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02章 吓个半死
    任娜娜当着众人的面拨打了罗玉寒的手机,要他马上赶到警察局。挂断电话后,坐在了石磊旁边。

    任青山听任娜娜说,有人要劫走嫌犯的消息来自罗玉寒,心里不由咯噔一声。

    龙爷曾经亲自出面把罗玉寒和沙如雪骗到灵山,罗玉寒和龙爷有过亲自接触,两人现在已经相互认识,想起那天护城河边被赶到河里的一幕,任青山马上猜测道,装神弄鬼的人肯定罗玉寒。如果消息来自罗玉寒,罗玉寒十有**已经知道,自己奸细的身份一定会曝光无疑。

    如果罗玉寒亲自光临现场,当场戳穿他就是龙帮的人,任青山该怎么办?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往罗玉寒身上泼脏水,把罗玉寒描述成个一个十恶不赦的小混混,同时对任娜娜进行人身攻击,让王局和其他人对这两个人产生极大的反感甚至是厌恶,这样一来,即使罗玉寒指证自己,他的话就会减少很多分量。

    “王局,我有话要说。”任青山冷不丁冒了一句。

    “不必请示,请讲。”王汉之随意摆摆手,淡淡地说。

    任青山站起来,清清嗓子,瞥了任娜娜一眼,说:“刚才任娜娜曾经提到一个叫罗玉寒的人,并且说他情况复杂,其实在我看来,他的情况一点也不复杂。据我了解,罗玉寒今年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高一学生,说白了,就是个毛头小子,他曾经在大街上流浪,号称自己是华佗在世,靠坑蒙拐骗过活,也就是个江湖小骗子,后来机缘凑巧,勾搭上了河州市某富豪家的千金,这才进了学校读了书,此人的话不足为信。”

    “不,罗玉寒不是混混,从来没有坑蒙拐骗过任何人。”任娜娜针锋相对地反驳道。

    任青山冷笑一声,指着任娜娜慷慨激昂地说:“我既然敢这么说,就有足够的事实能证据。”

    “那就把证据摆到桌面上来。”任娜娜愤怒地说。

    “你,任娜娜,任警官就是最好的证据。”任青山手一扬,朗笑一声,大声地说。任青山刚刚攻击过罗玉寒,正不知道该如何把话题转移到任娜娜身上,没想到任娜娜主动发言,给正准备打瞌睡的任青山递过来一个枕头。

    “我是证据?你凭什么这么说。”任娜娜愕然。

    任青山得意地干笑两声,说:“我先问你几个问题,让大家听听,就能证明你是不是证据。我问你,你现在住在哪里?是不是和罗玉寒住在一起?”

    “没有,我只是住了罗玉寒的房子而已。”任娜娜辩解道。

    “孤男孤女同居一室,这有什么分别么?”任青山质问道。

    “当然有分别,你所说的住在一起,意思是我和罗玉寒同居了,而事实是,他的别墅里除了我,还住其他两个女孩子,我们只是借住罗玉寒的房子而已。”

    任青山摆摆手,说:“好好,就算你说的,你只是和他同住在个一个屋檐下而已,可我问你,罗玉寒小小年纪,一开始在大街上流浪,转眼间就突然购买了那么豪华的别墅,请问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这个问题你该当面问问罗玉寒。”任娜娜反驳道。

    任青山冷笑一声,说:“我工作大半辈子,都没攒下几个钱,一个毛头小子,竟然能买得起一个大别墅,这足以说明,他的钱来历不明,不是偷来的就是抢来的,所以要提醒大家,这个的人话不能信。”

    “没错,我的话的确不能信。”

    门推门,罗玉寒从门口跨进来,瞥了任青山一眼,声音洪亮地说。

    大家纷纷侧目,王汉之也盯着罗玉寒。

    罗玉寒站定,扫视一周,朗声一笑,说:“我是罗玉寒,听说一个叫王汉之的局长找我,我就来了,请问哪一个是王汉之,找我有何贵干。”

    任娜娜见罗玉寒竟然对局长直呼其名,赶紧走到罗玉寒身边,低声提醒道:“罗玉寒,这是警察局,对局长要尊重点,不能直呼其名。”

    “哈哈哈——,警花姐,平时看你挺有个性的,怎么这会儿一提到局长,你就温柔的像个小猫,我告诉你,局长是你们的上级,与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何况今天是他找的我,不是我找的他,你不要我叫他王汉之,除非他不叫王汉之。”

    罗玉寒话一出口,其他人纷纷皱眉。任青山说的果然没错,这小子就是混混,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呼叫局座的尊姓大名,往轻里说是缺乏教养,往重里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王汉之盯着罗玉寒,见这小子虽然有点油腔滑调,但眉清目秀的,说话也很干脆,不由对他多了几分好感,于是慢条斯理地说:“我就是王汉之,深更半夜的把你叫来,打扰了你的休息,我为此感到抱歉。”

    “有话请讲,不必兜圈子。”罗玉寒朗声说。

    王汉之给石磊递了个眼色,石磊站起来,面朝罗玉寒,大声问道:“今天下午发生的有人劫走嫌犯的事你听说了么?”

    “听说了。”

    “我们在制定方案时,任娜娜曾经警告我们,说有人要在半路上劫走嫌犯,她刚才说是你说的,你到底说过没有。”

    “说过。”

    “你的消息从何而来。”

    全场屏住了呼吸,就等罗玉寒开口。

    罗玉寒笑笑,走到石磊身边,说:“说了你们也许不信,但既然你们问我,我就不得不说,昨天下午我在护城河边看两个老头钓鱼,老头聊天中谈及此事,我听了就告诉了任娜娜,希望她把这事通报她的上级,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老头长什么样,多大年龄,如果你再见到他,是否还能认出他来?”石磊问道。

    罗玉寒环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任青山脸上。全场的人都随着罗玉寒看着任青山。

    任青山脸上火辣辣,顿时心慌意乱,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结结巴巴地说:“罗玉寒,你看我干什么,我昨天又没到河边钓鱼。”

    “太像了,就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罗玉寒自言自语地说。

    罗玉寒说着,慢慢朝任青山走去。任青山现在已经完全确定,昨天装神弄鬼糊弄自己的人,就是这个臭小子,他现在担心的是,一旦罗玉寒指证他就是两个老头中其中的一个,他的麻烦就大了。

    罗玉寒的脸凑近任青山。任青山往后躲了躲,说:“小子,事关重大,你可要看清楚了再说。”

    “像,太像了,我越看越像。”罗玉寒再次自言自语地说。

    “像……像什么?小子,你到底几个意思?”任青山结结巴巴地问道。

    “像什么你心里还不清楚?两个钓鱼老头中,你就是其中的一个,你当时穿便服,而另外一个戴着皮帽子,是也不是?”

    任青山目光闪烁,看着周围的下属们,指着罗玉寒“你你你——”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小子哈,什么钓鱼哈,赶到河里哈,你在说什么哈,我听不懂哈,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认错人了。”

    “请你看着我的眼睛!”罗玉寒冷不丁大叫一声。任青山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其他人也被吓了一跳。

    任青山不会服从罗玉寒的指令,他看着王汉之,双手岔开捂着胸口,身体前倾,吞吞吐吐地辩解道:“王局哈,我王汉之的为人你最清楚,这小子血口喷人陷害我,你可千万别相信他。”

    “他为什么要陷害你?”王汉之淡然地问道。

    “因为,因为,王局哈,家丑不可外扬,可为了我的清白,我今天就豁出去了,”王汉之擦擦头上的汗,往前走了一步,说,“这一切都源于任娜娜和犬子的婚事……”

    任青山把儿子任秋生喜欢任娜娜,任娜娜拒绝任秋生,和罗玉寒勾勾搭搭的事讲述了一遍,最后看着王汉之,拍着胸膛保证道:“王局,我王汉之二十岁当警察,现在已经四十有八,二十多年来,我低调做人,高调工作,含辛茹苦,兢兢业业,光明磊落,你可不能因为这小子随便一句话就怀疑我哈。”

    王汉之笑笑,给任青山摆摆手,说:“你先坐下,别着急,有话慢慢说。我问你,昨天下午你干什么去了。”

    任青山不愧是老油条,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脱口而出道:“我感冒了,在家休息。”

    “你确定整个下午都没出去过?”王汉之问道。

    任青山做的事他自己清楚,如果说没有出去过,王汉之肯定会用一切侦查他,别的不说,街头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就能捕捉到他的行踪,于是犹豫了一下,说:“我曾经出去买过一次药。”

    罗玉寒刚才只是想吓唬一下任青山,暂时还不想暴露他的身份,此时怕王汉之继续问下去,任青山漏了马脚,于是赶紧凑近任青山,把任青山从上到下又打量一遍,笑着说:“虽然你和其中的一个老头很像,但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对了,那人的脸上有麻点,而你没有,不然我就能确定是你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