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57章 入虎穴得虎子
    罗玉寒把撒N时如何N到狗蛋兄妹身上,在和狗蛋兄妹交流过程中,狗蛋兄妹所说的话简单地告诉了沙如雪,接着说:“从狗蛋说的时间来看,这辆车就是运钞车,车是你老爸的,钱也是你老爸的,你老爸也许在车上,也许不在车上,但不管你老爸是否在车上,我都必须把车拦截下来,最起码能把你家的钞票追回来。”

    沙如雪听罗玉寒说的一本正经,终于相信了罗玉寒,但却恐惧地说:“他们人多,咱们只有两个人,何况我腿上受伤,行动不便,不但帮不了你的忙,还要成为你的累赘,你若拦截不成,再把你我搭进去,岂不是得不偿失。”

    罗玉寒笑笑,胸有成竹地说:“我罗玉寒从出道以来,从没栽倒在任何人手里,更别说龙帮这等鸟人了,再说,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不能强攻,只能巧取,我这里有狗蛋兄妹的衣服,咱们这就换上,扮作狗蛋兄妹,先混上车再说。”

    “不行,绝对不行。”沙如雪斩钉截铁地说,“难道你就不怕他们认出我俩。”

    “黑灯瞎火的,我穿着狗蛋兄妹的衣服,把头发弄乱,再往两手摸两把泥,也许他们认不出来。”罗玉寒说。

    “即使他们被咱们坑骗了,可接下来该怎么办?”沙如雪问道。

    罗玉寒坦然一笑,说:“这个你不用管,到时候你只管看我的眼色行事,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赶紧换衣服,不然就来不及了。”

    罗玉寒放下沙如雪,自己先换上狗蛋的衣服,然后帮助沙如雪换上了春花的衣服。做完这一切后,把原来的衣服扔到了草丛里,顺便在路旁的水塘边抓了一把你胡乱抹在脸上。

    越野车离路口还有五十来米,罗玉寒抱着沙如雪突然出现在东西走向的路中间。

    车灯明亮,照得罗玉寒睁不开眼睛。沙如雪吓得浑身发抖,小声埋怨道:“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你就要主动往老虎口钻,万一被他们识破了,可就死定了。”

    “要死也是我我死,你肯定死不了。”罗玉寒说。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姑娘,而且还是漂亮的姑娘。”

    沙如雪明白了罗玉寒的话,恼怒地说:“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开玩笑,我宁愿死,也不愿被他们玷污,到时候万一他们要对我做什么,你就弄死我。”

    罗玉寒把嘴巴附在沙如雪的耳边,俏皮地说:“他们不忍心对你下手,我就忍心对你下手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越野车上的有个兄弟发现了路口站着一个人,怀里还抱着一个人,马上惊恐地喊道:“前边有人,不会是姓沙的安排的人吧。”

    虎豹踩了刹车,睁大眼睛审视一番,笑笑说:“我认出来了,是刚才我们抓来的替身,刚才趁着混乱跑了,大概是跑累了,站着休息呢。”

    虎豹发动车子,继续前行。

    龙爷带人前来帮忙,在草丛中搜出了沙忠孝之后,把车交给花豹,又给花豹留下两个帮手,然后带着三四个兄弟离开。龙爷虽然此时不在车上,但由于留了两个兄弟,加上花豹原来的一个帮手,现在一共是四个人。

    越野车开到罗玉寒面前,龙爷踩了刹车,把头从车窗探出来没好气地喊道::“喂,好狗不挡道,赶紧躲开,不然我轧死你们。”

    罗玉寒走到车边,看着花豹哀求道:“俺们要是能跑,早就跑得没影了,你看,俺妹妹爬山时跌进了山沟,腿摔坏了,俺也崴了脚,请你看在俺俩曾经帮助你们的份上,就搭俺俩一段路,俺俩保证,你要俺俩今晚办过事的事俺俩肯定不说。”

    花豹一扬手吼了一声:“少废话,赶紧滚蛋,老子从来不认识你的,老子的车轮子也从来不认识你。”

    花豹说着,挂档踩油门,越野车忽地一声冲向罗玉寒。罗玉寒赶紧往旁边躲开,越野车从他身边擦过。

    “狗娘养的,竟然不上当。”罗玉寒失望地说。

    沙如雪冷笑一声,说:“你以为你谁呀,天王老子呀,别人都要听你的,我早就说这套不行,你非要试试,这不,被喷了一脸猪粪,味道不错吧……”

    沙如雪还没说完,突然尖叫一声。声音凄厉,透出无限痛苦和愤怒,叫喊后开口骂道:“小贱男,无缘无故的,你为什么拧我呀。”

    罗玉寒也不搭话,两眼望着越野车,又狠狠在沙如雪的大腿身上使劲拧了一把,沙如雪再次尖叫,声音更加凄厉。

    “疼死我啦,小贱男,你畜生呀,发什么神经呀,他们不让你上车,你就拿我泻火,等我回家我就告诉我老爸,他会让你保镖打死你的。”

    “快看,车停了,还是美女的叫声有魅力。”罗玉寒得意地说。

    山路崎岖,越野车开车十几米,花豹听到女孩子的尖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能地踩了刹车,把头伸到窗外,往后看看,自言自语地说:“这两个小鬼搞什么鬼?”

    一个叫甲虫的开玩笑道:“二当家的,小母狗舍不得你离开哈,叫春呢。”

    花豹板着脸训斥道:“小母狗叫春,我岂不是成了公狗了。”

    甲虫接话道:“豹爷,你要不想当小公狗,我们几个倒是愿意。”

    花豹一挥手,说:“平日可以,今天不行,车上这么多钞票,如果万一出了差错,龙爷绝对轻饶不了我们。”

    “没事,荒山野岭的,又深更半夜,我们把她办了就办了,神不知鬼不觉,再说,他们是山里人,没见过世面,连报警都不会,能把我们怎么样。”甲虫开导花豹说。

    另外一个也耐不住了,在一边蛊惑道:“豹爷,山里姑娘传统,把清白看的命根子似的,即使办了,也不会到处宣扬,我们今天这么大收获,你就犒劳犒劳弟兄们,龙爷如果怪罪下来,你就把责任推给我们,我们三个担着就是了,绝不连累你。”

    虎豹似乎心有所动,皱眉沉思一会儿,挂了倒挡开始倒车。

    “如雪,他们来了,你沉住气,看我的眼色行事,成不成在此一举。”罗玉寒小声叮嘱道。

    “他们要是非礼我,你可不能看着不管哈。”沙如雪哀求道。

    “为了你家的钞票和你老爸,你做点牺牲也没什么。”罗玉寒笑着说。

    越野车倒到罗玉寒身边,甲虫把头伸出车窗外,笑着说:“兄弟,我们爷看在你和你妹妹今晚有功,不忍心把你撂在这儿,所以就捎带你们一程,还不赶紧上车。”

    车门打开,罗玉寒抱着沙如雪上车。

    车后面堆放五个麻袋,罗玉寒不禁大吃一惊,暗想道:“如果这五个麻袋里都是钱,那该有多少呀。”

    沙如雪往人堆里看看,没发现她老爸,又不敢明着埋怨罗玉寒,伸手摸着罗玉寒的大腿,狠狠掐了一把。罗玉寒忍着痛,没敢叫出声来。

    除去花豹,车厢里一共挤了五个人,后面堆放五个麻袋,人都挤在前边,显得十分拥挤。甲虫慢慢使劲往罗玉寒身上靠,趁机把手伸向沙如雪的胸部。沙如雪感觉到有咸猪手袭来,迅速低头,张开嘴巴,照着甲虫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甲虫大叫一声,把手缩回来,猥琐地笑笑,说:“小妮子够味,等再行几公里要你好看。”

    罗玉寒怕花豹听出他的声音,捏着嗓子有板有眼地说:“这位大哥别怪,我妹子前连天被狗咬了口,这两天一直心神不定,逮着谁咬谁。”

    甲虫怪笑一声,责骂道:“死妮子,她被狗咬了,找狗报仇去哈,咬我干什么。”

    “我家那条狗养了十几年了,突然咬人,我估计得了狂犬病了,所以——”

    罗玉寒还没说完,甲虫就吃惊地质问道:“你的意思是,死妮子可能被传染了狂犬病?”

    “你说呢。”罗玉寒笑着说。

    “停车,豹爷停车,让他们下车,赶紧让他们下车。”甲虫疯子般叫喊道。

    花豹嘿嘿一笑,说:“甲虫老弟,人传染了狂犬病,逮谁咬谁,他哥哥抱着她就没事,怎么就偏偏咬你呢。”

    言外之意,罗玉寒是骗他的。

    甲虫似乎也明白过来,拍着脑门说:“可不是呢,我怎么就这么笨哈。”

    花豹一语点醒梦中人,顿时恍然大悟,竟然明目张胆地凑到沙如雪跟前,嬉皮笑脸地说:“妹子哈,你刚才咬了哥哥一口,总的说点什么吧,不然,哥哥心里难受呀。”

    甲虫说着,竟然把手伸到了沙如雪的脸上。沙如雪把脸贴在罗玉寒的胸前,吓得不敢吱声。罗玉寒看着甲虫,笑笑说:“这位大哥,你如果真心喜欢我妹子,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你说的是真的?”甲虫高兴地问道。

    “现在俺兄妹俩就在你们车上,小命被你们掌握着,我怎么敢骗你呢,不过呢,我答应你是有条件的。”罗玉寒一本正经地说。

    “什么条件,你说。”

    “我妹子如果跟了你,你就给豹爷说说,让他答应我入伙。”罗玉寒吞吞吐吐地说。

    “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甲虫问道。

    “龙帮灵山无人不知,我不不但知道你们是龙帮的,还知道你是龙帮的小头目。”罗玉寒还没搭话,沙如雪就抢先说。

    沙如雪话音还未落地,花豹突然踩了刹车,扭头问道:“小妮子,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龙帮的?”</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