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异界插个眼最新章节 > 我在异界插个眼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

作品:我在异界插个眼 作者:枯玄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很显然,秦涛完全没料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上何孤。并且从他脸上惊愕难定的表情中,他已经发现眼前这个当初任由自己欺凌的小奴隶,已经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不仅步入了仙道,而且境界高过自己……

    至于高多少,有多高,秦涛则是一概不知。他当然不会知道,有冰龙甲护体外加石魔气息暗中庇护,就是老林家那群老顽固都摸不透何孤的真正境界,更别说秦涛这样一个刚到换骨之境的小厮。

    一眼看穿了秦涛当前的境界,何孤心中不禁发出一声苦笑。五年前自己第一次被秦涛暴打,那个时候秦涛就有了换骨的实力。五年过后,他自然也有了长进,步入第四道境换骨。而自己,却是一名伪圣,货真价实的半步虚天强者!就是秦涛想破了头,估计也不会想到这短短五年时间能给一个人带来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彻头彻尾的改头换貌。

    所以在见到何孤后,秦涛的第一个反应是吃惊,然后就恢复了一脸淡定的表情。因为他根本不会想到现在站在他眼前,当初被他狠狠蹂躏的小奴隶,已经摇身变成了当今执掌老五族林家的家主,圣阁学生主席,更是当今冥府重要贵宾,举手投足叱咤五大陆的存在。

    秦涛笑了笑:“原来是你。”

    简短的一句话,已经充分交代了何孤在秦涛眼中的认知。当初的一个小奴隶,在他看来就算步入了仙道,哪怕现在境界高过自己。难不成还能上天不成?除非是阴阳之流的强者,或许还能让秦涛感到畏惧,不然就算是堪破的道修,秦涛作为宦思的内门首席也根本无惧。

    “敢问秦首席可否解释下画像上的事?”何孤强忍着不把秦涛打死的冲动,皮笑肉不笑的回答。他看得出秦涛误判了自己的境界,故此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以自己目前的境界但凡有点眼见的人都得称他一声真人,作为一名德才兼备的圣阁学生主席,他犯不着对一个换骨的蝼蚁一般见识。但话虽如此,因为境界间的差距而散发出的恐怖气息,配合冰冷冷的眼神使得何孤看上去无比渗人。

    秦涛被何孤看得双腿有些发软,连膀胱都感到不利索了。错非这府邸是他的主场,怕是在这等气息下根本没有半点底气敢与何孤说话,他大概猜测何孤当前的境界也许在堪破,于是立刻内心生出一条计策,他避而不谈通缉画像的事盯着何孤:“这位道兄,你就是当年被我暴打的那个小奴隶?”

    说话的同时,他手上灵光闪动,一道微小的光芒直接飞出,飞速的遁入远空消失不见。这是一道极其隐蔽的传讯符,八成是秦涛用来找救兵的。尽管动作很细微,但根本逃不过何孤的眼力。

    这番挑衅般的举动只是让何孤冷笑了下:“不错,请问有何指教?”

    搬出陈年旧事,无非只是想让自己动怒。毕竟人在怒火中烧的时候往往会失去理智。但以何孤现在的境界,不算外界的五年时光,他在精神时光屋里就已经度过了不下百年,有了这番老气横秋的时间沉淀,又怎么会像一个弱智儿童般被轻易激怒?

    “指教不敢,大家都是仙路上的人,过去的事就已经过去了,又何必介怀?”秦涛突然笑道:“……何兄弟似乎对我有所成见?”

    “我对一坨长得跟鬼见翔似得脸可没有成见。”

    秦涛脸色顿时一变:“说来何兄弟也是仙路上的人,为何说话如此低俗?”

    “分明是你个整天意银我,还把我画在画上的痴汉才是低俗好吧?”

    这一句话让秦涛百口莫辩,当初他只是看见了提供线索的那笔丰厚奖金,故此才冒险提出自己有国库偷盗犯的线索,并且将当初自己毫不放在眼里的那个小奴隶给花了上去。当时他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天知道时隔多年后这个人居然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副和自己据理论争肖像版权问题不死不休的架势是什么鬼。果然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事实证明一个人在不想和你讲道理的时候,压根懒得和你辩解什么大道理。秦涛自知自己理亏在先。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和何孤叫板,转头指着何孤发动身旁一众炮灰守卫:“来人,把他给我拿下!他就是画像上的那名通缉犯无误!”

    左右侍卫在这里只能听从秦涛的吩咐,不管是什么命令,哪怕知道眼前这名少年乃是上仙,也只好硬着头皮出手,团团将何孤围起来。

    被围在中间的何孤看着秦涛只是发出了冷笑声:“秦首席,你以为我看不见那道传讯符吗?你请来的逗/逼很快就要到了吧。所以你的底气才敢这么足?”

    这一问,再度使得秦涛陷入一脸懵逼中。因为这又被何孤说中了。那道传讯符的确是自己出去请救兵的。请来的人还是宦思宗的内长老。果不其然,就在何孤话音刚落下后不久,却见虚空中一团发着光的云雾迅速汇聚而来,落在这偌大府邸正厅之中上方。从那里发出了一道无比威严的声音:“轻语国库偷盗通缉犯,还不束手就擒?”

    何孤当场就惊了,果然天底下这些政/府机关的办事态度都是一样的吧?连个鸟毛的证据都没有,就凭一副画像,说你丫的是通缉犯你丫就是通缉犯了!这是多想急切完成上头发下的指标啊!

    理论上说,只要认识何孤手上的那枚家主戒指。这群人都得吓得当场跪舔。然而这只是理论而已,真正打架的时候根本没人会在意你手指上那小小的饰物。并且何孤并不指望这群麻瓜会通过这枚小小的戒指推测出自己的身份。

    所以现在的局面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孤不得不亲自动手进行震慑了。

    “长老,快拿下他!”

    秦涛立刻发出吼声。

    他以为何孤的境界只在堪破,有阴阳境的长老在此一定可以顺利镇压。然而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

    那名阴阳境的麻瓜长老刚欲作势冲上来,只见何孤一抬手,然后就被完全没有道理的拍飞了……

    梨花带泪,泪中带血,血中还伴随着两颗崩碎的板牙。这名阴阳境的老者根本还没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这样狗带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