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 > 皇妃是项技术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章 怀疑
    十一

    “白征,你用违禁药品?”

    “……啊?”

    “从哪里来的?”希尔德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白征的手腕,英挺的眉毛拧在一起:“我问你从哪里来的?”

    “别,别人给的。”

    “谁?”希尔德是真的急了,白征可以清晰的看出他蜜色瞳孔中的愤怒。

    忍着手腕被紧紧攥住的疼,白征试图安抚他:“你先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是违禁药品的?”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有人告诉我香烟是违禁药品,我表示受到了惊吓,求合理解释一个。

    希尔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吐了一口气平复心情,放下攥着白征的手:“前几年去边境星处理违禁药品走私案件,我好像记得有这东西。”

    “……”

    “想说什么直接说!”那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但是我不想说”的态度是想怎么样?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违禁药品,难道不是吗?”

    “……违禁药品被夹在这东西里面使用,为的是携带和食用方便。”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希尔德怀疑的抱胸。

    “这东西本身没问题,叫做香烟,没有毒。”

    “……”

    “我抽了十几年了,都没有问题。”白征笃定地说。

    “你没骗我?”希尔德眯着眼一脸疑狐。

    “我至于骗你吗?”白征无语。

    “这么说,你想抽?”希尔德举着香烟到白征面前。

    “……”你问的这么直白叫我怎么好意思回答。

    “这东西即使没有毒,也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希尔德斜眼睨着白征:“没收,以后别让我看见你拿着这个。”

    “……不要这样。”我拿到才不到一小时,到现在还没抽上一口你忍心把他收走咩?

    中年老大叔有史以来第一次眼睛bulingbuling的卖萌,就差把“我想要”三个字写脸上了。

    “不给。”

    “……”嘤嘤嘤……

    “……真想要?”

    “嗯。”白征用力的点点头。

    “那——”希尔德有意的拖长音:“就给你抽一次,不过只有这一次,你要是敢偷偷用,就让你一辈子再用不了这个,听到了没有?”

    “……哼唧。”

    “卖萌没用,蠢死了。”

    妈|蛋,刚才是谁一脸享受?

    “知,知道了。”

    “嗯,”希尔德满意的摸摸白征的头:“乖。”

    乖个腿,最终希尔德大发慈悲的允许白征抽烟,但考虑到有烟味影响宫殿的空气,最重要的是希尔德自己不喜欢,所以白征只能憋屈的躲在宫殿后面的草地上,抽完了半个月以来的第一支烟。

    不要太悲壮。白征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觉得自己委屈的白某人,午饭以后就跑出去溜达,想要安慰自己那颗受伤的硬汉心,直到晚饭时分才磨磨唧唧的回来。一天里几乎没和希尔德说上几句话,以沉默回应□□,然并|卵。

    入夜,希尔德洗完澡习惯性的搂着白征准备睡觉。

    “怎么身上还是一股烟味。”希尔德皱眉。

    “……”老|子拒绝回答。

    希尔德低低的笑:“生气了?”

    “……”老|子拒绝理你。

    “都说了那东西不好偏偏还要抽,说你两句怎么了?”

    “……”这是问题的关键么?你怎么不去外面蹲着吃饭?

    “好了,”希尔德难得有兴致的低声哄:“不准在生气了。”言语间更抱紧了白征,脸伏在他的颈窝里轻轻的嗅,以示安慰。

    “你丫烦不烦。”白征怒了。怎么还和狗似的?“连香烟都不认识的人我拒绝和他说话!”

    希尔德被噎了一下,倒也没生气。

    “不气了?”希尔德贴着白征的耳朵心情极好:“那就好好睡觉,别老是惹我生气。”

    谁惹你生气了?老|子闲的蛋|疼跑去惹你?

    “我说?你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怎么这么淡?”希尔德低沉的声音碰撞着白征颈间的皮肤,有淡淡的瘙痒:“我记得你这个年纪omega的体素香气因该是挺浓的。”

    “……可能,是我身上的烟味太重?”

    “嗯,可能吧!不早了,好好休息。”

    希尔德不知道的是,自己搂着人缓缓睡去的时候,白征已经是被吓得一身冷汗。

    看来真的要尽快走了。

    明媚的午后阳光,不轮班的宫廷护卫队队长正在享受惬意的闲暇时光。

    “哐哐哐!”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艾伦开门!找你打架!”

    队长艾伦翻了翻白眼,寻思着自己装死不去给皇妃开门能蒙混过关的可能性有多大。

    事情还要追溯到半个月前的某个下午,队长艾伦为了展现自己高端的逼|格,作死的非要和部下一起比试拳脚,刚好被宫里的第一闲人白征看见。

    多少年的老军痞瞬间沸腾了,跃跃欲试的要上去干一架。

    然后,基本上只是充当花架子,只是为了好看而存在的宫廷护卫队,华丽丽的输了,包括据说逼|格很高的艾伦,某队长的玻璃心碎成一地。

    正回忆着,外面似乎要把门敲碎的声音突然停止。艾伦纳闷儿了,这是回去了,不应该啊?

    “艾伦,你不能这样,我知道你在里面。”磨人的声音继续传出来:“小心我去告诉我老公你带我打架哦!”

    ……不给开门你就搬出老公,你丫要不要脸?

    搁在门外的白征笑的奸诈。早不要了,自从嫁给你们皇子,脸皮和面子都以化作浮云随风而去。

    “叮!”艾伦输入卧室门的秘密,大门应声打开,露出白征那张笑的灿烂的老脸。

    “我就知道你会看门的,艾伦,我懂你。”

    “皇妃,你赢了。”

    “是的,所以艾伦,来打架吧!”白征笑眯眯的提出邀请。

    “……能拒绝吗?”

    “你觉得呢?”白征歪着头装纯良。

    艾伦痛苦的扶额:“皇妃我错了,我打不过你,求放过。”

    “艾伦,做人不能轻言放弃。”

    “皇妃,”队长几乎要哭了:“我们只是装饰宫廷门面的,要打架你去找护卫机器人啊!”

    “嗯,也可以,反正你们战斗力太低我都玩腻了。”

    ……

    你|大|爷的谢谢你玩腻了。

    “不过艾伦,”白征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我不知道怎么找他们。”

    “……我带你去。”

    三天后傍晚,晚餐时间。

    希尔德结束一天的工作悠闲的品着酒,从制酒工业极其发达的边境星运来的美酒,色泽清净,口味醇厚,很合希尔德的口味。牛排煎的恰到好处,多一分老,少一分生,再配上厨师精心调配出来的酱汁,味道极好。

    食物好,风景也好,如果不考虑对面坐着的鼻青脸肿的人,希尔德想,这必定是美好的一天。

    “你脸到底怎么回事?”希尔德看到那张调色盘似的脸就来火。

    “走路跌的。”白征风卷残云的扫荡面前的牛排。

    “跌的?到底哪段路和你有仇,这是三天来我第十二次看见你脸上多出来淤青。”

    “……”白征急着往嘴里塞牛排没有回答。

    “听说最近宫里常有人没事做跑去和护卫机器人比试。”希尔德端起酒杯,悠悠的开口。

    白征手里一顿,埋着头不敢看希尔德的脸色。

    靠,艾伦不讲信用出卖我。

    “你不用怪艾伦队长,不用他说我也能知道。”

    ……

    “还不说实话?”希尔德不紧不慢的轻唾一口酒,等着白征自己招。

    “是我没错。”白征梗着脖子破罐破摔:“我在这里实在无聊,就去找点事做啊!”

    “无聊你就去打架?”希尔德重重的放下杯子,酒水撒出来浸湿了他的白手套:“你以前在保护中心是怎么被教的,他们教你去打架了?”

    “……”自学成才的不行啊?

    “你不说我也大概知道。”希尔德“嘁”的一声:“是不是在那里面完全没听过课?”

    这你都知道?白征震惊的抬头看希尔德。

    希尔德骄傲的一抬下巴,你什么人我还不知道?

    “你看看哪个omega像你这样?”

    “……”哎呦喂,大爷我还真不是omega。

    “你不会不是omega吧?”希尔德眯起眼一脸探究。

    “瞎说什么呢!”我去,你怎么最近老提这个?吓死宝宝了!

    “……”希尔德不说话,只是盯着白征看。

    “你还怀疑我这个?来宫里以前不是做过检查吗?”

    “最好是这样。”希尔德收回视线继续切割牛排。

    “其余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这段时间,老老实实带着宫里不要出去闯祸。”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