在军队里的,拳头胜过一切的士兵来说,跟这种在官场上混迹多年,嘴炮技能点满的老油条坐在一起商量,自己压根就没有胜算。

    从他从窗户口移到希尔德面前坐下的那一刻,他就输了。

    希尔德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生生的把错全部赖在了白征的头上,顺便从正面侧面明示暗示的表达了自己宽宏大量不计较,却被某蠢货提出无理要求的悲伤情绪。反观白征,除了谈话开头还反驳了一两句,后面全程在听希尔德讲话,完全插不上嘴。

    所以,结果就是,全是白征的锅,都是白征的锅,香烟没有了,离婚不同意,二皇子邪魅冷酷一笑,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这是个悲剧。

    好在大家都说开了之后,白征不用在扭扭捏捏装成omega的样子,大大咧咧的简直不能更舒爽。希尔德得空也和白征过两招,深居浅出的皇子,体术竟然也好的不是一点半点。真正认真打起来的时候,白征这个纵使拥有九年经验的老兵在他手里也讨不到一点巧,甚至经常被希尔德压制住。

    白征不得不承认,这是beta和alpha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不过他更愿意想信,自己的对手是通过自己不断的历练,才有今天的过人能力。

    男子都有好胜欲,更何况是有血性的军人,遇到这样的强者,白征自然是越练越起劲,完全停不下来。有时候希尔德烦了,就把里昂丢过来当陪练,自己脚底抹油跑了。

    剰里昂一个人面对皇妃悲伤逆流成河。

    里昂的体术差希尔德一些,但力道却在希尔德之上。但是,有力气有个屁|用!里昂仰天长啸,白征就是在粗壮好歹还挂着皇妃的名头不是?身份尊贵不说,就冲这个名头也知道该把这人当雌性看待,绅士的里昂大将军表示,自己从不打女人。

    况且,以自家皇子的那个龟毛尿性,自己要是真出手把人家打伤了,估计也是呵呵哒!

    出于以上的考虑,里昂只能憋屈的被动挨打,偶尔出击也要顾及力道防止把人打伤,这样往往就给对方露出破绽,白征以十分力道出击,一天下来,里昂鼻青脸肿的“嘤嘤嘤”的跑回了家,发誓以后再也不来皇宫了,太口怕闹!

    从那天之后,里昂说什么也不来皇宫里。白征找不到对手就天天跑去烦希尔德,希尔德一忍再忍,最终,选择在自家书房的侧厅里装了一包沙袋,供白征发泄他那永远旺盛的精力。

    “我看你身体素质挺不错,那时候怎么没去军校二十选择入伍?”希尔德指着脑袋漫不经心的问。

    白征练得爽了刚从侧厅出来,满头大汗的到处找水喝。希尔德丢过去一瓶自己平时锻炼之后喝的,增强肌肉活性的运动饮料。白征拧开瓶盖“咕嘟咕嘟”猛灌了一口,舒服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才回答。

    “军校管理的太严格,我只喜欢打架。”白征砸吧砸吧嘴,晶蜜桃口味的,还不错。

    “我记得各军校每年都会安排适龄青年的入学考试,没收身份限制,你没通过?”

    “不是,”白征有灌了几口饮料:“我压根儿就没去考。”

    “为什么?你素质还不错,要是考的话肯定能进。”

    “都说了是不想考啊!”白征一屁股摊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我没兴趣军校的学习,就是喜欢打架,肉|搏,懂吗?”白征挥挥拳头。

    希尔德嗤笑:“那现在让你去,你去吗?反正你天天闲在家里也没事。”

    “不去。”白征一口回绝:“现在军校里教的都以机甲为主,体术已经是可有可无了,我去干嘛?”

    “这么说你还看不上机甲?”希尔德从书桌后面站起来走到白征身边,戏谑的回应。

    “机甲哪有直接干来得痛快?一群大老爷们打个架还要躲进一团钢片里,想想就憋屈。”

    “你玩儿过机甲吗?”希尔德弯下腰,双手撑在白征椅子的扶手上,与白正视线平齐。

    “没有,我不喜欢的东西没必要尝试。”白征坦然的回视希尔德,眼神认真坦荡没有丝毫回避。

    希尔德嘴角上扬,眼神里闪着恶劣。白征觉出不好刚要逃开,就被一处微凉湿润的所在封住了嘴唇。一股电流从心里冲出来,炸的白征眼睛发花。

    介,介是什么个情况?

    起初,希尔德只是衔着白征的嘴角轻轻允|吻,试图让白征放松下来。复又伸出舌|头,轻轻软软勾勒他的唇形,动作挑|逗有暧|昧。

    希尔德卖力的讨好戏|弄,某个不解风情的就像木头似的紧紧抿住双唇,浑身僵硬。希尔德嘴上动作不停,缓缓的睁开眼,长而密的睫毛搔刮过白征的脸,一对神秘深邃的金色瞳孔,像电影了的慢动作一样,慢慢出现在白征的眼前。

    双眸聚焦,在不到一厘米的位置上,白征在这对蜜色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

    白征呆愣时,突然觉得嘴上一痛,温|湿的感觉瞬间消失。希尔德直起身,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白征,白征清晰的看见,希尔德那笑的意味不明的嘴角上,有一丝鲜红的血|迹。

    白征赶忙伸手摸摸了嘴巴,指间一碰上就有强烈的刺痛感,白征看了看手,果然破皮了。

    “你丫有病啊?没事乱咬人这什么毛病?”白征气不打一处来。

    “谁让你接吻不专|心,”希尔德理直气壮:“谁接|吻的时候把眼睛睁那么大?一瞬间我还以为亲了一头牛。”

    白征被损的两眼冒火,不由分说的想起来跟希尔德干一架。

    “你这是,初吻?”

    白征一愣,梗着脖子否认:“不是。”

    “分明是。”希尔德捂着嘴角笑得直抖:“不然怎么会不知道要闭眼?二十五岁初吻还留着,看不出来你这么纯情?”

    放pi!

    白征红了脸:“老|子16岁就在军队里服役,哪有时间谈恋爱?”不像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啊大种马!

    当天,白征偷摸着手写了人生中的第一篇文章《记,那些年我们被猪啃了的,初吻》

    这天以后,希尔德整天忙得看不见人影,早上一大早就爬起来去工作,晚上半夜才带着一身寒气钻进被窝。白征次次被背后伸过来的冰冷的大手弄醒,烦得狠了也会不要命的出口抱怨,然而每次都被希尔德的狼吻镇压。

    不知道是因为上次的事内心受到重创还是陪自己殿下去忙了,最近也不怎么见里昂来宫里,白征又开始怀念那个顶着一头红发的傻大个。

    哎,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我果然是个恶劣的男人。

    希尔德一次傍晚回来拿东西,正好看见白征蹲在花园里揪树叶,为了防止内心寂寞空虚的老家伙继续摧残自家的花草,希尔德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盘东西递过去。白征接住一看,是现在帝国很流行的网络游戏。

    白征长期在军队里很少接触这些新鲜事物,拿在手里还觉得挺新鲜。当时就电话购物了一套最新的游戏模拟器设备,完成了作为皇子妃的第一次奢侈挥霍。

    当晚,当希尔德再一次风尘仆仆的推开自家卧室的大门时,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半,平时应该漆黑一片的室内,今天意外的灯火通明。希尔德来回扫了一眼没瞧见自己媳妇,倒是看见角落里等人高的巨型游戏仓,游戏仓外的指示灯保持常亮,证明有人正在里面玩儿得嗨。

    希尔德满脸黑线的走过去,带着白手套的食指按下了游戏仓外的外部介入按钮,调整到游戏既视界面,游戏仓外的小屏幕随即开始播放游戏人现在所处的环境。

    灼人的阳光炙烤大地,空气在烈人的阳光下变得粘稠凝固,放眼是无边的金色沙漠,偶有一株植物也早已枯死毫无生气。

    沙漠绝境模式。希尔德心里盘算:在这个游戏里算是中极难度,只要能迅速找到补给水源。就能轻松通关,这老家伙的确不太笨。

    天知道日理万机的二皇子希尔德,会推了满的不能再满的日程,来游戏店买游戏,并且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研究完全攻略,才假装漫不经心的丢给自家皇妃,不过这些事,他并不打算让他知道,怕他太嘚瑟。

    希尔德盯紧屏幕刚想搜索白征的身影,就被满屏的小喇叭挡住了视线。

    ……

    最近倡导和谐社会,网络和谐比较严重……

    希尔德脚趾头想也知道,那个“养了一只猪”的id是谁,正想着,一声熟悉的仰天长笑声从喇叭里传出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