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章 暴露
    十三暴露

    “二十五岁,入伍九年,gj5269编队队长白征,你真当我不知道?”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希尔德附在白征耳边,低声呢喃:“其实你的体检报告一直有问题,是我硬给压下来的。”

    其实刚开始时,希尔德不过只是想随便找个人平息有关他婚礼的争议,恰好白征糊里糊涂的出现,希尔德等于顺水推舟,就答应了王后的婚事。

    “你在保护中心里待了还不到一个月,会抽烟会打架,你能告诉我,作为一个omega,你从前是在哪里生活的?”

    “还是说,”希尔德衔住白征的耳垂,齿贝轻启慢慢的碾压咬嗜:“正如我找到的那份资料,队长白征,是个beta?”

    白征脑子里“轰”的一炸,被发现了!他不自觉的脑子抵到墙上,脑子转的飞快想着怎么摆脱现在的状况。

    希尔德见状,以为白征已经认命服软,心情更好:“你大概不知道,你平时做的那些都足够你暴露几百次了,我看你傻不愣登也懒得揭穿你,看着你瞎蹦哒权当解闷。”

    听了希尔德的话,白征意外的没有回嘴,心里只觉得释然,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下来。原来是这样,早知道就不用那么紧张了。

    “没错,我是个beta,是个军人,退伍之后没有工作,所以混进omega保护与培育中心。”

    “这些我都知道,”希尔德打断他:“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是怎么做到改变自己性别的。”

    “用了一种叫信息素改变试剂的东西,能够暂时改变性别,三个月。”白征直言不讳。

    “……从哪弄来的?”希尔德思索片刻后问道。

    “……”偷的,我能这么告诉你吗?

    “不说?那我来猜猜。”希尔德被挑起了兴致,放松手上的桎梏,给白征留了点喘|息的空间。

    不不,求别猜。

    “以你平时的尿性,这东西你绝不可能花钱买来,而且你压根没有这个闲钱。其次,这东西有价无市,我也是头一次听说。我记得你们之前的训练区靠近帝国第二科研院,所以——”希尔德有意拖长声音:“你的东西应该是从那里偷来的,我说的有错吗?”

    “……”是啊,没错,全让你猜对了要不要加上一百分啊?

    “你不说话就当你是默认了。”希尔德高挺的鼻梁蹭着白征的脖颈,从刚才被他按在墙上开始,他的小动作就一直没停过。

    “你丫烦不烦?”白征动了动上半身:“知道我不是omega了还这样有意思吗?”

    “嗯,是没有omega香,我也是勉为其难。”

    白征翻了个白眼:“你准备什么时候说?”

    “说什么?”希尔德停下动作,困惑的看着白征。

    “我们离婚的事啊!我是个beta,没本事给你变出一个基因优秀的娃来。”

    身体的束缚瞬间被放开,希尔德久久没有回应。白征以为他走了,悄悄的回头看。希尔德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看着白征,像一尊雕刻完美的大理石塑像。

    塑像的薄唇轻启,开口就是“一帝国人都欠我钱”的不爽语气:“我说了要和你离婚了吗?我还没追究你欺骗皇室欺骗老公的罪过你还敢要离婚?”

    “……”这语气怎么感觉是在耍小性子?一定是我的错觉。

    “再说,”耍小性子的皇子冷哼了一声:“皇族的基因优良,凭着我的,也能把你无药可救的基因给扳回来,那怎么可能培养不出好的下一代?”说话间,希尔德扣好衬衫的扣子,系好领带。走到床边,单手抓起被甩在一边的军服外套搭在肩膀上,阔步出门没留给白征一个眼神。

    “以前觉得你蠢,没想到你蠢成这样。”路过白征的时候,希尔德凉悠悠的说了这句话,然后毫不犹豫的出门而去,留白征一个人在里面磨牙。

    妈|蛋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

    当晚,新婚两个月不到的二皇子夫夫两个人,在同一张床上睡出了一条新的大裂谷。

    ================我是时间跳跃*的分割线=============

    未来的帝国大将军里昂,乘着风和日丽的天气晃到皇宫里,在一脚踹开二皇子书房的大门,发现没有人。就屁颠屁颠的蹦哒去卧室。

    “殿下!”门被踹出一声闷响:“终于给我逮到你迟到了哈哈哈!”

    里昂还没哈完,就被卧室里铺天盖地的冰冷气氛梗住了。卧室里,希尔德坐在椅子上一身厉气的看报告,白征站在和他成对角线的直线距离的最远的地方,假装欣赏远处的风景。

    吵架了这是?粗神经的里昂将军难得精明了一回,也是知道夫妻吵架不能掺和。

    “我还是走吧。”里昂收回踏进去的一条腿:“突然感觉有点不舒服我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滚进来!”希尔德说话都直往外面喷寒气:“你还想明天再来踹一次门?以后再踹一次按原价一百倍来付,反正你也不缺钱。”

    “……殿下求放过……”里昂结结实实的撞上了枪口,简直欲哭无泪,表示自己死得冤枉。原来自家二皇子希尔德附带“吵架中”这个状态时,杀伤力自动翻倍成原来的十倍。

    里昂老老实实的滚进房间,顺便轻手轻脚的带上了门。进去之后,希尔德随即收回带刀子的眼,注意力完全投向手里的报告,好像压根没有里昂这个人。

    里昂杵在两个人的冷气流中间,一头凌乱的红发显得极其无辜。看到希尔德不待见自己,里昂慢慢挪到白征的身边。

    “王妃,在干嘛?o(n_n)o”

    白征斜了一眼里昂,阴沉沉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在想这屋子里阴气极重要不要做场法事驱驱邪。”

    ……

    你说谁?纯良的我表示一个字都听不懂。

    “你想驱谁?”希尔德“啪”的一声放下电子板,里昂眼尖的看见板子上多了一道裂缝:“明明自己不守规矩,不讲妇道,瞒了天大的秘密,里昂,你说谁的错?”

    “额……”

    白征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你丫不是已经知道了还一直瞒着我,谁tm在骗谁啊?你让里昂说!”

    “额……”

    “说啊!”这次两个人倒是异口同声。里昂被吓得一惊,怪我咯?

    “我觉得吧……”一脸“我受到了惊吓”的粗壮大汉慢慢挪到门口:“我还是走吧!”话音刚落就“吱溜”一声溜出门。

    “砰!”门再一次被大力的关上。

    白征盯着门唾了一口:“怂货!”然后冲着希尔德的方向恶狠狠的说:“扣他钱。”

    “你不说我也会。”希尔德拿起电子板准备接着看报告,看到的确是板子英勇就义的尸身。

    “啧!”希尔德捏了捏眉心,抬头看了一眼白征。这货放完了话就接着眺望远处的风景。

    希尔德轻叹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不知在想什么,良久之后,希尔德无奈开口:“你的那包东……香烟,还在我这里。”

    白征听到心爱的宝贝条件反射的动了一下,然后接着装死。愿意动了就是好征兆,希尔德再接再厉。

    “如果你愿意过来谈一谈,”希尔德撑着椅子的扶手,冲着白征的方向说:“我会把它给你。”

    白征的身体明显转了一下,但是想了想又缩了回去。

    “我以我维布伦的姓氏起誓,绝不骗你,”希尔德的语气低沉温和,带着浓浓的商量的意味:“怎么样?”

    白征的眼睛动了动,似乎真的开始好好考虑这件事。他的动作透过玻璃的反射清晰的映在希尔德的视线里。希尔德的笑意更暖,眼睛里化不开的蜜糖色丝毫不逊色于窗外的阳光。

    希尔德猜对了,几分钟之后,白征气势汹汹的坐到希尔德的面前,虽然眼睛还是盯着窗户看。

    ……

    “你想说这么?”白征语气生硬。

    “关于你是beta这件事,我的确一早就知道,”希尔德带着白手套的右手食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不告诉你是不清楚你混进皇宫到底是想做什么,这是为大权着想,我必须这么做。”

    “后来,我发现你并没有恶意,所以也没有有意揭穿你。”希尔德敲击的动作停止,表情无比认真:“所以对于你说的离婚这件事,我认为是非常无理取闹的。”

    “无理取闹?”白征终于愿意把自己尊贵的头转过来对着希尔德:“你既然知道我有问题,还敢接我进宫,你自己就不是另有所图?”

    这货竟然知道?老家伙也不是很笨嘛!

    希尔德心里发笑,面子上还保持着公事公办的态度:“你说的没错,刚开始我是为了平息有关我婚事的争论,正因为这个,我才认为我们不应该离婚。”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