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18章 天赐良机
    王秀长的名字和身板名不副实,属于典型的缺什么补什么类型,其人原是柔道队员,现在是依然是柔道主教练,身高一米七开外,肚子如碾,大腿如腰,小肚如山,脸大如盆,体重一百四十公斤,走路咚咚响,整个人如一座小山,如果跌倒,砸死个人都是小菜。

    陆琪轻飘飘走人,王秀长非要讨个说法,紧追两步,伸手抓住陆琪的衣领,轻轻往上一提,陆琪两脚离地。王秀长移动两步,把陆琪粘贴到了墙上,屈膝顶住了陆琪的小屁股,嘴唇启动,一股气流喷薄而出,接着洪亮的声音响彻天地:“你知道我谁么?”

    一语一出,墙壁上的灰尘纷纷掉落,地上的一片纸屑随风起舞,周边人的耳朵跟着震颤。

    “知道,你是警察局的爱人。”陆琪虽然受制,但依然淡定,面不改色心不跳,说话有腔有调。

    “非也,我除了是局长夫人,更是柔道队主教练。”王修长就纠正道。

    “你就是玉帝下凡,又能把我如何。”陆琪轻蔑地说。

    “哈哈哈哈——,有定力。”

    “定力来自内心的修养,我虽然单薄,但内心强大。”

    “你竟敢骂我没教养?”

    “没错。”

    王秀长张开大嘴,哈哈大笑一声,膝盖用力往上一顶,陆琪吭哧一声,面红耳赤,但依然没有求饶。

    两个护士见专家受辱,牵着手走到王秀长身后,怯生生地说:“这位家长,陆医生为你孙子的病已经费尽了心思,可病情并不见好转,俗话说,医生治病未必能救命,你这样对待专家,对你孙子的病起不到任何作用,你还是先放了他,让他再想办法,也许你孙子的病还有一救。”

    王秀长抬左腿,一个护士中了一脚,往后一退,靠到了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另外一个护士见势不妙,转身想开溜,王秀长再抬右腿,护士直接倒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

    专家被打的消息迅速传开,围拢的人越来越多。有知情者指指戳戳,议论铺天盖地——

    “柔道教练打医生,就像老鹰抓小鸡,没跑。”

    “功夫是次要的,主要你背景,警察局长夫人,光这名头就够唬人的。”

    “大专家出手都治疗不了一个拉稀的小孩,难怪家属气愤。”

    “不是治不了,听说都快把人治死了,搁谁谁都要讨个说法。”

    ……

    一个死字更加引起了王秀长的愤怒,她撤了膝盖,陆琪落地,王秀长抓着陆琪的手臂扭动一下,陆琪面对王秀长。

    “我警告你,如果你治不好我孙子的病,我直接把你搓成肉泥喂狗。”

    王秀长肥硕的嘴唇上下碰撞,发出啪嚓的声响。

    陆琪脸色苍白,但依然微笑,眯眼盯着王秀长,淡定地说:“这位家属,人民医院是河州市最好的医院,五个专家会诊得出一致结论,你孙子现在已经病入膏肓,就是华佗在世,也难救他性命,你还是赶紧通知他的父母,让他们见孩子最后一面。”

    王秀长抬手展开五指,一个耳光就要照着陆琪的脸拍下来,一只手突然从王秀长的身后伸出来,捏住了王秀长的手腕。

    王汉之赶到了,伸出的手自然是王汉之的。

    两只手在空中较劲,四只眼睛对视。王秀长眼喷怒火,王汉之冷静淡定。

    两只手僵持三分钟后,王汉之的手腕慢慢向一边倾斜,眼看就要落败,王汉之微微一笑,从唇间冒出两个字:“离婚!”

    轻声虽轻,但却具备无穷的杀伤力。王秀长惨然一笑,手撇到了一遍,王汉之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王汉之朝众人笑笑,说:“诸位请散了吧。”然后拍着陆琪的肩膀,低声说:“陆医生,老婆是个粗人,脾气不好,陆医生受惊了,情况我已经基本了解,请借一步说话。”

    重症监护室,陆琪简单介绍了王汉之孙子的病情:“你孙子属于病毒性痢疾,如果及时医治,按照现有的医疗手段,最多几天就能康复,遗憾的是,你老婆自行用药耽搁了病情,我和几位专家经过会诊,用尽了各种办法,但依然止不住泻肚,目前患者已经病危,我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

    听完陆琪的介绍,王汉之沉默片刻,说:“老师教学,未必能教好所有学生,警察办案,未必能侦破所有案件,医生看病,未必能治好一切患者,既然你们已经尽力,我孙子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刚才我老婆冒犯你,请你多多原谅,我先代她向你赔礼。”

    王汉之说完,俯下头来,在小孙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眼泪像断线的珍珠,吧嗒吧嗒滴在孙子的脸上。王汉之给孙子擦擦眼泪,又给自己擦擦眼泪,无声地走出了房间。

    “王局——”

    任秋生站在王汉之面前,刚喊了一声,王汉之就狠狠瞪了他一眼,训斥道:“你跑来这里干什么?撤职和调离一事已经无可更改,你再纠缠不休,我扒了你的警服。”

    “不不不不,王局,你误会了,我个人的事小,你孙子的事大,情况我都听说了,有个人能医治你孙子的病。”

    “嗯?”王汉之翻翻白眼,疑惑地看着任秋生。

    “真的,人命关天,我不敢胡扯,我说的那个人是罗玉寒,就是我妹夫号称神医,专治疑难杂症,也许他能治好你孙子的病。”任秋生自信地说。

    “哼,连专家都束手无策,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了,他一个小孩子,能有那么大神通?”王汉之疑惑地问道。

    “俗话说,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罗玉寒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时间紧迫,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如果他治不好,我愿意陪你孙子去死,让他在阴间也好有个伴儿,拳拳之心,日月可表,我若撒谎,万箭穿心而死。”

    王汉之冷笑一声,问道:“既然罗玉寒的手段那么高明,你为什么不请他治好你老爸的病?”

    任秋生愕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秀长走过来,站在王汉之面前,低声说:“老公,病危通知书都下了,孙子的性命朝夕不保,就相信他一回,死马当活马医吧。”

    “罗玉寒他人呢?”王汉之问道。

    任秋生听口气王汉之已经答应请任秋生给他孙子治病,转身看着楼道口,兴奋地喊道:“妹夫,你可以过来了,是骡子是马这回就看你的了,我的命运也看你的了,你可要拿出浑身本事哈。”

    重症监护室,罗玉寒趴在床上,先给浩子把脉,然后翻看眼皮, 接着用手指按压了浩子的皮肤,然后转身看着陆琪和王汉之,轻松地说:“浩子从上面喝水,从下面流下,脱水状态已经严重危及到了他的生命,如果今天下午六点钟之前不采取紧急治疗手段,他必死无疑。”

    “这些情况我们都掌握,你就问你,有没有办法可以治好浩子的病。”陆琪问道。

    “办法倒是有,但我要听我小舅子的。”罗玉寒瞥一眼任秋生,笑着说。

    别的人不知道王汉之已经撤销了任秋生队长的职务,但王汉之心知肚明,他知道罗玉寒想要干什么,于是把罗玉寒拉到一边,低声说:“罗玉寒,我向你许诺,只要你能治好浩子的病,我马上收回撤销命令,但如果你治不好他的病,我不但要撤他的职,还要扒了他的警服。”

    “这还不够。”罗玉寒淡淡地说。

    “你还有什么要求,现在就提出来,能满足的我一定满足。”

    “痛快,我要当经侦队的副队长。”罗玉寒看着王汉之说。

    “小子,你没开玩笑吧,警察局对人的提拔都有很严格的程序,何况这么你又不在警察局工作,警察局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你这要求太荒唐,我满足不了你。”王汉之摇头摆手,拒绝了罗玉寒的要求。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见死不救了,告辞。”

    罗玉寒转身走人。

    王秀长在一边听了两人的对话,开始听罗玉寒说能治好孙子的病,不禁喜上眉梢, 后来见罗玉寒转身走人,急忙推了王汉之一把,说:“汉之,你就不能先答应他,等他治好孙子的病,你再变通。”

    王汉之冷笑一声,说:“他不是来看病的,他是来扯淡的。”

    “他既然能夸下海口,就一定能兑现诺言,没有金刚钻,他怎么敢揽瓷器活,赶紧的,不然就来不及了。”

    王汉之听老婆说的有道理,赶紧出门追了出去。

    “喂,小子,你为什么要当经侦队副队长?”王汉之问道。

    “你们警察缺少办案经费,我想为你解燃眉之急。”

    “副队长的职位肯定不能给你,但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顾问,不穿警服,不在编,内部开工资,上班不限时,我只能做这么多哦,如果你还不满意,那就请便吧。”

    “好,成交。”罗玉寒高兴地说。

    “如果治不好浩子的病,又该当如何?”王汉之问道。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如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