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43章 沙如雪打圆场
    随着花小蝶的叫喊声,同学们纷纷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屏幕。可屏幕上并没有见到罗玉寒和警花的影子,当然也就没有花小蝶所宣称的罗玉寒偷吃禁果的画面。

    “花小蝶,禁果呢,我们怎么没看见?”有同学眼睛盯着屏幕,大声质问花小蝶。

    “罗玉寒呢,怎么不见罗玉寒呢,花小蝶撒谎,欺骗我们呢。”一个男生附和道。

    何亚东和其他同学一样,也没看到花小蝶声称的所谓的禁果,不满地瞥了花小蝶一眼,低声责怪道:“屏幕上什么也没有,你穷嚷嚷什么,喜欢出风头也别拿罗玉寒开涮呢,你把他给惹急了,他会用一万种办法收拾你,不信你试试,走,赶紧给罗玉寒道歉去。”

    面对何亚东的指责,花小蝶不但没生气,一张俊俏的脸反而幻变成一朵灿烂的玫瑰,嬉笑着说:“我刚才的确看到了罗玉寒和警花的镜头,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等我提醒大家注意时,他们已经看不见了,我真的没撒谎……”

    花小蝶一边说,一边盯着屏幕,话没说完,突然指着屏幕又叫喊道:“快看,出现了,又出现了,事实证明我没撒谎,我也不会撒谎。”

    大家再次把目光聚焦在屏幕上,可还是没看到罗玉寒和警花。

    镜头闪烁,场景混乱。帘子,地板,床,人影等上下左右晃动,一闪而过之后再次晃动,引人无限的遐想。这镜头估计是拍摄者故意整出来的,目的就是增加场景的神秘感。这种情况持续大约两分钟之后,镜头突然清晰起来。黄色的地板上散落着几只鞋子,仔细观察,一共四只,刚好配成对,一双是男的,一双是女的。画面再次闪烁,中断片刻,又出现一条腿,男人的腿,只有一条。

    画面不带声音,同学们也没出声,食堂里安静极了。有同学朝罗玉寒的下肢瞥了一眼,悄悄对身边的同学嘀咕了两句,其他同学也朝罗玉寒的下肢看了看,然后低声会回应着什么。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无数双目光全部都聚集在罗玉寒的裤子上。

    “快看,穿鞋子了,女的穿鞋子,是男人帮着穿的。”花小蝶再次喊道。

    人的上半身还是没出现,同学们只看到如下情景:女式警靴,女式的修腿,两只玉足,一双男生的手,一只握着玉足,一只提着鞋子往玉足上套。

    罗玉寒当然记得,鞋子是警花的,修腿和玉足也是警花的,而那双手就是他自己的。警花要离开超仁医院时,罗玉寒不但帮助警花穿上了鞋子,而且还扶着警花走出了诊室。

    “哇,神医就是牛掰哈,真的把警花搞定了,我们这些单身狗只能望洋兴叹了,羡慕哈,嫉妒哈,恨哈。”有个男生突然长叹一声,脸上充满了无边无际的羡慕,接着又是无边无际的荒漠。

    黄敬也被迷惑了,认为罗玉寒和警花真的偷吃了禁果,但为了维护罗玉寒的名声,狠狠瞪了那个男生一眼,大声质问道:“画面上根本就没显示罗老大,你怎么就能肯定他搞定了警花?”

    男生平时就惧怕罗玉寒,刚才只是忍不住感慨而已,现在见罗玉寒的铁哥们儿公然站出来质问,赶紧讨好地笑笑,闭上嘴巴不再出声。

    花小蝶看着罗玉寒的裤子,正面对着黄敬,春风得意地说:“黄敬,我们知道你和罗玉寒关系非同一般,但你和我们都不是瞎子,画面上的裤子和罗玉寒现在穿的一模一样,都是罗玉寒的,难道你想否认事实么?”

    “天下相同的衣服多了,不但衣服相同,人长得一样的也多了去了,你没看到罗玉寒的脸,就不能确定画面上的人就是他,你这样宣扬,严重点说,就是诽谤,要负法律责任的。”黄敬反驳道。

    “呵呵,还上升到法律高度了,那好哈,你去告哈,先别说法律,直接到校方告呀,中学生和社会上的女性鬼混,还偷吃禁果,如果一经查实,有的人会被开除学籍的,最后倒霉的还是罗玉寒。”

    花小蝶说着,轻蔑地瞥了罗玉寒一眼,习惯性地把目光瞥向了屏幕。画面上出现两个人的背影,一男一女,虽然背景有点远,但花小蝶还是认出来,男的就是罗玉寒,而女的就是警花。

    “黄敬,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那两个人到底是谁?”花小蝶指着画面,得意地问道。

    黄敬盯着屏幕看看,脸红无语。

    “大家都看到了吧,罗玉寒真的偷吃禁果了。”花小蝶说着,一步跨到沙如雪跟前,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说:“校花哈,当初你和我争抢罗玉寒,我失败了,你当时是不是特别可怜我?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现在我倒是很可怜你哈,如果你想哭,就尽情地哭吧,如果把痛苦埋藏在心底,会憋坏身子的,来,我会借给你一个肩膀。”

    对于画面上出现的故事,沙如雪和其他同学一样,也认为罗玉寒的确偷吃了禁果,她想质问罗玉寒,为什么要和警花那样,可一想到罗玉寒可能的回答,比如反问她和罗玉寒的关系,她就气馁了,不得不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现在见花小蝶竟然当众出言不逊侮辱自己,就是要逼迫自己发火,从而让自己出尽洋相,这样就会中了花小蝶的奸计。

    想到这里,沙如雪站起来,强忍着心里的愤怒,笑着问道:“花小蝶,你知道我为什么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发声么?”

    “悲愤交加哈,痛苦不堪哈,地缝难钻哈,发不出声来哈。”花小蝶笑着,自豪地回答道。

    “哼,不对,如果我告诉你,当时我也在场时,你是不是会感到吃惊哈。”沙如雪又问道。

    花小蝶皱眉一愣,吃惊地反问道:“你也在场?你和警花竟然同时——,啊,太意外了,同时也太无耻了,同学们,你们都听见了么,沙如雪竟然能忍受这种事……”

    沙如雪不等花小蝶说完,突然格格一笑,说:“心灵肮脏的人,自然会以己度人,总是把脏脏的想象强加于别人,我实话告诉你吧,这其实就是一场误会,至于是什么样的误会,我不想说,你也没必要知道,除此之外,花小蝶,我还要告诉你,即使我不在场,即使罗玉寒和警花真的发生了什么,我也会原谅他,我这样说,你是不是很失望哈,另外,我想提醒你,我知道你这样大肆宣扬这种事的目的,就是故意让罗玉寒和我难堪,这说明你还喜欢罗玉寒,可我就搞不明白了,何亚东已经把你捡到篮子里啦,你心里怎么还能装着罗玉寒呢,这让我们的班长情何以堪哈。”

    沙如雪谈笑风生,轻易转移了矛盾和焦点。花小蝶被沙如雪当着这么同学的面数落一番,并且还部分戳到了她的痛处,脸上火辣辣的。刚想辩解,沙如雪又冲何亚东摇摇头,嘴里啧啧有声,大喊道:“班长哈,你都看到了吧,花小蝶到现在还对罗玉寒念念不忘的,管管你这朵花吧,给这朵花施点肥透点光吧,不然她迟早会红杏出墙的,到时候会成为笑话的。”

    何亚东一开始也和其他同学一样,认为罗玉寒真的和警花偷吃了禁果,可沙如雪站出来给罗玉寒做了证明, 彻底打消了何亚东的怀疑,现在听沙如雪说的有道理,径直走向花小蝶跟前停下来,大声地说:“花小蝶,鉴于我们接触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对你的了解,我现在决定,终止你我的恋爱关系,从此以后请你别再纠缠我。”

    何亚东说完,昂首挺胸朝食堂门口走去。花小蝶没想到搬石头砸脚,狠狠瞪了沙如雪一眼,风一般追上何亚东,忙不迭地说:“亚东,刚才的事不怨我,都是电视惹的事,我发誓,自从和你建立了恋爱关系,我再也没喜欢过任何人男生,包括罗玉寒。”

    何亚东站定,瞥了花小蝶一眼,冷漠地问道:“就算我相信你不喜欢罗玉寒,可是,他偷吃禁果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要非要咸吃萝卜淡操心。”

    “这个——”花小蝶张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何亚东冷笑一声,说:“还是我替你说吧,爱之愈深,恨之越切,你当众羞辱罗玉寒和沙如雪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你还惦记着罗玉寒,鉴定完毕,不要狡辩,拜拜。”

    沙如雪作证,解除了大部分同学的怀疑,加上黄敬的解释,大家都不再怀疑罗玉寒偷吃了禁果,大家纷纷走出食堂。沙如雪把手递给罗玉寒,自豪地说:“患难见真情,说起容易做起难,但我沙如雪就能做到,走吧,扶我出去。”

    罗玉寒扶着沙如雪走出食堂门口,黄敬跑到前边来,后退着问道:“罗老大,画面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录下来的,又是谁播出来的,录像者和播放者播放着为什么要这样做。”

    罗玉寒讪笑一声回答道:“画面上的两个人的确是我和警花,故事发生在昨天晚上,地点超仁医院,当时在场的除了警花和我,还有夏怡晴的老妈叶佳丽,画面肯定是叶佳丽录下的,至于是谁播出来,我心里已经有数。”

    沙如雪停下脚步,面对着罗玉寒问道:“罗玉寒,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告诉我,我这就找他算账去,问问他到底按的什么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