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97章 冷水浴
    五人一组挑战?这牛皮吹得有点大,马上就激发了教练的兴趣。这些保安最小年龄十八岁,最大的二十二,都正是吃壮饭耍大力的时候,即便是自己,最多也就挑战三四个,这小子看样子二十岁不到,竟然敢吹牛能挑战五个人。

    马教练挥手,学员们停下脚步。但马教练的手并没有放下,他侧身看着地面,看都不看罗玉寒一眼,冷冰冰地问道:“小子,你刚才说什么?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要挑战他们五个人?”

    “你耳朵没毛病,我的确是这么说的。”罗玉寒伸出五根手指,镇定地说。

    “小子,你从哪里来呀?”马教练温和地问道。

    “我从家里来。”

    马教练微笑点头,说:“那就好,如果你从精神病院跑出来,我不但不会和你交手,还会派人把你送回去,因为,我从来不持强凌弱,尤其是不欺负精神病人。”

    “听马教练的口气,似乎你要挑战我?”罗玉寒问道。

    “不,你用词不当,我不是挑战,我要修理你,让你改正吹牛皮的坏毛病。”马教练冷笑一声,抬眼看着罗玉寒,一字一句地说。

    罗玉寒双手一拱,客气地说:“恭敬不如从命,我就接受你修理。但在此之前,我想和你打个赌,如果我输了,我不会给你洗衣服,袜子和裤头,也不会给老婆洗被罩和裤头——”

    “哈哈哈哈——”马教练狂笑一声,说,“不要考虑那么远,如果你输了,我会打断你的手脚,你就是想替我洗袜子和裤头,也洗不成了。”

    “马教练教训的很对,但如果你输了呢?”罗玉寒反问道。

    “我不可能输,所以不存在如果。”

    “万一你输了呢?”

    “听凭发落。”

    “不,”罗玉寒摇摇头,走到马教练身边,悄声说,“看见四象山旁边那两个人了么,如果你输了,你就带着你的人帮我把他们两个给我赶到河水里,我会付给你们相当的酬劳,不会让你和你的手下白辛苦的。”

    马教练再次狂笑,笑完之后朝他的学员们把罗玉寒说的话学了一遍。米九走到罗玉寒跟前,眯眼蔑视道:“小子,小小要求,不足挂齿,只要你赢了我们教练,你站在这里别动,我一个人过去,直接把人扔到河里,让他们洗个冷水浴,但是,请仔细听好了,这才是我需要强调的重点,如果你输了,我也会直接把你扔到河里,如何?”

    罗玉寒摆摆手,纠正道:“不行,如果我赢了,你和你们的教练都要听我的安排。”

    米九还没表态,保安们已经欢呼一片,秃子摸着头喊叫道:“开始吧,让我赶紧见识一下这小子怎么洗冷水浴。”

    罗玉寒转身,见马教练捏紧了拳头,笑着说:“以武会友,点到即止,不用紧张,上手吧。”

    马教练叫罗玉寒大大咧咧,越发认为这小子的精神有问题,于是松开拳头,飞身而起,两腿连环,朝罗玉寒的小腹踹来。

    罗玉寒收紧小腹,不躲不闪受了两脚,突然两脚离地,向后飞去。学员们欢呼雀跃,纷纷鼓掌。

    罗玉寒飞到台阶前,眼看就要被台阶绊倒,没想到他身体突然抬高,飞过下面台阶,稳稳当当落在第五个台阶上。

    掌声戛然而止。学员们你看我看你,大眼瞪小眼,仰视罗玉寒,双手背后,面带微笑,玉树临风,宛如神仙下凡。

    米九揉揉眼睛,看了罗玉寒一眼,碰碰身边的米八,结结巴巴地问道:“喂,你刚才看清楚了么,他好像在飞耶。”

    米八也揉揉眼睛,自言自语道:“我好像也看见他双脚离开了地面,他不会是鸟变的吧。”

    “也许是鸟正在向人类进化,虽然有了人形,但还是一颗鸟心,不然人们怎么把鸟人挂在嘴边。”

    秃子听到两人对话,凑过来大声说:“什么飞人,我看你们两个是眼花了,马教练一出手,那小子已经飞到了几十米开外,分明就是功夫欠缺,你们两个倒把他看成什么飞人,这分明是长他人的志气, 灭老师的威风。”

    众睽睽之下,罗玉寒从容走下台阶,来到马教练跟前,低声说:“马教练,刚才这一脚太厉害了,不过幸亏你没下死手,不然你可要倒霉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刚才马教练出脚,害怕踢烂罗玉寒的五脏六腑,只用了八分力气,加上罗玉寒也不想给马教练难堪,提了一口真气,故意飞了出去。如果马教练下了狠手,罗玉寒运用真气,必定把马教练弹出去。

    马教练领教了罗玉寒的功夫, 同时也感激罗玉寒对自己手下留情,于是一拱手,谦卑地说:“兄弟武功超群,我不但开了眼界,而且受益匪浅,你刚才说的事就不是个事,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罗玉寒走到保安们跟前,大声说:“刚才有幸受了马教练一脚,我才领教了什么叫真正的功夫,我罗玉寒输了,甘愿接受处罚,但马教练胸怀开阔,认我做了个朋友,我俩经过商量,决定给你们上一堂训练课——”

    罗玉寒还没说完,秃子不服气地囔囔道:“喂,小子,就刚才那一脚,分明是马教练让你的,我想踹你一脚,不知道你敢不敢接受挑战。”

    “请。”罗玉寒微笑,只说了一个字。

    秃子走到罗玉寒跟前,离罗玉寒还有三四米,突然起步,向投篮一样来了个三大步,跳到罗玉寒跟前,直接伸出右脚,直踹罗玉寒的小腹。

    罗玉寒纹丝不动,秃子啊了一声,眨眼间已经被弹出七八米开外,一P股坐在了水泥地上我,往后又滑了三四米,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秃子挣扎,爬起来时感觉后P股不但疼痛,而且寒冷无比,众人哄笑道:“秃子,地上长牙了吧,看你的P股都被咬烂了。”

    秃子摸摸P股,感觉裤裆已经破裂,赶紧用双手捂住,朝酒店一侧跑去。

    两辆保安用车从南北两路朝四象山驶去。车子是保安公司的,白兰车身,车顶有保安警灯,咋看都像警车。

    两辆警车坐了六十二个保安,六十二个保安怀抱一支仿真微冲,这都是罗玉寒从酒店旁边的玩具店里买来的,同时卖来的还有两个玩具报警器。

    两辆车几乎同时停在了两个桥头,若干支枪从车窗伸出来,瞄准了龙爷和任青山所在的方向。

    警笛大作,马教练带着米八和米九等人从车门跳下来。米九挥舞着手里的手枪,大喊道:“四象山钓鱼两个人听清楚了,我们是警察,奉命来捉拿你们两个,请你们缴械投降,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鱼儿咬钩,任青山刚要起竿,听到喊声不禁一愣,朝北边看看,见警车上十几支枪正瞄着这边,误以为自己身份败露,丢掉鱼竿,想从南边逃跑。刚要起步,看到那边桥上也停放一辆警车,不由长叹一声,正要发感慨,龙爷推了任青山一把,恶狠狠地说:“狗日的爬山虎,为视你为友,我视我为敌,我好心给你送钱,竟然想杀我灭口,人财两得,既然如此,别怪我无情。”

    龙爷把手伸到腰间,掏出一把勃朗宁手枪,往裤上蹭了一下,叮当上膛,打开保险,指向了任青山。

    任青山以为龙爷真的要开枪,往旁边一躲,解释道:“龙爷别开枪,听我解释,我要灭口,机会很多,不用等到今天,再说,我为龙爷服务这么多年,即使出卖你,也逃脱不了关系,我怎么会笨到如此程度。”

    “那今天之事,该如何解释。”龙爷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赶紧跑吧,先溜之大吉再说。”

    龙爷看看左右,说:“两边被人堵截,C翅难飞,往哪里溜。”

    任青山一咬牙一跺脚,看着河流,说:“只能跳水,别无选择。”

    任青山说着,扔掉鱼竿,直接趟到水里,向河中心走去。龙爷犹豫一下,紧随其后,噗通一声跳进水里,跟着任青山向下游游去。

    看着任青山和龙爷逃跑, 罗玉寒悄悄在马教练耳边耳语两句,马教练掏出手机,拨打秃子的电话,对着手机喊道:“演戏结束,你们表现都不错,完全符合实战要求,我朋友罗玉寒见大家辛苦,没人发放奖金一百。”

    那边桥上欢呼雀跃,马教练这这边的学员们更是兴高采烈。

    罗玉寒如此交代马教练,就是怕人多嘴杂,泄露风声。

    马教练带人和车离开后,罗玉寒走到四象山旁边,一脚把钓箱踢到河里,慢悠悠朝吉普车走去。三百万,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收获。

    罗玉寒背着钱袋子穿越大桥,准备打车回家,刚走到桥中间,有个人快步追上来,拍了拍罗玉寒肩膀上的钱袋子,说:“神医,我以前自认为我做的才是无本生意,本小利大,没想到你做的才真正是无本生意,连本钱还不要。”

    罗玉寒听出是贼三的声音,不由小小吃了一惊:这货色竟然跟踪了自己,果然是贼中精品。</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