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55章 人财两空
    花豹派来的人走到车前,要求验货。沙忠孝二话不说,打开车门,指着五个麻袋,说:“麻袋里全部是钱,你可以打开袋子验证,我女儿在你们手中,我绝不敢耍诈。”

    来人上车,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刺向麻袋,嚓地一声划开一个口子,伸手进去掏出一把钞票放在眼前看看,等确定是真钞之后,又在另外一个麻袋划了一道口,重复了刚才的动作。

    来人验证麻袋里的确装的是钱之后,走下车,手作喇叭状朝花豹那边喊道:“喂,豹爷,车上装了五个麻袋,里面全是钱,是真钞,钱海了去了,没办法数钱,估摸有几千万。”

    花豹并没有正面回答来人,反而朝沙忠孝喊道:“喂,沙老板,你讲信用,我佩服,请你后退两百米,我拿到钱后立即放人。”

    沙忠孝害怕其中有诈,请求道:“喂,既然你认为我讲信用,也请你拿出点诚意,我在我后退之前,我想和女儿说几句话。”

    不等花豹回复,沙忠孝就放开嗓子喊道:“沙如雪,老爸来救你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沙如雪喊了一声老爸,但由于距离太远,沙忠孝听不出是不是沙如雪,接着沙忠孝再喊罗玉寒的名字,一个男人的声音应声传过来:“沙叔叔,我的确是罗玉寒,另外一个是你女儿沙如雪,为了我和你女儿的安全,请你按照他们的吩咐做,后退两百米,他们说了,只要拿到钱,就马上放了我和沙如雪。”

    沙忠孝还是不能确定说话者是不是罗玉寒的声音,但说话者对他的称呼却引起了沙忠孝的怀疑。

    他清楚地记得,罗玉寒平时都喊他沙老板,从来没有喊他叔叔,而刚才那个人却明明称呼他沙叔叔。还有,罗玉寒性格刚强,宁折不弯,服从绑架者不是罗玉寒的风格。更让沙忠孝怀疑的是,罗玉寒的话太多,竟然还劝说要他按照绑架者说的去做,这也不符合罗玉寒的性格。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沙忠孝再次喊道:“罗玉寒,你平时都称呼我什么来者。”

    对方犹豫一下,喊道:“我平时也称呼你沙叔叔呀,怎么啦……你是在怀疑我不是罗玉寒?”

    至此一句,足以验证了沙忠孝的判断。既然罗玉寒是假的,那么沙如雪肯定也是假的。

    沙忠孝不死心,继续喊道:“如雪,今天是你老妈的忌日,你还记得么?”

    对方已经发觉沙忠孝起了疑心,但还是马上回答道:“没错,今天的确是我老妈的忌日,你不提醒,我倒是忘记了。”

    沙如雪母亲的忌日在三月份,沙忠孝每逢忌日,都要带着沙如雪去给老婆上坟,这点沙如雪不会不记得。在两轮问答之后,沙忠孝已经彻底明白,对方带来的人根本不是罗玉寒和沙如雪,沙忠孝被对方耍了。

    如果对方没绑架沙如雪和罗玉寒,为什么他们知道沙如雪和罗玉寒失踪了,如果对方绑架了沙如雪和罗玉寒,他们为什么不守信用,没把沙如雪和罗玉寒带到现场。此刻,沙忠孝的脑子成了浆糊,逻辑虽然清晰,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当务之急,就是开车带钱离开这里,不然,女儿没救出来,反而搭进去三千万,这才是名副其实的人财两空。

    花豹也察觉到沙忠孝起了疑心,赶紧喊话道:“喂,沙老板,你不用退后了,我们这就带着你宝贝女儿过去,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前来验钞的那个感觉到沙忠孝对他们起了疑心,赶紧趁着沙忠孝喊话的功夫,悄悄躲到了暗处,藏匿起来。

    花豹说完,带人直奔沙忠孝而来。沙忠孝正要拉开车门上车,只听啪地一声,一颗子弹S到了车门上,擦出了一溜火花。接着又是几声枪响,有一颗子弹从沙忠孝的耳边擦过,沙忠孝不敢上车,就地打滚,钻进了附近的一片荆棘丛中。

    花豹带人赶到,想打开车门,却发现沙忠孝锁死了车门,花豹照着车锁打了两枪,车锁毁坏,花豹上车,看到鼓囊囊的五个麻袋,得意忘形地大喊道:“发财了,弟兄们。”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马上离开。花豹一边吩咐手下上车,一边坐到了驾驶位置上,准备发动车子。

    可是,令花豹遗憾的是,车锁上根本没钥匙。花豹一边骂娘,一边跳下车,往荆棘丛中连开机枪,并大喊道:“喂,沙忠孝,你的钱已经带不走了,我命令你马上现身,交出钥匙,我念在你给我送了三千万,我饶你一条小命,否则,让我抓到你,直接把你带到森林中喂狼。”

    沙忠孝躲在暗处回应道:“钥匙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让我看到我女儿和罗玉寒,等我亲眼看到他们离开后,钱可以给你,我人也跟你走——”

    花豹不等沙忠孝说完,朝着声源处啪啪开了两枪。沙忠孝吓得不敢吱声。枪响过后,花豹狞笑一声,朝荆棘丛中地喊道:“沙忠孝,实话告诉你吧,我们的确绑架了你女儿和罗玉寒,我也想把他们带来,可他们已经来不了了,知道为什么么,他们已经跳崖了,估计现在已经被狼吃得只剩下骨头架子了。”

    正在这时,龙爷带着七八个人从西边半山腰冲下来,直奔花豹而来。

    沙忠孝和花豹有约在先,缴纳赎金时,沙忠孝只身前来,而花豹除了带沙如雪和罗玉寒,只能带一个人来,所以龙爷提前带人埋伏在不远处以备不测,现在龙爷见交易过程出现问题,这才带人出现。

    七八个人朝沙忠孝隐藏处围拢过来,经过仔细搜索,在一个岩石缝隙里找到了沙忠孝。

    沙忠孝暴露在一盏应急灯下,衣衫被荆棘挂破,脸上都是划痕,鲜血不停往外流淌,头发蓬乱,一只脚没穿鞋子,狼狈模样引发了龙爷开怀大笑。

    龙爷笑过之后,花豹走到龙爷身边,提醒道:“龙爷,此地不可久留,这人怎么处理。”

    龙爷无声笑笑,朝沙忠孝努努嘴,花豹明白,示意手下动手。七八个人同时动手,对沙忠孝拳打脚踢。沙忠孝平时养尊处优,怎么受得了这帮畜生的虐待,不用两分钟,本来就挂彩的他已经面目全非了。

    想起沙如雪现在生死不明,自己也白白送了龙帮三千万,沙忠孝恨不能一头撞死在岩石上。

    龙爷见手下人把沙忠孝收拾得差不多了,这才命人从沙忠孝身上搜走了钥匙,带着手下人五人六向越野车走去。

    看着逐渐 远去的越野车,沙忠孝一瘸一拐追了过去。回想花豹说过沙如雪也罗玉寒已经跳崖身亡的话,沙忠孝一边跑一边哀求道:“畜生们哈,你把钱拿走了,我女儿也死了,可你们总要告诉一声我女儿从哪儿跳崖,死在哪里呀,不然,你们良心何在哈,停车,我要你们停车。”

    山路崎岖不平,越野车速度很慢,无奈沙忠孝身受重伤,还是眼睁睁看着越野车离自己原来越远,追了一段距离,不得不停下来,转身按原路返回。他要回去,马上回到河州市,等有了信号,马上报警,此刻,他把所有的希望都能寄托在警察身上。

    另外一座山的半山腰上,罗玉寒抱着沙如雪踉跄下山。长途没轻载,沙如雪体重虽然没超过一百斤,但一天多来罗玉寒抱着她翻山越岭,早已累的筋疲力尽。

    小道旁边出现一片平整的山坡,山坡上布满了石头,罗玉寒想撒N,于是把沙如雪放在一块石头上,说:“我憋不住了,到那边方便下,你呆在这儿,千万别动。”

    “我倒是想动,可我动得了么?”沙如雪反问道。

    “你虽然下半身不会动,但手还能动,我是怕你从石头上掉下来,被狼吃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放在地上。”沙如雪质问道。

    “大小姐,我现在要撒N,你是女的,我不能当着你的面撒N,所以必须走远点,把你放在石头上,是为了我在撒N时也能看得到你,这下明白了吧。”

    罗玉寒说完就要离开,沙如雪喊了一声:“黑灯瞎火的,你就在附近方便吧,我不会看你的。”

    罗玉寒头也不会地说:“沙如雪呀,一路上我一直抱着你,好像你我已经融为一体了,但男女毕竟有别,你现在因为害怕说无所谓,肯等我们脱离了险境,你又拿这种事来威胁我,说我故意占你便宜,说我暴露癖什么的,到时候我就说不清了,所以,我还是走远点,免得给你留下话柄。”

    罗玉寒说着已经走远,为了看得见沙如雪,罗玉寒站到了不远处的一个石头上,拉来链子,双手抬出大炮就是一阵瓢泼大雨,雨刚洒地面,就听到岩石下面传来一声女生的惊叫。罗玉寒赶紧往下看,月光下,两个黑影抱着头突然朝路边疯跑。</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