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91章 擦鞋女是谁
    “喂,擦皮鞋啦,五块钱一擦,先生小姐要擦皮鞋么?”

    罗玉寒扶着叶佳丽踏上超市门前的台阶上,台阶旁边传来一个女人声音。声音充满疲惫,甚至还夹杂一丝凄凉。罗玉寒往旁边看看,只见一个少妇朝坐在马扎上,向罗玉寒和叶佳丽兜售她的擦鞋业务。

    当罗玉寒目光和女人对视的刹那,女人突然低下头啦,手也开始摆弄自己的擦鞋工具,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小罗,你想擦鞋哈。”叶佳丽问道。

    罗玉寒摇摇头,说:“声音好熟悉,似曾相识的感觉。”

    叶佳丽伸手朝罗玉寒的脑门上戳了一下,说:“小色鬼,听到女人叫喊腿脚就不听使唤,有几分姿色就想勾搭,羞死了。”

    罗玉寒挽着叶佳丽刚走进超市,身后又传来女生的吆喝声:“擦鞋啦,五块钱一擦,不亮不要钱哈。”

    鞋柜前,叶佳丽经过仔细挑选,选中了一双棕色红狼皮鞋。浅棕色的,全牛皮,全羊毛。五百八,属于中档。

    叶佳丽坐在屁墩上解鞋带,解了半天都没解开。罗玉寒蹲下来,挡开了叶佳丽的手,说:“女人力气小,还是我来吧。”

    叶佳丽四下看看,说:“男生给女人脱鞋不吉利,还是我来吧,再说,碰到熟人也不好看。”

    罗玉寒笑笑满不在乎地说:“叶医生哈,吉利不吉利的,都是骗人的鬼话,别说脱鞋了,夫妻间还经常洗脚呢,也没见不吉利,至于熟人,看见了也没什么,还以为我们是母子呢。”

    鞋带系的很死,根本解不开。罗玉寒从腰间解下钥匙链,打开不绣钢小刀,嚓地一声隔断了鞋带。

    “罗玉寒,你隔断了鞋带,我下次还怎么穿哈。”叶佳丽看着罗玉寒问道。

    “一双破鞋而已,扔了就是了。”罗玉寒随口说。

    叶佳丽一愣,拉着脸问道:“罗玉寒,你这话什么意思哈,到底你是说鞋还是说人呢。”

    “我肯定说的是鞋子,怎么敢说你呢。”罗玉寒一本正经地说。

    罗玉寒看到叶佳丽两眼泪水打转,知道这句话肯定触碰到了她的伤心事,于是笑眯眯地说:“叶医生,赶紧试鞋子,看合适不合适。”

    罗玉寒说着,替叶佳丽脱下了旧鞋子,换上了新鞋子,系上了鞋带,说:“我扶你站起来走两步,看看大小合适不。”

    在罗玉寒的搀扶下,叶佳丽试着走了两步,点点头,说:“大小合适,我给你钱,你跑跑腿,到收银台把钱付了。”

    叶佳丽刚要把手插进口袋,罗玉寒抓住了叶佳丽的手,说:“你的脚都是为我做饭弄伤的,还是我来吧。”

    叶佳丽死活不答应,推搡中,叶佳丽向服务员买单。服务员手里拿着单子走过来,笑着说:“五千八。”

    “啊?五千八,不是五百八?你没弄错吧。”叶佳丽吃惊地问道。

    “我没弄错,是你弄错了,五千八。”服务员笑着说。

    “太贵了太贵了,什么鞋子就五千八。”叶佳丽叫喊道。

    罗玉寒从口袋里掏出卡递给服务员,说:“刷卡。”

    “小罗哈,让你给我破费了,也让你见笑了,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看着服务员离开的背影,叶佳丽尴尬地说。

    “我罗玉寒施恩从来不图报,何况你的脚因我而伤,不过呢,你要真心谢我,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今天晚上陪我打游戏,就在楼上,如何。”

    叶佳丽一愣,说:“打游戏就免了吧,那些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你让我陪着你,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妈怂恿儿子贪玩呢。”

    “说你又怎么样,说明你宠爱儿子,老妈爱儿子,天经地义,说了也白说。”罗玉寒笑着说。

    三楼游戏厅热闹非凡,四百多平方的大厅里摆满了游戏机,几乎每台游戏机前边都坐满了人。所有游戏者几乎清一色的年轻人,男生占多数,女生只占了三分之一。

    游戏名目繁多,什么《梦幻之星》,《站长女武神》,《银河战士》,《职业棒球之神》等等等等,很多罗玉寒都没听说过,更不会玩,但既然来了,就想玩个痛快,于是把兜里剩下的四千多现金全部兑换成了游戏币。

    罗玉寒选择一款《忍者之刃》,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叶佳丽先是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感觉没意思,又是打哈欠又是流眼泪。罗玉寒示意服务生搬来一个椅子,请叶佳丽坐在自己身边。

    罗玉寒进入忘我状态,眼盯屏幕,十指如飞。叶佳丽依然瞌睡连连,先是靠在罗玉寒身上,最后竟然趴在了罗玉寒的大腿上浑然入睡。

    屏幕上两阵对垒,刀光剑影,大腿上,叶佳丽呼吸均匀,肩膀有节奏起伏。

    半山腰,主角起舞挥刀,刀如秋风,沾到谁谁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番苦战下来,敌人全部阵亡。主角擦擦汗,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突然山崩地裂,从地缝中钻出一个魔女。魔女虽然不好听,但长相却尤为动人。细腰肥臀,嗲声嗲气。手中软剑挥舞自如,杀人于无形。树叶纷纷飘落,树木拦腰折断,主角身受重伤,血流咕咕,倒地不起。

    “哎,又失败了。”罗玉寒叹息道。

    三番乱战,罗玉寒落败三次,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所有的游戏币全部用完,而游戏机竟然没有突出一个游戏币。

    罗玉寒双手自然落下,一只手刚好搭在了叶佳丽的头发上,一只手放在了腰际。随着叶佳丽匀称的呼吸,罗玉寒的手也上下起伏。

    柔软的头发如一团温暖的海绵,把微微的热量通过罗玉寒的手掌传遍了全身。灯光从不同的屏幕上闪烁,把整个游戏厅装扮得奇幻无比,罗玉寒似乎感觉到,此时似乎置身于人间天堂,感觉十分惬意。

    叶佳丽醒来,抬头揉揉眼睛,看着罗玉寒尴尬地笑笑,说:“打完没,我想回家睡觉。”

    “全程溃败,溃不成军,改天再战,走,送你回家。”罗玉寒笑着说。

    九点正,罗玉寒扶着叶佳丽从台阶上走下来。

    “擦鞋了,五块——”

    声音传来,可一句话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罗玉寒碰碰叶佳丽,说:“新鞋要保养,把鞋子擦一下。”

    叶佳丽还想犹豫,但罗玉寒已经搀扶着她来到擦鞋者跟前,并扶着叶佳丽坐下。

    “新鞋子,用最好的鞋油,我出双倍价格。”罗玉寒大方地说。

    擦鞋女使劲点头,然后麻利地把两个纸片插进了叶佳丽鞋子的两边。

    抹上鞋油后,一条黑布搭在了鞋面上,接着是刷刷的擦鞋声。

    “请问大姐,天都这么晚了,你还工作哈。”罗玉寒无聊地问道。

    擦鞋女点头,没说话,甚至都没看罗玉寒一眼。

    “你擦一天能挣多少钱哈?”罗玉寒再次问道。

    擦鞋女依然点头,还是不说话。

    叶佳丽碰碰罗玉寒,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暗示罗玉寒,这女人可能是哑巴。

    罗玉寒噗嗤一笑,说:“我看你是糊涂了,咱们进去和出来时,都听到她的喊叫了,怎么可能是哑巴。”

    擦鞋女似乎反感叶佳丽关于哑巴的话,抬头看了叶佳丽一眼。罗玉寒发现,从纱巾包裹中透露出的目光饱含两道深深的敌意。女人收回目光中,顺便扫了罗玉寒一眼,罗玉寒再次感觉到你女人目光中的怨恨。

    罗玉寒的目光无意中看到了女人的手。五指修长而白净,很无力。罗玉寒马上断定,这不是一双擦鞋子的手。

    可不是擦鞋子的手,怎么会在这儿擦鞋呢。罗玉寒笑笑,感觉自己很无聊。

    擦鞋完毕,罗玉寒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了擦鞋女。擦鞋女从肚兜的口袋里抓出一把零钱,准备给罗玉寒找零。罗玉寒摆摆手,笑着说:“不必找了,大冬天的也不容易,这是给你的小费。”

    罗玉寒扶着叶佳丽准备离开时,门口走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到擦鞋女跟前,二话不说,一脚踢翻了木盒子之后,才大声训斥道:“喂,擦鞋的,这是我家场地,不是你擦鞋的地方,赶紧滚蛋。”

    擦鞋女战战兢兢,一边点头一边去收拾被踢翻的木盒子。年轻人却上前踩住了擦鞋女的手,冷笑一声,说:“这里不让你擦鞋子了,你还要盒子干什么,滚,再敢在这里摆摊,看不我打断你的腿。”

    擦鞋女一手抓着木盒子,一手抓住年轻人的小腿肚子,想推开把年轻人的脚推开。年轻人不但不移动,反而狠狠搓了一下,擦鞋女发出一声惨叫。罗玉寒要上前抱打不平,叶佳丽拽住罗玉寒的胳膊,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这个人你也惹不起。”

    “谁哈,这么牛掰,好像牛魔王似的。”罗玉寒不屑地问道。

    “比牛魔王还厉害呢,他叫刘海,在娘胎里就没长熟,他老爸是超市的老总,叫刘航,刘航势力庞大,在河州市 没人敢惹。”

    擦鞋女的惨叫并没有引起刘海的丝毫同情,他突然抬腿踹了擦鞋女一脚。擦鞋女从台阶上滚落下来,滚落的过程中,脸上的纱巾飘落,露出一张罗玉寒和叶佳丽都熟悉的脸庞。

    “是她,怎么会是她?”罗玉寒吃惊地问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