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12章 螳螂捕蝉
    任娜娜站在操场边缘,头戴警帽,全身放松,虽然警服彰显了严肃,但更显得英姿飒爽。

    靓丽的女生心生嫉恨,眼睛冒火,长相平庸的索性嚷嚷道:“不就是长得好看点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他爸妈造人的技术高明点罢了。”

    男生们则是清一色的羡慕,有的咽了口水,有的哈喇子从嘴里滴出来,连擦一下都没心思,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倾注在任娜娜身上。

    何亚东手里拿着卷成筒的奖状,眼睛直勾勾盯着任娜娜,张大的嘴巴半天都不知道合拢。

    花小蝶见状,猫着腰从自己的班里摸过来,躲在何亚东背后,轻声问道:“班长,女警长得美吧。”

    “怎一个美字了得,用美来形容警花,那是对警花的粗暴践踏。”何亚东忘情地说。

    “那你说该用什么词汇来赞美警花?”花小蝶忍着不快,低声问道。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貌赛嫦娥,堪比如雪。”何亚东忘情,喃喃自语道。

    “警花和你的女朋友花小蝶相比如何?”花小蝶笑着问道。

    “哎,怎么说呢,花小蝶除了***比警花纤细,抱着还算舒服外,其他地方根本没有可比性,别的不说,就花小蝶的修正过的牙齿,我想起来都恶——”

    何亚东欲言又止,把到嘴边的“心”咽了回去。

    “说呀,花小蝶的牙齿怎么啦?”花小蝶故作轻松地问道。

    “不提,不提了。”何亚东语调中充满了悲哀。

    “到底怎么啦,你和她接吻时,她挂到你的嘴唇了么?”

    “那倒是没有,因为我只搂过花小蝶的***,至于接吻,嘿嘿,没兴趣。”何亚东摇摇头,言语中流露出浓浓的不屑。

    花小蝶忍无可忍,在何亚东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恨恨地骂道:“何亚东,难怪我每次主动送上樱桃小口,你都借口躲避,声称你消化不良,口有异味,原来是嫌弃我的牙齿……”

    何亚东听到花小蝶的声音,大叫不好,回头看到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是花小蝶,不由脸色大变,马上故作镇定地说:“小蝶哈,我早知道是你假扮别人在和我说话,我这才故意损你,看到你如此反应,我已经知道,你是真心喜欢我,其实警花算什么,和你相比,她还不如你的一根脚趾。”

    “何亚东,你少来这一套,你别装蒜了,我已经现在了解你是怎么想的,从今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也不再是我的女朋友,你我一刀两断。”

    警花来找罗玉寒,黑皮心里也翻江倒海的,原因十分简单,最近一段时间,他一连向五个女生表白遭到了拒绝,现在看到警花竟然到学校当着众同学和老师的面直接找罗玉寒,心里愤愤不平起来,大声嚷嚷道:“学校的领导不公平,老师也不公平,别人谈恋爱都偷偷摸摸,校方发现严加惩罚,罗玉寒倒好,马子都找到学校来了,校方不但不阻止,还用大喇叭替人服务,唯恐天下不知,太可恶了,我要讨个说法。”

    罗玉寒向警花走去,离警花还有十来米,就故意大声喊道:“警花哈,有什么事不能在家里说,打个电话也行哈,为什么非要找到学校里来,校方是不允许谈恋爱,这你是知道的,你这不是故意给我找麻烦么。”

    任娜娜明知罗玉寒显摆,但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也不好和他计较,也就没有做声。等罗玉寒走近了,才小声说:“罗玉寒,别嘻嘻哈哈的,我有要事找你。”

    “有事直说,我还等着开会呢。”

    “有些事在这里说不方便,麻烦你跟我出去,咱们找个地方说话。”警花按耐住心里的不快,微笑着说。

    校门口,法拉利车上。

    任娜娜坐在驾驶位上,罗玉寒坐在任娜娜身边。任娜娜的两手搭在方向盘上,瞥了罗玉寒一眼,说:“罗玉寒,我现在正经和你说话,请你老实回答我,不然,一切后果你自负,我问你,关于任青山,你在点他穴位之前,还对他做了什么。”

    “就这事哈,你板着个脸,我还以为天塌了地陷了,你先冲我笑一个,我就告诉你。”

    罗玉寒抓住任娜娜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想摩挲一下,手还没沾到脸,任娜娜突然把手抽出来,狠狠瞪了罗玉寒一眼,说:“我现在以警察的身份再问你一次,你除了对任青山点穴位,还对他做了什么。”

    “警花哈,你要吃别人的醋,我倒是可以理解,但你吃任青山的醋,不但显得笨,还有点二百五,任青山是个男的,我也是个男的,我除了点他的穴位,还能对他做什么,再说,我点他穴位的时候,你也在跟前,我如果对他做了什么,你都清清楚楚看在眼里,还用问我哈。”

    罗玉寒依然嬉笑连连,和任娜娜严肃的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我说的是在你点他穴位之前或之后。”任娜娜点出了具体时间。

    罗玉寒摇摇头,不以为然地解释道:“警花姐,我和任青山在湖边说话时,你就躲在旁边,我要是在点他穴位前对他做了什么,你应该能听出来,至于点穴之后的事,你都看见了,我能做什么哈。”

    “你在我睡觉之后,是不是又出去了?”任娜娜问道。

    “哇,你是警察,感觉很灵敏的,我要在你睡觉之后出去,难道你不会发现么?”

    “人睡如死,我睡觉之后,你做什么我当然不知道。”任娜娜辩解道。

    “哈哈哈,听你的口气,如果你睡着了我偷偷跑进你的卧室,对了做点什么见不得阳光的事,你自然也不知道了。”

    罗玉寒油嘴滑舌,没个正行,任娜娜也不想继续和罗玉寒绕弯子,索性把话挑明了,说:“任青山家里失窃了,卧室的地板被砸烂,偷走了藏在地板下的所有的钱财,虽然具体数额不清楚,但可以肯定,钱财一定很多,我虽然暂时没有证据,但根据你平时的表现,这事一定与你有关,刑警队已经在立案侦查了,如果你早点承认,也许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如若不然,等把你带到刑警队,哼哼,警察的厉害你领教过,到时候想不说都不行了。”

    听了任娜娜的一番话,罗玉寒这才彻底明白,原来任娜娜已经怀疑他偷盗了任青山家里。如果任娜娜不说警察立案侦查,罗玉寒或许会道出实情,但现在已经知道警察插手了,而且任娜娜本身就是警察,如果说出来,别的警察不说,任娜娜首先就不会放过他。

    任娜娜见罗玉寒沉默不语,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笑着开导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现在承认了,我念在你我的情分上,会从中周旋,你不会遇上太大的麻烦。”

    “不知道,这事我的确不知道,如果你怀疑我,请你拿出证据来。”罗玉寒说。

    就在这时,一个人朝法拉利走来,抬手就使劲地敲窗。罗玉寒扭头看看,见是贼三,心里不由咯噔一声。

    “喂,我朋友来了,你先等我一会儿,我下去和他说几句话。”

    任娜娜还没答应,罗玉寒就打开车门,还没下车,贼三就抖动着手里的一张美元,大声质问道:“兄弟呀,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这是什么,这是冥币么?是美元,一百美元兑换六七块人民币,兄弟,你可真够聪明的,要不是公主提醒我,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呢,告诉我,那些美元呢,你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兄弟——”罗玉寒一把从贼三手里夺过美元,大声喊道,“这是美元么?我怎么没见过,我怎么看都像是冥币。”

    “别装了,我问你那些美元呢?”贼三抓狂地问道。

    “烧了,现在灰还留着,不信你跟我去看看。”罗玉寒镇定地说,虽然他心里清楚,已经捂不住了。

    贼三脸色铁青,也不顾是在大街上,扯着嗓子叫嚣:“罗玉寒,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把我当成一坨粪,臭大粪,没错,主意是你出的,藏钱的地方也是你提醒我的,可实际行动者是我,我把钱分给你一半,你不但不心存感激,反而暗算我,我都不信,你一个高中生,会把美元当成冥币?要想息事宁人,把美元分给我一半,以后你我还是兄弟,如果再胡扯,别怪我不讲情面,首先当着你朋友的面——”

    贼三说着,向任娜娜瞟了一眼,这才发现任娜娜穿着警服,不由脸色大变,支支吾吾地说:“不是,那个不是,竟然你和警察说话,我就不打扰了,回头再聊,回头再聊,再见哈。”

    贼三说着,掉头想走人。任娜娜早已听出了其中的猫腻,见贼三要走,大喊一声:“站住。”

    贼三回身,看着任娜娜,笑着问道:“警察大姐,请问你有什么吩咐么?”

    任娜娜正要回话,旁边拐角处突然窜出一个人来,跑到贼三身边,抓着贼三的手腕,抡起铐子咔嚓一声戴在了贼三的手腕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