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48章 宁死不受辱
    得到龙爷命令,花豹带头,其他四个人一起动手,很快用牛皮绳把罗玉寒捆得像死猪。牛皮绳指头粗细,长十多米,能承一顿半重量,别说一般人,就是两匹马使出吃奶力气也拉不断。

    双腿被捆,双手饭绑也被捆,脖子勒了一道两道,浑身勒满了绳子,罗玉寒就是神人也难以逃脱。

    罗玉寒被抬到山D外,直接仍在了龙爷脚下。

    龙爷围着罗玉寒转了一圈,抬腿在罗玉寒的头上踢了一脚,得意地说:“小子哎,传说一条龙,交手才知是条虫,现在踩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龙爷还想自豪一番,山D里突然传来沙如雪的惊叫声。

    龙爷扭头看看,见花豹把沙如雪推倒在地,好像要干禽兽之事。花豹饿虎扑食,沙如雪四肢乱弹,指尖划过花豹的脸面,花豹顿时血流满面,顷刻间变成了大花脸。

    花豹穷凶极恶,伸手拽着沙如雪的一只脚,试图在地上拖沙如雪,没想到沙如雪的鞋子脱落,花豹由于用力太猛,拽空后在惯性的作用下咚咚咚后退几步,身体撞到了后面的D壁。

    沙如雪趁机站起,跑到D外,却被两个龙帮的人拦住。

    花豹从地上爬起来,从腰间掏出手枪,两三步窜出D外扑向沙如雪,把枪顶在沙如雪的下巴,狞笑着一字一句地说:“小妮子美貌如花,却野性十足,竟敢抓伤三爷的脸,也好,你见了我的血,我也要见你的血,这样才兴许我能饶了你,不然,哼哼,直接把你扔到悬崖,摔死后让狼吃了你,说吧,是你自己主动呢还是要我动手呢。”

    手下的几个听了花豹的话,纷纷跟着起哄,其中一个猥琐地说:“三当家的,你没做梦吧,你硬来小妮子都不依你,还想她投怀送抱,想得美。”

    沙如雪以为花豹打伤她,犹豫片刻,突然把手放在嘴边,结结巴巴地说:“只要你见了我的血就能饶了我?”

    “花爷爷我从来说一不二,不信你问问我这帮子兄弟。”

    其中一个手下以为沙如雪答应了花豹,起哄道:“三爷果然有魅力,不用动手就能坐享其成,不服不行哈。”

    沙如雪突然把手放在嘴里,闭眼忍痛使劲咬了一口,把手从嘴巴里抽出来,晃动血淋淋的手指,说:“我已经咬烂手指了,你见到我的血了,可以饶我了吧。”

    “哈哈哈哈——,小妮子就是天真,没听明白三爷我的意思,我要见的不是你上面的血,是你下面的血,当然,如果见不到血,三爷我也不怪你。”

    快嘴的手下猥琐地笑笑,补充道:“丫头骗子,三爷要见你裤裆流血才能放过你,这下你总该明白了吧。”

    沙如雪这才明白了花豹意思,吓得脸色苍白,斜眼看看身后的悬崖,突然后退到了崖边,手扶栏杆跳了过去,站在崖边愤怒地说:“臭流氓,我沙如雪身为富家千金,老爸视我为掌上明珠,外人看我金贵如玉,岂容你等玷污,你们再敢*我,我就跳下去。”

    花豹以为沙如雪吓唬他,不但没收敛,反而激将道:“跳呀,赶紧跳,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人跳崖,刚好让我开开眼,长长见识。”

    罗玉寒先被麻倒,再被捆绑,现在沙如雪独身一人面对六个坏蛋,花豹虎视眈眈,其他人也猥琐不堪,今天肯定在劫难逃,与其被坏蛋玷污,还不如一死了之。

    想到这里,不禁潸然泪下,扒着栏杆朝南望望,轻声念叨道:“老爸,我一时不慎,跟随罗玉寒到深山,没想到遭遇不测,我和罗玉寒身处困境,罗玉寒被人节制不能动弹,我面对几个流氓恶G,清白肯定不保,为了你和我的尊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恕女儿不能尽孝了。”

    虎豹拍手狂笑,冲沙如雪伸出大拇指,说:“不愧是大家闺秀,勇气可嘉,志气可赞,那还等什么,赶紧跳呀。”

    沙如雪没搭理花豹,盯着躺在地上的罗玉寒,泪流满面地说:“罗玉寒,从你出现,三番五次救我和老爸于危难,我老爸和我对你感激不尽,本以为你是我的守护神,没想到今天马失前蹄,最终还是栽倒在灵山这帮畜生之手,现在你自身难保,我也面对必死还痛苦的抉择,所以只能一死了之,死就死了,但在死前我有一事不明,若不当面说出来,即使到Y曹地府,我心也有所不安,我虽然平时对你颐指气使,蛮不讲理,但自从公园你有缘救我之后,我已经对你一见倾心,但碍于女孩子的矜持,我不方便直接表白,后来警花出现,经常陪伴在你身边,看你们亲热有加,我心像被掏空了一般,临时之前,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不管你是否喜欢我,我都喜欢你,即使这辈子不能和你在一起,下辈子我还要和你在一起。此番话推心置腹,昭昭天日可鉴,我去了,若你能活着,一定替我报仇,清明时节,别忘了和警花一起给我烧几张纸钱。”

    沙如雪说完,最后看了一眼罗玉寒,两手同时松开栅栏,准备纵身跳下。

    就在这时,只听忽地一声,一条绳子朝沙如雪飞过来,在沙如雪腰间缠了两圈。

    原来,龙爷只把花豹的动作当成了恶作剧,根本没打算阻拦虎豹,没想到沙如雪性子如此之刚烈,要寻死觅活。

    龙爷本来只想绑架罗玉寒,没想到沙如雪主动跟着前来,这才动了要勒索沙忠孝的心思,如果沙如雪死了,对他和龙帮都是巨大的损失,所以,关键时刻,他从腰间掏出绳索,缠住了沙如雪。

    龙爷眼看沙如雪被绳子缠绕牢固,猛地一拽绳子,沙如雪凌空飞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连哼都没哼一声,昏死过去。

    花豹走到沙如雪身边,嘿嘿一笑,说:“小妮子,三爷想宠幸你,你却不知好歹,竟然想死,在我灵山地盘,想死没那么容易。”

    龙爷见花豹差点坏了大事,气得只想开口大骂,但念在花豹也是龙帮三当家的,当着手下的人该给他留点面子,于是压制不快,语气缓和地说:“老三哈,做事要分轻重缓急,龙帮赌局被罗玉寒这小子砸了,酒店也被他带人查抄了,最近其他生意也不顺手,经济上出现了困难,能否翻身就指望眼前这丫头了,她若死了,我们不但拿不到钱,还可能把沙忠孝*急了,你就别再添乱了。”

    “龙爷,那我们解下来该怎么办?”花豹殷勤地问道。

    “这小子不好收拾,重新关进山D,派人看严加看管,小妮子手无缚J之力,带到我住处,我要亲自看护她,另外,你马上给这小妮子拍几张照片发给沙忠孝,让他交一千万赎金,期限三天,如果不交,三天后撕票。”

    花豹弯腰,准备把罗玉寒拖进山D,其他四个人持枪对着罗玉寒,生怕这小子随时醒来。

    罗玉寒被拖了两米多,虎豹突然听到咯嘣嘣响声。响声很脆,爆炒玉米豆的声音。花豹一机灵,抬头看看四个手下,只见四个人拉开枪栓看着罗玉寒,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虎豹把目光聚焦罗玉寒,这才发现,罗玉寒浑身上下的牛皮绳子全部断裂,但眼睛依然没有睁开。

    “龙爷,你的牛皮绳是新的么?”花豹看着龙爷问道。

    “是新的,无缘无故你问这个干什么?”龙爷反问道。

    “绳子断了,全部断了。”花豹指着罗玉寒说。

    龙爷还没来得及过来看,罗玉寒蹭地坐起,两手一挥,四人手中的枪支纷纷飞了出去。虎豹急忙从腰间把枪,手刚搭在腰间,罗玉寒抬脚往花豹的足三里一踹,大拇指点击到了花豹小腿,花豹往后退了三五步,仰躺在地。

    龙爷见势不妙,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对准罗玉寒就扣动了扳机。

    枪声不是脆响,而是爆炸的声音,还伴随着一股浓烟。龙爷用的是短猎枪,打出的是散弹,罗玉寒感觉不妙,就地滚躲开。龙爷连开五抢,都没打中罗玉寒。

    五连发打完,龙爷再装子弹。罗玉寒趁机从地上一跃而起直奔龙爷,没想到龙爷身手也够快的,刹那间已经装好了子弹,并把枪对准了沙如雪。

    罗玉寒离龙爷只有三步之遥,以罗玉寒的身手,随便耍个动作,龙爷肯定不是对手,但是,如果稍有闪失, 沙如雪就会面临生命危险。罗玉寒不敢赌,因为他赌不起。

    “小子,住手吧,赶紧回到山D,也许我看在你身手不凡,最后会饶你不死。”龙爷笑笑,从容地说。

    龙爷话音刚落,罗玉寒身后枪响。

    四个手下都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事情搞蒙了,一个个呆若木J,其中一个机灵点的看罗玉寒和龙爷对峙,悄悄捡起一支枪,从后面向罗玉寒开了一枪。

    子弹呼啸而来,罗玉寒耳朵一动,蹲下身来,伸手在空中抓了一下,随手朝龙爷一扬,龙爷应声倒地。

    罗玉寒抓住的是子弹,龙爷中的当然也是子弹。龙爷做梦都没想到,罗玉寒能抓住子弹。

    躲在半山腰的龙帮的其他人听到枪响,吆喝着冲上山来。为了确保沙如雪的安全,罗玉寒就地打滚,滚到沙如雪身边,抱着沙如雪站起来准备逃离。

    可是,已经晚了,闻声而来的三十多个人已经赶到了这里,三十条长短枪无一例外地指着罗玉寒。</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