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50章 神志不清
    在罗玉寒的全力抢救下,沙如雪再次慢慢睁开了眼睛。罗玉寒见状,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激动地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我好对症看病。”

    沙如雪两眼空D无光,嘴唇蠕动一下,气若游丝地问道:“你是谁?”

    “我罗玉寒哈,你连我都不认识了。”罗玉寒微笑着说。脸上微笑,但心里却在想,沙如雪的脑子肯定被摔成了浆糊,不然不会连自己都不认识。

    “罗玉寒,你是罗玉寒,哦,我想起来了,你是罗玉寒,神医罗玉寒……可这是什么地方,你我怎么会在这里。”

    沙如雪腿上中了子弹,虽然苏醒过来了,但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脑子略有反应,在提醒后才能认出自己,这足以说明,沙如雪的脊柱也许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脊柱受到伤害后最直接的后果是,极有可能造成下半身的瘫痪。

    罗玉寒想到这里,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身为保镖,没有保护好沙如雪的安全,这是他最大的失职,无法对沙忠孝交代还是小事,他的良心会因此受到谴责。

    “你先别问那么多,我搀扶你起来,咱们试着走两步,如何?”罗玉寒试探性地问道。

    沙如雪点头,答应了罗玉寒的提议。

    罗玉寒把沙如雪从地上抱起来,搀扶着走了一步,沙如雪根本不知道迈步。罗玉寒已经基本确定,沙如雪下半身瘫痪了。

    如花似玉的一个小美人,对人生充满了诸多渴望,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但却瘫痪了,不管瘫痪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但作为沙如雪的保镖,罗玉寒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罗玉寒正在自责,沙如雪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腿脚出了问题,她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没感到疼痛,不禁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问道:“罗玉寒,我的腿怎么啦?好像不能动弹,也没有感觉,你帮我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罗玉寒如果告诉沙如雪实情,沙如雪肯定受不了这种打击,于是就笑着说:“你靠着树坐下,我帮你诊断一下。”

    罗玉寒蜷曲一条腿,然后把沙如雪的左腿搭在自己的腿上,用手敲了两下膝盖。按照常规,沙如雪的膝盖受到敲击后,会本能地来回摆动,但罗玉寒敲击了两次,沙如雪的腿都没任何反应。

    沙如雪好像也看出了问题,神情紧张地问道:“有问题么?”

    “麻木而已,缓一缓就能恢复。”罗玉寒撒谎道。

    沙如雪无意中看到了自己破烂的秋裤和秋裤上沾满的血迹,不禁大吃一惊,痴痴地问道:“罗玉寒,谁撕破了我的裤子?裤子上的血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干的么?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把我怎么啦?”

    罗玉寒见沙如雪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这让罗玉寒更加确定,沙如雪的脑子也出问题了。

    罗玉寒为了不增加沙如雪的思想负担,把刚才发生的事轻描淡写地讲述了一遍,沙如雪拍拍脑门,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突然推了罗玉寒一把,哭着说:“就是你,我想起来了,就是你,趁我昏迷的时候,你把我那个了,肯定把我那个了,我裤子上的血迹就是证明,你赔我,你赔我——,呜呜呜呜——”

    看着沙如雪时哭时笑,喜怒无常,罗玉寒自己就是再解释也没用,只能拍拍沙如雪肩膀,笑着安慰道:“我别哭了,我赔你,我一定赔你。”

    “可你怎么赔我?用什么赔我?”沙如雪停止哭泣,突然笑着问道。

    “咱们现在先回去,等到家再赔你,好不好?”罗玉寒细声细语,似乎在哄三岁的小孩子。他现在没有别的希望,只盼着能把沙如雪平安带回家中。

    沙如雪使劲点头,说:“只要你肯赔我,我都听你的。”

    龙爷命令人花豹带人到谷底寻找罗玉寒和沙如雪,并且要求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花豹带着三十多个兄弟,耗费了两个多小时,绕着悬崖走了一圈,见悬崖险峻,根本没有通往谷底的路,只能无功而返,向龙爷复命。

    龙爷在灵山一带活动十几年,对这里的每座山峰每个悬崖都了如指掌,唯独对这个悬崖下面一无所知,原因就是断命崖直立陡峭,根本没有进不去,听了花豹的回复,龙爷沉吟片刻,无奈地说:“罢了罢了,悬崖下狼虫虎豹出没,两人坠入山崖,即使不被摔死,也要被畜生吃掉,只是可惜我枉费了一番功夫。”

    花豹嘿嘿一笑,凑上前来,低声说:“老大,罗玉寒终于被你除掉了,怎么能说枉费工夫呢,再说,龙帮什么不能再做点文章,狠狠敲诈沙忠孝一笔钱呢。”

    听到花豹的提示,龙爷豁然开朗,拍着花豹的肩膀,爽朗一笑,赞许道:“老三呀,没想到你一贯莽撞,现在也学会动脑子了,我也是这个意思,你马上到山下联系沙忠孝,就说他女儿在我们手里,要他准备——,该让他准备多少赎金呢?”龙爷摸着脑袋自言自语地说。

    “沙忠孝已到中年,只有一个丫头片子,心疼得宝贝疙瘩似的,别说要他拿钱,就是要他的命,他都会给,所以,索要赎金,如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要我说,直接要五千万。”

    龙爷听花豹说的有道理,就点点头,说:“具体事情你去C办,等把这事办妥了,我给你晋级,升你做老二。”

    “那虎哥咋办?”花豹问道。

    虎哥指的是黄虎,在帮内,有人叫黄虎为二当家的,有人叫虎爷,但大多帮内兄弟都称呼黄虎虎哥。

    龙爷哼了一声,说:“半年前我让他绑架那个小妮子,他不但没完成任务,反而挂了彩,后来绑架沙忠孝,人质在手,他却听信姘头秋红的谗言,从童明远那儿搞了区区两百万,前几天要他收拾罗玉寒,又被罗玉寒废掉了一条胳膊,现在他已经成了废人,你说我们龙帮会养活一个废人么?”

    花豹听龙爷说的实在,拍着胸脯保证道:“龙爷,既然你信得过我花豹,我绝不辜负你的希望,放心,这次我出马,一定把事情办得妥妥的,即使弄不来五千万,三千万是绝对没问题,你带着兄弟们先回去,我这就下山去联系沙忠孝,让他拿钱赎人,老大就等着数钱吧。”

    沙如雪的大腿还在往外渗血,罗玉寒到周边找到了三七,挖出根来,用嘴咀嚼成末,敷在伤口上止了血。

    目前要做的就是带着沙如雪走出悬崖,想法设法回到家里。至于沙如雪最终的病情如何,沙忠孝如何找他的麻烦,那都是后话。

    罗玉寒提了一口丹田之气,默念海天**,意念一动,身体凌空飞起。在离地十几米的地方任意旋转一圈后,重新落到了地面,从容地走到沙如雪身边。

    沙如雪看到罗玉寒的神功,脸上露出了充满希望的微笑,说:“罗玉寒,原来你轻功如此了得,上天入地来去自如,只要你把我平安带回带回去,我老爸肯定会奖赏你。”

    此时,沙如雪说话有板有眼,神智似乎已经清醒了很多。

    罗玉寒对答道:“我一人飞起不是问题,但带着你未必能做到,我先试一下,如果飞不起,咱们还要另外想办法。”

    沙如雪使劲点头。

    罗玉寒抱起沙如雪,望着天空,默念海天**,身体飞起,但却显得极为吃力,不得不重新落到地面,失望地说:“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你说怎样就怎样,我全听你的。”沙如雪说。

    罗玉寒为了验证沙如雪的神智是否真的已经完全恢复,就一本正经地说:“悬崖陡峭,不好出去,这里也没手机信号,不如把你留在这里,我先出去报信,然后派人来救你,如何?”

    沙如雪再次点头,说:“我说过,随你怎么安排,我都听你的。”

    傻呀,这丫头片子彻底傻了,罗玉寒心想。悬崖地下是原始次生林,千年来几乎没有人光顾此地,这里野兽出没,狼和豹子无处不在,如果把沙如雪留在这里,不等罗玉寒报信,只怕沙如雪已经成了一堆骨头,而沙如雪对此竟然一无所知,这足以说明,沙如雪的神智还处于混沌状态。

    罗玉寒叹口气,俯下头朝沙如雪一笑,说:“大小姐哈,你是真傻哈还是在试探我。”

    “我当然是在试探你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的。”沙如雪笑着说。她笑得很灿烂,一点也没意识到目前所面临的危险处境。

    罗玉寒抱着沙如雪,爬岩石,穿树林,慢慢往前行走。树冠长得旺盛的一面由于光照充足,所以肯定是南方,而河州市就在灵山的南面,只要他坚持,他相信,他肯定能走出悬崖。当然,如果任娜娜和沙忠孝能判断出他和沙如雪遇到了危险,能出手搭救,可能会对他所有帮助。

    罗玉寒想的没错,他和沙如雪一天一夜未归,任娜娜的确已经意识到了他在灵山已经遇到了危险,并且把他的担心通报给了沙忠孝。</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