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24章 认赌不服输
    黄琪琪见罗玉寒犹豫,知道他不肯帮助自己,挥挥手,惨然一笑,潇洒地说:“你我在今天之前素昧平生,已经帮助了我两千块钱,足见你侠胆义胆,我不该得寸进尺,这事翻篇了,现在开始工作。”

    凌晨三两点半,整个医院寂静无声。原班人马齐聚重症监护室,王汉之和王秀长围在床边,见浩子依然脸色苍白,双眼紧闭,两人脸上写满了无尽的失望和悲哀。

    陆琪和宋安站在窗户下,各自发表自己的见解和对罗玉寒强烈的不满。陆琪瞥了浩子一眼,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一脸不屑地说:“宋医生,看来今晚上奇迹不会发生了。”

    “岂止是今天,根据我的经验,在浩子身上,奇迹早就不会发生了。”宋医生看着罗玉寒,眼里满是蔑视。

    “还神医呢,简直就是骗子,骗术并不怎么高明的小骗子,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向王局交代。”陆琪说。

    宋安不怀好意地笑笑,低声说:“我去烧把火,你在旁边加柴火,把火弄大点,烧死这个小骗子。”

    陆琪会意,点头表示同意,宋安表情严肃地走到床边。宋安翻看浩子的眼皮,用手电光照照,把位置让给宋陆琪,说:“陆医生,浩子的瞳孔原本还有反应,现在经神医这么一摆弄,基本没反应了,要不你来看看。”

    “我是西医,不懂把脉,还是你来吧。”陆琪客气地说。

    宋安坐在床沿上,把手搭在浩子的左手脉搏上,号了半分钟,再号了右手,皱眉说:“雀儿脉搏,看来不会太久了,王局,趁着孩子身体还有体温,给孩子换衣服吧。”

    王秀长脸色苍白,狠狠瞪了罗玉寒一眼,把牙齿咬得嘎嘣响,愤怒地说:“罗玉寒,如果我孙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必定叫你去陪葬。”

    王汉之没有言语,直接抬手拧着罗玉寒的腮帮子,来回晃动两下,咬牙切齿地说:“罗玉寒,我孙子要是没了,我豁出去这个局长不当,也让你生不如死。”王汉之松手,转身看着宋安,声音低沉地问道:“什么叫雀儿脉?”

    “所谓雀儿脉,就是脉搏跳动如麻雀,时而停止,时而跳动,没规律,从脉象看,浩子十有**是要——,哎,我就不说了,本来还有一点希望,没想到——,哎,不说了,是谁推荐了这位神医,简直是——”

    宋安故意断断续续,结结巴巴,吞吞吐吐,面带难色,戏演得像真的似的,这越发激怒了王秀长。王秀长再次向罗玉寒发难,揪着罗玉寒的耳朵,问道:“小骗子,你是医生么,你不是医生,为什么要给我孙子治病,我就说,你才多大,就号称神医,要不是你插手,我孙子的病也许还有救,你陪我孙子,陪我孙子。”

    罗玉寒推开王秀长的手,说:“好好,你先别闹,我赔你孙子就是了。”

    “我孙子马上就——,你怎么赔,我问你怎么赔,都现在了,你还想骗我们。”

    罗玉寒淡定地笑笑,说:“浩子寿命长着呢,暂时还死不了,如果他真死了,我还真能配你一个孙子。”

    罗玉寒心里明白,浩子马上就会醒过来,他之所以这样说,是要宽慰王秀长。

    陆琪故意挑事,接着王秀长的话说:“罗玉寒,你说你能赔王局的孙子,是不是想勾搭王局的儿媳妇,再给他造一个孙子呀。”

    这种挑事的方式太愚蠢,王局被彻底激怒了。只见一个转身,两只手先后抬起,啪啪两声响,陆琪打了个趔趄,两手捂住了脸。

    “自食其果,能挨王局一耳光,沾染了官气,马上你就能当院长了。”罗玉寒拍手称快,趁机寒碜陆琪道。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该打。”

    王汉之抬手,又要扇罗玉寒耳光。罗玉寒眼疾手快,一手伸向王汉之的手腕,一手伸向王汉之的腰间。王汉之还想发力,只听咔嚓一声响,一把手枪顶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你——”王汉之声音颤抖,只说了一个字,接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警察局长,最懂得枪的妙用,只要罗玉寒二拇指一动,他孙子还没死,他的小命就先玩完了。

    王秀长脸色大变,战战兢兢地说:“罗玉寒,玩枪如玩命,你别胡来,只要你放下武器,我给王局说说,他绝不再追究你的责任。”

    黄琪琪见罗玉寒动枪,吓得赶紧拉着王欣华的说往外走。罗玉寒哈哈大笑,突然把手枪往上一抛,握住了枪管,把枪递给王汉之,说:“警察局长不需要动手,直接用枪就是,给你,一刻钟之内如果浩子再不醒来,你直接开枪,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王汉之握住枪把,把枪对准了罗玉寒的太阳穴,冷笑一声,说:“这可是你说的。”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响个不停,时间过得很慢,房间里一片沉寂。

    王秀长站在床头,眼睛不眨地看着浩子。

    陆琪和宋安眼看事情闹大,吓得不敢吱声。王欣华捂着耳朵看着地面,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倒是黄琪琪大胆,走到王汉之跟前,抬眼看着王汉之,平静地说:“王局,气氛太紧张了,我说两句,缓和一下气氛,专家们对浩子的病已经束手无策,罗玉寒出手治好了是他的本事,也是浩子的运气,治不好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浩子有事,你把罗玉寒枪崩了,虽然解了一时之气,但是,由此而产生的一切后果你比我们都清楚,因为,你是警察局长,所以,我恳求你先把枪放下来,即使要惩罚罗玉寒,也要等看到结果再说。”

    罗玉寒感动地看了一眼黄琪琪,心里热乎乎的。

    王汉之狠狠瞪了黄琪琪一眼,正要驳斥两句,只听一声轻微的咳嗽声。所有人把目光聚集在浩子身上。

    “汉之,浩子咳嗽了。”王秀长激动地喊道。

    “睁眼了,浩子睁眼了,又闭上了,闭上了。”王秀长再次喊道。

    罗玉寒正步走到床前,把手放在浩子的额头上测试一下体温,转向陆琪,以不可违拗的口气命令道:“请你马上给浩子输一瓶白蛋白。”然后又看着王秀长,说:“你去熬米汤,三斤小米,二十升水,大火烧开,中火熬汤,熬成后只要上面的米油。”

    “好好好,我马上去熬。”王秀长高兴地说。

    王汉之把手枪插进腰间,走到罗玉寒身边,抬手扇了自己的耳光,然后握着罗玉寒的手,激动地说:“神医,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误会你了,请你原谅,你治好了我孙子的病,不但是浩子的恩人,更是我的恩人,是我们全家人的救星,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在我的能力许可的范围内,我一定满足你,包括钱。”

    罗玉寒呵呵一笑,说:“王局,钱我有的是,不稀罕,我也没什么特殊的要求,第一,我希望我小舅子能继续留在经侦队,我辅助他工作,这个你已经答应我了,第二,在场的某个人曾经和我打赌,说如果我治好了浩子的病,就给我当徒弟,王局是见证人,我希望这个人能兑现承诺。”

    王局嘿嘿一笑,说:“就这么点事哈,好办,宋医生,你自己说说吧,该怎么办。”

    宋安根据经验判断浩子的病已经没治,这才和罗玉寒打赌,没想到罗玉寒果然出手不凡,治好了浩子的病,可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在别的地方不敢说,在人民医院也是响当当的名老中医,而罗玉寒又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如果自己真的拜罗玉寒为师,自己的脸往哪儿放呀,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可如果不拜罗玉寒为师,先不说罗玉寒,王汉之这关就过不去。

    宋安两难,不知道该怎么办。

    “宋安,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拜师。”王汉之语气生硬地说。

    “王局,这——”宋安面露难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嗯?”王汉之重重地嗯了一声,透露出不可违拗的意志。

    陆琪知道宋安这关躲不过去了,小声提醒道:“宋医生,就当这是一场闹剧,你先从了他,以后的事再说。”

    宋安走到罗玉寒跟前,强挤出一丝笑容,说:“神医在上,请受我一拜,从今以后,你我就是师徒关系了。”

    罗玉寒摆摆手,说:“拜师是人生之大事,你这样敷衍了事,可见心不诚,我要你三叩九拜行拜师大礼。”

    罗玉寒坐在床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面对宋安。

    宋安见罗玉寒来真的,突然暴怒,指着罗玉寒说:“罗玉寒,我看王局的面子才给你个脸,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三叩九拜,你以为你是皇帝哈,我呸,呸呸呸。”

    王汉之见宋安不认账,从腰间拔出枪,对准宋安,冷笑一声问道:“宋医生,我不想和你废话,我就问你一句,神医这个师傅你到底拜还是不拜。”

    “不拜,打死也不拜。”宋安昂首挺胸,梗着脖子,捏紧拳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