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异界插个眼最新章节 > 我在异界插个眼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高破天际的赔率
    顺着寒晋的一路指引,何孤师徒二人与玄千机、羽士邱等人来到位于帝国广场东南口的一处隐藏地室,在寒晋出示了身份后,负责把守入口的几个侍卫二话不说的打开门放行。

    沿着地室的楼梯一路向下走,其最终的目的地便是帝国广场下方隐藏地下赌场。各色人物,宗教势力鱼龙混杂。在赌场中央的金榜上,高挂着这次参与培药盛会各个培药师的名单,包含姓名、品级、培药师理论段位,以及每个人的赔率。不用多说也知道这些资料一定出自帝国内部人之手……毕竟女皇韩梅梅是这地下赌场的最大桩家。

    何孤直接走了过去,对着金榜下方一名看上去颇有些精明的老头询问道:“这位大爷,请问这赔率怎么买?”

    “很简单,你觉得谁能拿第一,看准金榜上的号码。然后找我来买就好。当然,如果第一不是他,钱就都归我们,倘使你买的得了第一。那么就按照赔率来。现在的几个大热门,比如药王刘昱,药婊叶然,还有药圣玄千机,赔率比都是一比二。你自己好好斟酌吧……当然,你要是想买冷门我也不介意,说不定运气好可以赚的多一些。”

    对于这个问题,老头这几日已经回答了无数遍,显得有些不耐烦,长久未修的长指甲胡乱的点着面前的桌子,发出令人心烦意乱的声音。

    众人一边听着,一边抬头扫着金榜,只见金榜前几名,药圣玄千机正挂在第一位,药王刘昱与药婊叶然紧随其后,赔率皆是一比二。至于四到十名,则是来自诸国各地的五品培药师,其中羽士邱以五品培药师、综合理论五段钻石的高超等级,排位第八,赔率一比七。

    羽士邱找到了自己的排位。微微点了点头。虽然这金榜上挂着的名字是别人赚钱用的工具,然从这金榜上还是可以看出一名培药师在五国的人气、影响以及地位。排在第八位对羽士邱而言,已经很是满意了。

    “不知何兄弟的赔率是多少?”

    数道目光在金榜上如扫地雷般来了个地毯式搜索,结果从头到尾。都没有何孤的名字。

    “这位老先生,为何这金榜上没有我这位小兄弟的名字?”羽士邱疑惑。

    老头扫了眼何孤,而后呵呵笑了笑:“小兄弟是新手吧?新手名单是不会出现在这金榜上的,金榜上记录的是前一百名热门选手,后面一百五十名到那里去看看吧……”

    旋即。老头一指前方。

    然后。

    顺着老头所指的方向,众人看到了一块巨硕无比的木板……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余下一百五十名培药师的姓名和编号。

    望着犹如从废弃垃圾堆里拾出来的旧木板,还有这潦草到不像话的字迹。几个人皆是倒抽一口冷气。

    何孤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要不是确认自己眼睛还没完全瞎,他几乎难以相信这就是六段超凡大师的待遇……歧视!这尼玛绝对是赤果果的歧视啊!

    “金榜上最弱的一名培药师也是四品的。看来这排位完全是按照培药师自身品级来排的。”

    寒晋苦笑了一下,抱拳道:“何兄淡泊名利,应该是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的吧?”

    “寒兄想多了,我可不是那些没事儿出逃寄情山水归隐山林的能人骚客。”

    “……”

    何孤摇了摇头,目光直接扫到那木板上,满世界在找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我的赔率有多少?”

    一旁。千殷卉指着木板上的一处位置,惊声尖叫。

    只见上面写道——第二百号,何孤,品级不详,培药理论知识:六段超凡大师。赔率一赔一千。

    这下不止是何孤,连寒晋都有些看不懂了:“何兄是六段超凡大师,为何赔率这么高?”

    玄千机开口,淡淡道:“道理很简单。理论知识能取得高分,并不代表实践起来能有多厉害。何况大师兄还是新人,今年更是第一次出战。以他的培药水平,没准下一次就能出现在金榜上了。”

    破木板边上,坐着一负责收受赌资的老妪。见到何孤一群人如苍蝇般挥之不去的在眼前晃悠,颇不耐烦的喝了一句:“你们几个。买是不买?不买不要挡着木板。”

    “买!当然买!”

    何孤笑了笑,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赚钱良机。

    几个人纷纷出资,将手头的灵票凑了一凑。二十张面额为五百的灵票甩了出去。这是何孤一行人的全部身家了。

    “一万灵石?”老妪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心说莫非这丫是傻逼?

    “这位小兄弟,你可要想清楚了。一赔一千赔率虽高,但出现在这木板上实力可都一般般。小赌怡情。大赌伤肾呐!当心你这一万灵石打了水漂。”

    “打水漂,怎么会?我就是何孤,这次培药盛会的冠军一定是我。”话说之间,何孤就与这名老妪立下字据,盖上公章,按了手印,然后满心欢喜的离开了。

    望着何孤离去的背影,老妪心中一叹,都说学霸是半个傻叉,这话果然不假啊。一万灵石一赔一千,还自己买自己?这丫纯粹是失心疯,想钱想疯了吧?

    “何兄当是我近年里所见,最优秀的青年才俊了。目标明确直指冠军,也让老朽我微微沾光。”一路上,羽士邱对何孤是赞叹不已。

    比起完全不了解何孤真实实力的老妪,羽士邱对于何孤的敬畏远要比这里所有人想象的加起来还要多。

    想自己十八岁那年,还在被师父每日训斥,而这个少年却已经是六段的超凡大师了。并且在培药术上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每每想到此,羽士邱就一阵感慨良千。

    何孤笑了笑:“羽大师过谦了,明日复赛上希望大师好好表现。争取取得前十。到时候我会亲自将这喜讯带给羽路兄弟。”

    羽士邱抬了抬手:“哪里敢在何兄弟面前班门弄斧,老朽如能取得前十,真的就谢天谢地了。小孙羽路能有幸与何兄弟相视,实属大幸。”

    这时候,千殷卉冷笑了一声:“羽大师太客气了。我这傻逼徒弟能与令孙结实,才是高攀了才对。”

    “……你个小娘皮一天不黑我会死?”

    千殷卉摊了摊手:“呵呵,显然不会。但会疯!”

    “你丫再说一句,赌回来的钱你半颗灵石都别想要!”

    寂静了片刻,女人二话不说半倒在地上径直抱住何孤的一双腿:“千万不要哇!好徒儿乖,师父错了。师父真的错了!师父再也不黑你了!”

    “……”

    其余人大惊,卧槽!你丫是圣阁五峰主啊!倒在地上抱着徒弟大腿撒泼,节操何在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