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异界插个眼最新章节 > 我在异界插个眼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霸气凌然的老五族

第二百一十六章 霸气凌然的老五族

作品:我在异界插个眼 作者:枯玄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PS:  虽然只是第一弹,但请叫我大粗长!求推荐票~

    (恩……更新虽然晚了,不过这一章很大很粗很长……求推荐票~)

    望着手里的斟满了百花仙酿的酒杯,何孤心里暗暗笑了一下。他总算知道花皇迟迟未动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了,合着所有的答案都在这酒杯里。

    里面下了什么毒何孤并不知道,不过就凭这杯毒酒就想制住自己。不得不说花皇真的很傻很天真。

    “这百花仙酿,是我花都的御酒。滋补丹田,固五行之本。可是难得的大补之物。”

    见何孤迟迟未动手,花皇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旋即起身解释道。她不相信何孤能察觉这杯酒里的异常,这酒中之毒,即便是阴阳境强者,也极难分辨出来。更别说何孤区区一个换骨。

    何孤摇了摇酒杯,轻轻嘬了一口,旋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一饮而尽,爽朗的笑道:“果如花皇所言,百花仙酿果然滋味非同寻常。”

    看到何孤喝下了酒。花皇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接着只等到毒酒经过五脏六腑,就是自己谈条件的时候了。花都百年兴衰在此一搏,只要是为了花都,为了锦绣,为了自己八百余年扶持下来的基业,如今的花皇已经顾不得什么卑鄙不卑鄙。

    石魔传音告诉何孤,这酒中之毒名为“残绝散”。效力十分特殊。

    因为这并非致死的毒,而是更类似于一种蛊毒,服下以后初时体内并不会察觉到什么异常,但随着时间推移,五脏六腑会渐渐出现灼烧之感。随后渐渐封闭丹田,阻塞灵力运行,使得境界渐而倒退。倘使没有解药,虽然并不会致死,但何孤也就沦为身无修为,并且调运不出任何元素之力的残废了。

    废掉一个人。远要比杀掉一个人更加恶毒。何孤没想到花皇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哪怕就是凭着自己圣阁真传弟子身份,花皇都应该三思而后行。下毒这种事情,实属是道中大忌,不论是半仙界还是仙界。都会为人所不耻。

    更何况,如今何孤已经公然承认了自己老五族林家少主的身份,花皇就更不该下次毒手。

    但最毒妇人心,眼下多说俨然无意。

    “我见林少气色有些不好,莫非身体有所不适?”

    大约又过了片刻。花皇淡淡开口,问道。当然,她早已算好了时辰,眼下这个时间节点,残绝散的药力应该已经要开始发作了。

    “是啊,不知道什么缘故。只觉五脏六腑都有些发烫,也许是花皇的百花仙酿太烈了。”何孤呵呵的笑了两声,看着花皇说道。

    他是装出来的,根本没有中毒。这残绝散刚一入肚,何孤就发动五行混元火。利用本命法宝的吞噬特性,直接将毒力化解与无形……

    “怎么会,百花仙酿味甘而不烈。我想一定是林少不常喝酒,故此不胜酒力啊。”花皇望着何孤说道。同时心里冷笑了一下,这“残绝散”的配方多达上千种,解药只有制毒的人才知道。哪怕你何孤是药皇的大弟子又能如何?

    “林少。”

    料想毒药已经开始发作,花皇微微一笑,她开口说道:“我花都如今盛世无双,林少可有想过与我花都共谋大业?”

    众人闻言,皆是一怔。这是赤果果的拉拢啊!可眼下。何孤的身份在众人眼里俨然不同,这一位少年可是当今老五族林家少主,身份超然。你花皇虽有心邀请,但也应该清楚明白自己不够这个资格。

    故此。对于花皇开口相邀,很多人觉得很诧异。如果不是花皇自己脑子犯糊涂想故意犯贱被打脸,那么就一定是手里有着什么底牌,好让这位林家少主被迫妥协。

    顿时间,很多人的目光朝何孤看过去,想看看何孤对此会作出什么反应。

    何孤笑了笑。傲然说道:“并非我看不起花都,只是试问一下花皇,以你花都目前的发展,可比得过我老林家一根手指头?”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谁都没想到何孤会公然鄙视加打脸。

    花皇听到何孤这句话,脸色有些难看,自己当然不是犯贱到故意不给自己台阶下。她望着何孤说道:“林少,不妨再喝一杯百花仙酿,仔细考虑一下?”

    她故意提及百花仙酿的事,是在故意提醒何孤,你丫已经被我下毒了!麻烦请认清一点情势!已经是将死之人,你丫在这里装逼给谁看啊?

    此时边旁的婢女已经过来给他的空酒杯里,再度满满的倒了一杯。

    “花皇的百花仙酿,当真是不错的。”何孤赞叹了一句。目光却是向婢女手里的玉酒壶扫去,然后,一把夺了下来。

    “这百花仙酿,只喝一杯根本不过瘾嘛!这一壶,我敬花皇!”

    婢女见状,大惊失色,然而还未来得及制止,何孤直接是仰着头咕咚咕咚将这壶酒喝了个精光。

    卧槽!?这货喝毒酒喝上瘾了?

    花皇惊呆了。一杯酒的分量的残绝散不致命不假,可这一酒壶下去,就是头大象也要倔倒啊!这一刻,花皇大惊失色,望着眼前的少年,吓得是冷汗涔涔。

    此刻花皇的内心是奔溃的,打从开始她就没想过要毒死何孤。只是想凭借残绝散的毒力,作为拉拢的筹码。可没想到何孤竟然直接将一壶酒喝下下去……

    下毒俨然是不耻的行为,但还不至于让花皇到穷途末路的地步。但眼下要是这个林家少主死在这里,别说她区区一个花皇,就是天皇老子老林家也不会放过!到了那时,别说振兴花都,老林家的怒火一旦烧到这里,按照老五族一贯的作风,绝对只剩下八个字——斩草除根,永久后患。

    所以,看到何孤一口气喝了一整壶的毒酒,花皇怎能不惊呆……

    望着大殿皇位之上摆出一副老年痴呆状,骇然失色中的女人。何孤微微一笑:“花皇看上去神色不对啊,似乎有些紧张?”

    花皇边上的那名女将站出,哼道:“花皇殿下日理万机,你懂什么?”

    “放肆!”

    于大宝一拍桌子。愤然起立看着那女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林少这么说话?如国通法之中,顶撞老五族成员是什么罪名,要不要我于胖子跟你掰扯掰扯?”

    “我……”

    女将被于大宝的一句话说得哑口无言。她一直看不惯何孤装腔作势的样子,一时间被郁闷冲昏头。所以才按耐不住冲撞了一下。居然忘记了这个少年真正的身份……

    在老五族绝对的威严下,女将根本无可辩驳。

    五国通法竟然还有维护老五族而设计的条例?听到于大宝说的话,何孤顿时觉得很有意思,接着问道:“那么请问一下于先生,顶撞老五族应该是什么罪名?”

    “男的进宫当太监,女的卖身送春院。”

    “……”

    何孤差点听跪了。

    卧槽!?这五国通法是不是太随便了一点?请问是哪个砖家开发出来的,请务必收下在下的膝盖啊。按照这个说法,现在宦思里的长耳少说有一半都得送进宫里去啊!

    “咳咳,其实这些都是我扯淡的啦。”

    于大宝清了清嗓子,旋即正色说道:“按照五国通法。在五国国境之内,凡皇室宗教之人,胆敢顶撞老五族成员。按律应该废除修为,游街示众。”

    啧啧,废除修为……何孤没想到这通法竟然这样严苛,废除修为对一个修士而言,简直比要了姓名还要痛苦。

    五国通法中有关老五族的一切条例,皆是当初五国君主会晤后共同商榷下来的。一来是为了明确老五族地位,捍卫老五族威严;二来,也是再给老五族表忠心。证明当初接受过老五族辅佐,如今逐渐壮大起来的帝国,的确有着能力可以稳固世界,和平发展。

    对帝国而言。百姓是臣子,自己是君王;而面对老五族,这些帝国将相,教皇信徒们,都只能沦为臣子。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老五族中的任何一族。都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消灭帝国的能力。这一点都不夸张,哪怕是眼下五国的实力,各直系宗教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在老五族眼里,不过都只是一颗颗棋子而已。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看的不顺眼,大可重新布局。

    正因为深知老五族的恐怖实力。故此五国君主才共同颁布了一系列“老五族”通法。最可怕的是,这些通法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听到于小宝的话,台上的女将吓得脸色发白,全身上下都在不住的颤栗着。

    而就在此刻,花皇镇定了下心绪,开口维护道:“林少心胸豁达,我的属下只是无意冒犯,想必林少应该不会放在心上吧?”

    “当然,本少不至于对一个小喽喽动怒。只是有句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话花皇有没有听过?”

    闻言,花皇脸色一变:“林少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有回答花皇的话,何孤转而看向了于大宝,说道:“我对五国律法不熟,可否请教一下于先生一个问题?”

    “何兄弟尽管说!”

    于大宝春光满面,能被圣阁学霸提问,这可是一种莫大的光荣啊!

    “我想问问于先生。”

    说到这里,何孤话语顿了一顿,目光也是暗了一暗,朝花皇静静地注视了很久。旋即才笑了笑,开口说道:“我想问问,如果有人想毒杀老五族成员,按照五国通法,应该怎么处置?”

    这一瞬,花皇脸色大变!

    她万万没想到何孤能察觉到酒水里被做过手脚,而且看何孤现在面色红润、安然若素的样子。神色更是变幻无常,残绝散的毒竟然被化解了?……这怎么可能!

    “给老五族成员下毒?”

    于大宝听到何孤的话,大惊失色。

    这可是足以株连的大罪。下毒原本就是为人所不耻的行径,故此律法也极其严苛。在五国皇室、宗教之人,哪怕你是圣子、圣女,要是用下毒这种卑鄙的手段,要是敢拿来对付老五族,呵呵……这绝对是活腻了的节奏啊。

    “如果是给老五族成员下毒,那这种情况就比较特殊。需要视下毒者身份而定。”于大宝思量了下,说道。

    于胖子不知道为什么何孤会问这个问题。但这件事情的确非同小可。因此于大宝想问的更清楚一点……下毒?谁下的毒,什么时候下的毒?

    在某些方面于胖子可以说是一个智商感人的标准弱智。不过于胖子这么多年与自己学渣儿子于小宝的各种老师打交道,也算学会了察言观色这个技能。有的时候一切尽在不言之中,光是看人的脸色,再结合一下脑洞大抵就能判断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眼下看见花皇一脸惨白的神色,于大宝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结论……但始终不敢相信。

    “这个人的身份,乃是一国直属宗教之人。”

    何孤目望花皇,发出冷笑。

    这个时候,全场再度陷入一片死寂。一国直属宗教之人对老五族成员下毒?莫说于大宝,就是其他人的脸色也都变了,这件事既然已经牵扯到宗教,那势必与帝国皇室也脱不了干系!

    “何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于大宝已经一脸惊悚。

    只见此刻殿台上,花皇的神色已经有此前的苍白,转为了阴沉。这阴鸷的感觉让人如坠冰窟,使得整个会宴顿然间笼罩在一片低气压里,让人喘不过气来。

    其实不用何孤多说,答案已经十分清楚了。

    只不过眼下事关底线,到底要不要彻底道破,选择权在于何孤。而花皇,显然也是在等着何孤的选择。至于放出这股气压,则是给何孤的一种警告与提醒。

    “这个人,会宴中所有人都认得……”

    场中沉寂了好片刻,最终何孤还是发出了声音。同时他心里也在不住的发出冷笑。你花皇应该从给我下毒起,就该做好接受狂风暴雨洗礼的准备。

    曾几何时,何孤在宦思受尽凌辱,只因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还击。但如今一切都变了,他已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小奴隶。

    何孤很清楚,如今自己站在这里,代表的是什么。

    他代表着圣阁真传大弟子的身份,来维护圣阁被人践踏的尊严;更代表老五族林家少主的身份,道出老林家被人算计的耻辱!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你花皇在老子面前装个鬼的大爷啊!老子不怕你!

    “砰!”

    何孤扬手,将手中的那盏玉酒壶狠狠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