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64章 气头上说狠话
    罗玉寒的手稍微一动,刀刃移位,皮肤和刀刃接触的地方隐隐往外渗血。沙江和沙忠孝一开始以为罗玉寒开玩笑,现在见罗玉寒来真的,沙江吓得赶紧上前,想从罗玉寒手里夺过刀子,又怕和罗玉寒发生争执出现意外,吓得不敢动弹,呆若木鸡,连话都说不出来。

    “罗玉寒,别动,我听到脚步声了……警花来了——”沙忠孝大喊一声,透过玻璃窗往外看了一眼,好像真的看到了任娜娜。此举一来在于拖延时间,二来想吸引罗玉寒的注意力。如果罗玉寒回头看窗口,沙忠孝想趁机从罗玉寒手里夺走砍刀。

    出乎沙忠孝意料的是,罗玉寒依然故,并没有回头。

    “警花,你站在门口干啥哈,赶紧进来哈,罗玉寒的脖子已经见血了。”沙忠孝朝门口喊道。

    “别骗我了,即使警花来了,我也要死在她面前。”罗玉寒毅然决然地说。

    罗玉寒话音未落,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刀把。这是一只温暖小手,柔若无骨。不是沙江的,也不是沙忠孝的。

    罗玉寒不止一次接触过这只小手,不用看,他知道是警花的手。他不但知道警花会来,而且他还断定,警花会从他手中夺走刀子,因为他知道,警花的离开,只是因为第三者或者第四者而起,罗玉寒很清楚,在内心深处,警花是喜欢他的。

    罗玉寒依然紧握着刀把不松手,他希望警花能亲自从他手里夺走刀子,从而证明警花依然对他情有独钟。警花果然用力了,但是,这股力量却沿着刀刃向罗玉寒的脖子逼近。这分明是要雪上加霜,置罗玉寒于死地。

    罗玉寒心里一惊,也赶紧改变了力道的方向。警花的力量当然比不过罗玉寒,于是警花再次用力。

    如果罗玉寒用力,警花必然落败,刀刃一定会安然无恙地离开罗玉寒的脖子,可是,罗玉寒如果这样做,从此,他在警花的心目中将会一文不值。

    “警花,你终于来了,在死之前能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罗玉寒苦笑一声,平静地说。

    “你已经如愿了,那还等什么。”警花也平静地说。

    警花的用力已经让罗玉寒彻底寒心,警花的话又把罗玉寒打入到十八层地狱。罗玉寒鼻子一酸,两股清澈的泪滴在罗玉寒眼眶中打转。女人,就在一分钟前,自己还爱得死去活来的女生,原来心肠如此歹毒,任何人血肉之躯都会伤心难过。

    “你真的要这么做么?”罗玉寒扭头,直视着警花,目无表情地问道。

    警花眯眼,微笑,点头。

    罗玉寒闭上了眼睛,关闭了流泪的闸门。他不想让警花看到他为她流泪,更不想为自己的多情流泪,他要把眼泪咽回去,独自品味酸涩的味道。

    警花的手还在用力,罗玉寒感觉到,警花这次玩的是真的。这是警花真情实感的流露,这足以说明,罗玉寒在警花的心目中已经没有方寸之地。

    沙忠孝见警花和罗玉寒一直僵持不下,赶紧劝说道:“罗玉寒,刀剑无情,警花给你搬梯子了,你就就坡下驴吧,赶紧松手,别弄出什么麻烦。”

    “既然松手是我最好的选择,我听你的,松手。”罗玉寒说。

    罗玉寒并没有松手,但手上的力量却荡然无存。而警花还在用力,刀刃无声,切进了罗玉寒的脖子。

    “啊——”

    “咣当——”

    前者是警花的惊叫,后者是刀子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一股殷红的血从罗玉寒的下巴缓缓地流出来,大滴大滴的滴在地板上,罗玉寒似乎能听到血液和地板碰撞的声音。

    由于罗玉寒突然松手,刀走偏锋,没有切中罗玉寒的脖子,却砍中了下巴。

    “罗玉寒,你真的松手了,你傻呀。”警花大惊失色,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罗玉寒傻傻一笑,说:“没错,我是傻,可我的傻只对于你一个人,我是傻,我傻到了满足你任何要求,包括你的任性……我一开始的确在演戏,我知道一定会出现,你出现后一定阻止我,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火上加油,要置我于死地,如果我的死能让你快乐,我也死而无憾了。”

    “别废话了,赶紧先止血。”警花叫喊道。

    警花喊叫着,四下看看,想找点什么捂住罗玉寒的伤口,可她什么也没找到。

    “急救箱,赶紧找急救箱哈。”警花分别看看沙江和沙忠孝,焦急地喊道。

    “没事,我血液充足,放一放也好,现在,我从来没感觉到如此轻松,愉悦,兴奋。”

    罗玉寒用手捂住伤口,缓缓地站起来,面对警花之后,用手梳理一下警花的刘海,惨然一笑,回身看着沙忠孝,说:“我能判断警花一定来,我还能判断警花一定会阻止我,前者没错,后边错了,戏演砸了,让你们见笑了,污染了你的地板,惊吓到你们了,实在感到抱歉。”

    罗玉寒说完,转身面对警花,再次惨然一笑,说:“我给王局打了电话,他给你施压你才来的,同时,我也给王局说了,让他暂时停止对你的升迁,所以你才生气,所以你才给我难堪,我知道你也不想我死,我松手,只是为了维护我的尊严。我说这些,或许你懂,或许你不懂,但无论你懂与不懂,你我的缘分已经到头了,从此以后,你的感情,你的事业,你的所有的所有,与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好之为之吧,再见。”

    罗玉寒在马路旁边健步如飞。伤口上捂着一团棉纱,血止住了,但他的心灵还在汩汩流血。法拉利在罗玉寒身边缓缓而行,警花一手握着方向盘,把头伸出车窗外大喊道:“罗玉寒,快上车,我把你送到医院,先止了血,其他的以后再说。”

    罗玉寒停下脚步,看着警花呵呵一笑,说:“生与死只在一念之间,好与坏只有一纸之隔,我在沙家别墅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你我没有以后了。”

    “要不是你不检点,和女护士夏怡晴等勾三搭四的,我也不会生气,今天的事也不会发生……”

    任娜娜还没说完,罗玉寒已经翻越了栏杆,走上了人行道。

    “你给王局说说,别让他取消对我的升迁考察,我和你重新开始。”任娜娜喊道。

    罗玉寒听见了,但他没回头,更没吱声。他说过,从今以后,任娜娜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大课间时间,童小尧拿着杯子,从教室里冲出来,朝张丹的办公室跑去。黑皮拿着杯子在后面喊道:“童老大,麻烦你给我带杯水。”

    童小尧继续猛跑,根本没搭理黑皮。

    “看把你骄傲的,不就仗着你小妈是老师么,有什么了不起的。”黑皮停下脚步,不满地嘟囔道。

    “黑皮,如果眼红了,要你老爸也在咱们学校娶个老师给你当小妈,你的喝水问题就 迎刃而解了。”黄敬在一边揶揄道。

    童小尧迎面碰到了罗玉寒,见罗玉寒下巴上包裹着纱布,停下脚步取笑道:“神医哈,大冷天的戴口罩不稀奇,但你也不能把口罩戴在下巴上哈。”

    罗玉寒没吱声。童小尧见罗玉寒阴沉着脸,再次取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你不吱声就是承认了哈,哦,不对不对,男生怎么会有大姨妈呢,肯定是被警花啃的,我说着警花的嘴巴也太厉害了,亲嘴竟然能把下巴咬破,她不会长着狗牙吧。”

    罗玉寒停下脚步,狠狠剜了童小尧一眼。童小尧怕挨打,赶紧陪笑道:“对不起,我和你闹着玩呢。”说完,一溜风跑开了。

    “小妈,给我倒水。”童小尧推门进到张丹办公室,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笑眯眯地说。

    张丹把茶杯对着饮水机接了水,把茶杯放在桌上,看了童小尧一眼,问道:“小尧,最近遇到什么高兴事了,看把一天到晚乐的,是不是因为沙如雪哈。”

    “小妈最聪明,一猜就中。”童小尧高兴地说。

    “不是小妈我说你,要是以前,你追求沙如雪我不但不反对,喜欢还来不及呢,可是,沙如雪现在都成那样了,连路都不能走,如果一辈子坐轮椅,你就要伺候她一辈子,就咱们这长相和家境,什么好姑娘找不到,为什么偏要找个瘫子呢。”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愿意——,对了,小妈,你不会是我老爸的说客吧。”童小尧感觉不对劲,中途问道。

    张丹支吾一下,尴尬地笑笑,说:“我是不是你老爸的说客不要紧,关键是沙如雪他现在配不上你,小妈向你保证,除了沙如雪,你随便看上哪个女生,小妈都会为你制造机会。”

    “小妈,我老爸已经答应我了,今天中午就到沙家提亲,中午回去我就知道结果了,就沙如雪现在的境况,她老爸肯定会答应的。”童小尧自信地说。

    “别高兴了,结果已经出来了。”张丹说。

    “什么结果?沙忠孝同意了吧。”

    “你老爸刚才打电话来说,不是沙家不同意,你老爸向沙家发出了警告,希望沙忠孝管教好他的女儿,以后不要再勾引你。”

    “啊?”童小尧瞪大了眼睛,来回走了两步,满脸怒容地质问道:“我老爸怎么能这样呀,小妈,你替我向张老师请个假,我这就回去问问我老爸,他为什么要阳奉阴违,出尔反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