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61章 隐私勿视
    除了罗玉寒,谁都不要,沙如雪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要和罗玉寒谈婚论嫁?难道在这两天两夜中,沙如雪对罗玉寒产生了真情?任娜娜想到这里,自己也感觉到好笑,于是从车上跳下来,走进了别墅,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娜娜刚走进客厅,夏怡晴就神色慌张地从沙如雪的卧室跑出来,和任娜娜撞了个满怀。夏怡晴后退两步,一看是任娜娜,赶紧道歉:“警花姐,对不起。”

    任娜娜灿然一笑,说:“没什么,我在门外就听到沙如雪大呼小叫的,她这是咋的了。”

    “吃错药了,发大小姐脾气了,一贯性的,非要罗玉寒看她的大腿,我一时半刻和你说不清楚,还是你自己去看看吧。”夏怡晴一边说,一边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天呐,堂堂一个大小姐,竟然要男生看自己的大腿,不是吃错药了就是脑袋被门挤了。

    任娜娜正要走进沙如雪的卧室,里面再次传来了沙如雪的吼叫声:“罗玉寒,你给我过来,你是我的保镖兼保健医生,我身体出了状况,你必须亲自为我看病。”

    “沙如雪哈,你这就为难我了,”罗玉寒慢条斯理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没错,我从来没否认过我是你的保健医生,但是,你毕竟是女孩子,而我是个男孩子,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可伤口在那种地方,你让我怎么给你看,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哈。”

    沙如雪哼了一声,蛮不讲理地说:“我是女生都不嫌,你怕什么,别废话,赶紧过来给我处理伤口。”

    罗玉寒无奈的笑笑,说:“沙如雪,男女有别,尊卑有序,你不在乎,可我在乎,我还坚持原来的意见,我背面指导,夏怡晴给你消毒上药,如果你还反对,就请你老爸把你弄到医院,反正医院是你们家开的,又不用花钱,还有人专门照顾你。”

    沙如雪突然呜咽,一边呜咽一边控诉罗玉寒,说:“我早就知道你心里根本就没我,如果警花受了伤,不管伤在哪儿,你肯定不顾死活给她看,现在轮到我了,你却找各种借口,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你不亲自给我看病,我就去告发你,说你和任娜娜串通一气,偷梁换柱,替罪犯掩盖罪行,到时候你不但害了自己,连警花也害了,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

    任娜娜这时总算听明白了,原来沙如雪要罗玉寒亲自给她治疗伤口,可罗玉寒嫌沙如雪的伤口在大腿,拒绝了沙如雪,沙如雪这才大发雷霆,并不惜以告发罗玉寒相威胁。

    自从任娜娜认识沙如雪以来,沙如雪虽然喜欢摆大小姐的架子,但在生活作风方面还算矜持,今天这是怎么啦,伤口明明在大腿上,却非要罗玉寒亲自给她疗伤,这不是摆明了向罗玉寒透露信息,她和罗玉寒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秘密。难道在两天两夜的时间里,罗玉寒和沙如雪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

    可如果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罗玉寒为什么拒绝沙如雪的要求呢?任娜娜思前想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要想弄清这一切,必须亲自试探一下,也许能搞清楚罗玉寒和沙如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任娜娜想到这里,推门而入,进门后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吃惊地问道:“我在院子外面都听到吵哄哄的,你们在争论什么呢,让我也听听,顺便发表一下意见。”

    沙如雪擦擦眼泪,怒气冲冲地问道:“警花来了,你给评评理,罗玉寒是不是我的保健医生?”

    “没错呀,他就是你的保健医生。”任娜娜笑着回答说。

    “既然是我的保健医生,我生病了他该不该亲自给我医治?”沙如雪追问道。

    “保健医生给病人治病,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义不容辞。”任娜娜从容地说。

    “罗玉寒,你都听到了吧,连警花都这样说了,你还犹豫什么。”沙如雪给罗玉寒招招手,理直气壮地说。

    罗玉寒看着任娜娜,笑笑说:“警花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沙如雪的伤口在大腿上,我是男生,她是女生,你说,我能亲自给她治病么?”

    任娜娜嘿嘿一笑,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呀,让我怎么说呢,如果我说能,你会不高兴,如果我说不能,又得罪了她,男女之间这种事,只有当事人能说清,其他人是说不清楚的,不过呢,要我说,在这两天两夜里,你们两个共同经历了那么多风雨,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难了,生死都经历过了,看个病有什么呀。”

    任娜娜不是来平息风波的,她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试探罗玉寒和沙如雪在失踪的两天之间是否发生了什么,沙如雪并不知道任娜娜的目的,同时也想在任娜娜面前显摆一下她和罗玉寒之间的亲密关系,于是任娜娜话音刚落地,沙如雪就亟不可待地附和道:“警花说的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罗玉寒,你也不想想,你把N——不,你把体Y都沾到我嘴巴上了,还要我闻你的NS味,现在当着人的面,你人五人六的,开始装正经了。”

    “你说什么,罗玉寒他把你——”任娜娜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合拢。

    罗玉寒生怕任娜娜误会,赶紧解释道:“警花你别误会,当时我和沙如雪被龙帮控制在车上,我想释放毒雾,又怕沙如雪中毒,于是就想用水过滤毒雾,可当时找不到水,我就——,沙如雪呀,你丢人不,你咋什么话都往外说呀。”

    “你就怎么啦,说哈。”任娜娜催促道。

    罗玉寒羞红了脸,不好意思说,沙如雪倒是什么也不在乎了,接了罗玉寒的下半句,说:“他把浸透NY的毛巾,捂到我嘴巴上了。”

    “还有呢?”任娜娜问道。

    “还有,还有,我们在山D里,由于怕冷,他一直抱着我来着。”沙如雪说。

    “还有呢?”

    沙如雪沉思片刻,继续补充道:“我们悬崖下走了整整一天,他一直抱着我,一天多时间呢,除了偶尔休息,他几乎一直抱着我。”

    罗玉寒此刻终于明白沙如雪的用意了,他憨厚地笑笑,说:“沙如雪,我抱着你是因为你受伤了,如果我不抱着你,你早就喂狼了,别拿这些来说事,为了保证你伤口不发炎,现在警花在这儿呢,我还是那句话,我背着你指导警花,让她给你处理伤口,出了事我负责,如果你不答应,我也累了,该去休息了,你随便闹腾,不关我的事。”

    沙忠孝一直听着三个人对话,早就明白了沙如雪和任娜娜的心思,见罗玉寒已经发出了最后通牒,朝任娜娜和罗玉寒挥挥手,说:“如雪的脑子估计受到了刺激,你们先出去,我和她谈谈,顺便开导开导她。”

    罗玉寒和任娜娜先后走出沙如雪的卧室,三分钟后,沙忠孝开门,给罗玉寒和任娜娜招招手,笑着说:“经过我的说服教育,如雪现在已经答应按照罗玉寒说的办,估计夏怡晴也去学校了,你们两个进来,赶紧给她清理伤口上药。”

    沙如雪平躺在床上,按照罗玉寒的吩咐先给沙如雪清理伤口,然后又给伤口涂抹上了一层厚厚的软黄金。

    任娜娜给沙如雪包扎好伤口,盖上了被子,罗玉寒这才转过身来,看着沙如雪笑眯眯地说:“我的软黄金虽然不敢说天下闻名,但保你一个星期后伤口完全痊愈,并且不留任何疤痕。”

    “谢谢神医的软黄金,大恩不言谢,不过我老爸已经说过了,只要你肯答应我提出的条件,他决不食言,一定会把所有的家产都送给你,那可是绝大部分人奋斗一生都得不到的财富,我希望好好考虑一下。”

    任娜娜似乎已经明白沙如雪所说的条件是什么,冷笑一声,说:“沙如雪呀,罗玉寒不在乎财富,你靠财富吸引他,估计是白费心机了,再说了,那么多财富,是他的就是他的,不是他的即使他吃了还要吐出来。”

    任娜娜的这番话也算尖酸刻薄,要在平时,沙如雪肯定会针锋相对,加倍还以颜色,没想到却格格一笑,露出两派洁白的牙齿,朗声说:“任娜娜,我不和你过多废话,只和你打赌,我发誓,用不了一个月,我保证罗玉寒主动答应我提出的条件,如果我预测不准,到时候罗玉寒就是你的。”

    沙如雪以前虽然和任娜娜争风吃醋,但从来没摆到桌面上,这次竟然当着罗玉寒的面和她公开叫板,足以说明,沙如雪已经成竹在胸,但以沙如雪的年龄和思维,不可能这么快就有了决断,那么某后的主使人一定是沙忠孝这只老狐狸。

    任娜娜心里不服,但嘴上却说:“沙如雪,有句话我必须和你说清楚了,罗玉寒是你的保镖兼保健医生,我和罗玉寒是朋友,我不干涉你们之间的事,但也请你别拿我们说事,直白地说,我还是刚才那句话,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是谁的,撞破了头抢也抢不走。”

    沙如雪得意满满地说:“警花,光磨嘴皮是没用的,你就等着看结果吧。”

    任娜娜扭腰转身离开卧室,罗玉寒紧跟其后。任娜娜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道:“神经病,无可救药,简直无可救药。”

    罗玉寒跟在后面,叹口气之后低声恳求道:“警花姐,我想和你商量个事。”</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