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76章 张雅琴要被开除
    “乌校长,一年级一班这一节是语文课,可张雅琴没到岗。”张庆丰站在乌中有面前,像个小媳妇,唯唯诺诺地说。

    乌中有把手中的笔狠狠摔在桌上,哼了一声,一边走动动一边手舞足蹈,大声囔囔道:“翻天了,丫头片子翻天了,竟然给我下马威,走,陪我去找她去,不给她一点颜色,她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

    乌中有已经走到门口,见张庆丰站着没动,回头皱眉质问道:“脚钉地上了,走哈。”

    张庆丰移动一步,尴尬地笑笑,说:“乌校长,我对她的那点意思你也清楚,我如果去了,以后她更不会搭理我了。”

    乌中有干笑一声,用手点了点张庆丰,说:“小子,我带着你去就是为了你好,我唱红脸,你唱白脸,你向着她说话,她自然就对你有好感了,一来二去,你的目的不就达到了。”

    “哦,还是校长聪明,想的这么周到。”张庆丰趁机又拍了一下马屁。

    “要么我怎么能当校长呢。”乌中有得意地说。

    张雅琴正在卫生间洗头,听到敲门声,歪着脑袋朝外 喊道:“谁哈。”

    “乌中有!”乌中有略带生气地回应道。

    “雅琴开门,我是庆丰。”张庆丰的声音软绵绵,没一点骨头。

    “我在忙着呢,稍等一会儿。”张雅琴喊道。

    十分钟后,门打开,张雅琴站在门口,分别看看乌中有和张庆丰。乌中有想迈腿进去,见张雅琴依然挡在门口,没有邀请他和张庆丰进去的意思,心里不由火上加火。张庆丰一看乌中有脸色难堪,赶紧给张雅琴使了个眼色,说:“雅琴,还不赶紧请吴校长进去。”

    “雅琴,哼,叫得多亲,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你是一家的,我以前警告过你,喊我名字的时候,请你在前边加上我的姓。”张雅琴没好气地冲了张庆丰一句。

    张庆丰学体育的,肚里的墨水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敬张雅琴,只能任凭脸上尴尬。

    乌中有毕竟是老油条,见张庆丰语塞并尴尬,板着脸说:“你和张庆丰本来都姓张,天下姓张是一家,他喊你雅琴并没有什么不妥。”

    张雅琴冷笑一声讽刺道:“乌姓乌,乌龟也姓乌,我能不能这样理解,你和乌龟也是一家的。”

    张雅琴竟然明目张胆地辱骂校长,乌中有顿时火冒三丈,有心和张雅琴对骂,一来怕失了校长的身份,二来张雅琴是学中文的,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于是冷笑一声辩驳道:“我乌中有是人,乌龟是动物,人和动物怎么会是一家呢。”

    “咯咯咯——,”张雅琴发出一长串银铃般的笑声,然后质问道:“普通逻辑学的不错,知道物以类聚,你既然明白事理,那么请问,像张庆丰这种拍马屁的,应该归结到人类呢还是归结为动物里呢。”

    “放肆!”乌中有嘴角抽动,挥动手臂,大声说:“你学中文的,和你辩论,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我现在只想问你,你知道这节是你的课么?”

    “知道哈。”张雅琴笑着说。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去上课?”乌中有质问道。

    “你不让我去哈,你在大会上宣布的,难道你忘了么?”张雅琴吃惊地问道。

    乌中有一愣,看着张庆丰,拍拍脑袋问道:“我说过不让她上课么?”

    张庆丰还在眷念着张雅琴,自然不肯作证,也学着乌中有拍拍脑袋,说:“说过?没说过?好像说过吧,我也忘了。”

    “我说过么?我怎么只记得只宣布撤销了你的班主任,没说过不让你上课哈。”乌中有转向张雅琴,继续问道。

    张雅琴又格格一笑,说:“乌校长,你撤销了我的班主任,说明我这个老师不合格,不就等于暂时停了我的课么?”

    乌中有感觉到被张雅琴耍了,心想年轻老师好大胆,竟敢明目张胆和他作对,如果不加以惩罚,以后其他老师势必会效仿,他这个校长就不好当了。

    想到这里,指了指张雅琴,说:“好,既然你不想上课,那也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从今天起,你被开除了,永远不需要在这儿上课了。”

    “你要开除我?”张雅琴笑着问道。

    “没错,我是校长,我有这个权利。”乌中有得意地说。

    张庆丰见乌中有阴沉着脸,怕事情闹大,赶紧给张雅琴使了个眼色,说:“张雅琴 老师,还不赶紧给乌校长承认错误。”

    “马屁精。”张雅琴嘟囔了一句,然后冲乌中有笑笑,说,“校长大人,我是在编人员,我要离开学校,必须得到教育局的批准,你虽然是校长,可你没资格开除我。”

    乌中有气得两眼直冒火,想反驳张雅琴吧,又对校长是否能开除正式教职工的程序不太清楚,于是转身看着张庆丰,大声问道:“张庆丰,你给她讲讲政策,看看我到底我有没有权利开除他。”

    撤销张雅琴的班主任,本来就是张庆丰提前向乌中有请求的。张庆丰原来的打算是,先撤销了张雅琴的班主任,然后再把班主任还给张雅琴,这样就落个好人,在此期间还能找借口多和张雅琴接触,从而增加张雅琴对他的好感,没想到事情会搞到如此地步。按校长负责制的管理原则,校长是有权利辞退不合格的教职工的,可如果真的把张雅琴 开除了,张庆丰以后就永远见不到张雅琴了。

    “说哈,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开除她?”乌中有重复问了一句。

    “不能,你没资格,”张庆丰摇摇头说,“别说开除他了,即使校长处分老师,也要上报教育局。”

    “好,既然这样,我就把她退回到教育局,教育局该怎么分配她,就不关我的事了。”乌中有脸上堆满得意的笑。

    “这——,乌校长,这样做恐怕不妥吧。”张庆丰说。

    乌中有摆摆手,说:“你这就回去起草个报告,把今天发生的事汇报给教育局,请上级定夺,至于张雅琴,”乌中有转向张雅琴,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不是不想上课么?我现在就满足你的心愿,从今天起,你就坐等教育局的处理吧,张庆丰,走人。”

    张雅琴没上课,只是想刷一下存在感,没想到事情闹得那么大。根据现行中学现行的管理原则,乌中有虽然不能开除她,但是,完全可以把她退回教育局,而教育局看IE你定会把她分配到其他学校,张雅琴不会失去工作,更不会失去编制,问题是,实验中学是省里最好的中学,能在这里教书育人,是她的荣耀和骄傲。

    乌中有走了,张庆丰停留片刻,给张雅琴使了个眼色,低声说:“还不赶紧去给校长道歉。”

    正在走下楼梯的乌中有听到了张庆丰的话,回头冲张庆丰叫喊道:“还想留下来等着人家打脸哈。”

    乌中有只顾说话,一脚踩空,脸碰到了墙壁上,哎哟一声,捂住脸,没好气地嘟囔道:“第一天上任就碰到这么个找事的,倒霉到他舅舅家了。”

    张庆丰没听明白,殷勤地问道:“乌校长,你要到舅舅家去哈。”

    “去你姥姥家。”乌中有白了张庆丰一眼,没好气地说。

    张庆丰听不出好赖话,赶紧讨好地说:“乌校长,你千万别去找我姥姥,她老人家二十年前就死了,她要留下你,你就回不来了。”乌中有气得抬手,差点给张庆丰一耳光。

    “去你姥姥的!”乌中有冲着张庆丰骂道。

    “乌校长,你耳朵不好使吧,我都说过了,我姥姥早死了。”

    老师宿舍楼就在教学楼的对面,离教学楼只有二十几米的距离。乌中有和张庆丰站在门口和张雅琴较劲吵闹,由于声音太高,被坐在床边的陈雨涵等人听得清清楚楚。看着乌中有和张庆丰离开后,陈雨涵叹口气,说:“今天的语文课看来没人上了,我们上自习吧。”

    夏怡晴叹口气,说:“岂止是今天,以后张老师也不会来给我们上课了。”

    “张老师教的语文课生动形象,不知道你们感觉如何,反正如果再换个老师,我肯定适应不了。”有个同学惋惜地说。

    “别说丧气话,张老师不会离开我们的。”有人心存侥幸地说。

    “张老师是否被开除,还不是校长说了算,我们再惋惜,也是零。”

    “咱们该派出个代表和校长谈谈,看能不能说服校长,把张老师留下来。”有人建议说。

    “可派谁去呢,去了校长会听他的么?”陈雨涵摇摇头,无奈地说。

    同学们的议论激发了沙如雪的灵感,他瞅了罗玉寒一眼,伸手指了一下。陈雨涵茅塞顿开,兴奋地说:“可不是哈,我怎么就没想到哈,校长刚上任,又是奖励又是请吃饭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可以肯定,罗玉寒有可能说服校长,罗玉寒,为了同学们的意愿,你愿意挺身而出么?”

    “我不愿意。”罗玉寒大声地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