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60章 绑架变盗窃
    沙如雪见沙忠孝和罗玉寒站在了一起,马上提出强烈抗议:“我也是当事人,没有的同意,你们谁说了也不算数,如果胆敢擅自做主,我就直接举报,扰乱你们的计划,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沙如雪横行霸道,蛮不讲理,罗玉寒此时已经不想再搭理她,他希望沙忠孝出面做做沙如雪的工作,于是就给沙忠孝努努嘴。 沙忠孝会意,往沙如雪旁边挪了挪,把手搭在沙如雪在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安慰道:“女儿哈,罗玉寒希望任娜娜接收这四个人,大概是希望任娜娜能立个功,好恢复她警察的身份,我也希望任娜娜接手,主要是考虑沙家的名声,你想哈,你被绑架,老爸交纳给龙帮赎金三千万,这要是传出去,人家会认为老爸性格柔弱,容易欺负,以后还不任人宰割,当然,这还是次要的,老爸主要担心的还是你,你被龙帮绑架两天两夜,只有我和罗玉寒知道龙帮没把你怎么样,可其他人会怎么说呢,他们会怀疑沙家大小姐的清白是否遭到了玷辱,我都不好意思说了,你揣摩去吧,但如果任娜娜出面,给龙帮按上其他罪名,你我都不用出面,这几个畜生还能受到惩罚,两全其美的事,多划得来呀,别再添乱了,让罗玉寒直接安排吧。”

    沙忠孝语重心长,说的句句在理,沙如雪听了果然不再和罗玉寒较劲。罗玉寒这才拨打了任娜娜的手机。

    凌晨四点,刑警队审讯室。

    以花豹为首的四个龙帮犯罪嫌疑人横七竖八躺在地板上,石磊端坐在椅子上。石磊身边坐着一个名叫天生的警察,对着电脑准备做审讯记录。

    石磊凌晨三点睡得正香时被电话铃声惊醒,接听后才知道是任娜娜打来的,任娜娜在电话中告诉他说,步行街的一个金店被抢劫了,歹徒已经被制服,希望他带人马上赶到现场,带走人犯。

    任娜娜原来在新城派出所工作,而步行街正属于新城派出所的管辖范围,金店的店主乔玲和任娜娜熟悉,歹徒敲门别锁时弄出动静,惊动了乔玲,乔玲拨打了任娜娜的手机,任娜娜十万火急赶到步行街,经过奋战,制服了四个歹徒。

    石磊带人赶到现场,发现金店两个玻璃柜台破碎,金银首饰散落一地,四个犯罪嫌疑人被打翻在地,昏迷不醒,还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石磊命令人对现场进行拍照,并提取了指纹,这才把犯罪嫌疑人带离现场,直接带到了刑警队。

    天生坐在电脑前,已经做好了审讯记录的准备,但见四个人还没苏醒,就看了石磊一眼,愣愣地问道:“石队长,他们一个个昏睡如死,脑子不会让任娜娜打坏了吧,要不通知法医给他们做个检查。”

    石磊摇摇头,从桌上抓起手机,对着手机嘀咕两句,两分钟后,小虎一手提着一桶水,一手拿着水瓢走进来,把水瓢盛满了水,先照着花豹的头浇了一瓢水,然后依法炮制,其他三个人也都享受到了被浇水的待遇。

    四个人先后醒来。花豹摇摇头,抹了一把脸,看着甲虫愣愣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甲虫看着坐在审讯椅上的石磊和天生,吓得哎呀叫了一声,说:“二当家的,不好了,我们被警察逮住了,这是审讯室。”

    花豹这时也发现了石磊和天生身上穿着警服,不由皱眉道:“奇怪了,我们明明坐在车上,睡了一觉怎么被逮住了,喂,这位警察,我们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你凭什么抓我们哈。”

    石磊以为花豹在演戏,猛地一拍桌子,大声斥责道:“别演戏了,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政策——”

    石磊还没说完,花豹就油嘴滑舌地说:“知道知道,坦白从严,抗拒从宽,老实交代,牢底坐穿。”

    石磊嘿嘿一笑,耐着性子说:“诸位,证据就在隔壁,不但有人证,还有物证,如果你们现在主动坦白,也许我会向法庭求情,对你们从轻发落,如果顽固,就你们今天晚上犯的事,估计不在牢里坐上十年八年就别想出来。”

    花豹以为石磊所说的证据指的是他带人绑架勒索沙忠孝的事,于是冷笑一声,说:“爷爷们整天过的都是刀尖舔血的日子,常在河边走,必然要湿脚,既然被你们逮住了,我几个无话可说,任凭你们发落。”

    石磊只想在上班前把案件审完,好给任青山副局长或者王汉之局长一个交代,听了花豹的话,不禁再拍桌子,厉声道:“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们,但你们没珍惜,既然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们,天生,通知隔壁的人搬来证物,叫来证人。”

    天生一个招呼,两个警察搬着两个箱子进来放到了桌上,乔玲和任娜娜也跟着进来。

    石磊站起来,打开箱子,抓出一把金银首饰朝花豹等人晃晃,说:“半夜盗窃金店,撬门别锁,数量巨大,性质恶劣,指纹已经提取比对过,现在只是走个程序而已,你们配合不配合关系都不大,还有,”石磊转向乔玲和任娜娜,介绍道,“想必这两个人你们也都认识,一个是店主,一个曾经也是警察,他们都亲眼目睹你们抢劫的过程,人证和物证都在这里了,请问诸位还有什么话要说。”

    石磊举证完毕,一脸得意。

    花豹等四人如坠雾里, 面面相觑,明明是绑架勒索,怎么变成了盗窃金店。甲虫看着花豹,睁大眼睛小声问道:“二当家的,你还清醒吧。”

    花豹使劲点头,算是答复。

    “既然你我都没睡觉,此刻必然不在梦中,可我怎么听到全是梦话,越野车呢,麻袋呢……”

    花豹反应快,他虽然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但他确定,一定是警察局中的卧底爬山虎有意开脱他们,交代属下把绑架罪变通成盗窃罪。绑架勒索,数额巨大,盗窃金店,数额也不小,性质也恶劣,但两者相比,肯定盗窃罪轻,绑架勒索罪大。

    花豹想到这里,突然打断了甲虫,大声骂道:“狗东西,你嘟囔什么,我们盗窃金店,证据确凿,就是再抵赖也无济于事,既然被警察叔叔们抓住了,就赶快招供,警察叔叔一定会遵守诺言,对我们从轻发落。”

    石磊听花豹语调带着调侃,脸上露出笑容,说:“既然明白事理,就赶快招供。”

    花豹怕四个人被分开审问,那样一来串供就难了,脑子一转,讲述了四个人盗窃金店的传奇故事。天生十指如飞,记录了花豹所有的供述。

    审问完毕,已是早上七点,石磊打个哈欠,命人把四个人带到滞留室,冤家看管,自己走出审讯室,回到了办公室。

    任娜娜看见石磊走来,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盈盈地说:“石队长忙了大半夜,你辛苦了。”

    石磊爽朗地笑笑,摆摆手坐在了沙发上,指着旁边的位置说:“任警官请坐。”

    任娜娜挨着石磊坐下,石磊亲倒了一杯水递给任娜娜,满面春风地说:“任警官,你说我辛苦,我坦然接受,可是你比我更辛苦哈。”

    “不辛苦,举手之劳而已,我早就不是警察了,我恳请石队长以后别再称呼我任警官,名不副实哈,我听了别扭。”任娜娜客气地说。

    石磊把茶杯送到嘴边,呷了一口,兴奋地说:“任警官,我知道你离开警队的原因,你放心,等这件案子办完,我马上向局里请示,让他们恢复你警察的身份。身为平民,你还能如此尽心尽职,如果恢复了警察身份,我相信你比现在更有担当,如果你不嫌弃,我就请求把你调到刑警队来,协助我工作。”

    罗玉寒要任娜娜接手这四个人,目的就是为了让任娜娜立功,好恢复她的警察身份,现在听石磊如此一说,任娜娜不禁握住石磊的手,感动地说:“石队长,我打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出色的刑警,如果你肯替我出头,帮我恢复警察身份,到时候我一定好好表现,绝不辜负你的希望。”

    石磊见任娜娜激动,不但紧握着任娜娜的小手不放,反而把左手搭上去,有意无意地抚摸着任娜娜的手背,低声说:“不瞒你说,刑警队全是清一色的和尚,你能加入刑警队,一片绿色一点红,这么多绿叶都会成为你的衬托,你等我好消息,我绝不会让你失望,你也累了半天了,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这就给任局打电话,告诉他今晚的好消息。”

    任娜娜很亢奋,法拉利在马路上狂奔。罗玉寒的影子一直在任娜娜的脑海中欢呼跳跃,任凭任娜娜如何转移注意力都挥之不去。从一开始的讨厌到后来的好感,再到现在的喜欢,任娜娜感觉,她现在已经彻底离不开罗玉寒了。

    法拉利停在了别墅门口,任娜娜还没下车,就听到别墅里传来沙如雪歇斯底里的叫喊声:“除了罗玉寒,我谁都不要。”</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