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67章 病房逼婚
    夏中朝和罗玉寒前后进入病房, 罗玉寒还没站稳,就看到贼三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拉着脸吼道:“夏医生,特效药呢,这可是你说的最后期限,我说过,如果你治不好的伤,天崩地裂人要亡。”

    “贼三,稍安勿躁,神药来了,你说过的话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夏中朝陪着笑说。

    “既然记得,就给我重复一遍。”贼三既然绷着脸说。

    夏中朝看看罗玉寒,笑着说:“如果我治不好你的腿伤,即使你断了一条腿,也要把我家里偷得一干二净,是这样吧。”

    “算你还有记性,特效药呢?”贼三伸手问道。

    夏中朝把手中的药瓶子朝贼三晃晃,说:“你是梁上君子,我是医院君子,君子言而有信,我说今天给你拿来,肯定能拿来,你躺下,我这就给你上药。”

    夏中朝打开药瓶子,把棉签捅进去搅拌一下,感觉瓶子里没多少货,往里看看,一脸尴尬地说:“神医,就这么一点药,不够哈。”

    “前几天配制的药就剩这么一小瓶了,给沙如雪用过就剩这么一点,你先将就着,等我找好了药材,再配点。”罗玉寒搭讪着说。

    夏中朝把把棉签从瓶子里抽出来,往贼三的脚心仔细涂抹,贼三脚底不再感到疼痛,赞美道:“果然是好药,刚抹上去就不疼了,这药是这小子配的么。”

    贼三说着,瞥了罗玉寒一眼。罗玉寒趁机接话道:“兄弟,这药就是我配的,名叫软黄金,以后再行动时摔伤了什么地方,只管找我,我供给。”

    贼三摆摆手,笑着说:“别说行动,直接说偷盗,我这人是个惯偷,一日不偷手痒,两日不偷头疼,三天不偷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浑身难受,生不如死。”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竟然有此癖好,既然你不忌讳,那我就问问,这次你是怎么受伤的。”罗玉寒问道。

    贼三见有人喜欢听他讲故事,顿时来了精神,眉飞色舞地说:“兄弟,不瞒你说,我平时喜欢偷J摸狗,但偷的大都是小户人家,没什么油水,因为小户人家没钱,家里的门窗也不牢固,容易得手,可越是这种人的家里往往也没什么钱,大户人家虽然有钱,但他们的安全防护设施很齐备,我经过观察,就偷盗住在顶层的有钱人家,这种人家因为住在顶层,所以疏于防范,我就有了可乘之机,具体说到我偷盗的这户人家,说来可笑,他家的确有钱,我从顶层通过窗户爬进去之后,经过观察试探,发现家里没人,当时口渴,就打开冰箱冲过一杯咖啡,正喝着呢,电话响起,我就接了电话,结果那人还没问我是谁,喊了一声秋生,对了,是秋生,我问他是谁,他竟然骂我,说他是我老爸,我当时就急了,说我是他爷爷,结果你猜怎么样,我一杯咖啡还没喝完,楼下就响起了警笛声,我一着急,就从窗户上爬出来了,等爬到四楼,一脚还没踩好,结果就掉进了花池里,脚崴了。”

    贼三讲到这里,咽了一口唾Y,看了看罗玉寒,问道:“你一定以为我是吹牛,其实我没吹牛,更玄乎的还在后面呢,当时我跌在花池,由于脚疼,半天没爬起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警察走到我身边,踢了踢我,我以为他要给我戴铐子,结果呢,他俯下身来,竟然低声对警告我两句,说他就是这家的主人,如果我以后再敢来打他的主意,就弄死我。说完就让我滚蛋,我就不明白了,警察明明是抓小偷的,而小偷就在他眼前,偷的还是他家,他怎么就撵我滚蛋呢,兄弟,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哈,后来我想,警察也怕报复,他如果抓了我,怕我出狱后报复他,肯定是这样的。”

    夏中朝晃晃瓶子,朝罗玉寒咧咧嘴,说:“神医,完了,连三分之一都没涂抹,希望你能再搞点,计算看在这位兄弟给你讲故事的份上。”

    罗玉寒两手一摊,耸耸肩,说:“夏医生,对不起,软黄金的成分中,有几样药材并不名贵,但却很稀缺,即使我把配方给你,只怕三两天也配不出来。”

    罗玉寒故意提到了配方。

    而配方这两个字对于夏中朝来说好像充满了极大的吸引力。

    “你肯给我配方?”夏中朝吃惊地问道。

    “药物是用来治病救人的,既然你也是医生,我为什么不能给你呢,你去拿纸笔来,我这就写给你。”罗玉寒痛快地说。

    “好哈,你等着。”夏中朝转身,两步就跨出了病房。

    罗玉寒奋笔疾书,把配方递给夏中朝,夏中朝拿着配方看了半天,欣喜若狂地说:“太好了,几个月来,我一直在研究这种配方,查阅了大量资料,其中几种药材早在意料中,麝香,没药,白芷,红花,都是常用药材,只是这野猪油我的确不曾想到,我这就 连夜进山,叫人猎杀一只野猪,回来后马上配制。”

    夏中朝正在激动,罗玉寒手机响起,看看屏幕,是沙如雪的,罗玉寒走出病房,在手机上划拉一下,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罗玉寒,你到我病房来一趟,我老爸有事要和你商量。”沙如雪声音柔和,但却带着命令的语气。

    罗玉寒走进沙如雪病房,见沙忠孝坐在床头正和沙如雪拉话,不见了夏怡晴,就问道:“夏怡晴呢?”

    沙忠孝回头,冲罗玉寒笑笑,说:“我和如雪有要事和你商量,先把她打发回家了。”

    沙忠孝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去,关门后又把门反锁, 返回来把罗玉寒按在床沿上。

    “沙老板有话请说,别客气。”

    沙忠孝爽朗地一笑,说:“那天夜里从灵山回来的路上我曾经说过要把如雪嫁给你,本来想等到以后再说,可如雪说,你和任娜娜现在关系暧昧,不清不白,怕夜长梦多,所以我决定,这个礼拜天,也就是Y历二十六号,你和如雪定亲,我事先给你打声招呼,想听听你的意见。”

    “啊?沙老板,原来是这事哈,如果你真心征求我的意见,我就干脆利索地告诉你,我不答应。”罗玉寒摆摆手,情绪激动地说。

    沙忠孝倒是不温不火,呵呵一笑,说:“女婿哈,你误会了,这事我和如需已经商量好了,我征求你的意见,并不是问你是否答应,只是想问问你希望在哪里举行仪式,订婚仪式,场面可大可小,地点可设在家里,也可设在酒店,人数多少,请不请亲戚朋友,你好歹也发表点意见。”

    听着沙忠孝慢条斯理说话,罗玉寒更来气了,他冷笑一声,质问道:“既然你和如雪都决定把我召为女婿了,何必还要假惺惺的问我这些旁枝末节的事,这也太虚伪了吧,对于你和沙如雪强人所难的无理要求,我现在提出强烈抗议,并正式声明,我还不到结婚的年龄,也不想和任何女人订婚,没人能强迫我,如果谁敢无礼取闹,别怪我罗玉寒翻脸不认人。”

    “好好,有骨气,我看中的就是你这股犟劲,可你难道就没想过拒绝的后果?”沙忠孝先拍手称好,又突然问道。

    “哼哼,沙老板,我知道你霸道,可你领教过见识过我的手段,我不相信你比龙帮还厉害。”

    “没错,我不但没有龙帮厉害,甚至也没你厉害,可如果我没有百分之百把握,怎么敢贸然请求你和如雪举行订婚仪式。”沙忠孝的语气很冷,以至于连沙如雪听了都一哆嗦。

    沙如雪怕沙忠孝继续说下去,连忙阻止道:“老爸,你能不能给罗玉寒留点面子,你硬要强迫他,他要真的豁出去了,我们岂不是两败俱伤。”

    罗玉寒虽然听不明白沙如雪所说的两败俱伤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其他清楚,要求举行订婚仪式的罪魁祸首肯定就是沙如雪,如果沙如雪坚决反对和罗玉寒定亲,那么沙忠孝就不会*迫罗玉寒。

    想到这里, 罗玉寒看了沙如雪一眼,带着调侃的语气问道:“校花哈,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死光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没有,天下不但男人很多,好男人多如牛毛,可在我眼里,你就是最优秀的,如果你说我喜欢你一种错误,那么你的出现本本身就是一种错误,要想拒绝我,除非你从来没出现过,可这是不可能的。”沙如雪的小嘴很溜,理由也貌似十分充分。

    “请问我优秀在哪儿呢,我怎么没发现呢?”罗玉寒双手撑着床,把脸凑到了沙如雪眼前,皮笑R不笑地问道。

    “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就看中你了,本大小姐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好歹。”沙如雪声音虽然柔和,但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没错,你情人眼里出西施,可西施未必肯当你的情人,所以我不接受你的好意,如果你寂寞难耐了,可以去找别的男生。”

    罗玉寒的话太无情,无疑打了沙如雪的脸,沙如雪冷笑一声,说:“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最后通牒,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如果不答应,我和我老爸马上采取行动,到时候你就是跪在我脚下舔我的脚丫,喊我三声姑乃乃,我也懒得再看你一眼。”

    沙如雪话音还没落地,罗玉寒一跃而起,噗通一声跪在了床上。沙如雪大喜,嗔怪道:“男人膝下有黄金,不能随便下跪,更别喊我姑乃乃,既然你答应了,我和我老爸就不为难你了,夫君赶紧起身。”

    罗玉寒哭丧着脸,说:“校花,你饶了我吧,我罗玉寒生性风流,放荡不羁,承受不起大小姐的厚爱。”

    “老爸,打电话,给他点颜色,看他能把染坊开多大,能染出几尺布料。”沙如雪推了罗玉寒一把,扯着嗓子咆哮道。</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